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劭 (?-528年5月17日),原名子讷,字令言[1],后改名,字子讷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魏献文帝拓跋弘之孙,彭城武宣王元勰李媛华的嫡出长子,魏孝庄帝元子攸同母哥哥,死后被追谥为孝宣皇帝

生平[编辑]

元劭承袭了父亲的爵位彭城王,他通晓武艺,年轻时有气节。魏孝明帝元诩初年,梁武帝萧衍派遣将军侵犯北魏边境,元劭上表说:“僭越的小人魂魄游动,窥伺边境,辛劳士兵很久,每天都有上千两黄金的耗费。臣上凭先人的资历,继承丰厚的俸禄,思量以微小的奉献,来辅助如山海般的开支。臣的封国在徐州,离军队很近,谨奉献九千斛粟、六百绢匹、二百国中官吏,来充作军中用度。”灵太后赞许元劭的纯正心意,没有准许元劭的请求。元劭以宗正少卿起家官,又出任使持节、代理散骑常侍平东将军青州刺史。当时齐州百姓刘均、房顷等人煽动北魏的三齐地区,梁武帝派遣将领彭群王辩等人骚扰北魏边境,元劭屡次防守抵御。孝昌末年,灵太后丧失德行,四方动乱,元劭有了二心,为安丰王元延明禀告,被征召入朝担任御史中尉[2][3]

建义元年夏四月,尔朱荣率领军队抵达河内郡,派遣王相来联络元劭的弟弟元子攸,四月丙申(528年5月13日),元劭与弟弟元子攸元子正趁夜从高诸渡过黄河[4][5],四月丁酉(528年5月14日),元子攸等人在河阳汇合尔朱荣。四月戊戌(528年5月15日),元子攸南渡黄河,登基为皇帝,元劭被封为无上王[6][7][8]。建义元年四月庚子(528年5月17日),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命令数十人拔刀走向魏孝庄帝元子攸行宫,魏孝庄帝与元劭、元子正一起走出帐外。尔朱荣之前派遣并州人郭罗刹、西部高车人叱列杀鬼在魏孝庄帝身边侍卫,欺骗魏孝庄帝要防备,将魏孝庄帝抱进帐,其余的人当即杀死元劭和元子正[9][10][11][12],事情平定后,元劭被追谥孝宣皇帝[2][3]

怀砖[编辑]

李延寔在永安年间被任命为青州刺史,临行前去向魏孝庄帝辞行。魏孝庄帝对李延寔说:“怀砖的风俗,世上号称难以治理。舅舅应该好好用心,来满足朝廷的委托。”李延寔回答说:“臣的年纪迫近垂老,生命同于早晨的露水,人世离我越来越远,日益接近坟墓。臣已经久请休闲告退。陛下顾念舅氏,宠爱老臣,使夜里走路的罪人,在万里远处裁制美锦。我谨慎的接受明白的训斥,不敢怠慢。”当时黄门侍郎杨宽在魏孝庄帝身旁,不懂怀砖的意思,就私下询问问舍人温子升,温子升说:“我听说陛下的哥哥彭城王元劭做青州刺史,询问跟从他到青州的宾客,宾客说:‘齐地的人民,风俗浅薄,高谈空话,专心在荣华好处。太守要进入境内,齐人都怀砖对着太守磕头,用来赞美太守。等到替代太守的人来了,太守要回家,齐人就用砖头攻击他。这是说向着他和背弃他快的像翻手掌。’因此京城里的谚语说:‘监狱里没有囚犯,家里没有青州人。即便家道衰落,也不用发愁。’怀砖的意思就是这样来的。”[13]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 元勰,北魏使持节、假黄钺、侍中、太师、领司徒、都督中外诸军事、彭城武宣王[1]
  • 李媛华,北魏使持节、侍中、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并州刺史、敦煌宣公李宝孙女,北魏司空、清淵文穆公李沖第四女[1]

