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鸾(468年-505年5月13日),字宣明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之孙,城阳康王拓跋长寿第二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元鸾原本过继给叔叔章武敬王拓跋太洛,等到大哥拓跋多侯去世后,元鸾回到本宗承袭父亲的城阳王爵位。元鸾身高八尺,腰粗达到十围,以武艺而出名,接连担任镇北都大将。魏孝文帝元宏时期,元鸾担任外都大官,又外任持节、都督河西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兼领护西戎校尉涼州镇都大将。镇改为州后,元鸾担任凉州刺史,姑臧镇大将,其余官职如故[1][2]

元鸾后来到京城朝见,遇到魏孝文帝南征,魏孝文帝命令元鸾兼任镇军将军。北魏迁都洛阳后,魏孝文帝前往邺城,命令元鸾留守洛阳。北魏开始设立五等爵位后,元鸾被赐予食邑一千户,授任使持节征南大将军、都督豫荊郢三州、河内山阳东郡诸军事、与安南将军卢渊李佐及荆州刺史韦珍等军进攻赭阳[3]。北魏各军没有统一调度,围困城池百余日,士兵们都在城下披甲待敌,希望以不开战来使对方疲劳后投降。李佐独自统帅自己的部下在清晨和黑夜攻城,士兵战死的很多,恰好遇到齐明帝萧鸾派遣太子右卫率垣历生带领军队来救援,北魏将军们都认为己方人少势弱不能抵挡,计划撤兵。李佐于是挑选两千骑兵迎战,吃了败仗[4][5][6]。元鸾、卢渊、韦珍和李佐前往瑕丘魏孝文帝行宫请罪,魏孝文帝接见了他们,责备说:“诸位率领部队,情义上应该以勇烈的行为表现节操,而进不能攻破敌方城池,退不能消灭此等小敌,损害了王者的威严,应该被定罪为死刑。我因为迁都洛阳,改革之始,事情应该采取宽恕的原则,如今舍弃诸位的死罪。从前军队行进必须装载宗庙和社稷的神主,这是为了显示声威和恩泽各有所归属,如今将诸位败军的罪名证验于社稷之神前,以此指明你们的过失。”太和十九年五月己巳(495年6月9日),元鸾被降封为定襄县王[7][8],削减食邑五百户。元鸾后来以留守的功劳,于太和二十年正月壬辰(496年2月27日)恢复原有的爵位城阳王[9][10][11],增加食邑二百户,被授任冠军将军、河内郡太守,转任并州刺史。魏宣武帝元恪初年,担任平东将军青州刺史,后转任安北将军定州刺史[12][13][2]

元鸾崇敬佛法,修持五条禁忌,不饮酒吃肉,常年斋戒。又修建佛寺,劝导带领百姓,共同承担土木营造的辛劳,公私的耗费纷扰,成为民众的大患。魏宣武帝听说后下诏说:“元鸾是宗室中有德行的亲属,在大州做刺史,民众繁盛,以安抚宁静为嘱托,应该克制自己磨砺戒心,崇尚清廉树立恩惠,却骤然加以征调,专门做扰民的事,民户嘈杂,家家怀有嗟叹怨恨。北方各州土地广阔,是奸猾动乱产生的地方,依据法律推究罪过,应该加以整肃罢黜。因为元鸾是宗室,感情上不忍心,可以派遣使者,以道义督查责备他,削夺一年的俸禄,稍微表示惩罚。”[14][2]

正始二年三月廿五日(505年5月13日),元鸾在定州刺史任内去世,虚岁三十八,朝廷赠与帛六百匹,诏令中书舍人王云宣读旨意前往吊祭,赠予元鸾镇北将军、冀州刺史,谥号怀王,正始二年十一月十七日(505年12月28日)葬于北邙山[15][2][16]。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 元氏,长女,嫁北魏镇东将军、员外散骑常侍、襄阳侯房纂[21]
