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9年8月22日,在反對《逃犯條例》運動中出現的「光復HK,時代革命」標語。
2019年8月,在反對《逃犯條例》運動中,手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懸掛在金鐘夏愨道天橋。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英語:Liberate Hong Kong, the revolution of our times)是香港的一個社會運動口號。最早是在2016年,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參選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的時候,首次提出該競選主題與口號。他強調不同年齡人士都可以參與革新和改變,因此是「時代革命」。而在同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青年新政亦使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作為競選口號。

到了2019年,隨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行動不斷發生與升級,港人重新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並引發全世界廣泛關注。前端傳媒總編輯張潔平表示該口號是強烈的行動升級與革命願望,並指出「香港人,要讓香港,成為香港人的香港」。相對地,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建制派政黨、《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新華社等則認為,口號涉及到香港獨立運動,並且挑戰「一國兩制」原則。

口號發想[编辑]

我們要光復香港,這是時代革命,這是新時代的開始!

──梁天琦[1]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最早是由香港本土派活動人士梁天琦所提出的社會運動口號[2]。梁天琦長期主張香港獨立運動本土自決[3],認為香港是一個國家、香港人屬於同一個群體,並希望能夠凝聚香港人的「內在力量」[2]。原本梁天琦在宣布參加香港立法會新東界地方選區補選的記者會上,新聞稿提出的選舉口號是「知行合一,世代革新」[4]。不過梁天琦等人認為這個口號無法吸引到選民投票,立場部分亦不夠鮮明,因而在2016年1月底構思新的選舉口號[4]

當時本土民主前線最廣為人們所熟悉的活動,是在2015年提出反對香港境內水貨客的主張,並在新界屯門沙田元朗上水等地區發起的「光復行動[4][5]。因此選舉口號中便使用「光復」一詞,提醒選民本土民主前線是藉由街頭抗爭,爭取香港人應有權利的抗爭者[4][5]。而雖然該次補選位在新界東選區,由於「光復新東」的用法並不順口,最後更改為較順口的「光復香港」[4]。口號後半部份則是由原本的「世代革新」改進而成,並以「革命」一詞呼應本土民主前線的政治理念與組織定位[4]

在「時代革命」或「世代革命」的用詞選擇上,梁天琦最後決定以「時代革命」作為選舉口號,以強調革新與改變是不同年齡者都可以參與的行動[4],其只需要人們相信且擁抱自由,所以不會是「世代之爭」[6]。他還指出,只要相信自由便能夠擁抱新的時代,並且應該去爭取、掌握命運[7]。同時,他還提到許多人並不願意屈服於極權主義與舊有框架之下,並深信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政府[7]。而在參選香港立法會選舉提名無效後,梁天琦表示香港已經成為獨裁的地方[8]。他進而指出在這種情況下,唯一的方法是革命[8]

使用情況[编辑]

首次使用[编辑]

2016年,香港本土派曾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為口號,參與立法會選舉。

2016年1月,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宣布參加香港立法會新東界選區議席的補選,其主要目的是希望宣揚本土民主前線與本土派的理念[4][9][10]。在過去,本土民主前線曾提出「武勇捍衛本土價值」的政治運動,並希望實現「我城,故我守」的主張[11]。同年2月8日,在旺角騷亂發生後,代表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以武抗暴」等競選主題與口號[12][13][14][15][16]。對此,選舉事務處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詞語列入候選人簡介的政綱中[17],但是拒絕為其免費投寄傳單[18]

在選舉期間,梁天琦積極倡導「武力抗暴」、「光復香港」等主張,造成輿論的兩極反應[15][16]。雖然武力抗爭和香港獨立運動這兩個傾向,引發香港主流社會的注意,但是也讓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傳統民主派產生排斥感[15]。相對地,在旺角騷亂被捕後,梁天琦的名聲則是有所提升,並獲得大批本土派人士的站臺支持[6]。到了2月28日,梁天琦在立法會新界東地方補選中,取得66,000多張選票,得票率15.39%[10][16],當中有大部分的選票是來自年輕的選民[15]。其後,梁天琦所代表的香港激進本土派勢力,也獲得許多年輕人的支持[15]

