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勰 (473年-508年10月27日),本名拓拔勰,字彥和北魏獻文帝第六子,母贵人潘氏。封彭城王。廟號肅祖。諡號文穆皇帝,追廢以后彭城武宣王

生平[编辑]

元勰是北魏孝文帝的异母弟,並得到孝文帝信任。太和二十三年(499年)孝文帝駕崩後,元勰輔佐侄子宣武帝,得到好評,但因此受到宣武帝及宣武帝舅舅高肇的猜忌。

正始四年(507年),宣武顺皇后暴死,宣武帝欲立高英为皇后,元勰再三劝谏不可,宣武帝不听,且因此導致高英、高肇俱怨恨元勰。

正始五年(508年),京兆王元愉反叛称帝,胁迫元勰的舅舅潘僧固共同起事,高肇派左卫将军元珍诬告元勰与元愉勾结谋反。永平元年九月戊戌(508年10月27日)宣武帝强召元勰入宫,让元珍带毒酒赐令元勰自杀,元勰抗辩自己无罪,坚决不肯自杀,被元珍部下杀死,虚岁三十六,朝廷追赠使持节、侍中、假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师、领司徒公,谥号武宣[1][2][3]

其子元子攸即帝位,追尊元勰為文穆帝,廟號肅祖魏节闵帝时,元勰的神主牌被移出太庙,文穆帝的谥号和肃祖的庙号被废除[4][5][6]

家庭[编辑]

王妃[编辑]

  • 李媛华,北魏使持节、侍中、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并州刺史、敦煌宣公李宝孙女,北魏司空、清淵文穆公李沖第四女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八·世宗纪第八》:戊戌,杀侍中、太师、彭城王勰。
  2.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戊戌,杀太师、彭城王勰。
  3.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侍中假黃鉞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師領司徒公彭城武宣王墓誌銘」王諱勰,字彥和,司州河南洛陽光睦里人也。」顯祖獻文皇帝之第六子,」高祖孝文皇帝之弟。仕歷侍中已下至太師。」十七除官。永平元年歲在戊子,春秋卅六,九」月十九日己亥薨。追贈使持節侍中假黃鉞」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師領司徒公,謚曰武宣」王。其年十一月六日窆于長陵北山。其辭曰:」承乾體極,冑皇緒聖,睿明夙躋,含仁履敬。德」冠宗英,器高時令,鉉教孔脩,端風丕映。流恩冀北,申威南郢,遵彼止遜,挹此崇盛。華袞素」心,蠲煩息競,志栖事外,頤道養性。壽乖與善,」福舛必慶,隆勳短世,遠情促命。遺惠被民,餘」芳在詠。」太妃長樂潘氏,祖猛,青州治中東萊廣川妃隴西李氏,祖寶,儀同三司燉煌宣公。」二郡太守父彌,平原樂安二郡太守父沖,司空清淵文穆公。
  4. ^ 《魏书·卷二十一下·列传第九下》:勰即有大功于国,无罪见害,百姓冤之。行路士女,流涕而言曰:“高令公枉杀如此贤王!”在朝贵贱,莫不丧气。追崇假黄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公、侍中、太师、王如故。给銮辂九旒、虎贲班劔百人、前后部羽葆鼓吹、轀輬车。有司奏太常卿刘芳议勰益曰:“王挺德弱龄,诞资至孝,睿性过人,学不师授。卓尔之操,发自天然;不群之美,幼而独出。及入参政务,纶綍有光;爰登中铉,敷明五敎。汉北告危,皇赫问罪,王内亲药膳,外揔六师。及宫车晏驾,上下哀惨。奋猛衔戚,英略潜通,翼卫灵舆,整戎振旆。历次宛谢,迄于鲁阳,送往奉居,无惭周霍,禀遗作辅,远至迩安。分陕恒方,流咏燕赵;廓靖江西,威慑南越。入釐百揆,庶绩咸熙,履勤不惮,在功愈挹。温恭恺悌,忠雅宽仁,兴居有度,善终笃始。高尚厥心,功成身退。义亮圣衷,美光世典。依益法,保大定功曰‘武’,善问周达曰‘宣’,益曰武宣王。”及庄帝即位,追号文穆皇帝,妃李氏为文穆皇后,迁神主于太庙,庙称肃祖。语在临淮王彧传。前废帝时,去其神主。
  5.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永平元年九月,召勰及高阳王雍、广阳王嘉、清河王怿、广平王怀及高肇等入。时勰妃方产,固辞不得已,意甚忧惧,与妃诀而登车。入东掖门,度一小桥,牛伤,人挽而入。宴于禁中,夜皆醉,各就别所消息。俄而元珍将武士齎毒酒至。勰曰:“一见至尊,死无恨也。”珍曰:“至尊何可复见!”武士以刀环筑勰二下,勰大言称冤。武士又以刀筑勰,乃饮毒酒,武士就杀之。向晨,以褥裹尸,舆从屏门出,载尸归第,云因饮而薨。勰妃李氏,司空冲之女也,号哭曰:“高肇枉理杀人,天道有灵,汝还当恶死。”及肇以罪见杀,还于此屋,论者知有报应焉。帝为举哀于东堂。勰即有大功于国,无罪见害,行路士女皆流涕曰:“高肇小人,枉杀如此贤王!”在朝贵戚莫不丧气。景明、报德寺僧鸣钟欲饭,忽闻勰薨,二寺一千馀人皆嗟痛,为之不食,但饮水而斋。追赠假黄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公、太师,给銮辂九旒,武贲班劒百人,前后部羽葆鼓吹,轀輬车。有司奏太常卿刘芳议勰谥,保大定功曰武,善问周达曰宣,宜谥武宣王。诏可。及庄帝即位,追号文穆皇帝,妃李氏为文穆皇后,迁神主于太庙,称肃祖。节闵帝时,去其神主。
  6. ^ 罗新《跋北魏郑平城妻李晖仪墓志》《中国历史文物》 2005年06期
  7. ^ 《魏书·卷八十九·列传酷吏第七十七》:瓒妻,庄帝妹也,后封襄城长公主,故特赠瓒冀州刺史。
  8. ^ 《北史·卷八十七·列传第七十五》:瓒妻,庄帝姊也,后封襄城长公主,故特赠瓒冀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