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星際爭霸系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克普鲁星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星际争霸》系列
《星际争霸》系列
《星际争霸》系列游戏官方徽标
开发 暴雪娱乐
创始人 Chris Metzen
James Phinney
平台 WindowsMac任天堂64
首作 星际争霸
1998年3月31日
最新作 星际争霸II:虚空之遗
2015年11月10日

星际争霸(英语:StarCraft,中国大陆和香港译作“星际争霸”,台湾译作“星海爭霸”)是由暴雪娱乐有限公司(Blizzard Entertainment)制作发行的一系列战争题材科幻游戏。游戏系列主要由Chris Metzen与James Phinney设计开发。游戏的剧情发生在26世纪初期的克普鲁星区——位于遥远的银河系中心。剧情讲述了三个种族之间的斗争,包括来自地球的人类、神秘而强大的星灵以及异形异虫。1998年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发行,随后便产生了一大批衍生产品,包括8部相关题材的小说、1款桌上游戏以及其他授权商品比如模型玩具等。

暴雪娱乐于1995年开始着手设计《星际争霸》系列游戏。这款游戏首先在1996年的电子娱乐大展E3 Expo)上进行展示,并最初采用了《魔兽争霸II》的游戏引擎。《星际争霸》同样使暴雪娱乐建立了影片制作部门,最初用以在《星际争霸》的故事主线中插入一系列过场电影短片。

1998年《星际争霸》发行之后,大部分《星际争霸》开发人员继续进行了其官方资料片《母巢之战》(Brood War)的开发。2001年,《星际争霸:幽灵》开始由Nihilistic Software领导开发。不同于先前的即时战略系列游戏,这是一部动作冒险游戏。然而在2004年,《星际争霸:幽灵》宣布被无限期推迟。《星际争霸II》于2010年7月27日发行。《星际争霸II》資料片《星际爭霸II:蟲群之心》則于2013年3月12日发行。《星际争霸II》最后一部资料片《星际争霸II:虚空之遗》在2015年11月10日发行。和《星际争霸II:自由之翼》以及《星际争霸II:虫群之心》不同的是,这次虚空之遗在中国大陆的发售与全球战网服务器的时间同步。於2017年8月15日《星海爭霸》及《星海爭霸:怒火燎原》資料片高畫質重製版正式發售。

原版《星际争霸》及其资料片发行初期即受到大量好评,仅于1998年即售出了150万套,[1],是当年销量最好的PC游戏;而十年内總銷售量则超過950萬套。[2] 部分評論媒體將其視為史上最为傑出[3] 和重要[4] 的遊戲之一,並讚揚它對於即時戰略遊戲發展的貢獻。这一系列的游戏吸引了全世界众多的玩家。特别是在韩国,职业选手及战队在电视上进行对抗,收视率很好。

故事情节[编辑]

这一系列的游戏剧情发生在26世纪初期的克普鲁星区(Korprulu Sector)——遥远的银河系中心,讲述了三个种族之间的斗争。

在任何游戏事件均未发生的亘古时期,一个名为“萨尔娜迦”(Xel'Naga)的种族曾经通过基因工程先后改造了星灵异虫,试图创造出“纯净的物种”。[5]不幸的是,试验最终以失败收場,謠傳薩爾納加几乎完全被异虫所背叛消灭。[6] 在游戏剧情开始的数个世纪前,地球上的强权国际组织“地球联合理事会”(United Earth Directorate)发动了一项殖民计划用以解决地球上严重的人口问题。但是殖民舰队的电脑在运行途中出现故障,使得舰队严重偏离航向,最终迫降或墜毀於克普魯星區內數個行星上。[7] 失去了与地球的联络,他们建立了各自的殖民行星并迅速发展起了科技。由于对人类的行为与潜在的精神能力产生了兴趣,星灵悄悄地监视着这里的人类,保护他们免受未知的威胁。然而,为了同化并吸收人类潜在的幽能力量,异虫感染了数颗人类行星,但随后被神族淨化焚毁。

星际争霸[编辑]

星际争霸》劇情講述在距離地球遙遠外太空的克普魯星區,人類的殖民地瑪而‧薩拉陷入了危機。一群在母巢意志控制之下,意圖吞噬所有生命的外星蟲族感染了這個星球,而「泰倫聯邦英语Confederacy of Man」政府下令撤離所有的軍事人員,任由這個殖民地遭受蟲群的摧殘。吉姆·雷諾為當地警長,為了對抗外星種族與拯救當地居民而加入了一個反抗政府的組織──「克哈之子英语Sons of Korhal」,這個團體的領導者是極具野心與個人魅力的阿克圖洛斯·蒙斯克Arcturus Mengsk)。儘管這群反抗軍拯救了不少人,但蟲族還是吞噬了這個星球,隨後神族從星軌上發動攻擊,消滅了地表上的所有生命。(神族是擁有高度文明的種族,他們是由一種叫做卡拉的幽能網絡將整個群體聯繫在一起)

瑪而‧薩拉淪陷後,克哈之子(包含雷諾、蒙斯克和莎拉·路易斯·凱莉根。凱莉根是訓練有素的幽靈特務,幽靈特務則是為聯邦政府效力的女殺手)在安提卡主星重整旗鼓。吉姆和莎拉兩人一拍即合;有話直說的警長和擁有心靈異能的暗殺者很快就成為了最佳搭檔。當蟲族入侵安提卡主星的時候,蒙斯克提議克哈之子使用泰倫聯邦的幽能防護科技──幽能發射器,發送訊號驅使蟲族攻擊泰倫聯邦。這個戰略雖然殘忍,但卻十分有效。

嚐到勝利甜頭的克哈之子繼續利用幽能訊號控制蟲族,對泰倫聯邦的首都塔桑尼斯發動攻擊。莎拉和吉姆表示並不贊同把蟲族當作武器,但蒙斯克的態度十分堅決。聚集大量蟲族的後果引來了神族的攻擊,而蒙斯克則派凱莉根帶領一支小部隊去對付他們,而克哈之子則趁機洗劫這個星球。

不過莎拉不知道,其實她以幽靈特務身份為泰倫聯邦效命時,暗殺了蒙斯克的父親,再加上她質疑蒙斯克的命令,使得蒙斯克覺得留她無用。當塔桑尼斯陷落時,蒙斯克放棄了凱莉根,留她在蟲族之中等死。隨著聯邦首都遭蟲族摧毀,在權力真空狀態下,蒙斯克建立了新的帝國,名為「泰倫自治聯盟英语Terran Dominion」(Terran Dominion

雖然阿克圖洛斯‧蒙斯克背叛丟下了凱莉根,讓她自生自滅,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蟲族竟會如此地物盡其用。蟲族對她身上的幽能力量感到好奇,於是把凱莉根帶回了地表被岩漿覆蓋的主巢查爾行星。在那裡,蟲族的首腦-主宰,緩慢地將她突變為「刀鋒女皇」。她是頭一個被蟲族感染,但卻能保有自我意識的個體。

處於昏睡狀態的凱莉根的意志朝外太空絕望地吶喊求救,此時仍未完全撤離塔桑尼斯的吉姆‧雷諾急忙帶領前克哈之子的雷諾突擊隊前往查爾星拯救她。

凱莉根的求救不只喚來了雷諾突擊隊,由執行官塔薩達所指揮的神族部隊也收到訊息而朝查爾星進軍。塔薩達曾努力避免淨化被蟲族感染的瑪而‧薩拉,但神族的統治階層──秘密議會否決了他的主張,他們認為遏制蟲族遠比任何人類生命要來得重要。

另一支由黑暗教長澤拉圖率領的神族部隊同樣收到凱莉根的呼喚而朝查爾星前進。這個由黑暗聖堂武士(摒棄卡拉的神族)所組成的尼拉辛姆派系一直與其他的卡拉信徒處於敵對關係,但在查爾星,他們為了相同的目標而團結在一起,那就是要消滅那裡的蟲族。雷諾突擊隊試圖救出凱莉根,但破繭而出的凱莉根卻對神族和人類部隊發動猛烈攻擊,使其潰不成軍。

陷入困境的塔薩達和雷諾努力分散刀鋒女皇的注意力,而澤拉圖則趁機殺死了負責指揮蟲族、地位僅次於主宰的腦蟲薩茲。然而這個勝利只是短暫的,因為當澤拉圖用他的心靈力量殺死腦蟲薩茲時,無意間讓主宰發現了神族的母星──艾爾行星所在的位置。

上億隻蟲族瘋狂湧向艾爾試圖吞噬神族,將他們的基因納入蟲族體系中,達到進化成最完美的種族之目標。蟲族的孢子、尖牙與蟲翼包圍了艾爾,而主宰也將自己深植在這個星區中,文明最先進的神族母星。

在艾爾上,神族的秘密議會與塔薩達的遠征艦隊失去了聯繫。他們當機立斷地任命年經的聖堂武士亞坦尼斯取代塔薩達的執行官職位。亞坦尼斯和司法官菲尼克斯試圖擊退蟲族,但他們卻陷入了艱苦的奮戰。

在查爾星的塔薩達終於聯繫上艾爾,並且傳遞了一項重要的訊息:蟲族的腦蟲一旦被殺死,成群的蟲族就會因此而陷入無人控制的狂暴狀態。艾爾的守軍試圖殺死一隻入侵的腦蟲,但卻失敗了。而當秘密議會得知塔薩達在查爾星上與黑暗聖堂武士結為盟友後,塔薩達即被他們安上了異教徒的罪名。菲尼克斯和亞坦尼斯在艾爾各地區展開艱苦的戰鬥,神族節節敗退,而菲尼克斯更在安提奧克抵抗蟲族的戰役中受到嚴重的傷害。

