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Photographic Studies in Hypnosis, Abnormal Psychology (1938)

催眠术(Mesmerism or Hypnotism)最早出现于18世纪中叶的奥地利,佛朗兹•麦斯买(Franz Anton Mesmer 1734-1815)将其理论化和系统化, 然后以他的名字定名催眠术为Mesmerism,后来英国人布雷顿(James Braid)命名为Hypnotism,此后逐渐传播到世界各地。

历史[编辑]

催眠或已有数千年的历史,早在五千多年前的埃及,以及中国古老的祝由术、导引术,或是其他民族的巫术都有催眠的痕迹可寻,但都高深於現代催眠。現代催眠最早以催眠术鼻祖麦斯买的名字命名为Mesmerism,至今约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后来由英国曼彻斯特的外科医生詹姆士.布雷德(James Braid)将催眠定义为Hypnosis。在希腊神话中Hypnos是睡神,相传Hypnos住在冥界,他的左手拿着罂粟花蕾,右手则是持着一支牛角,牛角里装满了液体,这种液体可以令人进入睡眠。如果被他的魔法棒轻触到眼睛,无论是或者,都会无法抗拒的进入梦乡。

中国现代催眠术是由国外传入,1903年留日学生王若俨翻译了《催眠术实施法》。1905年有留日学生江吞等翻译《催眠术精理》,1905年陶成章在上海讲授催眠术,其后《催眠术讲义》出版。留日学生余萍客1909年在日本横滨创立了中国心灵俱乐部,研究传播催眠术。留日学生鲍芳洲1910年在日本神户组织华侨催眠术研究社,传播教授催眠术。

基本要素[编辑]

大多数人认为,催眠能否成功,主要应该看催眠师技艺如何,认为催眠师在这里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事實上一个人的催眠能否成功其关键因素除了催眠师本身的經驗及技藝外,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共同的信任,在某个层面上而言,催眠师本身应该具备快速与个案建立亲和感的能力,被催眠者是否具有高度的受暗示性(可催眠性),也应该是决定催眠进入何种深度的重要关键。 然而深度不一定能夠決定一切,多數的催眠在一級及二級左右深度就可做到,那樣的狀態下,被催眠者十分的清醒,多數的被催眠者僅是感覺自己閉上眼睛而已,並感覺不到跟清醒中有太多的不同。 事实上,每个人都具备被催眠的能力,却又因为每个人的状态各不相同,所以进入催眠的速度及深度以及接受催眠的建议也都各不相同。 其实人类每天都活在自我暗示或他人暗示之中,这种受暗示性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进行着,只不过一般人接受到暗示也不以为意,就像是我们在看电视时,看到的广告一样。只不过平日的接受的程度没有那么高罢了。有些具有高度的受暗示性(可催眠性)的人,可以非常容易的被催眠师用暗示的方法进行催眠,这些人不仅容易受到别人的暗示而进入催眠状态,进行自我催眠的能力也会很强,事实上每个人都可以进行自我催眠,人类的每一个想法及意识都可以算是一种自我催眠。高度的受暗示性(可催眠性)可以被看作是一种與生俱来的属性(天赋),然而也可以经过专业后天的开发。

一般人的可催眠性[编辑]

每个人都有受暗示性(可催眠性),只不过程度不同。一般来说这种可受暗示性的程度是相对稳定的,但据说也受年龄的影响。一般认为在儿童时期较高,在青少年时期达到最高,之后随着年龄增长逐渐下降。有证据表明这种可催眠性是受遗传影响的,但同人格个性都没有直接的关系。据说这种可催眠性也可以通过训练而进行强化。有学者认为感觉剥夺也可以使可催眠性有所改变,但改变不会很大。 可催眠性与人的性格有关系,一般来说想象力较丰富的人他们的受暗示性会比较高一些,而批审性较强的人他们的的受暗示性会比较低一些。 最重要是被催眠者的意愿,即使他对暗示的感受性高,但是没有意愿的话,是进不了催眠的。

催眠的方法[编辑]

大多数是使被催眠者完全放松,然后再使用暗示的方法对被催眠者进行催眠,包括言语的暗示、环境的暗示等。言语暗示是用言语的形式,将一些暗示的信息传达给被催眠者。如对被催眠者说:“你现在置身在一个非常幽静的森林裡。”环境暗示是让被催眠者处在一个适合催眠,有助于使被催眠者进入催眠状态的场所,如室内灯光的光线,室内的音乐,室内的陈设等。但亦可在紧张和嘈杂的地方进行。 多數在電影裡出現的彈手指聲為催眠開局,是因彈手指聲音能夠對腦波產生一種提醒與暗示性。

