偕萬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偕萬來
Kai Bān-lâi.jpg
出生 1932年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花蓮港廳鳳林支廳新社區
逝世 2008年12月25日
职业 公務人員
儿女 女兒偕淑月

偕萬來(1932年-2008年12月25日),臺灣花蓮縣豐濱鄉新社村噶瑪蘭族人,鄉公所人員,中晚年時致力於復興噶瑪蘭族,被尊為「噶瑪蘭族之父[1][2]

家世[编辑]

曾祖偕武台(又名偕武歹)、祖父偕九脈(又名偕九嘪、偕玖買)皆曾擔任過噶瑪蘭族貓里霧罕社(今宜蘭縣壯圍鄉東港村)頭目,父子倆人在1883年8月19日接受馬偕受洗成為基督教徒。父親偕八寶也在次年2月18日接受馬偕受洗,日後在花蓮傳教。[3]

偕萬來家中還藏有偕九脈的頭目印鑑,視為噶瑪蘭族命脈的重擔[4]

生平[编辑]

偕萬來出生於今花蓮縣豐濱鄉新社村,有一兄六姊[5]。幼年喪母,由長兄偕連成、四姊偕玉女扶養長大[6]。豐濱鄉當地有法國來的裴德神父多年來以用羅馬拼音拼噶瑪蘭語,並用噶瑪蘭語為噶瑪蘭耆老紀錄故事[7]。國小畢業後,他隨伯父遷至壽豐鄉豐裡村,1946年考進鳳林初中(今花蓮縣鳳林國中),因家境清貧,無力繳交學費,致無法完成學業,十七歲時到豐濱派出所作工友,學習漢字[6]。從小以為自己是漢人[a]的他,直到十八歲時父親才告真實的族群身分[9]。1949年到新社村與親屬蔡阿生耕農[6]

1959年,偕萬來任新社村村幹事,後在豐濱鄉公所任職,在公職時開始接觸新社村尚存的噶瑪蘭風俗,並學習噶瑪蘭語[5]。1984年,他遇到在台灣長期研究噶瑪蘭族的日本語言學者,從後者知道,往後噶瑪蘭子孫若要學習自身歷史文化,唯一的途徑,恐怕就是到日本去尋找[9]台灣1980年代,他開始「一人尋根」行動,復興噶瑪蘭族文化[1]。1986年某日,他走進宜蘭縣文化中心,向編纂文獻者說:「我叫偕萬來,我是噶瑪蘭人!」頓時引起辦公室人員注意[7]。1988年他因洗腎而退休[4],每星期日有三日需洗腎,要先坐車到花蓮市,再坐車回豐濱新社,光在濱海公路騎車就要一個多小時[10]。洗腎長達21年,他仍為復振噶瑪蘭族奔走[2]

1991年,偕萬來受傳播噶瑪蘭文化的女婿楊功明之邀,來宜蘭教導噶瑪蘭語。他以自己求學時的記憶,及參考日本學者清水純學習噶瑪蘭語的紀錄,編成母語教材。第一次教學選在宜蘭縣五結鄉利澤國小校園大樹下,邊彈風琴邊教唱歌謠的偕萬來對噶瑪蘭族後裔的學童說:「tama[b],你不聽話時,你爸爸會不會打?會不會罵?會嗎!喔!打是國語喔,罵也是國語喔,所以又打又罵就是tama!」以生動活潑的教學,讓兒童學習簡單的噶瑪蘭話。[1]

之後偕萬來多次在宜蘭縣各小學教授,並引起媒體報導。他認為族群最重要的文化要從語言開始外,歌謠也很重要,因此此促成噶瑪蘭歌謠CD及錄音帶的錄製及宣廣流傳。他協助編成教育部版噶瑪蘭母語教材,協助音樂學者或文化工作者用羅馬拼音解釋噶瑪蘭詞彙,鼓勵族人報考噶瑪蘭族語考試;也將基督教主禱文、信仰告白、聖詩等信仰篇章譯成噶瑪蘭語;更帶領噶瑪蘭族親,於1994年[6]前往立法院請願請將噶瑪蘭族列為台灣原住民族[1]