神族在查爾星和塔薩達會合,但並不是為了召回他的部隊一同作戰,而是為了撤除他的執行官職位並且逮捕他。他們下令將塔薩達帶回艾爾受審,但塔薩達將他的發現告訴了他的族民:黑暗聖堂武士的虛空幽能可以一勞永逸地殺死腦蟲,使主宰無法替腦蟲進行轉生。他說服亞坦尼斯救出在查爾星被自治聯盟囚禁的澤拉圖,並且會同黑暗聖堂武士一起對艾爾上的腦蟲發動攻擊。亞坦尼斯帶領卡萊神族和澤拉圖的部隊回到艾爾,但當黑暗聖堂武士出現在神族母星上時,卻引發了騷動與神族的內戰。

為了戰勝蟲族,塔薩達試圖推翻秘密議會,但他同時卻又不願見到更多的族民為此而犧牲,因此最終把他自己交由議會來發落。儘管議會囚禁了塔薩達,但吉姆‧雷諾和菲尼克斯(後來他的殘破身軀被重新改造為戰爭機器龍騎士)卻救出了他,此時塔薩達決定對主宰發動攻擊。塔薩達用澤拉圖教導他的方法,同時引導黑暗聖堂武士的虛空幽能以及艾爾神族的卡拉能量,駕駛他的旗艦對主宰展開自殺式攻擊,壯烈犧牲的他也因此而消滅了主宰。

星海爭霸:怒火燎原[编辑]

主宰死後蟲群陷入了混亂狀態,但牠們仍包圍著艾爾。艾爾的神族將部隊撤離至黑暗聖堂武士的母星夏库拉斯備戰,並且努力地試圖將兩個派系合而為一。夏庫拉斯黑暗聖堂武士的精神領袖,女族長芮澤格爾歡迎這些曾為同一族群的盟友來到她的星球,但卻無法為他們提供安穩的環境,因為蟲族並非只攻占了艾爾,由腦蟲達苟斯控制的另一個蟲族群落也入侵了夏庫拉斯。

結盟的神族聯合雙方的力量試圖消滅入侵夏庫拉斯的蟲族,但蟲族的數量遠遠超過他們的聯軍。奮力抵抗蟲族入侵意外地為他們帶來了誰也沒想到的援助──刀鋒女皇,凱莉根。她來到了芮澤格爾在夏庫拉斯的根據地,並且發誓她已脫離主宰的掌控。凱莉根希望神族能幫她殺死目前正在查爾星上成長茁壯的新主宰,而做為交換條件,她可以幫神族消滅在夏庫拉斯上的達苟斯群落。她會幫神族取得一對凱達林水晶,這個水晶神器能夠啟用薩爾納加神殿所儲存的能量,進而消滅蟲群。

澤拉圖、菲尼克斯和亞坦尼斯認為與刀鋒女皇合作的後果堪虞,但芮澤格爾卻願意對凱莉根的計畫做擔保,於是勉強合作的雙方開始分頭尋找兩塊水晶神器。神族與凱莉根的蟲族聯軍從自治聯盟的研究員手中取得了第一塊水晶,並且從查爾星上正在成長茁壯的主宰周圍的野生蟲族群落中取得另一塊水晶。然而當他們正忙著尋找水晶下落的時候,反對跟蟲族和黑暗聖堂武士合作的仲裁者艾達瑞斯開始懷疑女族長芮澤格爾,並且率領一群擁有同樣想法的神族士兵對抗芮澤格爾。神族的先鋒軍擊潰了艾達瑞斯的叛軍,並且抓住了他,但正當他要說出為何懷疑芮澤格爾的時候,凱莉根卻處決了他。

憤怒的神族把刀鋒女皇逐出了他們的星球,並且在薩爾納加神殿中心啟動了凱達林水晶。神殿發出了一道強烈的衝擊波橫掃整個夏庫拉斯,消滅了星球上的所有蟲族。

在三族彼此互相對抗之際,此時地球聯合理事會(United Earth Directorate,UED)將領艾力克希‧斯杜科夫和傑拉德‧杜加爾率領大軍抵達了克普魯星區。他們的任務直接了當:制壓這裡的人類,重新統一分歧的陣營。斯杜科夫和杜加爾利用星區動盪的局勢,和聯邦政府的殘黨薩米爾杜蘭聯手,意圖推翻蒙斯克大帝。

地球聯合理事會的部隊企圖拿下達拉瑞恩船廠的自治聯盟戰巡艦,他們在那裡擊敗了蒙斯克的將領,埃德蒙·杜克。在杜蘭的建議之下,他們降落到塔桑尼斯的舊首都以取得幽能干擾器,這是聯邦政府的一種裝置,可以干擾蟲族的幽能訊號。杜蘭和杜加爾想要毀掉幽能干擾器以免蒙斯克利用它,但斯杜科夫認為這個裝置是對抗蟲族的利器,所以將它藏了起來。

乘勝追擊的地球聯合理事會入侵了克哈星,也就是自治聯盟的母星。在地球聯合理事會壓倒性的強大艦隊來得及捕獲蒙斯克之前,戰巡艦海伯利昂號救走了大帝。吉姆‧雷諾(以及與他同行的神族)依凱莉根的指示救出蒙斯克,希望能利用他的艦隊來對抗地球聯合理事會威脅全星區的龐大艦隊。

地球聯合理事會在艾爾與聯軍交戰,一批蟲族部隊圍襲而來的同時,斯杜科夫發現薩米爾‧杜蘭的部隊在防禦行動中不見蹤影。斯杜科夫起了疑心,棄戰而去。少了支援,地球聯合理事會的部隊受到重創,雷諾、蒙斯克和神族則穿過艾爾的超空間之門逃往夏庫拉斯。

杜加爾懷疑同袍叛逃,派杜蘭追捕斯杜科夫;可是當杜加爾抵達布萊西斯星時,他發現斯杜科夫在幽能干擾器旁奄奄一息。據斯杜科夫所言,杜蘭才是真正的叛徒:他射殺了斯杜科夫,設定讓干擾器爆炸。震驚於杜蘭受蟲族感染的事實,杜加爾和部隊回收了干擾器,殘餘的地球聯合理事會艦隊將攻擊的目標改為蟲族。

雖然戰況慘烈,但干擾器的表現極為成功:地球聯合理事會讓蟲族陷入混亂,並利用藥物與幽能鎮住了新的主宰。得意於戰果的他們以地球之名拿下了主宰。

在查爾星圍攻事件之後,凱莉根掙扎著重整旗鼓。她聯絡吉姆‧雷諾和神族,提議合作營救殘存的自治聯盟部隊,並且反擊地球聯合理事會。由於主宰落入地球的控制,聯軍只得不情願地同意,地球聯合理事會是個比凱莉根更可怕的威脅。

在薩米爾‧杜蘭的指引之下,凱莉根試圖將殘破的蟲族再度集結於她的麾下。她「鼓勵」蒙斯克提供幽能發射器,並協助把足夠的蟲族引來她身邊,以摧毀地球聯合理事會位於布萊西斯星的幽能干擾器。凱莉根和盟友接下來進攻克哈星,雷諾與菲尼克斯包圍了防禦陣地,而凱莉根的蟲族則群湧進攻,屠殺地球聯合理事會的部隊。拿下克哈星後,蒙斯克在此開始重建他的帝國,但是重新獲得蟲群的凱莉根反咬盟友一口,殺了菲尼克斯與杜克將軍,並且逼得雷諾與阿克圖洛斯逃亡。

阻擋凱莉根掌控蟲族的障礙,如今只剩一個。凱莉根抵達夏庫拉斯,綁架了芮澤格爾,強迫黑暗聖堂武士殺掉地球聯合理事會所控制的主宰,同時用她自己的蟲族擊潰了地球聯合理事會的部隊。事成之後,澤拉圖要求讓芮澤格爾回來,但女族長本人拒絕了:從刀鋒女皇的魔爪伸向夏庫拉斯的那一刻起,她就被凱莉根控制住了。與其讓她繼續成為刀鋒女皇的奴隸,悲傷的澤拉圖手刃了自己的女族長。

先前遭到凱莉根欺瞞的脆弱同盟──杜加爾,蒙斯克與亞坦尼斯──對查爾星發動了一場絕望的突擊,但是刀鋒女皇將他們的艦隊一一消滅...然後放走一部分的生還者。活下來的敵人對她已經不成問題。蒙斯克與亞坦尼斯逃亡了,而杜加爾在旗下的地球聯合理事會艦隊完全消滅之後,在絕望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凱莉根對於自己能完全控制蟲群感到心滿意足,在查爾星鞏固了自己的位置,隨之陷入不祥的寧靜。

同時,澤拉圖在一顆黑暗的星球上發現了可怖的東西:由薩米爾‧杜蘭培養出來、融合蟲族與神族的生物。杜蘭暗示自己效命的對象是比神族所知還要偉大的存在,而且預測了混源體的到來──他在整個克普魯星區撒下了牠們的種子──牠們將會永遠改變銀河。

星海争霸II:自由之翼[编辑]

在《星际争霸:母巢之战》的四年後,吉姆·雷诺和突擊隊(包括滿懷理想的艦長麥特‧霍納,還有粗魯而精通發明的總工程師羅利‧史汪)成了為自由奮鬥的戰士。他們乘著海伯利昂號穿梭於行星之間,引燃對蒙斯克大帝的革命火苗,蒙斯克透過宣傳與恐懼,緩緩重掌了自治聯盟的空域控制權。

獨自背負著悔恨的吉姆──他無法幫凱莉根擺脫感染、他協助蒙斯克取得權力、還有推翻銀河獨裁者是多麼遙不可及的一件事──在酒吧遇到了成為逃犯的老友泰科斯‧芬利,他提議兩人合作取回一連串的外星神器,然後賣給莫比斯基金會熱情的買家。由於蒙斯克將流通這些神器列為犯罪行為,吉姆就答應了。

泰科斯和吉姆在瑪而‧薩拉發現神器的同時,自母巢之戰後就未曾現身的蟲族也開始襲擊這個星球,造成自治聯盟、雷諾突擊隊與重出江湖的刀鋒女皇三方競相取得神器。凱莉根的出現讓雷諾焦躁不安,泰科斯感到很有意思,他對雷諾與凱莉根之間的關係似乎格外有興趣。