催眠原理[编辑]

說到催眠原理,一定要從腦波開始講起。腦波有四種:β α θ δ波。 當人在日常生活中,所呈現的是β波,稱為一般狀態。 當人在心情平靜下,所呈現的是α波,稱為放鬆狀態。 θ是打盹波,稱為打盹狀態。 δ是酣睡波,稱為熟睡狀態。 而催眠就是在α波和θ波狀態下進行的。

為什麼要催眠[编辑]

醫學報告指出,許多的疾病都是由長期壓力和煩惱的形成的,當然做人難免會有壓力和煩惱,當人們遭遇到壓力時,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喝酒、唱歌、跳舞、看電影、逛街等等,來舒解個人的壓力和煩惱,這種放鬆是有益的,畢竟心情要平靜才比較有能力省察放鬆前的煩惱,腦波呈現α波時(也就是催眠狀態下),才是潛意識打開的時候,同時也帶動間腦的啟動,有助於解決所有問題的緊張根源。部分LGAT課程也會運用催眠術。

功效[编辑]

催眠疗法:催眠疗法(Hypnotherapy)是指用催眠的方法使求治者的意识范围变得极度狭窄,借助暗示性语言,以消除病理心理和躯体障碍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通过催眠方法,将人诱导进入一种特殊的意识状态,将医生的言语或动作整合入患者的思维和情感,从而产生治疗效果。

催眠可以很好的推动人潜在的能力,现在一些心理治疗的方法是使用催眠来治疗人的一些心理疾病,如强迫症忧郁症,坏习惯,情绪问题等。藥癮與酒精中毒者對催眠的反應不佳,用催眠幫助戒菸的成效也不明顯。

1969年美國的賓州大學的麥格拉山發現,不容易被催眠的人,使用催眠止痛的效果和強效止痛劑的結果是一樣的。但可被高度催眠的人利用催眠來止痛可達到止痛劑效果的3倍。

催眠運用[编辑]

催眠的運用在於:治療憂鬱症、治療肥胖、協助戒煙、改善睡眠品質、解除心理壓力,信心重建、治療創傷症候群(如美國衛生部輔導的伊拉克戰場士兵回國的創傷治療計畫)、恐懼症狀克服(如:幽閉空間恐懼症飛行恐懼症、演講恐懼症)、戒除強迫性行為......

臨床案例[编辑]

反對催眠可實現「前世回溯」的說法[编辑]

關於催眠能夠回溯前世今生說法,雖並不能完全排除可能性,也没有足够理论依据证实其存在性。

依據弗洛伊德學派主張,此類進入深層心理狀態的狀況下,多數的心理看到的影像劇情、甚至幻聽幻視,多來自對自己內心壓抑的反射與反映,為了解除或發洩平日累積壓力或重大事件內心身處的恐懼、創傷而造成的一種腦部舒壓的自然現象,與作夢是為了發洩壓力的原理相同,只是過程是經由催眠師所進行語言引導,讓你更相信這些自然腦部放電造成的潛意識反應現象,被錯誤解讀為看到前世的記憶。如同夢到或感覺了自己前世是一隻老鷹,並非你前世就是老鷹,而更可能只是自己的潛意識為了想逃避日常生活壓力想體驗無拘無束、遨遊天際的心理反應罷了。反對人士質疑精神科醫師或催眠師在施予催眠時只是自以為瞭解前世今生催眠法,誤以為「前世回溯」催眠療法真的可以看到前世記憶錯誤觀念。

「前世回溯」可谓是大部分的心理作用产生的结果。真正的「前世回溯」催眠療法在催眠師的領域,一再地被提起(称之为運用),甚至有些開設許多課程療程,顯示「前世回溯」療法顯然有其實際效果。部份案例在時光回溯的過程,被催眠者處於放鬆的狀態,並藉由催眠師語言引導,逐步回溯自己的年齡,或是類似走過隧道的方式來深入催眠狀態,藉此能達到的「脫離感」比一般催眠療法來的直接且強烈,可以Template:快速且有效的引導被催眠者進入更深層的催眠狀態,在深層的催眠狀態下,被催眠者可以完全放鬆,且由催眠師引導被催眠者藉由自己的潛意識,去創造出一個名為「前世」的世界,讓被催眠者在潛意識的自然作用下自由的發展,藉此釋放平日累積的壓力。所以許多被催眠者在清醒後,特別覺得全身舒暢,其原理乃因潛意識做了釋放壓力的心理作用,而被催眠者的也可獲得有效的抒解,甚至有被催眠者長久以來的疼痛、病症因此不藥而癒,更加深人們相信「催眠可以讓你看到前世回憶」的說法。因此,前世回忆的说法并没有足够的理论依据。

