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悦(494年-533年2月7日),字宣礼[1]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孝文帝元宏第六子,生母罗夫人[2],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元悦出生于北魏太和十八年(494年)[3]景明四年六月壬午朔(503年7月10日),魏宣武帝元恪封元悦为汝南王[4][5][6]。元悦喜欢读佛经,阅览经书史书,性格超凡脱俗,豪爽洒脱。元悦的王妃闾氏是东海公的女儿,生了一个儿子,不受元悦的礼貌对待。有个叫崔延夏的人用旁门左道与元悦来往,为元悦调配仙药松子白术之类。当时元悦随意外出采集草药,住在城外平民百姓家中,于是断绝饮酒吃肉、食用粟稻,仅仅吃麦饭。元悦又断绝了房事,转而喜欢男色,对王妃和小妾随便发脾气,以致加以殴打,视作被使唤的婢女。元悦出城的时候,把王妃安排在私人住宅以外的地方居住。灵太后敕令查问此事,将闾妃带进宫,将元悦的事情追问的清清楚楚。闾妃因为受到杖打卧床不起,创伤还没痊愈。灵太后因为元悦杖打王妃,下令严禁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命令各亲王和三蕃王,凡是正妃患病百日以上,都要派人上奏,如果还有殴打王妃的,就削去封爵和官位[7][8]

熙平二年四月戊申(517年5月23日),特进、汝南王元悦出任中书监仪同三司[9]。熙平二年七月乙亥(517年8月18日),元悦因为杀人被定罪免官,以王的爵位回到私人住宅[10][11]。熙平三年正月乙酉(518年2月24日),特进、汝南王元悦加仪同三司[12]

正光元年(520年),元悦的同母哥哥清河王元怿元乂害死,元悦全无仇恨的意思,竟然用桑落酒送给元乂,竭尽私人的逢迎,元乂大喜,于正光元年冬十月乙卯(520年11月10日)任命元悦为侍中太尉公[13][14]。等到拜官的那天,元悦向元怿的儿子元亶索要元怿的服饰珍玩,元亶没有立刻满足元悦的要求。元悦就召来元亶,将他杖打一百下。当时元亶还在为父亲守丧,身体瘦弱,突然遭到毒打,几乎被打死[15]。元悦不断呼喊元亶“孩儿”,亲自抚摸[16][17]

正光四年九月丁酉(523年10月8日),魏孝明帝元诩诏令太尉、汝南王元悦入宫居住于门下省,与丞相、高阳王元雍参议决定尚书上奏的事务[18][19][20]。正光四年十二月,元悦出任太保徐州刺史[21][22][23][24]。元悦在徐州制作大剉碓放置在州门,有盗窃者就斩手。当时的人害怕元悦不循常规,能做出格的事,奸猾偷盗的人害怕元悦而暂时罢手。孝昌二年正月壬子(526年2月9日),元悦再度兼领太尉[25][26][27][16][28]

元悦担任司州牧时,崇信亲近身边的人丘念,经常与他一起睡觉一起生活。等到元悦选拔司州官员时,大多由丘念决定。丘念藏在元悦的府邸中,有时会回到自己家,御史中尉郦道元秘密查明,将丘念关到监狱里。元悦启禀灵太后请求保全丘念的性命,灵太后敕令赦免丘念。郦道元在敕命下达之前将丘念处死,并用此事弹劾元悦[29][30]孝昌三年(527年),雍州刺史萧宝夤谋反的情况已经略有显露,元悦等人就劝说朝廷派遣郦道元为关右大使,郦道元因此被萧宝夤害死[31][32]

武泰元年(528年),尔朱荣向洛阳进兵,不久元悦听说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在建义元年(528年)四月向南投奔梁武帝萧衍[33][34][35][36][37],梁武帝对待元悦非常优厚。魏孝庄帝元子攸死后,梁武帝册立元悦为北魏皇帝,年号更兴魏节闵帝元恭初年,梁武帝派遣将军王辩将元悦送到魏梁边境上,伺机侵犯北魏[38]。等到高欢消灭尔朱氏,因为元悦是魏孝文帝的儿子,应该继承皇位,就派人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他。元悦回到北方后,轻浮狂放如故,动不动就有罪行过失,高欢就作罢了[39][40][41]