當霍納艦長發現自治聯盟在塔桑尼斯有一輛防備薄弱的補給列車,突擊隊就派出響尾蛇浮游戰車從側翼襲擊並奪走了他們的貨物,其中包括一個老舊的聯邦副官,那是個儲存資料暨通訊用途的AI。解鎖後的副官藏有塔桑尼斯淪陷的通聯紀錄,包括蒙斯克利用蟲族對付人類的證據。現在,突擊隊擁有了可以真正反制獨裁者宣傳的武器。

雷諾也從蒙利斯和錫爾取得了兩件神器,它們由暴戾的塔達力姆看守著,他們是神族的極端分子,不屬於卡拉或黑暗聖堂武士的陣營。雖然雷諾對收集神器的興趣日漸增長,但他也困惑於塔達力姆對神器抱持的崇敬,以及重返人類空域的蟲族。

絞盡腦汁想弄清其中聯繫的吉姆,發現船上來了個意外的訪客:黑暗聖堂武士的教長,澤拉圖

吉姆·雷诺澤拉圖已經有好幾年沒見過面了,不過他們重逢的場面並未因此變得熱絡。這名神族一見面就為吉姆帶來破滅的警訊,並交給他一顆伊翰水晶,裡面有澤拉圖近期的記憶。

這顆水晶讓吉姆看到澤拉圖的記憶:一開始,他依循跟薩爾納加有關的預言,揭開神族與蟲族遙遠的過往,然後抵達烏蘭星;不過刀鋒女皇也同時出現在那兒。兩人在神殿展開戰鬥,最後澤拉圖帶著記述完整預言的石板碎片前往扎庫達斯星,想藉由守護者的歷史文獻知識來解讀預言內容。

澤拉圖在扎庫達斯星遇到恐怖的混源体,這是一種已經成熟的怪物,他在數年前於杜蘭的實驗室中見過。這名黑暗聖堂武士率領部隊避開近乎無敵的混源體,抵達守護者所在之處。守護者在翻譯後指出,預言的中心是「大吞噬者」。這條線索引領澤拉圖前往艾爾,他在該星球的主宰屍體中找到了謎底。

澤拉圖在艾爾嘗試解讀主宰殘留的意識,並使他接觸到一個與此生物緊密連結的神族,就是他那以自己性命殺掉主宰的老盟友,塔薩達。塔薩達透露出一個恐怖的真相:主宰創造刀鋒女皇,是為了解放蟲族。主宰預知到,在未來會有一個叫做墮落者的生物利用蟲族來消滅神族和人類,因此牠才創造出刀鋒女皇,想為蟲族擺脫被奴役的命運。在震驚之餘,雷諾明白凱莉根雖然殺害無數生靈,但卻是避免蟲族殲滅所有生命的唯一希望。

同時,雷諾突擊隊打算在克哈星的宮廷的閱兵活動中搶奪奧丁這台超巨型攻城機械,並且公開蒙斯克的惡行。在奧丁肆虐作亂的過程中,突擊隊成功把蒙斯克腐敗的證據公諸於世,發送到自治聯盟所有星球。

這在自治聯盟掀起震驚和暴動的漣漪,造成數個星球脫離自治聯盟。蒙斯克的政權明顯受到動搖。

吉姆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收集神器這件事上面,不過於此同時他收到消息,蟲族正在攻擊莫比斯基金會的根據地:泰拉朵行星。吉姆不希望失去神器的買主,因此趕往該行星協助艾密‧那魯博士進行疏散作業,並取回基金會的資料。刀鋒女皇御駕親征、指揮攻擊行動,那魯據此推測,她應該畏懼神器的製作者:薩爾納加。

在雷諾悄悄將莫比斯大多數的科學家都送出星球後,基金會幕後金主維勒安‧蒙斯克,也就是蒙斯克的兒子主動聯繫他。維勒安堅信目前手上的薩爾納加神器都只是碎片,其實可以合而為一,在完整狀態下啟動可以使刀鋒女皇恢復人類身份。雖然吉姆一開始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不過還是同意和維勒安聯手。他想阻止蟲族,想減輕莎拉轉變成刀鋒女皇為他帶來的罪惡感。如今,機會出現在他眼前。

雷諾突擊隊在死寂的鈦風行星從居住在薩爾納加星船上的塔達力姆狂戰士手中取回最後一塊神器碎片,然後開始進行維勒安的計畫:由賀萊士‧沃菲爾將軍率領部隊突擊查爾星,使刀鋒女皇恢復成人類。此一行動的目的,不光是為了讓凱莉根恢復人形,維勒安還希望藉此證明,自己有資格繼承父親的權力寶座。

查爾星之戰極為壯烈,整個艦隊的人員傷亡十分慘重,不過最後還是成功在地表建立了根據地,雷諾同時把組裝好的神器安置在凱莉根附近。整個星球的蟲族挾帶著怒火傾巢而出,攻向人類基地,此時神器發出能量,使蟲族消散,並使凱莉根蟲族外觀消融,逐漸恢復她原本的人形模樣。此時泰科斯终于显露出他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找到雷诺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和魔鬼做了一笔交易”,杀死凱莉根,他便可重獲“自由”,原來泰科斯是被阿克圖洛斯所釋放,其賦予的任務就是接近雷諾並消滅刀鋒女王,雷諾因為深刻了解到預言中凱莉根的重要性,阻止了泰科斯並將其擊斃。最後自治聯盟和雷諾突擊隊擊敗蟲族獲得勝利,凱莉根則失去對蟲群的控制權,被帶離查爾星,自由之翼的劇情告一段落。

星际争霸II:虫群之心[编辑]

在協助移除凱莉根的感染後,維勒安‧蒙斯克將這位前刀鋒女皇軟禁在尤摩捷一座機密研究設施中。直到吉姆‧雷諾到達設施前,維勒安對她進行大量測試,希望確認她是否還存有威脅克普魯星系的能力。

吉姆勸莎拉與他一起逃離這一切,開始新生活,但她知道,只要自治聯盟仍在阿克圖洛斯‧蒙斯克的掌控中,他們就不會有和平的一天。在最後一次的測試中,凱莉根控制了設施內的蟲族樣品,將安全措施徹底瓦解,迫使維勒安承認囚禁她是不可能的。

在雷諾與凱莉根準備離開時,自治聯盟對設施發起攻堅,想置凱莉根於死地。兩人在戰鬥中失散之前,約定於法厄同星再見。

但吉姆卻失約了。在一次UNN的新聞廣播中,阿克圖洛斯‧蒙斯克大帝宣稱這位「恐怖分子」已被逮捕並處決。聽到消息的莎拉陷入怒火之中,於是動身前往蟲族佔領的星域,準備集結蟲族大軍向蒙斯克復仇。她接收了一隻利維坦(一種能在太空中航行的巨獸)──作為她的指揮中心,同時也與她前任參謀兼記憶保存官伊茲夏、以及由主宰創造的進化管理者阿巴瑟再度會合。

在查爾行星探索蟲族聚落期間,凱莉根遭遇了治理當地的自治聯盟將軍賀萊士‧沃菲爾與其率領的軍隊。為了將蟲群重新納入靡下,莎拉向當地的蟲后札迦拉發出了挑戰;當時札迦拉已完全掌控了查爾星上的蟲族,而殘暴的她對於軟弱的人類能勝過蟲族這個想法嗤之以鼻,但札迦拉仍在和「軟弱」人類的對峙中一敗塗地。

凱莉根將札迦拉與其勢力整併至蟲群中之後,便指揮蟲族攻擊屯駐當地的自治聯盟軍隊,不但撕裂了部隊防線,更將沃菲爾打成重傷。沃菲爾懇求凱莉根饒過他敗逃的士兵們,但就在他提到雷諾會對她的行為感到多麼驚駭時,便迅速被凱莉根了結了性命。凱莉根憤恨稍平,隨即下令將蟲群撤離,讓被包圍的自治聯盟士兵可以逃出查爾星。

在之後的旅途中,凱莉根又在利維坦上遭遇了昔日的敵人澤拉圖。但澤拉圖非為戰鬥而來,而是想讓她得知澤瑞斯星,也就是蟲族的發源地。他告訴凱莉根,在澤瑞斯星上還遺留著最為原始、叫作原生蟲族的蟲種;他們並不共享蟲群意志,並可經由吞噬並可經由吞噬其獵物的原質而進化。澤拉圖告訴凱莉根,如果她想復仇,就必須效仿原生蟲族,前往澤瑞斯取得牠們的原質。凱莉根採信了澤拉圖的建言,隨即踏上往澤瑞斯的旅程。

為了取得蟲族的原始力量,凱莉根與蟲群降落於澤瑞斯的茂密叢林中。在那裡,凱莉根察覺到一股沉眠中的意識──古王蟲祖爾文,目睹主宰誕生的一隻原生蟲族,同時也是澤瑞斯力量的關鍵。凱莉根試圖喚醒祖爾文,但原生蟲族的族群領袖之一,布拉克,為阻止凱莉根而向她的部隊發動攻勢。力勝一籌的凱莉根,將布拉克消滅後便喚醒了古王蟲。而另外一位族群領袖德哈卡則被凱莉根的力量所折服,自願為女皇效力。

古王蟲引導凱莉根至原生孵化池,蟲族誕生之地。凱莉根選擇犧牲自己的人性,化為一隻原生蟲族。當凱莉根在蟲蛹內蛻變時,札迦拉奮力擊退了布拉克的殘黨;以及另一位誓死消滅入侵者的原生蟲族領袖亞格爪所率領的勢力。凱莉根破蛹而出,化為原生刀鋒女皇後,便在古王蟲的指示下,吸收了亞格爪,克雷斯,和絲莉芬等三位澤瑞斯最強族群領袖的原質。但隨後祖爾文便顯露了他的真面目,對刀鋒女皇發動攻擊,意圖吞噬刀鋒女皇來進化自己。在一陣惡鬥後,凱莉根再次展現實力,將古王蟲的原質與力量佔為己有。