噶瑪蘭後裔欲學習母語,還得至花蓮向偕萬來請教[7]。新社部落在他等人的努力之下,舉辦了噶瑪蘭傳統豐年祭,恢復了召請祖靈、捕魚等傳統歌謠,這兩首旋律悠閒和緩,和其他原住民高亢、強烈的音樂風格截然不同[9]。偕萬來女兒偕淑月也在多年嘗試失敗後,成功復織噶瑪蘭族傳統新娘裙,使技藝得以傳承[4]

偕萬來每天寫民族大事記,如1996年某月某日到政大民族所演講爭取支持,某日關心噶瑪蘭運動和文化的學者來新社家訪等。他家中有整櫃的檔案,多冊的正名陳情書、活動剪報等。他曾對政治大學學者王雅萍表示自己來日不多,只能紀錄好每件事,讓族人以後有史可尋。[10]

政大民族系教授林修澈完成民族認定報告後[10],2002年12月25日,行政院正式宣布噶瑪蘭族為臺灣原住民第十一族,偕萬來因此被尊為「噶瑪蘭族之父」[1]。當時時任行政院長游錫堃出席噶瑪蘭族復名茶會時,對噶瑪蘭人道歉,並宣示國家把你們的名字「還給你們」[7]。偕萬來代表族人致詞時喜極而泣說:「噶瑪蘭族的民族運動之路走得實在很辛苦,光在凱達格蘭大道,就來來回回走了10幾年,終於等到這一天。」[10]

2008年12月25日,偕萬來去世,忌日巧好為噶瑪蘭的復名紀念日,次年1月2日在新社國小舉辦告別式,來自宜蘭、台東各地的噶瑪蘭族人都到場追思,為他的靈柩覆蓋族旗[2]

註釋[编辑]

  1. ^ 像是公務人員偕哲銘聽長輩,據說祖先原不信偕,是從福建遷徙來羅東,被一外國傳教士治病,為表感激乃隨傳教士而改姓偕[8]
  2. ^ 噶瑪蘭話意謂父親。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楊功明. 〈偕萬來推動噶瑪蘭族文化復振的重要紀事與意義〉. 《原住民族文獻會電子期刊》 (台灣: 原住民族文獻會). 2014-08, (第16期) [2015-11-07] (中文(台灣)‎). 
  2. ^ 2.0 2.1 2.2 送別領袖!偕萬來告別式場面哀戚.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09-01-02 [2015-11-07] (中文(台灣)‎). [失效連結]
  3. ^ 賴永祥. 〈史話 664 談八寶良和偕八寶〉. 《台灣教會公報》 (台灣: 台灣教會公報社). 2003-12, (第2704期) [2015-11-07] (中文(台灣)‎). 
  4. ^ 4.0 4.1 4.2 楊漢聲. 父奔復名、女忙編織 偕力守護噶瑪蘭. 《中國時報》. 2013-01-13 (中文(台灣)‎). 
  5. ^ 5.0 5.1 〈偕萬來噶瑪蘭族復名〉. 《觀‧臺灣電子報》 (台灣: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13-04-10, (第17期) [2015-11-07] (中文(台灣)‎). 
  6. ^ 6.0 6.1 6.2 6.3 范振和. 噶瑪蘭之父 偕萬來 留名不留遺憾. 《聯合報》. 2009-01-02 (中文(台灣)‎). 
  7. ^ 7.0 7.1 7.2 7.3 薛雲峰. 嚐盡百年孤寂 噶瑪蘭族復名. 《自由時報》. 2002-12-26 [2015-11-07] (中文(台灣)‎). 
  8. ^ 罕見姓氏‧根在何處?偕哲銘‧苦尋「偕」姓起源. 《民生報》. 1986-05-15 (中文(台灣)‎). 
  9. ^ 9.0 9.1 9.2 都外. 〈急速消失的噶瑪蘭 〉. 《台灣原住民月刊》 (台灣: 台灣原住民出版有限公司). 2001-12, (第15期) [2015-11-07] (中文(台灣)‎). 
  10. ^ 10.0 10.1 10.2 10.3 王雅萍. 原民文化活動觀察:敬悼噶瑪蘭民族運動之父偕萬來. 《台灣立報》. 2009-01-12 [2015-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中文(台灣)‎). 

對外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