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元鷙(473年-541年7月17日),字孔雀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平文帝拓跋郁律后裔,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元鸷体格魁梧雄壮,腰带十围,在太和二十年(496年)以给事中起家官,转任羽林队仗副。魏孝文帝元宏末年,元鸷因为征討有功,获赐爵晋阳男。正始年间,元鸷转任直寝永平年间,出任直阁将军延昌年间,元鸷出任左军将军,直阁如故,受到敕令出使六州一镇慰劳当地的领民酋长后返回,出任龙骧将军武卫将军熙平元年(516年),元鸷出任散骑常侍,抚巡六镇大使。神龟年间,元鸷出任银青光禄大夫武卫将军如故。正光元年(520年),元鸷加金紫光禄大夫。正光二年(521年),元鸷出任使持节、都督柔玄怀荒抚冥三镇诸军事、抚军将军柔玄镇大将。正光五年(524年)十二月,朝廷遣都督章武王元融讨伐胡蜀贼寇失利,就命令元鸷分头讨伐,派遣元鸷代任都督,出任北中郎将、抚军将军如故[1][2][3]

建义元年四月庚子(528年5月17日),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杀戮北魏朝廷大臣,元鸷和尔朱荣一起登上高山顶低头观看,从此之后和尔朱荣联合。元鸷此后征北将军护军将军,兼领左卫将军,封昌安县开国侯,食邑八百户,以原本的爵位晋阳男授予第三子元季彦。当年七月,元鸷以本官出任领军将军京畿都督。十月,元鸷出任卫将军,原本官职如故[3]永安二年(529年),元颢进攻洛阳,元鸷跟随魏孝庄帝元子攸向北渡过黄河,到了河内郡之后,魏孝庄帝想要入城,元鸷上奏说:“河内白天闭门,我们夜间进入,这事的意向难以推测估量。自有原本的计谋,希望马上出发。”魏孝庄帝听从了元鸷的意见,前行到建州上党郡长子县。五月丁丑(529年6月18日),魏孝庄帝任命元鸷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中军大都督,改封华山郡王[4][5],食邑一千户,总计一千八百户,护军领军如故。尔朱荣前来援助,于是再度攻入洛阳。当年八月,元鸷出任营法驾仗都将。十一月,元鸷出任散骑常侍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华山郡王,其余官职如故[3]。魏孝庄帝杀死尔朱荣后,尔朱荣的堂侄尔朱兆作乱,魏孝庄帝想要率领各路军队亲自征讨,元鸷与尔朱兆暗中勾结,劝魏孝庄帝说:“黄河宽至万仞,怎么可能很快渡过?”魏孝庄帝于是自以为安全。等到尔朱兆进入宫殿,元鸷又约束阻止殿中卫兵,不让他们与尔朱兆的部下打斗[6]。魏孝庄帝受到逼迫,京城遭到破坏,都是因为元鸷的谋划。魏节闵帝元恭登基后,尔朱兆因为自己没有参与谋划,大为愤怒怨恨,将要进攻尔朱世隆普泰元年(531年)四月,元鸷加侍中、兼任尚书仆射,慰劳大使、骠骑大将军、华山郡王,其余官职如故,奉命前往劝慰尔朱兆[7][8]永熙二年(533年)四月,元鸷出任使持节、都督徐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加开府、当州大都督、徐州刺史、侍中、华山郡王如故,高欢派遣大都督邸珍夺取了元鸷的锁匙[9][10][11]天平二年(535年)三月甲寅(535年4月25日),元鸷入朝担任大司马[12][13][14],加侍中,华山郡王如故[15][2][3]

元鸷有武艺,质朴少言语,性格方正忠厚,经常在宫中临时值勤,即便是暑期也不脱衣帽。元鸷曾经参与侍中高岳的宴会,咸阳王元坦依仗力气酒后任性,欺负全席的人,众人都向他低头,不敢应答。元坦对元鸷说:“孔雀老武官,因为什么得到封王?”元鸷马上回答:“斩下反贼元禧的首级,所以得到封王。”众人都惊慌变色,元鸷却还是之前的样子。兴和三年六月九日(541年7月17日),元鸷去世,虚岁六十九,当年十月廿二日(541年11月25日)葬于邺县武城的北原,朝廷赠予假黄钺侍中尚书令司徒公、都督定冀瀛沧四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冀州刺史,谥号[16][17]

墓志[编辑]

元鸷的墓志首题《魏故假黃鉞侍中尚書令司徒公都督定冀瀛滄四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冀州刺史華山王墓誌銘》,由元鸷的朋友车骑大将军、秘书监常景所撰[3]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 拓跋陵,北魏散骑常侍、征虏将军、并州刺史[3]

父亲[编辑]

  • 拓跋肱,北魏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冀州刺史[3]

夫人[编辑]

