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佛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Joshua A. Fogel(傅佛國)
Josh Fogel, 2014.png
出生 1950年
美國紐約市布魯克林區
国籍  加拿大
 美國
學術工作
主要領域 文化政治關係
現代中國歷史
漢學

傅佛國英语:Joshua A. Fogel,1950年),是一名專注於研究現代中國歷史以及兩國文化政治關係的漢學家歷史學家翻譯家加拿大多倫多約克大學歷史學教授,擁有加拿大首席科學家英语Canada Research Chair名譽

簡歷[编辑]

傅佛國出生於美國紐約市布魯克林區,在加州柏克萊長大,先就讀芝加哥大學,1980年再從哥倫比亞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在1981至1988年以及1989至2005年分別在哈佛大學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任教,1976至87年期間作為研究生京都大學學習,他亦曾作為客座教授在多所學術機構授課及進行學術研究,包括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京都大學英国跨大学中国研究中心關西大學以及希伯來大學[1][2]

傅佛國對中國歷史日本歷史深感興趣,其主要研究領域為中日文化和政治關係,他的第一個主要研究項目是對日本戰前漢學家內藤湖南的傳記研究,並於1984年編寫出《内藤湖南:政治與漢學(1866-1934)》(Politics and Sinology: The Case of Naito Konan (1866-1934)),他之後的工作也是傾向於研究中日兩個文化之間的互動。他也是在線期刊《中日研究》(Sino-Japanese Studies)的編輯[1][2][3]

部份見解與研究[编辑]

關於南京大屠殺[编辑]

在關於南京大屠殺死亡人數的爭議上,傅佛國批評一些人不但誇大屠殺暴行中的死亡人數,還“壓制異議人士”的聲音[4]

他亦對《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一書及其作者張純如作出批評,他認為該書存在「嚴重缺陷」以及「輕率的解釋」,他認為張純如在解釋大屠殺為何會發生時,這本書便會開始「分崩離析」,例如她認為大規模屠殺的發生都可以被歸結為「日本人的心理」。他指出問題其中一個方面是張純如「欠缺成為一名歷史學家的訓練」,而另一方面是這本書在許多情況下使用「假設的事實」。他補充說:“目前有數十名日本學者正在積極地參與相關研究……事實上,正是有賴於當今日本學者們的開拓性研究,我們才得知有關在南京大屠殺中日本對慰安婦的性剝削,以及日方對中方使用化學武器的許多細節[5][6]

關於「支那」一詞[编辑]

傅佛國以「Negro」一詞跟支那(Shina)作類比,他指出,1960年代中期以前「Negro」一詞並沒有冒犯成份,而且「Negro」可以被黑人以外的任何族群使用,甚至與當時具有公然侮辱和冒犯性的「Colored」一詞相比可以被視為是一種尊稱(例如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個夢想》演講裡中就多次使用「Negro」一詞[7]);直到1960年代後期,人們開始轉用「Black」一詞替代「Negro」,這是因為原被稱為「Negro」的群體要求作出這樣的改變[8][9]。他亦點名批評,公開使用「支那」及「支那人」並且扭曲這些詞原意的日本右翼政治家石原慎太郎為「麻煩製造者」(Troublemaker)[8]

參考出處[编辑]

  1. ^ 1.0 1.1 Honorary Senior Research Fellow—Joshua A. Fogel (York University), Research Centre for Translation
  2. ^ 2.0 2.1 Joshua A. Fogel, York Centre for Asian Research
  3. ^ Sino-Japanese Studies
  4. ^ Joshua A. Fogel, "The Nanking Atrocity and Chinese Historical Memory," in The Nanking Atrocity, 1937-38: Complicating the Picture, ed. Bob Tadashi Wakabayashi (New York: Berghahn Books, 2008), 274.
  5. ^ Joshua A. Fogel. Reviewed Work.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August 1998, 57 (3): 818–820. JSTOR 2658758. 
  6. ^ Joshua A. Fogel. Sino-Japanese Studies. [2007-07-22]. 
  7. ^ Martin Luther King: "But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still is not free.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life of the Negro is still sadly crippled by the manacles of segregation and the chains of discrimination.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lives on a lonely island of poverty in the midst of a vast ocean of material prosperity.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is still languished in the corners of American society and finds himself an exile in his own land. And so we've come here today to dramatize a shameful condition."
  8. ^ 8.0 8.1 Joshua A. Fogel,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The Writings of Joshua Fogel", Brill, p44
  9. ^ Martin Luther King: "But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still is not free.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life of the Negro is still sadly crippled by the manacles of segregation and the chains of discrimination.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lives on a lonely island of poverty in the midst of a vast ocean of material prosperity.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is still languished in the corners of American society and finds himself an exile in his own land. And so we've come here today to dramatize a shameful cond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