太昌元年十一月已酉(532年12月31日),元悦出任侍中大司马开府[42][43][44]魏孝武帝元脩认为元恭很有德行声望,元悦血统尊贵支系亲近,对两人感到害怕和猜忌。永熙元年十二月丁亥(533年2月7日),元悦被杀死[45][46][47][48][49],朝廷赠予假黄钺太师、司州牧、大司马、汝南王如故,谥号文宣[39][50]

其他[编辑]

当时有个叫赵逸的隐士,自称是晋武帝司马炎时期的人,晋朝的旧事他大多都记录了。正光初年,赵逸前往京城洛阳,说了几处地方早前的用处。元悦听说后很诧异,拜赵逸为义父,因此询问:“您服用了什么药食,才可以长生?”“赵逸说:“我不懂得什么善生之道,自然长寿。郭璞曾经我占卦说,我的寿命五百年,现在才过了一半。”[51]

元悦和哥哥元怿都对僧人释法贞屈身下跪,听从他的训戒[52]

家庭[编辑]

儿子[编辑]

  • 元颍,与父亲一起逃到南梁,在江南去世[53]

孙子[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太平御览·卷四百五十四·人事部九十五》:又曰:汝南王悦,字宣礼。性不伦,倜傥难测。无故过杖京兆王愉子宝月,悦国前郎中令北平阳固上疏谏曰:“伏闻殿下乃以小怒过行威罚,诚严训有馀,而慈惠不足。当今主上幼冲,宰辅用事,履冰践霜,兢业犹恐不济,况肆意非彝,任情行事,欲保全福禄,其可得乎?昔龚遂去国,犹献直言,韦孟离朝,不忘本国,况臣忝荷朝私,猥充谬举,伏隶国僚,闻道有岁,敢不尽言!”悦览之大怒。
  2. ^ 《魏书·卷二十二·孝文五王列传第十》:罗夫人生清河文献王怿、汝南文宣王悦。
  3. ^ 《汝南王修治古塔铭》:侍中太尉公汝南王修治古塔,时年卅一造。/夫非善莫能崇洪业,非恶无以坠苦津。要藉/目兴以感杲,假修行而招缘,处迷每而悟空。/居贰境以晓真,贪觉门以进神,希正路而耸/思、慕善见之苦行,仰须达而财,信生情表/想起心里虽少诞乾宫长育坤庭正应骄欲/自恣奢严任怀何其志身立诚猛已而/能弃有薄荣,专以贪无磨坷大檀越清信士/侍中太尉公汝南王元悦敬修古塔毁坏形/像,更加功力在令新使如初妍本昔始或/随功德普治丽尊仪容严净等妙令/道俗众生者增善,以斯微因,仰资/高祖孝文皇帝愿灵飞十方,神出三界,面奉/慈氏,闻法悟空,超生死逢师子吼,值龙花/坐次,愿皇帝陛下皇太后二圣钦明/治同三光,万岁无疆,下及蠕动蠢类一切法/界众生永断五恶趣,常六道形,速发善提/心,忽□法津,荣咸蒙慈愿故普登正觉明凝/世如空安乐恒不倾超越百非表端坐涅/城湛尔苌满是灵智坚固平。/大魏正光五年闰月十日/威例将军汝南王侍郎宋普管作。
  4. ^ 《魏书·卷八·世宗纪第八》:六月壬午朔,封皇弟悦为汝南王。
  5.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六月壬午朔,封皇弟悦为汝南王。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五·梁纪一》:六月,壬午朔,魏立皇弟悦为汝南王。
  7. ^ 《魏书·卷二十二·孝文五王列传第十》:汝南王悦,好读佛经,览书史。为性不伦,俶傥难测。悦妃闾氏,即东海公之女也,生一子,不见礼答。有崔延夏者,以左道与悦游,合服仙药松术之属。时轻与出采芝,宿于城外小人之所。遂断酒肉粟稻,唯食麦饭。又绝房中而更好男色。轻忿妃妾,至加捶挞,同之婢使。悦之出也,妃住于别第。灵太后敕检问之,引入,穷悦事故。妃病杖伏床蓐,疮尚未愈。太后因悦之杖妃,乃下令禁断。令诸亲王及三蕃,其有正妃疾患百日已上,皆遣奏闻。若有犹行捶挞,就削封位。