  • 公孙甑生,( -537)北魏给事中、义平子公孙顺孙女,大鸿胪少卿、营州大中正、使持节、冠军将军、燕州刺史、义平子公孙冏之女[18]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瑰子鸷,字孔雀。容貌魁壮,腰带十围。为羽林队仗副。高祖末,以征讨有功,赐爵晋阳男。累迁领军、畿部都督。
  2. ^ 2.0 2.1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瑰子鸷,字孔雀,孝文末,以军功赐爵晋阳男。武泰元年,尔朱荣至河阴,杀戮朝士,时鸷与荣共登高塚,俯而观之。自此后,与荣合。永安初,封华山王。庄帝既杀尔朱荣,从子兆为乱。帝欲率诸军亲讨,而鸷与兆阴通,乃劝帝曰:“黄河万仞,宁可卒度?”帝遂自安。及兆入殿,鸷又约止卫兵。帝见逼,京邑破,皆由鸷之谋。孝静初,入为大司马,加侍中。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假黃鉞侍中尚書令司徒公都督定冀瀛滄四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冀州刺史華山」王墓誌銘」祖陵,散騎常侍征虜將軍并州刺史。父肱,散騎常侍撫軍將冀州刺史。王諱鷙,字孔雀,司」州河南郡洛陽縣天邑鄉靈泉里人。蓋瑤水之清源,帝宗之秀烈。祖以鴻勳冠冕先朝。父以懋」德榮華後代。王體凝粹之淑靈,涵岳瀆之逸氣,純敏在襟,寬仁為度。故懿德亮於初辰,而全盛」冠於成歲。緝熙之績□亮,庸懃之效久著。是以負荷先構,忠幹之業方隆;師誠無殆,祇畏之心」自遠。太和廿年,釋褐為給事中。尋有馬圈之勳,賜爵晉陽男。正始中,轉直寢。永平中,拜直閣將」軍如故。延昌中,拜左軍將軍,直閣如故。奉敕使詣六州一鎮慰勞酋長而還。延昌中詔除龍驤」將軍武衛將軍。熙平元年,除散騎常侍,撫巡六鎮大使。神龜中,詔除銀青光祿大夫,武衛如故。」正光詔除金紫光祿大夫。二年,詔除使持節都督柔玄懷荒撫冥三鎮諸軍事撫軍將軍柔玄」鎮大將。王廣設耳目,備加參伍,故能政懷內外,綏和遠近,惠可依也,德可懷也。若乃陪駕遊巡,」立氣河陽,清我干紀,掃彼郊紛,誠由宰相之功,抑是我王之力也。正光五年十二月,朝廷遣都」督章武王融討胡蜀賊失利,即令王分頭討之。以融失利,乃遣王代充都督,除北中郎將,將軍」如故。建義元年,大將軍爾朱榮入洛,除征北將軍護軍將軍,領左衛將軍,詔封昌安縣開國侯,」食邑八百戶。即以晉陽男迴授第三息季彥。其年七月以本官除領軍將軍京畿都督。十月,詔」除衛將軍,本宮如故。王永安二年隨駕北巡,即達建州,遂與天柱大將軍爾朱榮重出河陽。行」幸建州,詔書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中軍大都督,改封華山郡王,食邑一千戶,通前合一千」八百戶,護軍領軍如故。其年八月,敕營法駕仗都將。十一月,詔除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王餘官如故。普泰元年四月,詔加侍中兼尚書僕射,慰勞大使,驃騎,王并如故。永熙二年」四月,詔除使持節都督徐州諸軍事,本將軍加開府當州大都督徐州刺史,侍中,王如故。天平」二年三月還京,詔除大司馬,侍中,華山王如故。方將陪昇中之慶,行封岱之禮。而上天不憖,道」喪奄及。春秋六十有九,寢疾不豫。興和三年六月九日,王薨於京師。粵十月廿二日卜窆於鄴」縣武城之北原。詔贈假黃鉞侍中尚書令司徒公都督定冀瀛滄四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冀」州刺史,謚曰武。王加鑒護事,禮錫備焉。於是友人車騎大將軍秘書監常景惜白珩之掩曜,悲懋德之未融,鐫金石而為誌,託賓實以宣風。乃作銘曰:」鬱鬱帝宗,綿綿遠祖,道駕雄英,德藉神武。義風前馳,仁聲後舉,鄴濟先構,功光遂古。唯王基命,」實誕貞烈,矯矯忠誠,稜稜峻節。閨庭內穆,謙恭外結,金銑玉粹,鑒明水徹。自亮天爵,仍荷朝命,」方藉國靈,即膺家慶。便繫禁侍,繾綣官政,金紫載烈,龍光無競。肅事朝采,久職周行,勾陳聳烈,」交戟燿釯。外清干紀,內埽欃槍,立謀建部,氣振河陽。監護上將,專守中權,左右輦轂,翰禦柔玄。」遠氣自邁,威命更宣,督慰區夏,柘戍天山。懋爵兼劭,聲望載融,安時信命,養晦遵蒙。位以車騎,」寵以儀同,淑慎為本,清明在躬。牧我彭汴,懷此王市,濟寬以猛,篤終如始。惠政既施,高風云峙,」至德載馳,清規更起。及登邦政,實諧袞職,出入帝扆,左右皇極。志效忠貞,誠盡心力,事發仁衿,」義形正色。天監攸眷,禮錫更厚,崇以中台,加之端右。山門風烈,隴首雲驚,累累曲阜,鬱鬱佳城。」幽關兮寂寂,泉路兮冥冥,舟與壑兮徒可誌,名與德兮終自榮。」大魏興和三年歲次辛酉十月己亥朔廿二日庚申。