在同年的立法會選舉上,屬於自決派青年新政也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作為競選口號,派出梁頌恆游蕙禎等3人參選[19][20]。不過在這之後,香港激進本土派勢力在政治空間上面臨到嚴厲的打壓,相關的立法會議員參選資格和社團資格都遭到取消[8][15]。到了2018年6月,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判處梁天琦在旺角騷亂期間的「襲警罪」與「參與暴動罪」成立、「煽惑暴動罪」不成立[21],最終裁定6年有期徒刑,即時收押[15]

再次使用[编辑]

在2019年7月21日後,反對《逃犯條例》的示威者開始重新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

2019年,香港出現一系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運動[13],示威者最初使用反對修訂草案、「不撤不散」、「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不割席,不篤灰,不指責」、「be water」、「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一個都不能少」等口號[5][15][22]。但是到了7月中旬,隨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運動已經深入到各個社區,相關行動的光譜也愈來愈廣,主流社會對於「武力」的寬容度亦有所提升[15]

與此同時,愈來越多年輕人則是開始紀念梁天琦[15]。其中,示威者陸續在沙田區大埔區等地的連儂牆,張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有時旁邊還會寫上「感謝梁天琦」等字句[15]。在同一個時期,示威者也流行使用更加通俗的粵語詞句「攬炒」,該說法比喻所有事物一同摧毀,有玉石俱焚的意味[15]。隨著示威行動越來越頻繁與持續升級,示威者在遊行中經常喊出的口號,也開始轉變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該口號的意義也有所引申[5][13][14][22]

其中在7月21日,示威群眾前往包圍中聯辦,於附近丟擲雞蛋,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潑墨,並且呼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最終警方再次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驅散人群[23][24][25][26][27][28]。對此,建制派政黨與立法會議員隨即發表聯合聲明,認為示威者提出「光復」、「革命」等呼籲行為,涉及到香港獨立運動,亦是背離《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與「一國兩制」原則的違法行為[29]

2019年8月9-11日,手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懸掛在香港國際機場

2019年8月5日,抗爭者發起全港「三罷」及「七區集會」,林鄭月娥於當日譴責有示威者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是「搞革命」和「挑戰國家主權」。對此有多個民間團體認為林鄭月娥的言論是抹黑和將反送中運動貼上「港獨」標籤,其中學術自由學者聯盟代表指出,該口號是香港一個社會運動的口號,最早出自2015年,意思是強調革新及改變,以行動爭取權利,並沒有「港獨」的意思,也並沒有提出真正的革命[30]

2019年8月9日至11日,在香港國際機場一連三天的「萬人接機」活動中,有人於機場其中一條步入離境大堂的通道上,掛起寫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直幡[31],獲在場人士報以歡呼及掌聲支持,多次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32]。機管局人員一度要求收回,現場即噓聲四起,集會人士用鐳射筆射向該直幡,以表支持[33][34][35]

誤用與惡搞[编辑]

2019年香港示威期間,有示威者欲在墻上噴塗此標語,唯將「代」字寫成「伐」,從而變成「時伐革命」。寫有錯別字的圖片在經過網絡傳到香港和內地之後,遭到內地網民嘲諷,甚至還將錯別字集錦發到YouTube上。[36] 台灣《亞洲周刊》則評論,“示威者不好好讀書,不識字,出來丟人現眼,在文化的戰場上就先慘敗了”。[37]

造成影響[编辑]

2019年,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塗鴉。

在2019年7月21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所引發的抗爭中,部分示威者已經將該行動視為是一場革命,並重新採納梁天琦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38]。對於示威者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在網際網路上引發大量討論[39]。前端傳媒總編輯張潔平表示,該口號是在運動一直沒有成果的情況下,出現一種行動升級與革命的強烈願望,並指出「這一代人,要讓香港,成為香港人的香港」[15]。而香港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則表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反映遊行人士認為自己正在做正義的事情,並且能夠付出任何的代價[40]

