修頓爵士夫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修頓爵士夫人
Lady Southorn
Lady Southorn.jpg
身穿女童軍總監服的修頓爵士夫人
出生 1876年9月7日
 英國倫敦
逝世 1960年11月24日(1960-11-24)(84歲)
 英國牛津
职业 作家社區運動支持者

修頓爵士夫人貝拉·悉尼OBE英语:Bella Sidney, Lady Southorn,1876年9月7日-1960年11月24日),本名貝拉·悉尼·伍爾夫Bella Sidney Woolf),擔任香港輔政司的第二任丈夫修頓於1933年獲勳爵士後,成為修頓爵士夫人。修頓夫人是英國作家社區運動支持者,早年在本土出版不少以兒童為對象的書籍,後來曾先後居於錫蘭香港岡比亞,其中自1926年至1936年間在香港出任香港女童軍總監,任內大力推動女童軍發展。此外,她又熱心參與香港的社會公益活動,出任大量公職,並在1934年成功爭取在灣仔闢建修頓球場,1935年獲勳OBE勳銜

修頓爵士夫人的胞弟倫納德·伍爾夫為著名政治學家作家,其妻吳爾芙亦為著名作家及女權主義者,是修頓夫人的弟婦。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修頓夫人在1876年9月7日生於英國倫敦,出生時本名貝拉·悉尼·伍爾夫Bella Sidney Woolf),是家中十名弟妹中的長女,父親為猶太裔御用大律師悉尼·伍爾夫(Sidney Woolf)。貝拉的其中一名胞弟倫納德·伍爾夫(Leonard Woolf,1880年-1969年)為著名政治學家作家,其妻吳爾芙亦為著名作家及女權主義者,故吳爾芙亦是貝拉的弟婦。

貝拉從少便對寫作很有興趣,早年曾於英國卡塞爾出版社旗下的兒童雜誌《小伙子》(Little Folks)任職達十年,期間發表不少以兒童為對象的文章及故事,也是英國早期少有的女記者[1][2] 貝拉在《小伙子》的寫作甚得歡迎,在得到廣大小讀者的贊助下,雜誌社得以在沿海城市貝克斯希爾(Bexhill)興建小伙子康復中心(Little Folks Convalescent),另外又在倫敦的皇后兒童醫院籌建兒童病房。[2]

在1910年7月7日,貝拉在倫敦聖約翰山(St John's Hill)婚姻註冊處與植物學家羅伯特·希思·洛克(Robert Heath Lock,1879年-1915年)成婚,[2] 姓名亦改為貝拉·悉尼·洛克Bella Sidney Lock)。婚後她隨任職錫蘭植物園署理總監的丈夫定居錫蘭[3] 並在1914年寫成How To See Ceylon(《如何看錫蘭》)一書,該書被視為第一本有關錫蘭旅遊的袋裝書,並獲多次重印。[1][2] 然而,這段婚姻並不長久,在1915年6月26日,洛克突然因心臟病發在英格蘭伊斯特本逝世,終年僅36歲,兩人膝下並無子女。[2]

香港生涯[编辑]

女童軍運動[编辑]

洛克身後六年,貝拉在1921年1月29日再婚,於可倫坡嫁給時任錫蘭首席助理輔政司修頓(後為爵士),是為貝拉·悉尼·修頓Bella Sidney Southorn)。[4] 兩人在錫蘭生活五年後,修頓夫人因丈夫調任香港輔政司而於1926年5月移居香港。[4] 居港期間,修頓伉儷熱心參與大小公益活動,深得民心,其中修頓夫人尤其關注女童軍運動,使香港女童軍獲得長足發展。[5]