  • 元显俊(479年-513年2月4日)[22]
  • 元显魏,(486年- 525年3月16日),北魏给事中、司徒掾,河南乙氏所生[19]
  • 元伯阳,(486年-525年3月16日),第九子,北魏司徒掾、宁远将军,河南乙氏所生
  • 元显恭,北魏使持节、都督晋州建南汾三州诸军事、镇西将军、晋州刺史,兼尚书左仆射、西北道行台、平阳县子,范阳卢氏所生
  • 元徽,(491年-531年1月8日)北魏太保、大司马、宗师、录尚书事、城阳文献王,河南乙氏所生
  • 元旭,东魏大司马、襄城郡王,河南乙氏所生
  • 元虔,北魏通直散骑常侍、安东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广川县开国伯,河南乙氏所生
  • 元氏,嫁给荥阳郑氏[23]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九下·景穆十二王列传第七下》:次子鸾,字宣明。始继叔章武敬王,及兄卒,还袭父爵。身长八尺,腰带十围,以武艺著称。频为北都大将。高祖时,拜外都大官,又出为持节、都督河西诸军事、征西大将军、领护西戎校尉、凉州镇都大将。改镇立州,以鸾为凉州刺史,姑臧镇都大将,馀如故。
  2. ^ 2.0 2.1 2.2 2.3 《北史·卷十八·列传第六》:鸾字宣明,身长八尺,腰带十围。以武艺称,频为北都大将。孝文初,除使持节、征南大将军。与安南将军卢阳乌、李佐攻赭阳不克,败退,降为襄县王。后以留守功,还复本封。宣武时,为定州刺史。鸾爱乐佛道,缮起佛寺,劝率百姓,大为土木之劳,公私费扰,颇为人患。宣武闻之,诏夺禄一周。薨,谥怀王。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三十九·齐纪五》:魏主命卢渊攻南阳。渊以军中乏粮,请先攻赭阳以取叶仓,魏主许之。乃与征南大将军城阳王鸾、安南将军李佐、荆州刺史韦珍共攻赭阳。鸾,长寿之子;佐,宝之子也。
  4.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车驾南讨,拜安南将军,副大司马、咸阳王禧为殿中将军。寻被勑与征南将军、城阳王鸾,安南将军卢渊等军攻赭阳。各不相节度,诸军皆坐甲城下,欲以不战降贼。佐独勒所部,晨夜攻击。属萧鸾遣其太子右卫率垣历生率众来援,咸以势弱不敌,规欲班师。佐乃简骑二千逆贼,为贼所败。坐徒瀛州为民。
  5.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后拜安远将军,敕与征南将军城阳王鸾、安南将军卢阳乌等攻赭阳,各不相节度。诸军以敌强故班师,佐逆战,为贼所败,坐徒瀛州。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齐纪六》:魏城阳王鸾等攻赭阳,诸将不相统壹,围守百馀日,诸将欲案甲不战以疲之。李佐独昼夜攻击,士卒死者甚众,帝遣太子右卫率垣历生救之。诸将以众寡不敌,欲退,佐独帅骑二千逆战而败。卢渊等引去,历生追击,大破之。
  7. ^ 《魏书·卷七下·高祖纪第七下》:五月己巳,城阳王鸾赭阳失利,降为定襄县王。
  8. ^ 《北史·卷三·魏本纪第三》:五月己巳,城阳王鸾赭阳失利,降为定襄县王。
  9. ^ 《魏书·卷七下·高祖纪第七下》:壬辰,改封始平王勰为彭城王,以定襄县王鸾复封城阳王。
  10. ^ 《北史·卷三·魏本纪第三》:壬辰,封始平王勰为彭城王,复封定襄王鸾为城阳王。