與此同時,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則提到,當抗爭行動由圍堵立法會轉為衝擊中央政府駐香港機構與塗汙國徽,以及口號由「反對《逃犯條例》」變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時,是公然挑戰「一國兩制」原則、中央權威的行為[22][41]。《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則在新浪微博發表評論文章,指稱香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激進示威者使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極端口號」,讓人聯想到「顏色革命」與「香港獨立運動」[5][42][43]。2019年8月,新华社评论认为这一口号中的“光复”二字体现了香港激进人士的政治阴谋,“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44]

在過去,選舉事務委員會也曾經認定「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主題,與《基本法》第一條「有根本性的抵觸」[18]。而香港工會聯合會理事長黃國指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有鼓吹香港獨立運動的嫌疑,且暴力並無法解決問題,而是導致社會動盪[45]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則認為,示威者提出該口號便是要推翻政權,而香港獨立運動的崛起已經達到影響國家安全的界線[46]。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登農·拉秋曼英语Gideon Rachman則認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和激進情緒,應該要引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警惕[3][47]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陳倩兒和黃銘浩. 從「暴動」到選舉,本土新生代梁天琦說:我不想失敗,我想贏. 端傳媒. 2016年3月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3日) (繁体中文). 
  2. 2.0 2.1 張平和王凡. 香港抗議者的怒火正在轉向北京. 德國之聲. 2019年7月27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30日) (繁体中文). 
  3. 3.0 3.1 香港站在時代前沿 「成為新冷戰的熱點」.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9年7月3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4.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何夢. 關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輔仁媒體. 2019年7月28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30日) (繁体中文). 
  5. 5.0 5.1 5.2 5.3 5.4 朱加樟. 【逃犯條例】環時胡錫進:示威口號有顏色革命及港獨味道. 香港01. 2019年7月2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6. 6.0 6.1 本土派站台 黃台仰未現身. 《明報》. 2016年2月2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7. 7.0 7.1 楊婉婷、洪琦琦、梁銘康、馮普賢和黃雲娜. 【新東補選】梁天琦造勢會逾千人出席 黃毓民馮敬恩站台. 香港01. 2016年2月20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8. 8.0 8.1 8.2 雖簽確認書仍被拒參選立會,梁天琦指「革命是唯一方法」. 端傳媒. 2016年8月2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4日) (繁体中文). 
  9. 【港獨登場.上】他們是何時變成「獨派」的?. 立場新聞. 2016年8月15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2月13日) (繁体中文). 
  10. 10.0 10.1 劉子維. 從香港立法會選舉再看「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6年9月7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3日) (繁体中文). 
  11. 顧爾德. 【魚蛋革命】一顆魚蛋 撞出香港政治運動新舞台. 《新新聞》. 2016年2月17日 [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12. 為理念獻身拒潛逃 梁天琦自言非英雄. 《明報》. 2018年5月1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13. 13.0 13.1 13.2 【Emily】梁天琦獄中語港人:勿被仇恨支配 保持警覺思考. 《明報》. 2019年7月30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14. 14.0 14.1 旺角騷亂案判6年 梁天琦公開信:不要被仇恨支配. 《自由時報》. 2019年7月2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15. 15.00 15.01 15.02 15.03 15.04 15.05 15.06 15.07 15.08 15.09 15.10 15.11 15.12 張潔平. 香港49日 危城終局?反送中運動來到臨界點. 《天下雜誌》. 2019年7月27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7日) (繁体中文). 