根據各類文獻也都顯示關於「前世回溯」療法在對於非病理性的身體疾病有一定程度的幫助,所以「前世回溯」催眠療法在各類催眠療法中仍有一定的地位。但如果真要說許多人宣稱「前世回溯」催眠療法真的可以讓你看到前世的記憶這樣的說法有任何可取之處,也只能說在被催眠者被催眠之前,就先被灌輸「可以看到前世記憶」的那種心理作用,讓被催眠者更有機會進入深度催眠狀態的一種「說詞」罷了。

不過,由回溯催眠而回想起的童年經驗有相當一部分並非幻想,而是基於記憶。

四種催眠深度模型[编辑]

四種催眠深度模型,分別是:一、傳統的三種催眠深度。二、Dave Elman的四種深度。三、Harry Arons的六級催眠深度。四、廖氏內在覺知七種催眠深度。

這四種模型各有其精神與特色,各有其適用範圍。

傳統的三種催眠深度模型

有蠻長的時間,催眠師簡單把催眠深度分成三種,即是輕度催眠狀態、中度催眠狀態與深度催眠狀態。

輕度催眠狀態是指,被催眠者身心放鬆,處於舒服的感覺裡,但這時對於催眠指令的反應不佳,所以被催眠者常常會以為自己並沒有被催眠。其實,已經開始進入催眠狀態,只是深度還不夠而已。在這種狀態下,被催眠者的心裡防衛漸漸降低,比較能說出平常不願意流露的話,心情也比較平穩,適合進行一般的心理諮商。

中度催眠狀態是指,被催眠者身心放鬆,也能夠對於催眠指令反應良好,同時,被催眠者意識清醒,甚至比平常更清醒。這時候,意識與潛意識搭起了一道橋樑,催眠師可以直接對潛意識下指令,潛意識可以直接把特定的訊息送到意識層面,例如,當催眠師下指令說:「當我從一數到三時,潛意識會引導你回到問題的根源……」然後,數到三時,被催眠者就回想起遺忘的關鍵記憶,甚至重臨其境。在我的諮商室中,大部分的催眠治療都是在這個狀態下進行。

深度催眠狀態是指,被催眠者身心放鬆,對於催眠指令反應良好,但是,他的意識不清醒,甚至不知道當時四周的狀況,沈浸在非常主觀的個人世界裡。當他結束催眠時,很可能也無法記得催眠中發生過那些事情。

催眠舞台秀就是刻意將參與者催眠到深度催眠狀態,誇張地表現出「完全被催眠師擺佈」的娛樂效果。

在心理治療時,深度催眠狀態並不需要。

尤其心理治療常常著重在當事人對於過往經驗的重新詮釋、人生經驗的統整,在在都需要清醒的意識狀態來參與,所以中度催眠狀態是最合適的。

Dave Elman的四種深度模型

Dave Elman把催眠狀態歸納成四種。

第一種,輕度或淺催眠狀態(light or superficial)。

第二種,眠遊狀態(somnambulistic)。

第三種,催眠昏迷狀態(hypnotic coma),或稱之為愛斯代爾狀態(the Esdaile State)。

第四種,從睡眠導入的催眠,Dave Elma認為是所有催眠狀態中最深的,後來稱之為催眠睡眠狀態(hypnosleep)。

當受術者身體放鬆時,就是輕度催眠狀態了;身體與心理完全放鬆時,就是眠遊狀態。

從記憶的角度來看,受術者如果產生記憶喪失現象(Amnesia),也算是眠遊狀態。

眠遊狀態下,受術者看起來彷彿睡著了,卻能夠走來走去,彷彿夢遊者,而且能充分接受指令,所以眠遊狀態來命名這種催眠狀態。

從止痛效果來說,輕度催眠狀態能獲得輕微的止痛效果,而在眠遊狀態中能達到完全麻醉的效果。

催眠昏迷狀態,是指看起來彷彿在昏迷狀態中,不會動也不會說話,對於外界一點反應也沒有,也不接受任何指令,連他們清醒的指令也不接受。

1847年,愛斯代爾(James Esdaile)在印度以催眠為唯一的麻醉手段,進行了一千多次手術,就是將病人誘導至催眠昏迷狀態,所以後來就將這種催眠狀態稱之為愛斯代爾狀態(the Esdaile State)。