  11.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齐纪六》:壬辰,魏徒始平王勰为彭城王,复定襄县王鸾为城阳王。
  12. ^ 《魏书·卷十九下·景穆十二王列传第七下》:后朝于京师。会车驾南讨,领镇军将军。定都洛阳,高祖幸邺,诏鸾留守。乃开建五等,食邑一千户。除使持节,征南大将军,都督豫荆郢三州、河内山阳东郡诸军事,与安南将军卢渊、李佐攻赭阳,不克,败退而还。时高祖幸瑕丘,鸾请罪行宫。高祖引见鸾等,责之曰:“卿等总率戎徒,义应奋节,而进不能夷拔贼城,退不能殄兹小寇,亏损王威,罪应大辟。朕革变之始,事从宽贷,今捨卿等死罪,城阳降为定襄县王,削户五百。古者,军行必载庙社之主,所以示其威惠各有攸归,今徵卿等败军之罪于社主之前,以彰厥咎。”后以留守之功,还复本封,增邑二百户。除冠军将军、河内太守,转并州刺史。世宗初,除平东将军、青州刺史。后转安北将军、定州刺史。
  13.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齐纪六》:鸾等见魏主于瑕丘。魏主责之曰:“卿等沮辱威灵,罪当大辟;朕以新迁洛邑,特从宽典。”五月,己巳,降封鸾为定襄县王,削户五百;卢渊、李佐、韦珍皆削官爵为民,佐仍徙瀛州。
  14. ^ 《魏书·卷十九下·景穆十二王列传第七下》:鸾爱乐佛道,修持五戒,不饮酒食肉,积岁长斋。缮起佛寺,劝率百姓,共为土木之劳,公私费扰,颇为民患。世宗闻而诏曰:“鸾亲唯宗懿,作牧大州,民物殷繁,绥宁所属,宜克己厉诚,崇清树惠,而乃骤相徵发,专为烦扰,编户嗷嗷,家怀嗟怨。北州土广,姦乱是由,准法寻愆,应加肃黜。以鸾戚属,情有未忍,可遣使者,以义督责,夺禄一周,微示威罚也。”
  15. ^ 《魏书·卷十九下·景穆十二王列传第七下》:正始二年薨,时年三十八。赠帛六百匹,诏中书舍人王云宣旨临弔,赠镇北将军、冀州刺史,谥怀王。
  16.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城陽懷王元鸞,字宣明,河南洛陽人。少標奇□,長而」彌篤,虛心玄宗,妙貫佛理。為善越東平,柔順踰萬石。出為涼州刺史。」高祖定鼎伊洛,河內典守,兆親勿居,乃擢君為冠軍將軍河內太守。又」遷并州刺史。後轉青州平東。復遷定州安北。履歷四牧,清風一□。年卅八,以正始二年三月廿五日薨于官。贈鎮北冀州,謚曰懷王。十一月十七日」卜窆北芒之營。銘記:河海之精,恒代之靈,降祥摛寶,誕世之□。岐嶷童抱,世譽□成,九行飛稱,七德樹名。作牧四番,□□有洙,心若父」日,言兼目長。政則可摹,教□不費,先人已遠,三異自貴。唯夫輔善,唯壽與仁,」如何不弔,殲我國珍。痛擗霜孤,惟□慈親,故刊幽石,傳美來辭。
  17.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故城陽康王元壽妃之墓誌」妃姓麴,沮渠時揚列將軍澆河太守麴寧孫之長女。妃姿量外洞,貞豐內效,德比九親,行徵一國,五訓俱備,禮染家人。」天罰謬嬰,濫鍾斯亮。春秋七十有三,維大魏正始四年歲次丁亥八月戊子」朔十六日癸卯薨于京師。葬于長陵之」東。𥦜于其子懷王之塋。