  16. 16.0 16.1 16.2 參選立會要簽「反對港獨」確認書,香港本土派稱即便簽字也不改主張. 端傳媒. 2019年7月15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17. 梁卓怡和馮巧欣. 【新東補選】六人非住新界東 梁天琦政綱寫「革命」過關. 香港01. 2016年1月2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18. 18.0 18.1 湯惠芸. 年終回顧:香港新興政黨推動港獨自決. 美國之音. 2016年12月4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19. 就職宣誓在即自決派料有動作. 《東方日報》. 2016年9月6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1月10日) (繁体中文). 
  20. 被批無政治智慧 梁頌恆:歷史自有公論. 《明報》. 2016年11月18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21. 湯惠芸. 香港本土派梁天琦暴動罪成 煽惑暴動不成立. 美國之音. 2018年5月18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4日) (繁体中文). 
  22. 22.0 22.1 22.2 董建華指美台將港變反中棋子. 《星島日報》. 2019年8月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23. 向中共國徽潑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響徹中西環|警察開36槍橡膠子彈. 本土新聞. 2019年7月22日 [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24. Mike Ives. 香港抗議者圍堵中聯辦,與警方再次爆發衝突. 《紐約時報》. 2019年7月22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1日) (繁体中文). 
  25. Nicolle Liu. 香港抗議者將矛頭指向中聯辦. 《金融時報》. 2017年7月22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26. 夏立民. 香港721遊行後爆衝突 警方發射橡膠子彈. 德國之聲. 2019年7月2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3日) (繁体中文). 
  27. 湯惠芸. 香港民陣7-21反送中大遊行現場報道. 美國之音. 2019年7月2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2日) (繁体中文). 
  28. 721全紀錄:示威者塗污中聯辦,上環警方開槍驅散,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 端傳媒. 2019年7月2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3日) (繁体中文). 
  29. 謝梓楓和余美霞. 黑勢力活動傳言四起,各區恐慌;林鄭譴責中聯辦、元朗事件,記者一度鼓噪:「你無答問題」. 端傳媒. 2019年7月22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30. 【逃犯條例】團體促林鄭停止抹黑反修例運動為「港獨」. am730. 2019-08-06. 
  31. 香港萬人接機 婦人搶旗引衝突被中媒封「英雄」. 
  32. 【反修例】千人響應一連3日接機向旅客派傳單 機場加派保安巡視. 
  33. 【反修例】萬人接機集會逾千人坐滿接機大堂 鐳射筆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直幡. 
  34. 示威者“万人接機”集會 掛“光复香港 時代革命”巨型條幅. 
  35. 組圖: 港民連續3天在機場集會反送中. 
  36. 錯字連篇的「時代革命」. 
  37. 香港示威標語錯字連連 時代革命變時伐革命. 
  38. 梁越. 【721他們站在最前線】 催淚彈橡膠子彈主動來回進擊 示威者只因一句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壹週刊》. 2019年7月25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39. 廖漢原. 反送中遍地開花 示威者呼喊時代革命. 中央通訊社. 2019年7月2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40. 公僕分化 醞釀罷工. 《東方日報》. 2019年7月2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9日) (繁体中文). 
  41. 莊恭南. 【逃犯條例】董建華指運動組織精密 台美或為幕後推手(附全文). 香港01. 2019年7月3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42. 【逆權運動】《人民日報》社評指民陣「港獨屬性」暴露無遺 岑子杰斥:文章錯得離譜. 《蘋果日報》. 2019年7月2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1日) (繁体中文). 
  43. 胡錫進. 这些暴徒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纯属怂货的嚣张. 《環球時報》. 2019年7月29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8日) (简体中文). 
  44. 新华时评: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难逃法律的审判-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19年8月20日 [2019年8月20日]. 
  45. 梁妍玲. 【逃犯條例】市民發起罷工不合作運動 工聯會籲公務員堅守崗位. 香港01. 2019年8月1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46. 國防部首度警告 衝擊一國兩制不能容忍 港府可要求出動解放軍. 《東方日報》. 2019年7月25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7月24日) (繁体中文). 
  47. 吉登農·拉秋曼英语Gideon Rachman. 香港——新冷戰的導火索. 《金融時報》. 2017年7月22日 [2019年8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日) (繁体中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