阿克圖洛斯‧蒙斯克跟凱莉根接觸,並透露吉姆‧雷諾其實沒死,只是為他所囚。他隨後以吉姆的生命要脅凱莉根遠離自治聯盟首都克哈星。凱莉根前往自治聯盟的星域,並聯絡雷諾的戰友—麥特‧霍納以及維勒安‧蒙斯克幫忙搜索吉姆的下落。他們發現吉姆被囚禁在一艘名為摩洛斯的機動監獄上,不但戒備森嚴,而且每小時將隨機躍傳至不同座標。

刀鋒女皇趁著摩洛斯補給時,成功滲透進船隻內部,將守衛屠殺殆盡。不過蒙斯克大帝早料到此事,直接啟動了監獄的自毀裝置。凱莉根急忙趕到吉姆的牢房。吉姆對於突然獲救感到十分驚訝,但這份驚訝在他看到凱莉根再次化身刀鋒女皇後便轉為憤怒。凱莉根對雷諾坦白她對他的愛意,但暴怒的雷諾卻毫不領情,轉身就走。

凱莉根在回到利維坦後收到了來自艾力克希‧斯杜科夫的幽能訊號。在不幸死亡後,斯杜科夫受到蟲族的復活與基因改造。他告訴凱莉根他一直以來都在天矛太空站接受實驗,自治聯盟就是在那裏試圖製造結合蟲族和神族的混源体。凱莉根決定協助斯杜科夫摧毀天矛太空站,利用噬病毒感染軍營,生產無數的受感染的人類。當斯杜科夫跟凱莉根突入設施時,那魯博士,一位偽裝成人類的古老變形生物,派出設施內的混源體生物來阻止他們。在擊敗混源體生物後,凱莉根透視那魯的內心,發現他計畫讓一個墮落薩爾納加,被當作死亡之神崇拜的亞蒙復活。

那魯與凱莉根展開幽能大戰。那魯變形為凱莉根的人類型態嘲弄她,趁著她分心而遲疑時將能量刃刺穿了凱莉根的身體。雖然受到重傷,莎拉依然凝聚了她所有的痛苦與憤怒,奮力將那魯擊倒。但凱莉根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去,旁邊躺著的則是那個似曾相識,現在卻了無生息的身影。

凱莉根醒來後發現自己正沉浸在原生池中,受到札迦拉和伊茲夏的細心照料。在傷勢痊癒後,凱莉根便揮軍進攻自治聯盟首都克哈星。登陸後,凱莉根迅速地利用酸液砲攻破奧古斯格勒大門。雖然自治聯盟軍隊節節敗退,阿克圖洛斯卻在此時啟動了幽能崩解器,一種可直接攻擊蟲族蟲群意志的強力武器。

凱莉根意識到幽能崩解器的崩解力場將殲滅她的蟲族大軍,便派德哈卡—他的原生蟲族不受蟲群意志影響—去處理幽能崩解器的動力連結。力場中和後,蟲族如入無人之境,在破壞掉幽能崩解器後,直搗奧古斯格勒帝城。由於這時平民還未撤離完全,維勒安要求凱莉根避開人口密集的區域。凱莉根原本不願讓攻擊轉向,但在維勒安指出死傷將會十分慘重後,她便下令蟲族盡量避免衝突。而還在為莎拉轉化回蟲族一事感到難過的雷諾,聽到此事後不禁開始懷疑,現在的刀鋒女皇是否已不再是過去那個怪物了。

蒙斯克的軍隊與步步逼近的凱莉根展開交戰。戰鬥即將白熱化,此時伊茲夏回報有架人類戰巡艦正接近中。刀鋒女皇認出那是海伯利昂號,了解到那是吉姆回來意圖助她最後一臂之力。精神一振的她繼續攻勢,對敵方的防禦陣地不斷施壓。自治聯盟軍的守勢開始崩潰,斯杜科夫、札迦拉、和德哈卡的部隊也加入戰鬥。皇宮區的近衛軍面對蟲群已毫無抵抗之力。在攻破蒙斯克宮城的城門後,凱莉根進入大帝的房間,卻發現阿克圖洛斯神色自如地等著她。

凱莉根想上前了結蒙斯克的性命,但蒙斯克手裡還有最後一張王牌,那就是在查爾星讓凱莉根失去蟲族異能的薩爾納加神器。神器從地上的秘密機關中出現,釋出強大的能量讓凱莉根動彈不得。而就在蒙斯克逼近癱瘓的刀鋒女王,要結束她的性命時,雷諾終於趕到了。他衝進房內破壞了控制神器的裝置,而蒙斯克的命運又落到了凱莉根的手中。

凱莉根利用幽能引爆了蒙斯克的宮殿,一勞永逸地結束了蒙斯克的統治。阿克圖洛斯終於死了,凱莉根的復仇之火業已熄滅。凱莉根與吉姆懷著難言的心情,互道再見後,凱莉根便與蟲群大軍會合。身為重生的原生刀鋒女皇,她已無法再在人類的星系多作耽擱了。拋棄了一切,莎拉‧凱莉根率領著蟲群前往克普魯星系最遙遠的彼端,尋找真正的敵人—亞蒙。

星海爭霸II:虛空之遺[编辑]

當年主宰率領著蟲族大軍入侵了神族母星-艾爾,迫使神族放棄艾爾從此顛沛流離,然而神族年輕大主教-亞坦尼斯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集結了神族黃金艦隊準備反攻艾爾,不料就在進攻前夕,黑暗教長澤拉圖前來警告亞坦尼斯,表示真正敵人墮落薩爾那加-亞蒙即將回歸,若不正視這威脅的存在,宇宙將面臨毀滅的命運,但亞坦尼斯還是決定以收復艾爾作為優先目標,在戰鬥的過程中神族原本認為艾爾蟲族在主宰死後群龍無首變成野生狀態,沒想到蟲群中竟然有混源體進行有系統的戰術指揮,這讓亞坦尼斯和澤拉圖吃驚不已,隨後亞蒙強大的黑暗力量更入侵了神族心智精神網路-卡拉,瞬間控制了艾爾上大部分神族,包含了亞坦尼斯大主教、席倫蒂絲執行官,由於澤拉圖屬於尼拉辛姆黑暗聖堂武士,自古以來他們的族人不願與卡拉作連結,所以心智並未受到亞蒙的影響,因此澤拉圖立刻率隊前去拯救亞坦尼斯,希望在他還沒被亞蒙控制前斬斷與卡拉連結的神經索,結果為時已晚澤拉圖被迫與亞坦尼斯展開對決,為了斬斷亞坦尼斯的神經索,澤拉圖最後犧牲了自己,在臨終前告訴了亞坦尼斯,薩爾那加的神器-星鑰石是拯救宇宙的重要關鍵。之後亞坦尼斯帶領剩下倖存的神族同胞,啟動古老方舟艦-亞頓之矛並帶著僅存的同胞趕緊逃出艾爾,準備尋求更多盟友的支援,壯大反抗的力量,與亞蒙決一死戰!

星海爭霸II:深入虛空[编辑]

自治聯盟指揮官吉姆雷諾,蟲族刀鋒女王凱莉根與達蘭神族大主教亞坦尼斯,受到不知名的力量召喚,前往宇宙最深沉之處,與墮落的薩爾納加-亞蒙展開最終決戰。眾人在虛空中得知澤拉圖所見的預言是由一名僅存的薩爾納加-歐洛斯,利用幽能投射至原始生物的景象,目的是為了引導凱莉根、澤拉圖走向正確對抗亞蒙的途徑,歐洛斯一直以來被亞蒙囚禁於虛空之中,在最後一刻歐洛斯犧牲自我,將薩爾那加原質轉化至凱莉根身上,讓凱莉根飛升為新的薩爾納加,使其有足夠的力量對抗強大的亞蒙。三族在此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團結,最後凱莉根用盡一切能量擊敗了亞蒙,總算永絕後患,為克普魯星區帶來新的和平。

星海爭霸II:諾娃特務密令[编辑]

雖然亞蒙的威脅已剷除,但是和平並沒有維持很久,多年後新興的泰倫勢力:人類守護組織,試圖挑戰當權的自治聯盟,利用陰謀詭計使殘暴的塔達力姆神族和野生蟲族威脅自治聯盟各個星球,當人類殖民地遭外星種族蹂爛時,人類守護組織便派大軍前往支援協助當地居民,藉此凸顯維勒安蒙斯克的執政無能,企圖分列整個帝國。身為自治聯盟的精銳探員,幽能特務諾娃‧泰拉必須直搗陰謀的核心,消滅帝國的叛徒,以免自治聯盟陷入絕境。

故事地點(克普魯星區)[编辑]

星际争霸II中的克普鲁星区星图,包含了大多数剧情提及的行星。

在游戏中,绝大部分的剧情皆发生在位于银河系悬臂边缘、距离太阳系六万光年的克普鲁星区(Koprulu Sector)。下表给出了本星区内的大部分行星的名称和中文译名。

行星名稱 中文譯名 環境 備注
Aiur 艾爾行星 叢林/荒地 星灵的母星
Antiga Prime 安提卡主星 叢林 泰伦联邦殖民地
Bhekar Ro 贝卡·洛 冰天雪地 一座薩爾納加神廟所在地
Braxis 布萊西斯 冰天雪地 人类殖民地、大量星灵遺跡所在地
Brontes 勃朗蒂斯 叢林 泰伦联邦主要行政区
Char 查爾 火山 异虫主巢穴所在地之一
Chau Sara 喬·薩拉 丛林 泰伦联邦邊境殖民地
Dark Moon 暗月行星 晨曦(Twilight) 未知
Dylar 戴勒行星 叢林 泰伦联邦主要行政区
Korhal 克哈行星 地球化城市都會區/輻射荒漠/荒原 泰伦自治聯盟首都行星
Mar Sara 瑪而·薩拉 荒地/山脈/沙漠 泰伦联邦邊境殖民地
Moria 莫瑞亞 荒原 资源富集,凱爾莫瑞亞集團控制地
Nemaka 尼玛卡行星 未知 一座薩爾納加神廟所在地
Shakuras 夏庫拉斯 晨曦(Twilight) 黑暗聖堂武士的主星
Tarsonis 塔桑尼斯 荒原/廢墟 泰伦联邦首都行星
Tyrador 泰拉朵行星 未知 泰伦联邦主要行政区
Zerus 澤瑞斯行星 叢林 异虫的诞生之地