  18.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假車騎將軍都督晉建南汾三州諸軍事鎮西將軍晉州刺史大都督節」度諸軍事兼尚書左僕射西北道大行臺平陽縣開國子元君墓誌」君諱恭,字顯恭,河南洛陽人也。恭祖景穆皇帝之曾孫,城陽懷王之第二子。原高日宇,」業廣星區,本枝有始,鴻祚無窮。蚣斯之福已繁,驎趾之慶彌遠。君稟上善之資,啟生知」之志。崇峰峻極,千刃不得語其崇高;長瀾澄鏡,萬頃無以擬其洪量。孝敬之道,發自天」真,信順之理,出於神性。曠懷海納,?慍不見於言;雅量山容,得失不形於色。是以口無」擇言,身無擇行,溫顏外穆,嚴心內明,節比松筠,操同金石,再思有道,三省無違,文洞九」流,義貫百民。遊仁者霧集,慕義者雲從。是以名實載隆,風流藉甚。正光三年,除揚州別」駕,加襄威將軍。事上盡匡救之理,綏下極仁惠之方,溫洽冬輝,猛同夏日。壽春邊鎮,即」□多虞,去留無恒,情為難測。爰有狂妖,潛結數萬,填塹踰城,中霄突入。兵火沸騰,士民」荒懼,鋒刃相交,奸臣莫辯,是日危逼,幾將陷沒。君神志平夷,謀慮淵遠,部分諸將,方軌」直進,旌鼓暫撝,醜徒冰散。淮南肅清,君之功也。賞兗州平陽縣開國子,食邑三百戶。又」為司徒主簿,俄遷中書侍郎。復以北中機要,維捍所依,永安二年,轉授北中郎將。尋除」持節督東徐州諸軍事左將軍東徐州刺史,不拜。永安三年,除安東將軍大司農卿河」南邑中正,仍除使持節都督東荊州諸軍事中軍將軍東荊州刺史,假征南將軍當州」都督,餘官并如故。權臣爾朱榮既休其辜,遺種餘類,遊魂未已。以君地唯國威,器實宗」英,心旅所憑,社稷攸賴,受蜃專征,煎撲妖殄,率領禁兵,西援平陽。兼尚書左僕射西北」道大行臺大都督節度諸軍事。屬值羯胡吐萬兒肆逆,徑襲京都,主上蒙塵,暴崩汾音。」君天誠發來,千里奔赴。大行棄背萬國,君亦枉見禍酷。自亂極治形,寶圖唯永,追思舊」德,言念鴻勳。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都督并州諸軍事并州刺史,餘官如故。以太昌」元年十一月十九日己酉遷窆於山陵谷山。乃作銘曰:」鴻源悠邈,寶祚載昌,累仁成聖,積慶重光。咸陵九服,德被八荒,分周宅陝,如衛如唐,以」賢以威,且公且王。於昭我君,體基辰緒,既哲且明,允文斯武。內贊禁闈,外毗疆禦,乃委」捍城,實為心膂。釁發九江,雰藹三楚,擊矢晨飛,高烽夜舉。率是熊羆,厲茲貔虎,克固崇」墉,截彼醜虜。帝嘉厥庸,錫之土宇。始登台幕,徽風繼宣。爰游鳳沼,翰飛□天。絲言落雨,」綸綍騰煙,跡通自遠,潔靜窮玄。黃津浩淼,丹山崇峻,惟機唯宜,是綏是鎮。湯池百重,金」城千刃,仁惠潛流,嚴風遐震。體國經野,與存與亡,式蕃荊甸,奉冊徐方。淵府攸在,歲會」禳禳,九列斯穆,六條有章。天步未夷,艱虞相屬,遇是厲階,離茲禍酷。怨滿松崗,痛深泉」谷,黃鳥惟悲,人百豈贖。徽範永揚,淪光難續。」母范陽盧。婦茹茹主之曾孫,景穆皇帝女樂平公主孫,父安固伯閭世穎。」長息前通直散騎侍郎寧朔將軍領尚書考功郎中彥昭。次息前秘書郎中彥遵。」次息前給事中彥賢。
  19. ^ 19.0 19.1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假節輔國將軍東豫州刺史元公墓誌銘」君諱顯魏,字光都,河南洛陽人,景穆皇帝曾孫,鎮北將軍城陽懷王之子」也。大啟磐石,花萼本枝,先哲邁而流光,峻極降而為祉。夙成之歎,播美於」知音;穎脫之姿,殊異於公族。加以孝友淳深,理懷清要,水鏡所鑒,標題自」遠。雖高翮未舉,千里之望俄然。始為散騎侍郎,在員外;尋除給事中,加伏」波將軍。旦夕倉龍,歲時青瑣,列侍推高,儕僚久敬。仍轉司徒掾,加寧遠將」軍。始蹈龍門,實膺造士。激水之勢未申,夭秀之悲忽及。以正光六年二月」七日終於宣化里宅,春秋卌,二宮貽傷,有識嗟惜。贈假節輔國將軍,東豫」州刺史。以孝昌元年十月壬申朔廿六日丁酉葬於金陵。行滋宿草,方積」玄霜,高深有變,聲烈無忘。其銘曰:」東堵冥貺,南國化行,是惟帝烈,誰剋與京。武穆垂彩,周胤摛榮,比龍方玉,」騰實飛聲。蘊藉禮容,抑揚文史,一概險夷,忘懷憂喜。往躡丹墀,來毗黃耳,」列榮有聞,邦教斯理。