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尔曼沙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克尔曼沙赫
کرمانشاه
克尔曼沙赫在伊朗的位置
克尔曼沙赫
克尔曼沙赫
坐标:34°19′00″N 47°04′07″E / 34.3167°N 47.0686°E / 34.3167; 47.0686
国家  伊朗
省份 克尔曼沙赫省
海拔 1,350 米(4,430 英尺)
人口(2005)
 • 總計 822,921
  估算
时区 IRSTUTC+3:30
電話區號 0831

克尔曼沙赫波斯語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کرمانشاه‎、库尔德语کرماشان‎)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克尔曼沙赫省省会,原名巴赫塔兰,距首都德黑兰西偏南方向约525公里,距离伊朗和伊拉克边境线约120公里。克尔曼沙赫属大陆性气候,2005年估算人口822,921[1],2016年的人口普查,克爾曼沙赫人口為946,681人(2019年估計則為1,016,000人)。大多數當地人口講南庫爾德語英语Sounthern Keudish。當地氣候溫和多山。[2][3][4][5][6] 克爾曼沙赫(Kermanshah)是伊朗最大的講庫爾德語系的人居住的城市。[7][8][9] 克爾曼沙赫(Kermanshah)的大多數居民是什葉派穆斯林,但也有遜尼派穆斯林,雅爾薩尼宗教英语Yarsanism,以及其他少數宗教群體。[10][11][12]


地名來源[编辑]

克爾曼沙赫 “ Kermanshah” 源自薩珊王朝時代的稱號 Kirmanshah,翻譯為 “ Kerman 的國王”。[13] 廣為人知的是,這個頭銜是由沙普爾三世 (Shapur III) 之子巴赫拉姆王子 (Bahram) 擁有,他被任命為 Kirman省 (現為伊朗克爾曼省) 總督後被授予Kirmanshah的頭銜。[14][13] 後來,在公元390年,他繼承父親成為巴赫拉姆四世 (在位期間 公元388年–399年) 後,創立了克曼沙 (Kermanshah)這個城市,並將他以前的頭銜應用到了新城市,即 “克曼國王城市”。 [15][16]

公元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該城市在短時間內被命名為 Ghahramanshahr,後來該城市以及該省的名稱都更改為 Bakhtaran,改名的原因顯然是由於Ghahramanshahr這個名稱中出現了“ Shah”一詞。巴赫塔蘭 (Bakhtaran) 的意思是西方,是指伊朗境內城市和省份的位置。然而,在兩伊戰爭之後,這座城市更名為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因為這個名稱是反映出當地居民的渴望,以及波斯文學和伊朗人的集體記憶。

歷史[编辑]

史前史[编辑]

由於其古老,迷人的風景,豐富的文化和新石器時代的村莊,克爾曼沙赫(Kermanshah),被認為是史前文化的發祥地之一。根據考古調查和發掘,自舊石器時代初期以來,克爾曼沙赫地區一直有史前人類活動,並一直持續到舊石器時代,再延續到舊石器時代晚期英语Late Pleistocene舊石器時代初期的證據包括在城市東部的加基亞地區 (Gakia area) 發現的一些手斧。在該省各地發現了舊石器時代中期的遺跡,特別是在該市的北部地區的 Tang-e Kenesht,Tang-e Malaverd 和 Taq-e Bostan英语塔克 波斯坦 附近。

在此期間,尼安德特人存在於克爾曼沙赫地區,而在伊朗的這個早期人類中,唯一發現的骨骼遺骸是在位於克爾曼沙赫省的三個洞穴和岩棚中發現的。該地區已知的舊石器時代洞穴是 Warwasi,Qobeh,Malaverd 和 Do-Ashkaft洞穴。該地區還是在8,000至10,000年前建立包括Asiab,Qazanchi,Sarab,Chia Jani 和 Ganj-Darreh 最早的人類住區的地方之一。