兄弟姐妹[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 元韶,北齐特进、彭城县公
  • 元袭,北魏武安王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假黃鉞侍中太師領司徒都督中外諸軍事彭城武宣王妃李氏墓誌銘」亡祖諱寶,使持節侍中鎮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并州刺史燉煌宣公。」亡父諱沖,司空清淵文穆公。」夫人熒陽鄭氏。父德玄,字文通,宋散騎常侍,魏使持節冠軍將軍豫州刺史陽武靖侯。」兄延寔,今持節督光州諸軍事左將軍光州刺史清淵縣開國侯。」亡弟休纂,故太子舍人。」弟延考,今太尉外兵參軍。」姊長妃,適故使持節鎮北將軍相州刺史文恭子熒陽鄭道昭。」姊仲玉,適故司徒主簿熒陽鄭洪建。」姊令妃,適故使持節撫軍青州刺史文子范陽盧道裕。」妹稚妃,適前輕車將軍尚書郎中朝陽伯清河崔勗。」妹稚華,適今太尉參軍事河南元季海。」子子訥,字令言,今彭城郡王。妃隴西李氏,父休纂。」子子攸,字彥達,今中書侍郎武城縣開國公。」子子正,字休度,今霸城縣開國公。」女楚華,今光城縣主,適故光祿大夫長樂郡開國公長樂馮顥。父誕,故使持節侍中司徒長樂元」公。」女季瑤,今安陽鄉主,適今員外散騎侍郎清淵世子隴西李彧,父延寔。」妃諱媛華,隴西狄道縣都鄉和風里人。遠冑高陽,遙源姬水,蘊無名於柱下,播奇功於塞上。及大」據河洛,光啟霸功,道邁一匡,爵踰八命。儀同勳著西垂,司空名蓋東夏。故已寵侔五公,事鄰畫一。」妃體貞明之質,稟淑令之姿,幼志有成,率由非獎。爰初設帨,及此方笄,播彩公宮,摛光牖下。及有」行將遠,中谷時盈,瞻彼惟鳩,移天作合,河洲未比其德,琴瑟豈況其和。閨庭整峻,言不越閫。」武宣出統戎馬,入總機權,百揆一人,萬務由己,聲績允著,朝野嗟稱。豈獨外行所招,蓋亦內德之」助。及崩城結涕,朝哭欑悲,藐爾諸孤,實憑訓誘。誕此三良,形茲四國,無事斷機,弗勞屢徙,而日就」月將,并標聲價,齊名三虎,邁響八龍。妃既善母儀,兼閑婦德,三從有問,四教無違。帝宗仰其風流,」素族欽其盛軌。方當追蹝上古,準的來今,享萬鍾之殊榮,盡色養之深願。而倚伏難思,斯心未展,」遽等流川,奄如過客。以正光五年歲次甲辰正月癸未朔十五日丁酉薨於第。春秋卌有二。」二宮貽愴,疏親軫悲,若以小大相方,故亦事兼無律。其年秋八月六日甲申合葬武宣王陵。乃作」銘曰:」惟斗垂精,惟樞播靈,比肩世秀,閒出民英。八元騰實,三吏飛聲,豈伊髦俊,亦降賢明。四行必脩,六」禮無忒,立言成範,動容作則。望水齊智,瞻星比德,遠彼公宮,來嬪邦國。王鵙比旦,鴶鵴興燕,功毗」下武,勳格皇天。於昭中饋,宅後光先,陸離組佩,照耀簪䥖。介茲簡簡,膺此穰穰,爰誕三胤,玉閏金」箱。德音秩秩,車服光光,頒圭錫社,且公且王。必祀邁種,母儀列蕃,邢茅凡蔣,夏清冬溫。節高名貴,」道盛身尊,奄如悲谷,忽去高門。哀結未央,涕流長樂,物彩爰備,聲明聿作。宛宛游魚,團團飛鶴,眷」然城輦,長歸冥漠。周附于畢,任合自魯,追遠慎終,千齡載睹。且馴毚菟,將繁宿莽,春蘭秋菊,無絕」終古。
  2. ^ 2.0 2.1 《魏书·卷二十一下·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下》:嫡子劭,字子讷,袭封。善武艺,少有气节。肃宗初,萧衍遣将犯边,劭上表曰:“伪竖游魂,窥觎边境,劳兵兼时,日有千金之费。臣仰籍先资,绍飨厚秩,思以埃尘,用裨山海。臣国封徐州,去军差近,谨奉粟九千斛、绢六百匹、国吏二百人,以充军用。”灵太后嘉其至意,而不许之。起家宗正少卿。又除使持节、假散骑常侍、平东将军、青州刺史。于时,齐州民刘均、房顷等,扇动三齐。萧衍遣将彭群、王辩等搔扰边陲,劭频有防拒之效。孝昌末,灵太后失德,四方纷扰,劭遂有异志。为安丰王延明所启,乃征入为御史中尉。庄帝即位,尊为无上王。寻遇害河阴。追谥曰孝宣皇帝,妻李氏为文恭皇后。有二子。