沃若方騁,羊角初摶,嚴風夕緊,飛霜夜欑。恨深落秀,」悲甚摧蘭,去斯濟濟,即彼曼曼。九京寂廓,百川浩湯,朱裳曉褰,清笳旦響。」蕭蕭國路,鬱鬱幽壤,永歎生難,長嗟化往。」孝昌元年十月壬申朔廿一日壬辰剋。」皇考諱鸞,字宣明,鎮北將軍冀州刺史城陽懷王。太妃河南乙氏,父」延,故東宮中庶子。夫人長樂馮氏,父熙,故征東大將軍駙馬都尉昌」黎王,除侍中太傅;轉使持節定州刺史,侍中將軍如故;遷太師中書監;除」使持節車騎大將軍都督并雍懷洛秦肆北豫七州諸軍事啟府洛州刺」史,侍中太師如故;改封京兆郡開國公,食邑三千戶。薨,謚曰武。息崇智,」字道宗,年廿四,左將軍府中兵參軍。妻河東薛氏。父和,故南青州刺」史。息崇朗,年十八。息崇仁,年十四。息崇禮,年十三。息女孟容,年」廿一,適長樂馮孝纂。父聿,故給事黃門侍郎信都伯。息女仲容,年廿,」適南陽員彥。父標,故兗岐涇三州刺史新安子,謚曰世。息女叔容,年」十六。息女季容,年十一。
  20.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假節輔國車騎大將軍青州刺史元公墓誌銘」君諱□,字伯陽,河南洛陽人也。景穆皇帝曾孫鎮北將軍城陽」懷王之第九子也。大啟磐石,花萼本枝。先哲邁而流光,峻極降」而為祉。夙成之歎,播美於知音;穎脫之姿,殊異於公族。加以孝」友淳深,理懷清要,水鏡所鑒,標題自遠。雖高翮未舉,千里之望」俄然。始為散騎侍郎,在員外,尋除給事中,加伏波將軍。旦夕倉」龍,歲時青瑣,列侍推高,儕僚久敬。仍轉司徒掾,加寧遠將軍。始」蹯龍門,實膺造士,激水之勢未申,夭秀之悲忽及。以正光六年」二月七日終於宣化里宅,春秋卌。二宮貽楊,有識嗟惜。贈假節」輔國將軍青州刺史。以孝昌二年十月壬申朔廿六日丁酉葬」於金陵。行滋宿草,方積玄霜,高深有變,聲烈無忘。其銘曰:」東堵冥貺,南國化行,是惟帝烈,誰剋與京。武穆垂彩,周胤摛榮,」比龍方王,騰實飛聲。蘊藉禮容,抑揚文史,一概險夷,忘懷憂喜。」往躡丹墀,來毗黃耳,列榮有聞,邦教斯理。沃若方騁,羊角初摶,」嚴風夕緊,飛霜夜攢。恨深落秀,悲甚摧蘭,去斯濟濟,即彼簫簫。」國路曼曼,九京寂廓,百川浩湯,朱裳曉褰。清加旦響,鬱鬱幽壤,」永歎生難,長嗟化往。孝昌二年十月壬申朔廿一日壬辰剋。」皇考諱鸞,字宣明,鎮北將軍冀州刺史城陽懷王。太妃河南」乙氏。父延,故東宮中庶子。夫人長樂馮氏。父熙,故征東」大將軍駙馬都尉昌黎王,除侍中大傅,轉使持節定州刺史,侍」中將軍如故;遷太師中書監,除使持節車騎大將軍都督并雍」懷洛秦肆北豫七州諸軍事啟府洛州刺史,侍中太師如故;改」封京兆郡開國公,食邑三千戶。薨謚曰武。息崇智,字道宗,年」廿,□左將軍府中兵參軍。妻河東薛氏。
  21. ^ 赵君平,赵文成编. 《秦晋豫新出墓志搜佚续编》. 北京: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5.07: 90. ISBN 978-7-5013-5598-3 (中文(繁體)‎). 
  22.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維大魏延昌二年歲次癸己二月丙辰朔廿九日」甲申故處士元君墓誌銘」君諱顯俊,河南洛陽人也。若夫太一玄象之原,雲門靈」鳳之美。固以瓊峰萬里,祕壑無津,龍紫引,綿於竹帛。」景穆皇帝之曾孫,鎮北將軍冀州刺史城陽懷王之季」子也。君資性夙靈,神儀卓爾,少玩之奇,琴書逸影。雖曾」閔淳孝,無以加其前;顏子餐道,亦莫邁其後。日就月將,」若望舒盪魄;年成歲秀,若騰曦潔草。松鄰竹侶,熟不仰」歎矣。是則慕學之徒,無不欲軌其操,既成之儒,無不欲」會其文,以為三益之良朋也。若乃載笑載言,則玄談雅」質。出入翱翔,金聲璀璨。昔蒼舒早善,叔度奇聲,亦何以」加焉。而報善無徵,殲茲秀哲,甫齡三五,以延昌二年正」月丙戌朔十四日己亥卒於宣化里第。粵二月廿九日」窆于瀍澗之濱。痛春蘭之早折,傷琴書之永穸,以追弔之未磬,更載琢於玄石。其辭曰:」愔愔夫子,令儀令哲,獨抱芳蘭,陵踐霜雪。且琴且書,俞」光俞烈,扶搖未摶,逸翰先折。春風既扇,暄鳥亦還,如何」是節,剪桂彫蘭。泉門掩燭,幽夜多寒,斯人永矣,金石流」刊。
