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太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元太兴(?-498年),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之孙,侍中、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京兆康王拓跋子推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元太兴承袭了父亲的爵位京兆王,被任命为长安镇都大将,因为贪污受贿,在太和十四年十月庚辰(490年11月13日)被免除官职削夺爵位[1][2],后来出任秘书监。太和二十年十一月乙酉(496年12月16日),元太兴的京兆王爵位被恢复[3][4],出任统万镇将,又改封为西河王。统万镇后来被改为夏州,元太兴仍然担任刺史,又代理卫尉卿。当初,元太兴身患疾病,请了许多僧人作法事道场,他所有的财产一下子全部布施出去,乞求疾病痊愈,名叫“散生斋”。斋会结束后,僧人们四散离去,有一个僧人才说自己来乞讨斋会剩下的食物。元太兴对他开玩笑的说:“斋食已经吃完了,只有酒肉。”僧人说:“我也能吃。”元太兴就拿出一斗酒,一只羊腿,僧人吃完后还说没吃饱。等他告辞出门后,元太兴发现酒肉还在,就出门追赶这个僧人,一无所见。元太兴于是在佛像前许愿说:“刚才的师傅应当不是世俗之人,如果我的疾病痊愈,就舍弃王爵进入佛门。”没多久元太兴的病就痊愈了,他于是向魏孝文帝元宏请求出家,上表十余次之后才被许可。当时魏孝文帝在南征的军队中,下诏皇太子元恂在四月八日为元太兴剃发,施予布帛两千匹。元太兴出家后,法名僧懿,居住在嵩山太和二十二年(498年)去世,谥号[5][6][7]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儿子[编辑]

  • 元昴,北魏青州刺史、西河穆王[7]
  • 元仲景,西魏豳州刺史、顺阳王
  • 元暹,东魏侍中、录尚书事、汝阳文献王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七下·帝纪第七下》:庚辰,帝居庐,引见群僚于太和殿,太尉、东阳王丕等据权制固请,帝引古礼往复,群臣乃止。语在礼志。京兆王太兴有罪,免官削爵。
  2. ^ 《北史·卷三·魏本纪第三》:庚辰,帝居庐,引见群僚于太和殿。太尉、东阳王丕等据权制固请。帝引古礼往复,群臣乃止。京兆王太兴有罪,免官削爵。
  3. ^ 《魏书·卷七下·帝纪第七下》:十有一月乙酉,复封前汝阴王天赐孙景和为汝阴王,前京兆王太兴为西河王。
  4. ^ 《北史·卷三·魏本纪第三》:十一月乙酉,复封前汝阴王天赐孙景和为汝阴王,前京兆王太兴为西河王。
  5.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子太兴,袭。拜长安镇都大将,以黩货,削除官爵。后除秘书监,还复前爵,拜统万镇将,改封西河。后改镇为夏州,仍以太兴为刺史。除守卫尉卿。初,太兴遇患,请诸沙门行道,所有资财,一时布施,乞求病愈,名曰“散生斋”。及斋后,僧皆四散,有一沙门方云乞斋馀食。太兴戏之曰:“斋食既尽,唯有酒肉。”沙门曰:“亦能食之。”因出酒一斗,羊脚一只,食尽犹言不饱。及辞出后,酒肉俱在,出门追之,无所见。太兴遂佛前乞愿,向者之师当非俗人,若此病得差,即捨王爵入道。未几便愈,遂请为沙门,表十馀上,乃见许。时高祖南讨在军,诏皇太子于四月八日为之下髮,施帛二千匹。既为沙门,更名僧懿,居嵩山。太和二十二年终。
  6.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子太兴袭,拜长安镇大将。以黩货削除官爵。后除秘书监,还复前爵,改封西河。转守卫尉卿。初,太兴遇患,请诸沙门行道,所有资财,一时布施,乞求病愈,名曰散生斋。及斋后,僧皆四散,有一沙门方云乞斋馀食。太兴戏之曰:“斋食既尽,唯有酒肉。”沙门曰:“亦能食之。”因出酒一斗,羊脚一只。食尽,犹言不饱。及辞出后,酒肉俱在。出门追之,无所见。太兴遂佛前乞愿:“向者之师,当非俗人。若此病得差,即捨王爵入道。”未几便愈,遂请为沙门。表十馀上,乃见许。时孝文南讨在军,诏皇太子于四月八日为之下髮,施帛二千疋。既为沙门,名僧懿,居嵩山。太和二十二年终。