大約與此同時,與伊朗有關的第一批陶器是在現今哈爾辛 (Harsin) 附近的甘傑達雷英语Ganj-Darreh 製作的。公元 2009年5月,根據哈馬丹大學 (University of Hamadan))和倫敦大學學院(UCL)進行的研究,伊朗文化遺產和旅遊組織考古研究中心負責人宣布,該地區是中東歷史最悠久的史前村莊之一,可追溯到公元前9800 年。 [17][18] 在位於克曼沙赫以西的 薩赫內(Sahneh) 發現。在城市本身的許多土丘遺址中發現了後來時期的村莊和早期的青銅時代的遺跡。

薩珊王朝時期的克爾曼沙赫[编辑]

在古代伊朗神話中,克爾曼沙赫這座城市的建造歸功於俾什達迪王朝 (Pishdadian dynasty) 的第三任國王塔赫穆拉斯英语Tahmuras。人們相信,薩珊王朝已經建造了克爾曼沙赫,而巴赫拉姆四世 (他被稱為Kirmanshah,意為Kerman 的國王) 以他的名字為這座城市命名。[19]在公元4世紀左右的薩珊王朝時期,它曾是一座繁榮的城市,後來成為波斯帝國的首都,並且是重要的療養休閒中心,是薩珊王朝國王的避暑勝地。公元226年,在由波斯皇帝阿爾達希爾一世 (Ardashir I) 領導下,對該地區的 ”庫爾德人” 部落進行了為期兩年的戰爭後,帝國恢復了當地的 “庫爾德人”領袖麥地亞的卡尤斯 (Kayus of Medya) 的名號,以統治克爾曼沙赫。當時,“庫爾德”一詞被用作社會術語,指的是伊朗游牧民族,而不是具體的種族群體。[20][21] 這個名詞在公元12和13世紀成為一項種族認同。[22][23] [24][25] 這個稱為 卡尤斯王朝英语house of Kayus (又稱Kâvusakân) 的附庸王朝,是一個半獨立的王國,一直持續到公元380年,直到薩珊王朝阿爾達希爾二世 (Ardashir II) 罷黜了它的最後一位統治者。[引用文獻]

伊斯蘭時代[编辑]

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 在公元640年被阿拉伯人征服。在11世紀的塞爾柱帝國統治下,它成為伊朗西部和整個南部庫爾德人居住地區的主要文化和商業中心。薩非王朝為該城建設防禦設施,在法特赫-阿里沙·卡扎爾 (Fath Ali Shah) 統治 (1797–1834) 期間,卡扎爾人擊退了奧斯曼帝國的入侵。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在1723年至1729年至1731-1732年間被奧斯曼帝國占領。[需要引用]

近代史[编辑]

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在1914年被俄羅斯帝國軍隊佔領,隨後在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被奧斯曼軍隊佔領,在1917年英軍到達那裡驅逐奧斯曼帝國軍隊時,城市居民被疏散。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 在卡扎爾王朝時期的波斯立憲革命巴列維王朝時期的共和國運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兩伊戰爭期間,這座城市遭到了嚴重破壞,儘管已經過重建,但尚未完全恢復。[引用文獻]

氣候[编辑]

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 的氣候深深受到臨近紮格羅斯山脈 (Zagros mountains) 的影響,該地區被列為地中海夏季炎熱氣候 (柯本 Köppen 氣候分類法中的 Csa 型)。該城市的高度和相對於西風的暴露位置使降雨量略高 (比德黑蘭高兩倍),但同時會產生大幅度的晝夜溫度波動,尤其是在幾乎沒有雨水的夏季,白天仍然非常熱。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 冬季較為寒冷,秋季和春季通常會有降雨。冬季至少有幾週出現積雪。

主要景點[编辑]

塔克 波斯坦(Taq-e Bostan)[编辑]

主要文章:塔克 波斯坦英语Taq-e Bostan

塔克 波斯坦英语Taq-e Bostan有波斯薩珊王朝時代的一系列大型岩石浮雕伊朗王朝在公元226至650年統治了西亞。 這個在薩珊王朝時期出現的山壁雕刻作品的案例位於伊朗西部的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 離開市中心5公里 (3英里)處。它位於札格羅斯山脈(Zagros)的中心,在那裡經受了近1,700年的風雨侵襲。