  23.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侍中太保大司馬錄尚書事司州牧城陽王墓誌銘」王諱徽,字顯順,河南洛陽人也。耀星電以啟基,駭風雷而成業,楨符相屬,靈命不窮。」祖康王,蘊德摛華,蹠四岳而特立。父懷王,資圖協運,膺三傑以挺生。固用昺發名山,」照獨驎閣,於余可得而略也。王台耀降祥,世德鍾美,機鑒爽悟,神理精徹,體仁依義,」基孝履忠。貞飆與松筠等茂,逸韻共風煙俱上。迅雷過耳,不擾其情;駭獸逕目,詎移」其慮。及研商隱賾,遊息丘山,玄旨幽而更揚,微言絕而復闡,膺五百之遐運,擊三千」而上征。天爵以脩,地芥伊拾,不行而至,無翼載飛。入處股肱,式衛元首,出應分竹,流」潤帝畿。擁旆華陽,迴驂冀北;擾獸依轂,翔鳥媵軒。天府任隆,內相為切,輟茲分命,來」司樞揆,斟酌元氣,抑揚衡石。陳群之裁定九品,杜預之損益萬計,毛玠之華實必甄,」山濤之官人稱允。總而為言,綽有餘裕。爰自功高,迄於專席。既挹江海,又管喉唇。內」外總己,朝野屬望,悉心正色,知無不為,葵織斯除,兗蓋靡設,鹽梅雅俗,舟楫生民。及」天鏡且移,人謀忽改,白囊曰警,赤羽交馳。乃作牧帝京,兼開幕府,運籌衽席,制勝廟」堂,萬里承風,九區斯謐。五品俟教,允應主人;里承風,九區斯謐。五品俟教,允應主人;九伐萬申,仍陟司武。訓範支葉,保乂一人,」地兼四履,位窮八命,居盈彌損,在泰俞沖。不以吐茹移心,不以晦明易志,萬頃泳」之而莫測,百姓日用而不知。方當終散馬之□運,倍射牛之秘札,而天未悔禍,時屬」道消,一繩匪維,我言不用,銅駝興步出之歎,平陽結莫反之哀。孰謂推牆,遽同析腑,」春秋卌一,永安三年歲次庚戌十二月五日薨於洛陽之南原。今否運有極,罪人斯」除,一息不追,人百靡贖。有詔:王體業貞峻,風概英遠,清猷被國,遺愛在民。可贈使持」節侍中太師大司馬司州牧,謚曰文獻,禮也。粵以太昌元年歲次壬子十一月辛卯」朔十九日已酉窆于洛陽之穀山。迴遊亟謝,岸谷互遷,敢刊泉途,式銘遺烈。其詞曰:」裁峰四見,分華三接,招搖謝蕊,廣都著葉。道有襲耕,德無殞獵,金玉既振,青紫相躡。」都良產馥,槐江發潤,遠識淵渟,沖襟岳峻。聞義遠徙,當仁必殉,蔚昺為文,鏗鏘成韻。」誰縻好爵,爰在學優,分符帝閫,負傅仍遊。華陽結訟,冀北興謳,司會居本,比穆凌攸。」上圓在務,下方用序,九伐言臨,七營伊舉。納揆奚屬,鄰台安與,清虛獨邁,溫恭無侶。」如珪如璧,匪羆匪熊,槐庭易觀,鉉路增崇。豈唯調氣,爰兼順風,仁威遠扇,至德潛通。」□□距運,多僻在辰,聰耀為虐,冠履飄淪。壓焉斯及,殄瘁奄臻,剖心奚痛,殲我良人。」夕波東警,朝晷西奔,忽貿朝市,遽易涼暄。協茲三兆,方從九原,嘉數以積,文物徒尊。」醴酒誰設,菟園靡開,歸趶踡跼,去葆徘徊。巃暉無色,松風自哀,芳猷爰謝,玄石空裁。」太妃河南乙氏,廣川公之孫女。妃隴西李氏,司空文穆公之孫女。弟伯,顯□,征東將軍徐州刺史襄城王。弟虔,顯敬,通直散騎常侍安東將軍銀青光祿大夫廣」□縣開國伯。妹適熒陽鄭氏。世子須陀延年十歲。息女長華年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