  8.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汝南王悦,好读佛经,览书史,为性不伦,俶傥难测。悦妃闾氏,即东海公之女也,生一子,不见礼答。有崔延夏者,以左道与悦游,合服仙药松术之属,时轻与出采之,宿于城外小人之所。遂断酒肉粟稻,唯食麦饭。又绝房中,而更好男色。轻忿妃妾,至加捶挞,同之婢使。悦之出也,妃住于别第,灵太后敕检问之。引入,穷悦事故。妃病杖床蓐,疮尚未愈。太后因悦杖妃,乃下令禁断。令诸亲王及三蕃,其有正妃病患百日已上,皆遣奏闻。若有犹行捶挞,就削封位。
  9. ^ 《魏书·卷九·肃宗纪第九》:戊申,以中书监、开府仪同三司胡国珍为司徒公,特进、汝南王悦为中书监、仪同三司。
  10. ^ 《魏书·卷九·肃宗纪第九》:乙亥,中书监、仪同三司、汝南王悦坐杀人免官,以王还第。
  11.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秋七月乙亥,仪同三司、汝南王悦坐杀人免官,以王还第。
  12. ^ 《魏书·卷九·肃宗纪第九》:乙酉,加特进、汝南王悦仪同三司。
  13. ^ 《魏书·卷九·肃宗纪第九》:冬十月乙卯,以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汝南王悦为太尉公。
  14.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冬十月乙卯,以仪同三司、汝南王悦为太尉。
  15.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九·梁纪五》:魏清河王怿死,汝南王悦了无恨元义之意,以桑落酒候之,尽其私佞。义大喜,冬,十月,乙卯,以悦为侍中、大尉。悦就怿子亶求怿服玩,不时称旨,杖亶百下,几死。
  16. ^ 16.0 16.1 《魏书·卷二十二·孝文五王列传第十》:及清河王怿为元叉所害,悦了无仇恨之意,乃以桑落酒候伺之,尽其私佞。叉大喜,以悦为侍中、太尉。临拜日,就怿子亶求怿服玩之物,不时称旨。乃召亶,杖之百下。亶居庐未葬,形气羸弱,暴加威挞,阙殆至不济。仍呼阿儿,亲自循抚。阙悦为大锉碓置于州门,盗者便欲斩其手。时人惧其无常,能行异事,奸偷畏之而暂息。
  17.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及清河王怿为元叉所害,悦了无仇恨之意,乃以桑落酒候伺之,尽其私佞。叉大喜,以悦为侍中、太尉。临拜日,就怿子亶求怿服玩之物。不时称旨,乃召亶杖之百下。亶居庐未葬,形气羸弱,暴加威挞,殆至不济。仍呼阿儿,亲自循抚。
  18. ^ 《魏书·卷九·肃宗纪第九》:九月丁酉,库莫奚国遣使朝献。诏侍中、太尉、汝南王悦入居门下,与丞相、高阳王雍参决尚书奏事。
  19.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九月丁酉,诏太尉、汝南王悦入居门下,与丞相、高阳王雍参决尚书奏事。
  20.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九·梁纪五》:九月,魏诏侍中、太尉汝南王悦入居门下,与丞相高阳王雍参决尚书奏事。
  21. ^ 《魏书·卷九·肃宗纪第九》:十有二月,萧衍遣将寇边,诏假征南将军崔延伯讨之。以太尉、汝南王悦为太保、徐州刺史。
  22.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十二月,以太尉、汝南王悦为太保。
  23.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九·梁纪五》:魏以汝南王悦为太保。
  24. ^ 《魏书校勘记·卷二十二·孝文五王列传第十·九》:悦为大锉碓置于州门 钱氏考异卷三八云:“此悦都督徐州时事,其上又有脱文。”按卷九肃宗纪正光四年十二月称:“以太尉、汝南王悦为太保、徐州刺史。”通志卷一八四下此句上有“迁太保,出为徐州刺史”,当是据纪增。