這些山壁雕刻作品是薩珊王朝時期波斯雕塑中製作最精美,保存最好的一些例子,其中包括阿爾達希爾二世 (Ardashir II) (379–383) 和 沙普爾三世 (Shapur III) (383–388) 所投入心血中的代表。像其他薩珊王朝的象徵一樣,塔克 波斯坦英语Taq-e Bostan 及其浮雕圖案突顯了力量,宗教傾向,榮耀,榮譽,浩大的宮廷,遊戲和鬥志,喜慶,歡樂和享樂。

薩珊王朝國王沿著歷史悠久的絲路商隊路線途經點英语waypoint和宿營地,選擇來創作美麗的石壁浮雕的場所。浮雕與神聖的泉水相鄰,泉水流入山崖底部的大型水池,池面如鏡,會反射周遭景物。

塔克 波斯坦英语Taq-e Bostan (Taghbostan) 及其石壁浮雕是紮格羅斯山脈 (Zagros) 地區中尚存的30件薩珊王朝遺物之一。根據美國伊朗藝術和考古研究所的創始人亞瑟 波普英语Arthur Upham Pope (Arthur Pope) 所說,“藝術是伊朗人民的特徵,是他們賦予世界的禮物。”

最大的洞穴(grotto 或 ivan)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浮雕之一是巨大的騎士雕像,薩珊王朝國王霍斯勞二世 (591-628 AD) 騎在在他最喜歡名為 夏迪子英语Shabdiz 的戰馬背上上。馬和騎士都配備有完整的戰鬥盔甲。拱門位於兩根柱子上,柱子上刻有精美的圖案,顯示著生命之樹或稱神聖之樹。拱門的上方,位於兩個相對的側面,是兩個戴有冠冕英语diadem的有翼天使的雕像。在拱門的外層周圍,有明顯的邊緣,上面雕刻有花朵圖案。在薩珊王朝國王的正式服裝中也可以看得到這些圖案。騎士浮雕板約於2016年8月7日測得大約寬度為7.45 米,高度為4.25 米。

貝希斯敦銘文(Behistu)[编辑]

主要文章:貝希斯敦銘文

貝希斯敦銘文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 列為世界遺產貝希斯敦銘文 (也稱為Bisitun或Bisutun,現代波斯語: بیستون; 古波斯語:Bagastana,意為 “神的地方或土地”)是位於 貝希斯敦山英语Mount Behistun 上包含多種語言的銘文。

銘文包括同一文本的三個版本,以三種不同的楔形文字書寫:古波斯語埃蘭語 (Elamite) 和巴比倫尼亞語 (Babylonian)。公元 1835年和1843年,英國陸軍軍官羅林森 (Henry Rawlinson) 將該碑刻銘文內容謄寫兩份。羅林森在1838年將古波斯楔形文字 翻譯出來,而羅林森和其他人則在1843年之後又一起把埃蘭語 (Elamite) 和巴比倫尼亞文字翻譯出來。巴比倫文字是後期的阿卡德語 (Akkadian) 形式,都是閃米特語族。因此,實際上,這些銘文對於楔形文字而言,就像羅塞塔石碑埃及象形文字一樣:是解讀先前失傳的文字最為關鍵的文件。

碑文高約15米,寬25米,刻在一面高達100米的石灰岩懸崖上,位在連接巴比倫尼亞王朝和米底王國兩國的首都 (巴比倫埃克巴坦那) 的一條古老道路旁邊。由於是移除山腰部分以使銘文完成後更加清晰可見,因此一般人們極其難以接近銘文所在。古波斯語文字分五個段落,包含414行。 埃蘭語(Elamite) 文本有八個段落,包含593行,而巴比倫尼亞文本則有112行。碑文伴隨有大流士 (Darius)真人大小的淺浮雕,手握弓表示王權,左腳踩在一個背躺在地的人物的胸膛,那個躺在地的人被盛傳是冒充為 居魯士大帝之子巴迪亞英语Bardiya的篡位者-高馬塔(Gaumata)。大流士左邊有兩名僕人侍候,右邊站著十個一米高的人物,雙手被綁住並有繩索套在脖子上,代表著被征服的人民。法拉瓦哈 (Faravahar) 漂浮在空中,向國王表示祝福。一個物件似乎是在其他淺浮雕完成之後才添加上去,這物件是 (令人感覺奇異) 大流士 (Darius))的鬍鬚,[需要引證] 它是一片獨立的石頭,用鐵銷和鉛連接到大流士的淺浮雕上。