修頓夫人來港前,已因丈夫關係出任錫蘭女童軍總監,至於在1926年抵港後,她復接替司徒拔爵士夫人出任香港女童軍總監。在得到丈夫的支持及協助下,修頓夫人任內成功爭取在督憲府地牢的一間小室成立總部,並讓女童軍的不少活動假屋外花園舉行,使女童軍擁有一固定的會址,[6] 至1929年,香港女童軍已擴充至擁有五隊女童軍,以及六隊的小女童軍。後在1932年,在得到駐港英軍司令新德倫少將(Major General J W Sandilands)協助下,修頓夫人復於金鐘域多利兵房覓得一幅土地作為女童軍總部會址,經慈善家鄧肇堅(後為爵士)等人慷慨捐款後,總部得以在同年10月建成。[6] 修頓夫人出任香港女童軍總監十年,深獲稱許,至1936年離港後才由京夫人(Mrs T H King)接任。[6]

社會公益[编辑]

修頓夫人在港期間因丈夫關係而成為輔政司夫人,另外亦多次因丈夫署任港督而擔任署理港督夫人,而除了女童軍的工作外,她還熱心參與不同公益活動,以及出任大量社會公職。[1] 當中包括香港保護兒童會副主席、梅夫人婦女會主席、援助兒童聯盟(Ministering Children League)主席及香港慈善社(Hong Kong Benevolent Society)主席等等。[7] 除此之外,在得到鄧肇堅大力支持下,修頓夫人得以在1930年代創辦香港國際婦女會,並自任創會主席,對香港婦女界的發展有一定影響。[8]

另一方面,修頓夫婦倆也相當關注香港遊樂場地不足的問題,而隨着遊樂場協會在1933年成立後,康樂用地不足亦漸成社會日益關注的議題,在修頓夫人大力爭取下,港府終在1934年撥出灣仔一幅土地用作球場之用,以作為修頓夫人送給香港兒童的一份「禮物」。[9] 修頓夫人曾嘗言希望禮物可讓他們永遠「在陽光下奔跑」(running wild under the sun),而為表揚修頓伉儷在事件中的努力,球場遂獲港府命名為「修頓球場」。[9]

修頓爵士夫人寄望修頓球場可以讓孩童永遠「在陽光下奔跑」。

在1933年,修頓夫人因丈夫獲勳為KBE勳銜而成為修頓爵士夫人Lady Southorn),後在1935年的新年榮譽名單中,英廷復向她頒授OBE勳銜,以肯定她對香港社會所作的貢獻。[1] 在1936年,香港大學修頓爵士頒授榮譽法律博士學位,港大校長在宣讀讚辭時,亦特地對修頓爵士夫人的貢獻加以表揚。[10]

晚年生涯[编辑]

在1936年,修頓爵士夫人因丈夫出任岡比亞總督而遷居非洲岡比亞,並繼續出任當地的女童軍總監,[2] 她後於1942年跟隨卸任的丈夫返回英國。修頓爵士退休以後,與妻子一同開展退休生活,至1957年3月15日因病去世。[4] 至於修頓夫人晚年亦受疾病困擾,1960年11月24日卒於英格蘭牛津,終年84歲。[2] 與第一段婚姻一樣,修頓夫人在第二段婚姻亦無任何子女。[2]

部份著作[编辑]

修頓爵士夫人曾經以原名「貝拉·悉尼·伍爾夫」(Bella Sidney Woolf)出版逾20本著作,當中不少為兒童書籍,亦有部份書籍講述錫蘭香港岡比亞的風貌。[11] 她的著述包括:

修頓爵士伉儷
  • Jerry and Joe, A Tale of Two Jubilees, London: Oliphant, 1897.
  • All in a Castle Fair, London: Cassell, 1900.
  • Killarney and Round About, London: Hodges, 1901.
  • Dear Sweet Anne, London: Collins, 1906.
  • Little Miss Pure, London: Cassell, 1907.
  • The Twins in Ceylon, London: Duckworth, 1909.
  • The Strange Little Girl, 1910.
  • More About the Twins in Ceylon, 1911.
  • Goldon House, 1912.
  • Twins in Ceylon and More About the Twins in Ceylon, 1913. (One Volume)
  • How To See Ceylon, Fort Colombo: The Times of Ceylon Co., Ltd., first edition in 1914.
  • Right against Might, Cambridge: Heffer, 1915.
  • Eastern Star Dust, Fort Colombo: The Times of Ceylon Co., Ltd., 1922.
  • From Groves of Palm, Cambridge: Heffer, 1925.
  • Chips of China, Hong Kong: Kelly and Walsh, 1930.
  • Under the Mosquito Curtain, Hong Kong: Kelly and Walsh, 1935.
  • Hong Kong, 1948.
  • The Gambia: The Story of The Groundnut Colony, London: 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52.