  3. ^ 3.0 3.1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劭善武艺,少有气节。明帝初,梁将寇边,劭表上粟九千斛、资绢六百匹、国吏二百人以充军用。灵太后嘉其至意,不许。累迁青州刺史。孝昌末,灵太后失德,四方纷扰,劭遂有异志。为安丰王延明所启,征入为御史中尉。庄帝即位,尊为无上王。寻遇害河阴。追谥曰孝宣皇帝,妻李氏为文恭皇后。
  4. ^ 《魏书·卷七十四·列传第六十二》:师次河内,重遣王相密来奉迎,帝与兄彭城王劭、弟始平王子正于高诸潜渡以赴之。
  5. ^ 《北史·卷四十八·列傳第三十六》:师次河内,重遣王相密迎莊帝与帝兄彭城王劭、弟始平王子正。
  6. ^ 《魏书·卷十·孝庄纪第十》:夏四月丙申,帝与兄弟夜北渡河;丁酉,会荣于河阳。戊戌,南济河,即帝位。以兄彭城王劭为无上王,弟霸城公子正为始平王。
  7.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永安元年夏四月戊戌,帝南济河,即皇帝位。以皇兄彭城王劭为无上王,皇弟霸城公子正为始平王,以尔朱荣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尚书令、领军将军、领左右,封太原王。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梁纪八》:夏,四月,丙申,子攸与兄彭城王劭、弟霸城公子正潜自高诸渡河,丁酉,会荣于河阳,将士咸称万岁。
  9.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庚子,车驾巡河,西至陶诸。荣以兵权在己,遂有异志,乃害灵太后及幼主,次害无上王劭、始平王子正,又害丞相高阳王雍、司空公元钦、仪同三司元恒芝、仪同三司东平王略、广平王悌、常山王邵、北平王超、任城王彝、赵郡王毓、中山王叔仁、齐郡王温,公卿已下二千馀人。
  10.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西至陶诸,荣以兵权在己,遂有异志,乃害灵太后及幼主,次害无上王劭、始平王子正,又害丞相、高阳王雍已下王公卿士二千人,列骑卫帝,迁于便幕。
  11. ^ 《北史·卷四十八·列传第三十六》:又命二三十人拔刀走行宫。庄帝及彭城王、霸城王俱出帐。荣先遣并州人郭罗察共西部高车叱列杀鬼在帝左右,相与为应。及见事起,假言防卫,抱帝入帐,余人即害彭城、霸城二王。
  1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梁纪八》:荣又遣数十人拔刀向行宫,帝与无上王劭、始平王子正俱出帐外。荣先遣并州人郭罗刹、西部高车叱列杀鬼侍帝侧,诈言防卫,抱帝入帐,馀人即杀劭及子正,又遣数十人迁帝于河桥,置之幕下。
  13. ^ 《洛阳伽蓝记·卷二·城东》:太傅李延寔者,庄帝舅也。永安年中除青州刺史,临去奉辞,帝谓寔曰:“怀砖之俗,世号难治。舅宜好用心,副朝廷所委。”寔答曰:“臣年迫桑榆,气同朝露,人间稍远,日近松丘。臣已久乞闲退。陛下渭阳兴念,宠及老臣,使夜行罪人,裁锦万里,谨奉明敕,不敢失坠。”时黄门侍郎杨宽在帝侧,不晓怀砖之义,私问舍人温子升。子升曰:“吾闻至尊兄彭城王作青州刺史,问宾客从至青州者云:齐土之民,风俗浅薄,虚论高谈,专在荣利。太守初欲入境,皆怀砖叩首以美其意;及其代下还家,以砖击之。言其向背速於反掌。是以京师谣语曰:‘狱中无系囚,舍内无青州。假令家道恶,腹中不怀愁。’怀砖之义起在於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