卡扎爾王朝古蹟[编辑]

另請參閱:莫文 阿爾默克聚會所英语Tekyeh Moaven al-molk

卡扎爾王朝 (公元1794年至1925年) 期間,修建了克爾曼沙赫集市 (Kermanshah Bazaar) [26],清真寺和 什葉派信徒聚會所英语tekyehs ,例如莫文 阿爾默克聚會所英语Tekyeh Moaven al-molk,以及美麗的房屋,例如Khajeh Barookh的房屋。

莫文 阿爾默克聚會所英语Tekyeh Moaven al-molk的獨特之處在於,儘管牆上有許多與宗教信仰有關的圖片,但在牆上卻另外有許多與伊斯蘭教無關,而是與伊朗在伊斯蘭傳入前的傳統著作列王紀 (Shahnameh) 中有關的圖片。

Khajeh Barookh 的房屋 [27] 位於城市猶太居民區 Faizabad 的舊區。它是由卡扎爾王朝時期的猶太商人 Barookh Baruch 建造的。該房屋是對伊朗建築的歷史描寫,根據最後所有者之名改稱為 “ Randeh-Kesh 房屋”,是“ daroongara”(向內)房屋,並通過前庭連接到外部庭院,並通過走廊連接到室內院子。[27]圍繞著內部院子的是房間,磚砌的柱子,形成房子的伊萬 (iwans),以及用磚砌如鐘乳石裝飾的階梯狀柱頭。這棟房屋是罕有的帶有私人浴室的卡扎爾王朝時期房屋之一。

集市 Yahoudi-ha Bazar(猶太人集市)[28] -這是從卡扎爾王朝時期(公元1785年至今)即存在的集市,是伊朗最古老的購物中心之一,以前,這個集市裡面的店舖是猶太人擁有的。在這裡您可以找到傳統服裝,庫爾德人傳統布料,其他香料,Giweh(傳統的伊朗鞋子),手工金屬刀,手工皮革和一些鐵匠鋪。此外,還有一些商店出售來自藥用植物和花卉的蒸餾水。

Kurds Bazar或(Tarikeh Bazar)-在該購物中心出售各種珠寶和一些特殊的糕點餅食類,例如納恩 貝倫吉(Nan Berenji Kaak)和納恩 柯邁(Naan Khormaei),這是克爾曼沙赫(Kermanshah)著名的特產/伴手禮。


經濟[编辑]

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 是伊朗的西部農業核心地區之一,生產穀物,稻米,蔬菜,水果和榨油種子,但克爾曼沙赫正在崛起成為一個相當重要的工業城市。該市郊區有兩個工業中心,擁有超過256個生產部門。這些行業包括石化煉油廠,紡織品製造,食品加工,地毯製造,糖精製以及電氣設備和工具的生產。克爾曼沙赫煉油公司 (Kermanshah Oil Refining Company , KORC) 最初由英國公司於1932年成立,是該市的主要產業之一。在與伊拉克最近關係發生變化之後,克爾曼莎 (Kermanshah) 已成為伊朗的主要進出口門戶之一。


注释与参考资料[编辑]