在催眠昏迷狀態裡,受術者其實是有意識的,他只是看起來沒有反應而已。而催眠睡眠狀態,個案是處於無意識狀態的,猶如睡眠一般,他在這種狀態裡不會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卻可以微妙的方式來回應催眠師,催眠師可以與潛意識溝通,例如透過受術者的食指動與不動來表達是與不是。

Dave Elman的四種催眠深度模型在從事醫學領域的催眠治療時,特別有價值。

Harry Arons的六級催眠深度模型

第一階段:有點被催眠了,但是很輕微,當事人還不覺得自己被催眠,自認為完全清醒。小的肌肉開始受到控制,例如眼皮膠黏反應可以在這狀態下出現。

第二階段:更加放鬆了,大的肌肉開始可以被控制,例如手臂僵直反應(Arm Catalepsy)。內在的「碎碎念」,心裡的叨叨絮絮的念頭、跑來跑去的胡思亂想,會開始減弱。

第三階段:所有的肌肉都可以受到控制了,可以讓被催眠者坐在椅子上站不起來,無法走路,不能清晰地數數字,痛覺部分喪失。

舞台秀催眠師至少要引導參與者來到第三階段才能配合演出,例如下指令說:你可以動,可是走不出這個圓圈。他果然走到圓圈時,就無法跨越過去。

實際催眠時,在這前三級深度內,可以進行絕大多數的治療。

第四階段:開始產生記憶喪失(Amnesic),出現更多的催眠現象。被催眠者會真的接受指令而把數字、姓名、地址等等忘掉。

另外一個重點是,痛覺喪失(Analgesia),但是觸覺還在,可以進行大部分的牙科治療、外科小手術。被催眠者會感覺到好像有空氣吹過傷口,但不覺得痛。

第五階段:開始眠遊(Somnambulism),出現完全麻醉現象(Anesthesia),既不會覺得痛,也不會覺得被碰觸,亦即痛覺與觸覺都消失。會出現正性幻覺(Positive Hallucination),看見實際上不存在的人事物。

第六階段:非常深的眠遊狀態,出現負性幻覺(Negative Hallucination),看不見實際上存在的人事物。

根據臨床經驗,大約有百分之二十的人只能到達第一、第二階段的催眠深度,百分之六十的人可以到達第三、第四階段的催眠深度,百分之二十的人可以到第五、第六階段的催眠深度。 在區別這六階段的催眠深度時,有四個標準。

一、肌肉僵直(Catalepsy):被催眠者無法自由運動肌肉,在前三階段逐步增強將。

二、記憶喪失(Amnesia):這是區辨第三與第四階段的關鍵,例如催眠師如果要求從一數到時會忘掉七,在第三階段的被催眠者可能無法清晰發音、數數,在第四階段則會真的忘掉數字七。 三、麻醉現象(Anesthesia):這是區辨第四與第五階段的關鍵。在第四階段,會出現痛覺喪失(Analgesia),不覺得痛,但會有碰觸感,第五階段時,則出現既不痛也沒觸覺的麻醉現象(Anesthesia)。

四、幻覺(Hallucination):在第五階段會出現正性幻覺(Positive Hallucination),例如你拿出一瓶裝著清水的水晶瓶,暗示對方這是一瓶高級香水,對方一聞,就會感受到香水的芬芳。第六階段則出現負性幻覺(Negative Hallucination),看不見實際上存在的人事物,例如你暗示對方,當你從一數到三,他睜開眼睛時就看不見牆壁上的時鐘,然後,他睜開眼睛後,就會發現牆壁上空無一物。

廖氏內在覺知七種催眠深度模型

過去的催眠深度分類,沒有把內在覺知視為重點來考察,導致許多催眠學習者受挫於自己敏感度不佳,例如無法通過眼皮膠黏測試、數字障礙測試、幻覺測試,也導致許多想尋求催眠治療的人擔憂自己無法從催眠中獲益。

催眠的關鍵,是引導人進入專注而放鬆的狀態,這種狀態,從修行的角度看,正是保持覺知、活在當下,只是以前的催眠師沒有認知到這一個最珍貴的重點。

真正重要的催眠敏感度,是進入覺知狀態來進行內在運作,這才是催眠最有價值之處。

以自我成長與提升而言,一個人能不能產生正性幻覺、負性幻覺,一點兒也不重要,但是一個人懂不懂得保持覺知則是重中之重。

這個催眠深度模型理論,由台灣的催眠師廖閱鵬先生提出來(見2010年12月北京出版《廖閱鵬催眠聖經》P229),是從保持覺知開始的,一旦人開始保持覺知,就開始進入催眠狀態了,而且是保持好品質的催眠狀態。