  25. ^ 《魏书·卷九·肃宗纪第九》:二年春正月庚戌,封广平王怀庶长子、太常少卿诲为范阳王。壬子,以太保、汝南王悦领太尉。
  26.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壬子,以太保、汝南王悦领太尉。
  2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一·梁纪七》:壬子,魏以汝南王悦领太尉。
  28.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寻迁太保。出为徐州刺史。至州,〕悦乃为大锉碓,置于州门,盗者便欲斩其手。时人惧其无常,能行异事,奸偷畏之而暂息。〔孝昌二年,复领太尉。〕
  29. ^ 《北史·卷二十七·列传第十五》:司州牧、汝南王悦嬖近左右丘念,常与卧起。及选州官,多由于念。念常匿悦第,时还其家,道元密访知,收念付狱。悦启灵太后,请全念身,有敕赦之。道元遂尽其命,因以劾悦。
  30.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一》:中尉郦道元,素名严猛,司州牧汝南王悦嬖人丘念,弄权纵恣,道元收念付狱;悦请之于胡太后,太后欲赦之,道元杀之,并以劾悦。
  31. ^ 《魏书·卷八十九·列传酷吏第七十七》:司州牧、汝南王悦嬖近左右丘念,常与卧起。及选州官,多由于念。念匿于悦第,时还其家,道元收念付狱。悦启灵太后请全之,敕赦之。道元遂尽其命,因以劾悦。是时雍州刺史萧宝夤反状稍露,悦等讽朝廷遣为关右大使,遂为宝夤所害,死于阴盘驿亭。
  32.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一》:时宝寅反状已露,悦乃奏以道元为关右大使。
  33. ^ 《魏书·卷十·孝庄纪第十》:是月,汝南王悦、北海王颢、临淮王彧前后奔萧衍,郢州刺史元愿达据城南叛。
  34.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是月,汝南王悦、北海王颢、临淮王彧前后奔梁。
  35. ^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时魏大乱,其北海王元颢、临淮王元彧、汝南王元悦并来奔;其北青州刺史元世隽、南荆州刺史李志亦以地降。
  36. ^ 《南史·卷七·梁本纪中第七》:是时魏大乱,其北海王颢、临淮王彧、汝南王悦并来奔。
  3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梁纪八》:魏汝南王悦及东道行台临淮王彧闻河阴之乱,皆来奔。
  38. ^ 《魏书·卷二十二·孝文五王列传第十》:及尔朱荣举兵向洛。既忆入间。疑俄而闻荣肆毒于河阴,遂南奔萧衍。衍立为魏主,号年更兴。衍遣其将军王辩送置于境上,以觊侵逼。
  39. ^ 39.0 39.1 《魏书·卷二十二·孝文五王列传第十》:及齐献武王既诛荣,以悦高祖子,宜承大业,乃令人示意。悦既至,清狂如故,动为罪失,不可扶持,乃止。出帝初,除大司马。卒。
  40.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及尔朱荣举兵向洛,悦遂奔梁。梁武厚相资待。庄帝崩,遂立为魏主,号年更兴。节闵初,遣兵送悦,置于境上,以觊侵逼。及齐神武既诛尔朱,以悦孝文子,宜承大业,乃令人示意。悦既至,清狂如故,动为罪失,乃止。
  4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五·梁纪十一》:欢以汝南王悦,高祖之子,召欲立之,闻其狂暴无常,乃止。
  42. ^ 《魏书·卷十一·废出三帝纪第十一》:己酉,以前太尉公、汝南王悦为侍中、大司马、开府。