艾爾(Aiur)[编辑]

艾爾見證了神族歷史的演化,從這幽能一族的原始形態到由神秘的薩爾納加所主導的加速進化。最終,由於神族之間的對立抗戰,導致他們失去了與原始幽能的連結,薩爾納加因此離開了艾爾。從之後的歷史考究得知,薩爾納加的離開造成了銀河歷史上最激烈的內戰:衝突紀元的展開。這場戰爭持續了好幾個世紀,艾爾主要的大陸也遭到了毀滅,許多次等和低等生物都濱臨絕種的危機。

雖然薩爾納加離開了,但證據顯示它們仍舊以大量的地底洞穴和凱達林水晶的形式存在於艾爾,這些堅硬的凱達林水晶甚至在現代還找的到。這些神秘薩爾納加聖物的出現最終扮演了終止內戰的關鍵角色。根據神族的記載,傳說中有一位叫卡詩的隱者獲得了埋藏已久的薩爾納加聖物,他藉由這個聖物重拾了神族在衝突紀元前失落已久,與幽能對話和連結的能力。

手中握著這項知識的卡詩重新為神族的社會注入了生命,他創造了「卡拉」這個信仰,教導他的同胞冰釋前嫌,重新團結起來。當他們逐漸重拾了他們古老的幽能連結後,同胞們的思想、情緒和體驗像洪水一般注入了每個神族人民的心中,中和彼此之間的仇恨。

之後的幾個世紀是艾爾的黃金時期;它因為戰爭而碎裂的大地被治癒了,星球上又散佈著各類的生物,許多城市和神殿也都重新返回了地表。神族的人口暴增到了幾十億,而艾爾也成為了恆星中的帝國星球。

這個繁華的時期隨著蟲群的出現而結束了。一心只想抹消神族的存在,突變進化神速的蟲族最後對艾爾發動了總攻擊。由被稱為「主宰」的高等感知體所帶領,無數的蟲族屠殺了星球上勇敢的防衛者,對艾爾的大地進行了無情的摧殘。

無計可施的前執行官塔薩達為了拯救他的人民,孤注一擲的犧牲了自己,帶著他的母艦星梭號勇敢地撞向了主宰。雖然他捨身所造成的衝擊殺死了這個巨大的蟲族怪獸,塔薩達英勇的壯舉並沒有將狂暴的蟲族趕出星球。艾爾還是淪陷了:存活下來的神族人民被強迫必須撤離他們摯愛的母星。這些難民逃到了他們遙遠的庇護所夏庫拉斯星,暗黑聖堂武士的母星。他們在很久以前因為不接受卡拉而被驅逐的一群神族流放者。

艾爾接著由蟲群的新領袖:刀鋒女皇所統治。某些大陸在戰爭過後就被遺忘了,但艾爾大部份的面積都被蟲族的繁殖場所覆蓋,到處可見毀壞的機械、屍體的殘骸和飛揚的塵土。謠言說星球上仍舊住著四散至各地的神族,但有多少仍是個謎。艾爾上其他種類生物的存活也是個謎,少數的神族推測那些生物很有可能已被蟲族同化,突變成為蟲群的殺人兵器了。

在《星海争霸II》劇情中,艾爾依舊是一個荒凉殘破的行星。數億的异虫在艾爾上肆虐,漫無目的地行走。與此同時,夏庫拉斯上的許多星灵一直打算重返艾爾,重建他們一度辉煌的文明。[8]


安提卡主星(Antiga Prime)[编辑]

安提卡主星是游戏初期一个泰伦联邦的殖民地。然而,这里的人民对联邦早已失去了信心,因此在克哈之子的帮助下发动了叛乱。吉姆·雷諾莎拉·凯丽根协助了当地的人民消灭了联邦守军,并为柯哈之子建立了基地[9]

然而随后大量的联邦军队赶来。阿克图尔斯·蒙斯克此時命令凯莉根安放一座幽能產生器(Psi Emitter),吸引异虫来到行星上以消灭联邦的大軍。尽管心中反对,她还是照办了[10]。异虫很快涌入了安提卡主星,摧毁了联邦的基地。柯哈之子趁机离开。随后,由塔萨达领导的星灵舰队来到安提卡主星上空,彻底“净化”了这颗星球。


Bhekar Ro[编辑]

贝卡·洛是一座冰封的行星,是一个人类边境殖民地,天气变化无常[11]


查爾(Char)[编辑]

查爾曾是聯邦十三個核心星球之一,但現在卻以外星生物蟲族的主巢行星而聞名。起初被發現時,查爾被認為是一顆不宜居住的火山行星,不僅大部分地表都覆蓋著厚厚的火山灰,大氣中也充滿了刺鼻的味道。查爾周圍環繞著一顆編號為F0的VI類次白矮星和一顆編號為M8的不規則變星,在它們釋放出的強烈宇宙射線下, 查爾本就惡劣的環境變的更加危險。查爾的公轉軌道呈橢圓形,這意味著每當星球公轉到近日點時,向太陽的一面都會被熔化成岩漿之海;而當星球運行到寒冷的遠日點時,沸騰的岩漿之海會迅速冷卻成一座座的島嶼。

雖然查爾是一個地獄般的世界,但聯邦仍然最先將拓荒部隊派到了這裡,極為豐富的重金屬礦藏可以為聯邦經濟帶來快速的發展。然而,這片沃土卻成為泰倫聯邦與莫瑞亞各大獨立礦業協會之間爆發衝突的導火線。

小規模的摩擦最終演變成了全面的衝突。為了確保各自的利益,雙方在查爾星上進行了多場慘烈的戰爭。在死亡之谷和明鏡平原這樣的地區,毫無顧忌的使用核武對轟,導致了多座火山重新爆發,本就輻射嚴重的星球變成了就連裝備精良的陸戰隊員也不敢踏入的死域。

政權戰爭過後,聯邦在查爾星的活動頻率銳減,只在各自動採礦站留下少數維護人員。而其他人都移居到了在查爾星軌道附近的一處名為查爾號的太空平臺上。蟲族入侵查爾的10年後,這裡快速地變成了蟲群的樂園,成為了蟲族在克普魯星區的核心宿星。預計目前蟲道已經覆蓋了整個星球40%的地表。查爾號太空平臺後來也遭到感染,逐漸淪為了蟲族在行星軌道上的棲息地和孵化巢。

至於蟲族為什麼會選擇寄宿環境惡劣和有機生命體稀少的查爾行星,一直以來對此的猜測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查爾星是蟲族入侵人類和神族主星的有利「跳板」; 另一派則認為惡劣的地理環境易守難攻,同時高強度的輻射能夠提升蟲族生命體的突變機率,從而強制進化出更多特殊的物種。

不管原因為何,異化蟲的出現讓查爾成了戰爭的聚焦地。神族和人類的幾次內部偷襲取得了不同的成效。雖然蟲族曾經爆發過幾次大規模的血腥內戰,但刀鋒女皇消滅所有腦蟲後,蟲群重新回到了一王統治的局面。就在四年前,三支艦隊在查爾被刀鋒女皇全部消滅。最先被殲滅的是泰倫自治聯盟的艦隊,隨後是神族艦隊,最後 一支則是來自地球聯合理事會﹝UED﹞的遠征軍。這一戰確立了刀鋒女皇的統治地位,這場勝利也向宇宙宣佈了新統治者已然登基。

星际争霸II:自由之翼的劇情中,吉姆·雷諾與自治聯盟王儲維勒安•蒙斯克進行合作,成功地直搗黃龍入侵了查尔星,并且利用萨尔纳加神器净化了凱莉根,使其恢复了人类形态。查爾星蟲群少了刀鋒女王的指揮,暫時被自治聯盟給壓制住。[12]


克哈星(Korhal)[编辑]

克哈四號星,人類自治聯盟的首都星球,是克普魯區域的人類戰爭血淚史中,最無法被忽視的證據。這個星球是克哈系統中的第四世界(通常被簡稱為「克哈」),原本是個氣候溫和且生機盎然的星球,在早期的擴張時期便成為塔桑尼斯的殖民地。很快的,克哈 變成十三個聯邦核心星系中不可或缺的成員,在科學發展與研究設施上獲得其他會員國的認同,並貢獻出大量的關鍵軍隊與科技發展。然而,與其它的核心國家一樣,克哈四號星仍然是人類聯邦與腐敗的塔桑尼斯舊家族的附屬國。隨著時間,克哈四號星開始出現渴望獨立的聲音,煽動者大聲疾呼要從聯邦中獨立出來。

奧古斯‧蒙斯克,一個精力充沛且受人尊敬的克哈參議員,成為這類團體的發言人。他的努力在一次參議院的投票中化為泡影 ── 克哈堅決表示若不能取得更大的自主權,將發動聯邦戰爭。聯邦的回應是派出「幽靈特務」── 具有幽能的高強的刺客 ── 去刺殺蒙斯克 與他的家人,希望藉由封住這個有力人士的口來遏止克哈獨立。「幽靈特務」十分有效率地殺光了蒙斯克在克哈四號星的所有家庭成員。

阿克圖洛斯,參議員的獨子,當時正好不在星球上。家人遭受殘忍冷酷的謀殺,讓他心中充滿憤怒與悲痛,阿克圖洛斯‧蒙斯克化悲憤為力量,成為對抗聯邦組織中的核心人物。他揭竿起義,並殺死數十億的塔桑尼斯舊家族,這是一場駭人的勝利。聯邦選擇嚴厲的回應:以核武轟炸克哈四號星,屠殺了數百萬人,並將這個綠色星球變成了佈滿黑色玻璃的輻射線荒漠。