隨著第一種深度到第七種深度,覺知程度越來越好。

不同的深度,則歸納特定的現象。

例如,第二種催眠深度強調清晰的圖像觀想能力,第三種催眠深度強調提取記憶的能力,第四種催眠深度強調進行內在對話,第五種催眠深度強調進入潛意識智慧接管狀態,第六種催眠深度強調產生超個人層次的超常現象,第七種催眠深度強調最高智慧顯現。

請注意一點,這七種深度,並不是像走階梯式的線性關係,除了保持覺知是可以越來越深的之外,其餘六種是催眠地圖裡的不同板塊。

換個說法,也可以說,這張催眠地圖建立在「保持覺知」的大地上,上面標示出六個板塊,不同板塊有不同的性質與作用。

由於廖閱鵬先生的催眠體系是基於超個人心理學的架構而來的,特別著重於心理治療與身心靈平衡發展,所以這個催眠深度模型尤其適用於心理治療、催眠治療、自我成長與靈修。

七種深度的內容。

第一種:開始能保持雙向覺知,能以明鏡之心觀照思想、念頭、情緒,而不認同,當雜念浮現時,能夠覺察,而回到當下。

第二種:能進行圖像觀想與操作,例如能想像蘋果的畫面。更進一步時,能觀想能量運作,並有具體感受。例如白光觀想時,身心能產生相應覺受。能進行心智彩排(Mental Rehersal),例如生動逼真的海上仙島之旅,例如運動選手模擬比賽細節。

第三種:提取記憶。能清晰提取過去的記憶,並能在主觀視角與旁觀視角之間自由轉換。能進行止觀雙運自我催眠治療。在理智層面,能從不同的角度來看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在情感層面,能平靜地看著自我釋放情緒。能進行年齡回溯。能進行催眠解夢。

第四種:內在對話。能切換至不同人格,能角色轉換,能與內在智慧對話。淺者,例如潛意識之手,更進一步時,例如如空椅子、器官對話、角色扮演、與智慧老人對話、與內在小孩對話、不同人格彼此對話。

第五種:自動導航狀態。受術者只是旁觀無為,潛意識智慧自動接管,自行治療,催眠治療師可以愉快地袖手旁觀,直到治療完成。

第六種:超個人層次的超常現象。接通超個人資料庫,獲得小我經驗範圍之外的資訊,接收到集體潛意識的原型,靈感直覺翩然降臨,能提取前世記憶,與高靈對話,遠距離心電感應,遠距離念力治療,看見人體靈光、生物氣場、事物之能量場,內視:看見自己的身體結構,體驗其他人或其他生物的內在世界。

第七種:高等智慧顯現。進入清晰、寧靜、喜悅、念念分明的意識狀態。與高層潛意識連線,高等理智、高等情感自然湧現,洞見、智慧不求自來,乃至體驗天人合一的境界。

如果以佛家術語來說,第六種深度指涉的是神通範疇,第七種深度指涉的是智慧範疇。

催眠的理论[编辑]

實驗發現,每個人進入催眠狀態都有些不同,進入催眠時的腦波形態也有許多種型態,有些人腦波會與清醒時的相同,因此不支持催眠是睡眠的另一種特殊狀態的看法。

下面是三种较重要的理论:

部份退化(partial regression)理论[编辑]

催眠使受试者思维退化至某种较幼稚的阶段,失去了正常清醒时所具有的控制,落入一种较原始的思维方式,因而凭冲动行事并进行幻想与幻觉的制作(Gill, 1972)。

角色扮演(role playing)理论[编辑]

认为是受试者在催眠者的诱导下过度合作地扮演了另外一个角色。受试者对角色的期望和情景因素,使他们以高度合作的态度做出了某些动作(Barber, 1979 & Spannos, 1986)。但很多学者坚持催眠是意识的另一种状态,而不是角色扮演,因为即使最合作的受试者也不会同意在不给麻醉药的情况下进行手术。角色扮演學者則認為,在適當的誘導下譬如酬勞或獎賞,還是有可能使受試者接受無麻醉的手術。

意识分离(dissociation in consciousness)理论[编辑]

希尔加德(Hilgard, 1977)根据实验观察,认为催眠将受试者的心理过程分离为两个(或两个以上)同时进行的分流。第一个分流是受试者所经历的意识活动,性质可能是扭曲的;第二个分流是受试者难于察觉、被掩蔽的意识活动,但其性质是比较真实的,希尔加德称之为「隐蔽观察者」。意识分离是生活中一种经常出现的正常体验,例如长途驾车的人对路上状况作出了一些反应但多不能回忆,就是由于当时意识明显地分离为驾驭汽车与个人思考两部份了。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