  7. ^ 7.0 7.1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王讳悰,字魏庆,河南洛阳人。原流浚发,望沧海而称大;基构崇高,临天下以为小。祖雍州”康王,拂衣独往,脱屣千乘。父青州穆王,驱车不息,褰帷万里。公以天地交泰,日月光华,”乃得英灵,以挺英俊。而神寓瑰奇,天姿秀异,体局沉凝,风度闲远,不待规矩,直置成器,无假”琢磨,自然为宝,立言必践,有志无违,德合珪璋,信同符挈。乃袭旧爵,为西河王。设醴待贤,拥”篲趋士,雅有明德,实著高义,河间之好礼不群,东平之为善最乐,彼各壹时,岂足多尚。初为”中书侍郎,又转武卫将军大宗正卿荧阳太守。存缓急于弦韦,济宽猛于水火,思与春露俱”深,威共秋霜比厉。盖亦立祠表德,配社称功,岂直后来兴歌,不留致恨而已。又为使持节都”督北华州诸军事安西将军北华州刺史。政等神明,化同风雨,廉平致治,信义成俗。是使西”河之童,跃竹候反;北漠之虏,怀金愿闲。又除侍中卫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进拜骠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如故。至于出入诏命,喻指公卿,强识博闻,潜功内补。又以本将军为司州牧。都”邑隐轸,风俗杂错,竞为气侠,争逐名利。于是振领持纲,诛豺制兕,德刑既举,奸轨不作。故亦”闲阔止行,恐当诸葛之路;休沐不归,虑有校尉之贵。乃迁太尉公。及其论道台阶,补阙衮职,”盐梅自和,阴阳得序,眷言政本,实曰喉唇,天下枢机,人伦渊薮,自非德表民宗,器光国望,无”以总一朝纲,折中天府。乃加侍中录尚书事。既而喧讼盈阶,薄领填席,独运神机,常有游刃。”又以王者之居,实称根本,旧德不忘,去思结慕。乃复为司州牧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来朝独坐,出游分乘,机鉴外照,清明内朗,导民用德,率下以信,无思犯礼,莫敢隐情,海岱之”闲,都会斯在,降德东夏,义实得人。乃除使持节都督青州诸军事本将军青州刺史,开府仪”同如故。公望重一时,道高万物,未言已信,不肃而成,亦既登舟,鵄枭自徙,甫及下车,雚蒲辄”散。至止未几,构疾弥留,以兴和四年十一月廿日薨。工女停机,商人罢市,设祭满道,制服成”群。公为国栋梁,作民舟楫,严而不害,温而难犯。唯德是据,内无声色之娱;非礼不行,外绝犬”马之好。简通宾客,独隔嚣尘,苞苴弗行,请托目息。若乃骖驾四马,谒帝承明,冠冕庶尹,领袖”群辟,风神爽发,仪貌端华,进退有度,折旋成则,动渊泉于衿袖,悬日月于匈怀,九流归之若”江海,百僚仰之若嵩岱。夷甫之岩岩壁立,讵可比其清高;会稽之轩轩霞举,未足方其秀出。”春秋鼎盛,志业方隆,天道如何,人亡奄及,追赠使持节侍中太傅司徒公假黄钺都督定瀛”沧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定州刺史,谥曰文靖。以武定元年岁次癸亥三月辛卯朔十九”日葬于邺城西北十五里。恐两宫夹墓,后代未详其名;九图出圹,来世不记其德。乃作铭曰:”自天生德,维岳降神,膺期名世,实在斯人。忠孝为宝,琼铣非珍,空城比寂,澹水方真。数刃难”窥,万顷谁测,鸣佩锵锵,骖驾翼翼。鸡树唯才,凤池聊即,磐石增美,王言以饰。作卫称严,司宗有”序,两岐在咏,二难皆去。切问俄及,司会攸伫,入区益峻,万事咸举。帝曰亚献,实资全德,金铉”用珍,玉墀非忒。眷言畿甸,谁除枳棘,降道开中,刑清讼息。天齐形胜,表海控河,褰襜未几,来暮”已歌。舟无缓舳,壑有惊波,清晖奄谢,遗爱徒多。斧座哀隆,彤庭乐弛,虽加文物,讵荣青紫。”地久天长,陵移谷徙,空传兰菊,谁遮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