核武轟炸克哈四號星時,阿克圖洛斯‧蒙斯克 人在尤摩捷與獨立主義教派進行接觸並計畫一些事。他從尤摩捷護衛軍的監視台上親眼目睹自己的家園被毀滅。他的狂怒不停暴長,決心更加堅定,他將他的反對黨團改名為克哈之子。克哈四號星上駭人聽聞的核災公諸於世後,物質援助與志願者源源不絕地湧進。趁軍方忙著注意蟲族的入侵時,蒙斯克推翻人類聯邦,成為新人類自治聯盟的皇帝。他所頒佈的第一批政令中,重建克哈四號星被排在他新政府施政方針中的最前面。 即使有一部分輻射荒漠為了紀念光榮死去的人而被保留,清理並重建 克哈四號星仍然耗費了大量資源。首都奧古斯格勒 ──為了紀念阿克圖洛斯的祖父奧古斯特斯而命名──用蒙斯克帝國的皇宮來進行加冕。

克哈四號星 曾在地球聯合理事會的突襲中被短暫的占領,但很快就被人類與神族的同盟軍,在蟲族刀鋒女皇的支援下奪了回來。這三者的共同敵人是地球聯合理事會。阿克圖洛斯‧蒙斯克奪回政權後,克哈四號星的防禦增強到牢不可破的程度,他把克哈變成克普魯區域中的重度強化星球。


塔桑尼斯[编辑]

塔桑尼斯過去曾是巨型超級航空母艦納格法爾著陸的星球,這艘母艦是四艘首先將人類帶往克普魯的殖民船之一。納格法爾當時帶領著艦隊與控制著四艘船艦的超級電腦擎天神展開它們二十八年的航程。即使擎天神發生了許多致命的錯誤,它在塔桑尼斯的新居民準備開始新建設時仍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之後被發現迫降在莫瑞亞和尤摩捷的星艦,其所建立的殖民地科技基礎一直落後塔桑尼斯一步。(第四艘星艦在試著降落時遇難了。)當六年後,殖民地彼此訂定合約時,塔桑尼斯在他們之中是最為先進並且富裕的一個。

全部三個殖民地都開始拓展到其他世界並發展出他們自己的補給經濟,而一開始塔桑尼斯打算推動成立一個企業政府。在這樣的安排下,面對塔桑尼斯所擁有的優勢,莫瑞亞和尤摩捷都斷然地拒絕了。塔桑尼斯領導家族的回應,則是擴張他們的軍事力量並且更侵略性地進行殖民,同時成立了泰倫聯邦並最終在政權戰爭中和莫瑞亞發生了衝突。在經歷了將近四年的殘酷戰爭後,聯邦在與凱爾莫瑞亞集團「和平協商」後宣告勝利。這些戰爭的結果確立了聯邦在這個區域作為主要力量的地位──同時讓塔桑尼斯成為其政治與經濟中心。理論上,每個聯邦星球都有它自己的參議員,但是在實質意義上,聯邦是由塔桑尼斯上的活躍的大都會,行星首都塔桑尼斯所統治。

塔桑尼斯是個溫暖的星球,人類快速拓展建立起的城市和工業區覆蓋了它的大部分地表。在聯邦的力量下,大量的金錢和原料每天都從各個殖民地運送到這裡。在這顆星球上蓬勃發展的經濟讓其他在克普魯的人類世界都相形變得渺小,而塔桑尼斯的人口也以指數型的速度成長。塔桑尼斯的統治家族也在他們建立了個人的財富後變得更貪婪腐敗,並試著爭奪更多的權力。當貧富之間的分際變得更為明顯,不滿與公然的暴動開始發生在聯邦的行星上。而統治家族的回應則是以更激烈的手段試著讓殖民地維持原有的秩序,並在最終用核爆毀滅了試著脫離聯邦 統治的克哈四號星。

對於克哈的毀滅的強烈不滿,埋下了最終推翻聯邦的種子。阿克圖洛斯‧蒙斯克建立了克哈之子並且領導這個星際恐怖組織發起了一次大型的反抗運動。當蟲族的入侵開始,聯邦已經是在掙扎中求生存;而當蟲群突然襲擊了人類的世界,克哈之子抓住了給予聯邦致命一擊的機會。儘管痛苦地進行戰鬥,塔桑尼斯仍然被蟲族完全的征服並遭受重創。據估計總共約有超過二十億的人類被殺害。在那之後沒多久,蟲族為了未知的原因遺棄了那顆星球。

在蟲族入侵事件結束後,克哈之子將聯邦的殘存者召集至一起,並建立了泰倫自治聯盟,由阿克圖洛斯‧蒙斯克所統治。來自塔桑尼斯的難民被吸收進其他的殖民地,而這顆星球本身還沒有被重新進行殖民。泰倫自治聯盟將塔桑尼斯置於嚴格的隔離下,而自治聯盟的打撈隊伍在這裡試著找出任何可能從攻擊中倖存的聯邦遺留科技或是軍事秘密。姑且不論這些,蒙斯克大帝對來自這個曾經活躍一時的行星,如今卻流落四方的難民們提出了保證:塔桑尼斯將復原到以往的面貌,而自治聯盟將引導它迎向更光明的未來。


瑪而.薩拉[编辑]

薩拉星系最早是被自由探礦家所記載,並在幾年後由塔桑尼斯的探險隊開始殖民於此處。瑪而‧薩拉後來成為泰倫聯邦13個主要殖民星中第8個星球。薩拉星系特別的地方是它有兩個可居住的行星,但是將較於比較繁榮的喬‧薩拉之下,瑪而‧薩拉一直處於較落後的狀態。

當蟲族首先出現在人類宇宙時,瑪而‧薩拉是第一個被感染的星球。它同樣也是第一個聯邦對抗逼近蟲群的有重大進展的星球,雖然說大部分的戰役都是由當地的民兵實際參與。

埃德蒙‧杜克上校,薩拉星系聯邦艦隊指揮官,隨後竟逮捕抵抗自己家園的民兵。這些犯人之後被一個稱為克哈之子的反叛軍所解救釋放。而反叛軍的領導人就是阿克 圖洛斯‧蒙斯克。

在聯邦宣布完全放棄薩拉星系之後,克哈之子幫助瑪而‧薩拉的居民疏散至安全地。他們還在瑪而‧薩拉一個叫做雅格基地的聯邦研究機構中偷到一份機密資料。機密資 料中顯示出聯邦很早之前就知道即將到來的蟲族,並偷偷對捕獲的蟲族樣本進行實驗。許多人相信聯邦是故意犧牲該星球以測試秘密武器,並煽動蟲族的入侵。

為了阻止感染範圍擴大蔓延,一個神族艦隊在執行官塔薩達的指揮下從軌道處焚燒瑪而‧薩拉,就像對付它的姊妹星喬‧薩拉一般如法炮製。

瑪而‧薩拉經過神族的焚燒後,薩拉星系彷彿對人類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隨後崩潰的聯邦完全放棄薩拉星系任由其自生自滅。但是來自凱爾莫瑞亞集團的探礦 家發現瑪而‧薩拉的礦石受到神族轟炸後反而獲得了獨特的屬性。不久之後,凱爾莫瑞亞集團宣稱有採礦和回收薩拉系的權利。他們與獨立的承包商簽訂契約,很快地開始採收星球上的所有資源。

泰倫自治聯盟最近又重新開始表現對薩拉星系的興趣,並建立了幾個哨站。凱爾莫瑞亞集團宣稱這些哨站是因為盜礦和礦場營區暴動等安全議題而主動請自治聯盟建立的。雖然也有報告指出星球上有人目睹了蟲族的出沒。許多人相信這些生物可以在神族轟炸後,隨著時間的度過在這荒蕪的世界裡〝蟲〞新繁殖。


尤摩捷[编辑]

四台載滿人類前往克普魯星區的超級航空母艦有兩台墜落在奇妙和充滿生機的星球:尤摩捷。其中一台「塞倫格爾」的系統發生了嚴重錯誤,在墜毀時直接爆炸,將承受的地面劈成了兩座山脈,艦上的8,000名乘客無人生還。另一台母艦「雷根」則安全的迫降了。當艦隊人員從冬眠艙甦醒過來後,他們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尤摩捷天空的顏色是橘紅色的,空氣中帶有淡淡的辛辣味,無數的外星生物漫遊在星球上茂盛的草地和草原上。

在尤摩捷落腳的人類開始展開了拓荒,他們迅速的組織了一個公平和民主的政府,之後稱之為尤摩捷統治委員會,委員會尊重自然的宗旨讓星球上的植物和動物都被保護的很完善。當尤摩捷第一次與塔桑尼斯和莫瑞亞接觸;兩個由「納格法爾」和「艾格爾」這兩台超級航母上的人類所殖民的星球,一條自由貿易之路就此打開,三方也開始了頻繁的交流。好景不常,殖民星之間的關係逐漸惡化了,塔桑尼斯不斷地對尤摩捷和莫瑞亞施加壓力,要求組成一個聯合政府。兩個殖民星都堅毅地拒絕了這個要求,而塔桑尼斯和它的成員國最終組織了泰倫聯邦政,一個由被稱為「古家族」的少數精英所掌權的腐敗政府。

尤摩捷統治委員會很快的便開始提防聲勢越來越大的聯邦政府,而兩個事件加深了委員會對聯邦的恐懼。一個便是「政權戰爭」,聯邦和凱爾莫瑞亞集團之間的血腥衝突。戰爭以扭曲的方式和平結束了,聯邦和莫瑞亞達成了協議,莫瑞亞割讓幾乎所有的礦石工會歸予聯邦。尤摩捷的領袖們認為這是個極為霸道的協議,更讓他們感到憂慮的是:戰爭的結束讓聯邦在星系間的勢力變得更加強大了。