  1. ^ Cities in Iran. 2005 [2008-04-04]. 
  2. ^ Arrest of the Assyrian leader of the Kermanshah Church in iran. Assistnews.net. [2011-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9).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3. ^ Iran Chamber society: accessed: September 2010.
  4. ^ روزنامه سلام کرمانشاه Persian (Kurdish)
  5. ^ آشنایی با فرهنگ و نژاد استان کرمانشاه(Persian)
  6. ^ سازمان میراث فرهنگی، صنایع دستی و گردشگری استان کرمانشاه[永久失效連結] بازدید 2010/03/11
  7. ^ معاون امور عمرانی استانداری: کرمانشاه بزرگترین شهر کردنشین جهان است - ایرنا. شهرخبر. [2019-05-29]. 
  8. ^ کرمانشاه؛ پرجمعیت ترین شهر کردنشین ایران. خبرگزاری مهر | اخبار ایران و جهان | Mehr News Agency. 2012-03-23 [2019-05-29] (波斯语). 
  9. ^ Archived copy. [2016-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7).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0. ^ www.justice.gov
  11. ^ آشنایی با فرهنگ و نژاد استان کرمانشاه. www.artkermanshah.ir. [2019-05-29]. 
  12. ^ https://servantgroup.org/yarsani-religion-beliefs-and-practices/
  13. ^ 13.0 13.1 Kia, Mehrdad. The Persian Empire: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2 volumes]. ABC-CLIO. 2016: 236–237. ISBN 978-1610693912. 
  14. ^ Brunner, Christopher. Geographical and Administrative divisions: Settlements and Economy.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The Seleucid, Parthian, and Sasanian periods (2).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 767. ISBN 978-0-521-24693-4. 
  15. ^ Everett-Heath, John. Kermānshāh. The Concise Dictionary of World Place-Names 4.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 ISBN 978-0191866326. 
  16. ^ Template:ODLA
  17. ^ Most ancient Mid East village discovered in western Iran. 2009 [2009-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2-01).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8. ^ با 11800 سال قدمت، قديمي‌ترين روستاي خاورميانه در كرمانشاه كشف شد. 2009 [2009-05-23]. [失效連結]
  19. ^ Dehkhoda: Kermanshah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5-11..
  20. ^ J. Limbert. (1968). The Origins and Appearance of the Kurds in Pre-Islamic Iran. Iranian Studies, 1.2: pp. 41-51.
  21. ^ G. Asatrian. (2009). Prolegemona to the Study of Kurds. Iran and the Caucasus, 13.1: pp. 1-58.
  22. ^ J. Limbert. (1968). The Origins and Appearance of the Kurds in Pre-Islamic Iran. Iranian Studies, 1.2: pp. 41-51.
  23. ^ G. Asatrian. (2009). Prolegemona to the Study of Kurds. Iran and the Caucasus, 13.1: pp. 1-58.
  24. ^ James, Boris. (2006). Uses and Values of the Term Kurd in Arabic Medieval Literary Sources. Seminar at the 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pp. 6-7.
  25. ^ Martin van Bruinessen, "The ethnic identity of the Kurds," in: Ethnic groups in the Republic of Turkey, compiled and edited by Peter Alford Andrews with Rüdiger Benninghaus [=Beihefte zum Tübinger Atlas des Vorderen Orients, Reihe B, Nr.60]. Wiesbaden: Dr. Ludwich Reichert, 1989, pp. 613–21. excerpt: "The ethnic label "Kurd" is first encountered in Arabic sources from the first centuries of the Islamic era; it seemed to refer to a specific variety of pastoral nomadism, and possibly to a set of political units, rather than to a linguistic group: once or twice, "Arabic Kurds" are mentioned. By the 10th century, the term appears to denote nomadic and/or transhumant groups speaking an Iranian language and mainly inhabiting the mountainous areas to the South of Lake Van and Lake Urmia, with some offshoots in the Caucasus. ... If there was a Kurdish-speaking subjected peasantry at that time, the term was not yet used to include them."[1]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10-15.
  26. ^ https://www.itto.org/iran/attraction/1357-Kermanshah-Bazaar/
  27. ^ https://tripyar.com/iran/kermanshah/kermanshah/attractions/ancient-and-historical/historical/khaje-baruch-house-kermanshah.html
  28. ^ http://archive.diarna.org/site/detail/public/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