榮譽[编辑]

殊勳[编辑]

  • O.B.E. (1935年新年榮譽名單)

頭銜[编辑]

  • 貝拉·悉尼·伍爾夫 (1877年-1910年)
  • R·H·洛克夫人 (1910年-1921年)
  • 修頓夫人 (1921年-1933年)
  • 修頓爵士夫人 (1933年-1935年)
  • 修頓爵士夫人,OBE (1935年-1960年)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New Year Honours - Local Recipients of O.B.E. and M.B.E. - Fitting Recognition for Lady Southorn", Hong Kong Daily Press, 3 January 1935, p.7.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Complied by David Beamish, Transcript of Lock Entries from the Digital Archive of The Times Prior to 1985, 9 April 2004.
  3. ^ "Lock, Robert Heath", Who Was Who, London: A & C Black, 1996.
  4. ^ 4.0 4.1 4.2 "Southorn, Sir Wilfrid Thomas", Who Was Who, London: A & C Black, 1996.
  5. ^ "Lady Southorn - Leading Light Behind Girl Guides", The China Mail, 2 January 1935, p.1 & 4.
  6. ^ 6.0 6.1 6.2 Hong Kong Girl Guides 90th Anniversary, The Hong Kong Girl Guides Association, 2006.
  7. ^ "Hong Kong Residents Honoured - Lady Southorn's Distinction - Three Empire Decorations", The Hongkong Telegraph, 2 January 1935, p.1 & 4.
  8. ^ 吳醒濂,《香港華人名人史略》,香港:五州書局,1937年。
  9. ^ 9.0 9.1 修頓球場碑記(位於修頓球場內)
  10. ^ "Southorn, Sir Wilfrid Thomas, K.C.M.G., K.B.E., M.A.", HKU Honorary Graduates, 1936.
  11. ^ Who's Who in Literature - The Literary Year Book, 1933.

參考資料[编辑]

  • Who's Who in Literature - The Literary Year Book, 1933. 網頁
  • "Hong Kong Residents Honoured - Lady Southorn's Distinction - Three Empire Decorations", The Hongkong Telegraph, 2 January 1935, p. 1 & 4.
  • "Lady Southorn - Leading Light Behind Girl Guides", The China Mail, 2 January 1935, p. 1 & 4.
  • "New Year Honours - Local Recipients of O.B.E. and M.B.E. - Fitting Recognition for Lady Southorn", Hong Kong Daily Press, 3 January 1935, p. 7.
  • "Southorn, Sir Wilfrid Thomas, K.C.M.G., K.B.E., M.A.", HKU Honorary Graduates, 1936. 網頁
  • "Southorn, Sir Wilfrid Thomas", Who Was Who, London: A & C Black, 1996.
  • "Lock, Robert Heath", Who Was Who, London: A & C Black, 1996.
  • Complied by David Beamish, Transcript of Lock Entries from the Digital Archive of The Times Prior to 1985, 9 April 2004. 網頁
  • Hong Kong Girl Guides 90th Anniversary, The Hong Kong Girl Guides Association, 2006. 網頁
  • 吳醒濂,《香港華人名人史略》,香港:五州書局,1937年。
  • 修頓球場碑記(位於修頓球場內)

外部連結[编辑]

前任:
司徒拔爵士夫人
香港女童軍總監
1926年-1936年
继任:
京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