另一個事件便是安格斯‧蒙斯克的暗殺行為,他是在克哈四號星的聯邦參議員,因看不慣政府的暴政而與之對抗。除了與安格斯的私交甚篤,統治委員會也秘密的在暗中幫助參議員對抗聯邦政府。

因為政權戰爭的刺激,統治委員會召開了緊急討論會和組織了尤摩捷護衛隊,一個由尤摩捷和附近獨立殖民星所組成的政府集團,志為對抗和阻止聯邦的擴張。做為這個新組織的母星,尤摩捷仍是統治委員會的主要根據地,他們積極地邀請鄰近的同盟殖民星加入,成為護衛隊的理事機構。

護衛隊幾次公開的與在自己的地盤上活動的聯邦組織進行對抗,但都沒有進入到戰爭的階段。最主要的原因是聯邦同時也被其他的勢力所威脅著,其中爭戰最激烈的就是與阿克圖洛斯‧蒙斯克所帶領的克哈之子之間的戰鬥,而聯邦最終也被擊潰和瓦解了。當泰倫自治聯盟在聯邦滅亡後取代了它們的地位,護衛隊也加入了它們的陣營。自治聯盟的帝王阿克圖洛斯跟尤摩捷有極深的淵源;他的父親是安格斯‧蒙斯克;兒子維勒安的母親茱莉亞‧帕斯特是尤摩捷的居民。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自治聯盟獨裁的政策與聯邦當初的作法越來越像,尤摩捷護衛隊因此便逐漸疏離阿克圖洛斯的專治帝國。

護衛隊此後便開始與自治聯盟維持著對立的形勢,也被受到阿克圖洛斯所迫害的人們當成是一個庇護所。意識到這點的自治聯盟開始打壓尤摩捷和它們的成員國,包括制定交易禁止令和暗殺逃往護衛隊領土的反抗者們。瞭解到與自治聯盟的軍力有著懸殊差別的統治委員會開始低調進行其他領域的發展。在過去的幾年中,護衛隊將所有的資源投入進行高科技研究,與星系邊緣反抗自治聯盟的分離派建立了溝通網絡,以及派遣了許多精英間諜在星系各個角落來監視阿克圖洛斯的帝國。

沒人知道自治聯盟是否會對尤摩捷和它的同盟國採取更強烈的軍事手段,就連統治委員會的成員們也無法確定。儘管如此,他們一致同意要反抗到底,也準備好付出一切代價來護衛尤摩捷和同盟國的自由。


莫瑞亞[编辑]

莫瑞亞長久以來都被認為是克普魯區裡最賺錢的採礦星球,這顆又大又紅的星,裡面蘊藏了豐富的礦物與燃料源。莫瑞亞的第一批移民是超級航空母艦艾格爾上的乘客,那是四艘移民船的其中一艘,滿載人類往區域去。因事故而緊急迫降在這顆星球上之後,艾格爾的乘客把超級航空母艦上所有的必需品全搬出來,並盡其所能在這個新家生存下去,完全沒意識到還有塔桑尼斯與尤摩捷這兩個人類殖民星球存在。

六十年後,在塔桑尼斯允許這三個殖民地互相建立關係後,第二世代的副躍傳引擎科技出現了。如同貿易協定中所表列,採礦業與製造業的興盛讓莫瑞亞迅速崛起。十來個家庭式的小型協會互相爭著占據土地,短時間內數百間精煉廠、工廠和礦場像雨後春筍般大量出現在莫瑞亞和它的兩個衛星上。隨著時間,較大的協會開始使用各種非法的手段幹掉競爭對手,直到莫瑞亞礦業與凱爾蘭尼斯船運工會這兩個組織出現並控制了整個星球的經濟活動。

這兩股力量漸漸對莫瑞亞及其相關組織產生政治上的影響力,包含附近的行星、衛星、與小行星在內。在區域的其他地方,泰倫聯邦,這個由塔桑尼斯及其殖民地組成的強大政府組織,開始把他們的影響力擴展到其他星球。基於擔心聯邦可能會使用武力控制他們的獲利行為,莫瑞亞礦業與凱爾蘭尼斯船運工會最後終於合併成凱爾莫瑞亞集團。這個營私舞弊的合夥企業承諾軍方會援助任何一個遭受聯邦威脅的採礦協會。從那天起,曾經存在於莫瑞亞獨立經貿與獨立政權之間那條細細的線,就這樣消失了。

聯邦與集團之間的緊張情緒逐漸升高,導致後來政權戰爭突然爆發。這野蠻的衝突激烈的持續將近四年,最後終於以一紙扭曲的和平協議做結,這份協議確立聯邦可以控制鄰近所有隸屬集團的採礦協會。莫瑞亞本身在戰爭中毫髮無傷,和平協定內容則有詐欺的嫌疑,這個星球仍然在集團的掌控之下。

當克普魯區因為蟲族與神族所造成的緊急狀態而爆發大混亂時,集團選擇遠遠避開這場戰役。儘管如此,母巢之戰期間,這個星球還是因為本身豐富的礦藏,而受到神族與蟲族叛徒跨種族結盟的突襲。這批侵略者在奪取大量礦物資源後便離開,但他們的攻擊不僅削弱了莫瑞亞的防禦,也摧毀了一些軍隊與生產設備。

母巢之戰結束後,凱爾莫瑞亞集團 繼續保有莫瑞亞的控制權,並把重心放在建立經貿企業上。採用高壓統治的泰倫自治聯盟讓集團領導者對他們急速擴張的採礦活動的安全感到擔心,但他們仍然只專注於掠奪並獲得更多星球。直到今天, 莫瑞亞仍然被認為是成效卓著的貿易、製造業與礦業核心,而它遼闊且寸草不生的採礦風景,總讓人想起集團樂於付出任何成本以換取利益的嘴臉。


紐佛森[编辑]

紐佛森是一顆已死亡且不穩定的星球,即便是裝備最齊全的重型裝甲軍艦也不容易到達,這是由於它不規則的星軌不只穿過一個,而是兩個主要小行星域。 頭三個嘗試在這個星球創立礦業殖民地的人,在這裡遇上了大災難。在聯邦版圖中,紐佛森是蘊含最多鍛造新型鋼鐵所必要之催化要素的星球,因此政府決定在這星球的火山表面設立一個立足點。一個由行家、原料專家與行星環境改造專家組成的團隊被徵召來執行這個任務,並花上極長的時間設計出一個可以伸縮並移動的平台系統,以因應紐佛森不穩定的星球表面 ─ 所有的努力都為了建造一個讓人類勞工能夠「最低限度生存」的環境。這個研究計畫在執行過程中,因為花費了不少的金錢和生命:紐佛森聯邦礦業把平台建造在這個星球的其中一個較穩定的岩漿湖上,而它很快地生產出原料供給聯邦打造一支全新的戰巡艦艦隊。

這個礦井完工沒多久,在遙遠的另一個薩拉星系的星球上又發現可開採相同催化要素的地方(但比起來環境舒適許多)。紐佛森上的昂貴設備突然看來像是白白浪費了政府的巨額資金。它很快就被賦與另一個新任務;聯邦的財政分析員可不能讓這麼昂貴的投資閒置太久。

政府需要一個地方去安置這些人──危險分子,聯邦的敵人,但卻因為太有價值(或受民眾歡迎)而不能殺了他們。紐佛森提供了完美的機會。這個礦井可以很輕易地轉換成一個嚴密的監獄,而星球本身的環境則會給予逃獄者最致命的懲罰。由於只需要極少的守衛與機械哨兵,就能擁有免費勞工來運作礦井的機械裝置 ,紐佛森現在有兩種用途:它是個經濟實惠的原料來源,也是個可以好好折磨政治犯的監獄。僅僅憑這兩點,就足以讓紐佛森達到嚇阻那些反政府者的效果。

即使許多克哈之子的創建者都曾因反抗聯邦在那邊度過一段痛苦的時期,自治聯盟仍持續使用紐佛森監獄。不論你的政治傾向為何,這個把人監禁在火山地獄中來威脅敵人的方法都太令人難以抗拒。


布萊西斯[编辑]

冰凍星球布萊西斯,被稱為克普魯星區最不宜人居的地方,實在是當之無愧。這顆岩石星球的地表有60%以上是冰凍的,某些區塊的冰層厚度甚至超過兩英哩。幾千年來,冰河將地表侵蝕出蜿蜒密布的網狀深谷,尖銳的山脈與深谷滿布整個星球表面,使地形益發險峻。在這塊區域中,因重力形成的下坡風如此狂暴,風速竟可以達到每小時150英哩。 儘管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布萊西斯仍然擁有很長的殖民歷史,從神族向外拓展的黃金年代開始。當神族冒險進入克普魯星區的邊緣地帶進行開墾,他們把他們的第一個殖民地,這個嚴寒的星球,取名為泰拉朵。因為它被視為一種宇宙生活的成就象徵,泰拉朵成為烏拉水晶這個薩爾納加所送給神族的神聖禮物的安置處。然而,當一連串狂暴的幽能風暴 震撼整個星球,並驅離了上頭的移民之後,烏拉沒多久就被放棄了。後來,泰拉朵有好幾個世紀都沒有人居住,直到它落入人類 聯邦的手中,並被改名為布萊西斯。當聯邦垮台後,人類自治聯盟便控制了這個冰凍世界 。

一段時間後,這個星球成為母巢之戰的重要據點。在攻占克普魯地區的過程中,將占領布萊西斯被視為不可或缺的一步, 地球聯合理事會封鎖了這個星球周圍的所有星軌。同時,在布萊西斯上的自治聯盟軍隊已經阻擋了一波由刀鋒女皇當後援的神族攻擊。由於討回烏拉水晶的希望太過熱切,這令人難以想像的同盟攻破了自治聯盟的防禦並奪回了這個古老的神器。在烏拉終於毫髮無傷地被偷運過地球聯合理事會封鎖線後,它被帶到夏庫拉斯並和另一個薩爾納加水晶,凱利斯,一起運作,以掃蕩入侵黑暗聖堂武士母星的蟲族。