  43.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己酉,以汝南王悦为侍中、大司马,开府。
  4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五·梁纪十一》:己酉,以汝南王悦为侍中、大司马。
  45. ^ 《魏书·卷十一·废出三帝纪第十一》:丁亥,杀大司马、汝南王悦。
  46.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十二月丁亥,杀大司马、汝南王悦。
  47.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孝武以广陵颇有德望,以悦属尊地近,内怀畏忌,故前后害之。
  4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五·梁纪十一》:魏主以汝南王悦属近地尊,丁亥,杀之。
  49. ^ 《魏书校勘记·卷二十二·孝文五王列传第十·一一》:出帝初除大司马卒 按卷一一出帝纪太昌元年十二月明记元悦被杀。北史卷一九也说悦和前废帝(广陵王恭)并为孝武帝(即出帝)“前后害之”,本不误。此传后半不出北史,但书“卒”,似善终,删节失当。
  50.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孝武初,除大司马、开府。孝武以广陵颇有德望,以悦属尊地近,内怀畏忌,故前后害之。赠假黄钺、太师、司州牧,大司马、王如故。谥曰文宣。
  51. ^ 《洛阳伽蓝记·卷第二》:绥民里东,崇义里,里内有京兆人杜子休宅。地形显敞,门临御道。时有隐士赵逸,云是晋武时人,晋朝旧事,多所记录。正光初来至京师,见子休宅,叹息曰:“此宅中朝时太康寺也。”时人未之信,遂问寺之由绪。逸云:“龙骧将军王濬平吴之后,始立此寺。本有三层浮图,用砖为之。”指子休园中曰:“此是故处。”子休掘而验之,果得砖数十万,兼有石铭云:“晋太康六年,岁次乙巳,九月甲戌朔,八日辛巳,仪同三司襄阳侯王濬敬造。”时园中果菜丰蔚,林木扶疏,乃服逸言,号为圣人。子休遂舍宅为灵应寺。所得之砖,还为三层浮图。好事者寻问晋朝京师何如今日。逸曰:“晋时民少於今日。王侯第宅与今日相似。”又云:“自永嘉以来二百馀年,建国称王者十有六君,吾皆游其都邑,目见其事。国灭之后,观其史书,皆非实录,莫不推过於人,引善自向。苻生虽好勇嗜酒,亦仁而不杀。观其治典,未为凶暴。及详其史,天下之恶皆归焉。苻坚自是贤主,贼君取位,妄书君恶。凡诸史官,皆是类也。人皆贵远贱近,以为信然。当今之人,亦生愚死智,惑已甚矣!”人问其故。逸曰:“生时中庸之人耳。及其死也,碑文墓志,莫不穷天地之大德,尽生民之能事,为君共尧舜连衡,为臣与伊皋等迹。牧民之官,浮虎慕其清尘;执法之吏,埋轮谢其梗直。所谓生为盗跖,死为夷齐,妄言伤正,华辞损实。”当时构文之士,惭逸此言。步兵校尉李澄问曰:“太尉府前砖浮图,形制甚古,犹未崩毁,未知早晚造?”逸云:“晋义熙十二年,刘裕伐姚泓,军人所作。”汝南王闻而异之,拜为义父。因而问:“何所服饵,以致长年?”逸云:“吾不闲养生,自然长寿。郭璞尝为吾筮云,寿年五百岁。今始逾半。”
  52. ^ 《续高僧传·卷第六》:清河王元怿、汝南王元悦并折腰顶礼,咨奉戒训。
  53.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子颍,与父俱奔梁,遂卒于江左。
  54. ^ 《魏书·卷十二·孝静纪第十二》:秋七月甲戌,封汝南王悦孙绰为琅邪王。
  55.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秋七月甲戌,封汝南王悦孙绰为琅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