  4.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丁丑,进封城阳县开国公元祉为平原王,安昌县开国侯元鸷为华山王,并加仪同三司。
  5.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丁丑,进封城阳县公元祉为平原王。安昌县公元鸷为华山王。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四·梁纪十》:华山王鸷,斤之玄孙也,素附尔朱氏。帝始闻兆南下,欲自帅诸军讨之,鸷说帝曰:“黄河万仞,兆安得渡!”帝遂自安。及兆入宫,鸷复约止卫兵不使斗。
  7. ^ 《魏书·卷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三》:废帝既立,尔朱兆以己不预谋,大为忿恚,将攻世隆。诏令华山王鸷兼尚书仆射、北道大使慰喻兆,兆犹不释。
  8. ^ 《北史·卷四十八·列传第三十六》:帝既立,尔朱兆以己不豫谋,大为忿恚,将攻世隆。诏令华山王鸷慰兆,兆犹不释。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梁纪十二》:华山王鸷在徐州,欢使大都督邸珍夺其管钥。
  10. ^ 《北齐书·卷二·帝纪第二》:华山王鸷在徐州,神武使邸珍夺其管籥。
  11. ^ 《北史·卷六·齐本纪上第六》:华山王鸷在徐州,神武使邸珍夺其管籥。
  12.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三月甲寅,以开府仪同三司、华山王鸷为大司马。
  13.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三月甲寅,以开府仪同三司、华山王鸷为大司马。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七·梁纪十三》:甲寅,东魏以华山王鸷为大司马。
  15.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武泰元年,尔朱荣至河阴,杀戮朝士,鸷与荣共登高冢俯而观之,自此后与荣合。元颢之逼也,鸷从驾北迎。既到河内,欲入城,鸷奏曰:“河内昼则闭门,夜引驾入,此之意趣,难以测量。本图有在,愿便发迈。”帝从之,前至长子,以尔朱荣赴援,除鸷车骑将军,封华山王。庄帝既杀尔朱荣,荣从子兆为乱,帝欲率诸军亲讨,鸷与兆阴通,乃劝帝曰:“黄河万仞,宁可卒渡。”帝遂自安。及兆入殿,鸷又约止卫兵。帝见逼,京邑破,皆由鸷之谋。孝静初,入为大司马,加侍中。
  16.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鸷有武艺,木讷少言,性方厚,每息直省闼,虽暑月不解衣冠。曾于侍中高岳之席,咸阳王坦恃力使酒,陵侮一坐,众皆下之,不敢应答。坦谓鸷曰:“孔雀老武官,何因得王?”鸷即答曰:“斩反人元禧首,是以得之。”众皆失色,鸷怡然如故。兴和三年薨,赠假黄钺、尚书令、司徒公。
  17.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鸷容貌魁壮,腰带十围,有武艺。木讷少言,性方厚,每息直省闼,虽暑月不解衣冠。曾于侍中高岳之席,咸阳王坦恃力使酒,众皆下之。坦谓鸷曰:“孔雀老武官,何因得王?”鸷答曰:“斩反人元禧首,是以得之。”众皆失色,鸷怡然如故。兴和三年,薨,赠假黄钺、尚书令、司徒公。
  18.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侍中大司馬華山王妃故公孫氏墓誌銘」祖順,字順孫,給事中義平子。」夫人河南長孫氏。父諱壽,字敕斤陵,散騎常侍左光祿大」夫都督秦雍荊梁益五州諸軍事征西將軍東陽汍池鎮」都大將征東將軍都督青州諸軍事青州刺史蜀郡公,謚」曰莊王。」父冏,字九略,大鴻臚少卿營州大中正使持節冠軍將軍」燕州刺史義平子。」夫人河南長孫氏。父諱遐,字樂延,使持節撫軍將軍袞秦」相三州刺史。」妃姓公孫,字甑生,遼東襄平人也。年廿七,降嬪侍中大司」馬華山王元孔雀。凡生二男一女。天平四年歲次丁已六」月乙丑朔十九日癸未寢疾薨於魏郡鄴縣敷教里。春秋卅七。即以其年七月甲午朔十六日己酉卜窆于鄴城之」西,武城之北。乃作銘以誌之。其辭曰:」脩風鬱氣,麗月遊光,藉慶遼部,擅美燕方。凝華戚里,烈望」衡鄉,誕茲婉淑,艳彼端莊。處穆女容,出昭婦德,立行柔敏,」秉心淵塞。習禮明詩,鑒圖訪則,政洽閨壺,化流家國。道尚」曹孟,德邁樊媯,好和琴瑟,契合塤篪。七儀如矩,四訓成規,」清暉方遠,仁善載馳,白珩或毀,驪珠不固,倏若朝菌,溘似」晨露。隴首恒昏,松阿不署,聊誌玄石,終期大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