在封鎖線毫髮無傷的狀態下,地球聯合理事會很快地擊垮剩餘的自治聯盟軍,並把布萊西斯變成一個堅固的要塞。在中將艾力克希‧斯杜科夫的命令指示下,布萊西斯變成幽能干擾器的修復場。幽能干擾器是一種可以很有效地擾亂蟲群之中的幽能連結的設備。由於注意到幽能干擾器可以防禦地球聯合理事會所占領的地區,吉姆‧雷諾、受尊崇的神族戰士菲尼克斯、阿克圖洛斯‧蒙斯克,以及刀鋒女皇把他們之間的歧見都先放到一邊,共同組成一支軍隊攻打布萊希斯。這些昔日互相競爭的對手現在全聚在一起破壞幽能干擾器,這就是加速地球聯合理事會失敗的重要關鍵。

系列游戏[编辑]

《星际争霸》的主要游戏系列包含了《星际争霸》的故事主线。这一系列的所有游戏都共用同一条时间线,即每一部游戏的剧情都由前一部承载而来。截至2009年7月,主要游戏系列包含了原版《星际争霸[13]、官方资料片《星际争霸:母巢之战[14] 以及续集《星际争霸II:自由之翼》。[15] 主系列中的游戏都是即时战略类型的,玩家通过控制三个种族的部队完成剧情关卡。

除此之外,《星际争霸》系列还包括两部非官方资料片。这两部资料片同样基于原版时间线,重点讲述一些其他的人物和设定。[16] 与原版《星际争霸》一样,它们也是即时战略类型的游戏。最后,游戏系列还包含一部正在开发的动作冒险游戏星际争霸:幽灵》。[17]

主要游戏[编辑]

支线剧情[编辑]

《星海爭霸II:諾娃特務密令》

相关产品[编辑]

相关小说[编辑]

有正式翻譯者:

  • 《利伯蒂的远征》(Liberty's Crusade),作者傑夫·葛伯(Jeff Grubb)
    • 改編自遊戲一代人類戰役,以麥可·利伯蒂(Mike Liberty,舊譯:麥克·里伯特)的角度看待事件,在台灣出版名叫做《星際流亡》,但英文名仍是一樣的。
  • 《薩爾那加之影》(Shadow of Xel'Naga),作者蓋布瑞爾·曼斯塔(Gabriel Mesta)
    • 外傳性質作品,時間點約在一代神族戰役後、一代資料片神族戰役前。原創主角。
  • 《黑暗蔓延》(Speed of Darkness),作者崔西·希克曼(Tracy Hickman)
    • 外傳性質作品,時間點約在一代人類戰役第三關。原創主角。
  • 《刀鋒女王》(Queen of Blades),作者艾倫·羅森柏格(Aaron Rosenberg)
    • 改編自遊戲一代蟲族戰役,以吉姆·雷諾(Jim Raynor,舊譯:吉姆·瑞那)的角度看待事件。故事承接在星際流亡的約六星期之後。

尚未有正式翻譯者:

  • 《黑暗圣堂武士》三部曲:长子(又译“首生者”)、暗影猎人、暮光。
  • 《我,蒙斯克》,参照《刀锋女皇》的行文。
  • 《幽灵特工》系列: 诺娃、幽魂。
  • 巨像》、《母舰》(网络短篇):主要是介绍史前的战争机器巨像(Colossus)和母舰(Mothership)。
  • 《起义》
  • 《天堂的恶魔》: 吉姆·雷诺青年时代与泰库斯先从军后落草。
  • 《闪点时刻》

游戏接受度与文化现象[编辑]

综合游戏评价
Game Metacritic Game Rankings
星际争霸 88%[18] (PC)
80%[19] (N64)
93%[20] (PC)
77%[21] (N64)
Insurrection
48%[22]
Retribution
[23]
母巢之战
96%[24]

《星际争霸》系列在商业上取得了重大的成功,在发售当年便在全球售出逾150万份拷贝[1],更荣膺当年最畅销电脑游戏称号。在之后的十年里,星际争霸共售出约950万份拷贝,其中有450万份销往了韩国[25]。据暴雪的数据统计显示,《星际争霸》上市之后,战网的多人游戏业务增长了800%[26] 。至今,《星际争霸》仍然是全世界最畅销的在线游戏之一[27][28][29]。《星际争霸》发售之后在韩国迅速蹿红,有力地拉动了当地的电子竞技产业[30] 。在韩国,电子竞技高手们拥有众多粉丝,超过三家电视台专门从事《星际争霸》电子竞技的转播工作[31] 。《星际争霸》获得的年度游戏奖项数不胜数[32] ,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即时战略游戏之一[33],并以其风格迥异但是平衡性极强的种族设定而闻名。[34]

虽然《星际争霸》的前两个资料片Insurrection和Retribution普遍评价不高[22],但母巢之战最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在Game Ranking的总评中得到了96%[24]的高分。在Game Zone杂志简短而不失溢美的评论中,作者认为其品质足以安慰那些因暴雪招牌式的跳票而苦苦等待的玩家,并高度赞扬了游戏的过场动画,称其与游戏浑然一体,不显突兀[35]IGN评论说母巢之战提升了游戏的核心体验而不失其原汁原味[36],而GameSpot认为,暴雪在母巢之战倾注了大量心血,犹如对待一款全新的游戏[37]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StarCraft Named #1 Seller in 1998. IGN. 1999-01-20 [2006-08-19]. 
  2. ^ Introduction to Vivendi games (PDF). Vivendi: 4. June 2006 [2006-11-2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05-24). 
  3. ^ Top 100 Games. Edge 雜誌. 2007-07-02 [2008-05-21]. 
  4. ^ The 52 Most Important Video Games. GamePro. [2008-05-21]. 
  5. ^ Underwood, Peter; Roper, Bill; Metzen, Chris; Vaughn, Jeffrey. Protoss. StarCraft (manual). Irvine, Calif.: Blizzard Entertainment. 1998: pages 70–90 (英语). 
  6. ^ Underwood, Peter; Roper, Bill; Metzen, Chris; Vaughn, Jeffrey. Zerg. StarCraft (manual). Irvine, Calif.: Blizzard Entertainment. 1998: pages 50–69 (英语). 
  7. ^ Underwood, Peter; Roper, Bill; Metzen, Chris; Vaughn, Jeffrey. Terran. StarCraft (manual). Irvine, Calif.: Blizzard Entertainment. 1998: pages 25–49 (英语). 
  8. ^ 星海争霸2官方故事線翻譯2. Blizzcn.com. [2009-07-13]. 
  9. ^ 暴雪娱乐, 星际争霸 PC, 第一章第5关 The Revolution, 1998 (英语) 
  10. ^ 暴雪娱乐, 星际争霸 PC, 第一章第7关 The Trump Card, 1998 (英语) 
  11. ^ Mesta, Gabriel. 《星际争霸:萨尔娜迦之影》. Simon & Schuster Pocket Books. 2001. 
  12. ^ 星际争霸II:自由之翼. Blizzard Entertainment. 2010.
  13. ^ StarCraft for PC. GameSpot. [2008-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20). 
  14. ^ StarCraft: Brood War for MAC. GameSpot. [2008-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30). 
  15. ^ StarCraft II for PC. GameSpot. [2008-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28). 
  16. ^ Official StarCraft FAQ at Battle.net. Battle.net. [2008-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01). 
  17. ^ StarCraft: Ghost for GameCube. GameSpot. [2008-09-06]. 
  18. ^ StarCraft: PC 1998 Reviews. MetaCritic. [2008-01-09]. 
  19. ^ StarCraft N64 2000 Reviews. MetaCritic. [2008-01-10]. 
  20. ^ StarCraft Reviews. Game Rankings. [2008-01-09]. 
  21. ^ StarCraft 64 Reviews. Game Rankings. [2008-01-12]. 
  22. ^ 22.0 22.1 Insurrection: Campaigns for StarCraft Reviews. Game Rankings. [2008-08-26]. 
  23. ^ Retribution: Authorized Add-on for StarCraft Reviews. Game Rankings. [2008-08-26]. 
  24. ^ 24.0 24.1 StarCraft: Brood War Reviews. Game Rankings. [2008-01-11]. 
  25. ^ Olsen, Kelly. South Korean gamers get a sneak peek at 'StarCraft II'. USA Today. 2007-05-21 [2008-08-26]. 
  26. ^ Blizzard's Battle.net Remains Largest Online Game Service in the World; Battle.net Dominates Online Gaming Industry With 2.1 Million Active Users; Korea Becomes World's No. 1 Market. Business Wire. 1999-02-04 [2008-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9). 
  27. ^ RETROSPECTIVE: Ten Years of StarCraft. Edge. 2008-04-01 [2008-09-06]. 
  28. ^ Rossignol, Jim. Sex, Fame and PC Baangs: How the Orient plays host to PC gaming's strangest culture. PC Gamer UK. 2005-04-01 [2008-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2-02). 
  29. ^ Schiesel, Seth. To the Glee of South Korean Fans, a Game's Sequel Is Announced. The New York Times. 2007-05-21 [2008-08-26]. 
  30. ^ Ki-tae, Kim. Will StarCraft Survive Next 10 Years?. The Korea Times. 2005-03-20 [2008-08-26]. 
  31. ^ Borland, John; Kanellos, Michael. Broadband: South Korea leads the way. CNET. 2004-07-28 [2008-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7). 
  32. ^ Developer Awards. Blizzard Entertainment. 2006-01-01 [2006-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8-14). 
  33. ^ The Greatest Games of All Time. GameSpot. 1998 [2008-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7-05). 
  34. ^ Emery, Daniel. PC review: StarCraft: Brood War. PC Zone. ComputerAndVideoGames.com. 2001-08-12 [2008-08-26]. 
  35. ^ Chen, Jeffrey. StarCraft: Brood War review. IGN. June 7, 2002 [2007-11-04]. 
  36. ^ Saggeran, Vik. StarCraft: Brood War for PC review. GameSpot. 1998-12-23 [2007-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