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埃西亞獨立戰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克羅埃西亞戰爭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克羅地亞戰爭
南斯拉夫內戰的一部分
Vukovar ruin.JPG
1991年廢墟中的武科瓦爾
日期1991–1995
地点
结果 克羅地亞得到決定性的勝利,克羅地亞獨立並完全控制其戰前的所有領土,大部份的塞爾維亞人被迫離開克羅地亞
领土变更 克羅地亞政府控制整個克羅地亞
参战方
克罗地亚 克羅地亞軍隊
克罗地亚 準軍事組織
塞尔维亚 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
南斯拉夫 南斯拉夫人民軍
塞尔维亚 塞爾維亞準軍事部隊
其他國家的準軍事組織
指挥官与领导者
弗拉尼奧·圖季曼克羅地亞總統
Anton Tus(克羅地亞地面軍隊參謀長,1991-1992)
Janko Bobetko(克羅地亞軍隊參謀長,1992-1995)
Atif Dudakovic(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共和國軍隊第五軍團指揮官,1995)
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
塞爾維亞總統
戈蘭·哈季奇
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總統)
米蘭·馬爾蒂奇
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總統)
Mile Mrkšić
(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軍隊行政指揮官)
Veljko Kadijević
(南斯拉夫人民軍參謀長)
伤亡与损失
克羅地亞:
20,000人死亡[1]
37,180人受傷[2]
2,915人失蹤[3]
196,000人流離失所[4]
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
4,177名士兵及2,650名平民被殺或失蹤[5]
300,000人流離失所[6]
南斯拉夫人民軍:
1,279名士兵被殺[7]

克羅埃西亞戰爭指的是1991年到1995年之間,克羅埃西亞南斯拉夫联邦獨立出來時,克羅埃西亞人塞爾維亞人之間因民族對立而引發的戰爭。克羅埃西亞軍的種族滅絕罪行也受到非議,但國際上通常比較關注塞爾維亞的種族滅絕罪行而偏袒克羅埃西亞。

背景[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克羅埃西亞同意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塞爾維亞王國發表的戰後巴爾幹地區的新國家藍圖,即創立以南斯拉夫人為主軸的聯邦國家並且參加了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王國,該王國在1929年改名為南斯拉夫王國。南斯拉夫王國在內政最大的問題即是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埃西亞人的民族對立。南斯拉夫內部對於國王所在的首都貝爾格勒政治被塞爾維亞人獨佔感到不滿。1939年研擬出妥協的對策就是給予克羅埃西亞人一定的自治權利且設立克羅埃西亞自治州,但是這樣的措施並未讓克羅埃西亞人感到心服。同時由安特·帕維里奇主導的烏斯塔沙公然宣告克羅埃西亞獨立行動。1941年納粹德國突然進攻南斯拉夫,烏斯塔沙和其合作成立傀儡政權克羅埃西亞獨立國。另外一邊向南斯拉夫國王宣示忠誠的塞爾維亞軍官為主軸的反烏斯塔沙組織-切特尼克也開始進行抵抗行動。在南斯拉夫的反法西斯鬥爭變成了克羅埃西亞人和塞爾維亞人的民族鬥爭,這場戰爭之中種族淨化強暴、驅趕民眾等事件造成了大量人民死亡及引發難民潮。這件事情在1991年之後的克羅埃西亞戰爭也再次重演。

狄托時代[编辑]

在二戰結束的1945年成立的南斯拉夫共產黨(後稱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同盟)所組成的第二南斯拉夫,期望根據之前的框架,即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文尼亞馬其頓蒙特內哥羅共和國來重新起步,此時的南斯拉夫受到約瑟普·布羅茲·狄托的巧妙手腕和超凡魅力而維持平衡。但狄托本人生前已預見如果有天他不在了,這個巧妙的平衡將會崩解的預兆(以克羅埃西亞來說的話就是指1971年的克羅埃西亞之春)。而之後證明他的洞見的確成真,在1980年狄托死去之後,南斯拉夫的各個共和國和自治省之間的民族問題漸次爆發。

南斯拉夫在1974年的憲法中表示六個共和國和兩個自治省之間擁有平等的發言權,但是塞爾維亞認為這樣損害了佔南斯拉夫組成人數中最多的塞爾維亞人的權利而感到不滿。1980年代中期塞爾維亞因為這股不滿的風潮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開始發跡。另一方面,克羅埃西亞人和戰前一樣對於主導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人而感到不滿,又因為米洛塞維奇宣示大塞爾維亞民族主義感到強烈反感,這件事情正是1991年克羅埃西亞宣示獨立的導火線。

克羅埃西亞獨立[编辑]

1989年開始的東歐獨立運動波及到南斯拉夫。原本是一黨獨大的南斯拉夫共產主義同盟從1990年開始結束一黨制,並進行多黨制的選舉,1971年在“克羅埃西亞之春”失足的斯捷潘·梅西奇弗拉尼奧·圖季曼重返政治舞台。最後圖季曼當選總統。

之後克羅埃西亞一方面作出維持南斯拉夫的行動,另一方面發生了塞爾維亞拒絕了克羅埃西亞的妥協提案這樣的事情。

反塞爾維亞情緒的勃興[编辑]

在這段時間,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發生一般認為最初衝突的引爆點是1990年5月13日在萨格勒布舉行的萨格勒布迪纳摩贝尔格莱德红星的比賽時兩方支持者以及南斯拉夫警察和萨格勒布隊支持者間的衝突。

這件事情最初只是支持者之間的小衝突,但是因為體育場的管理者和南斯拉夫警察的執法不當,使得事情演變為萨格勒布隊和警察的衝突。使得對於札格雷布隊的支持者來說,警察相当于聯邦就像等于塞爾維亞人的權力象徵,所以積壓已久的反塞爾維亞情緒撲向警方。但是因為所在地點是克羅埃西亞,警察中也有為數不少的非塞爾維亞人,在這個衝突裡面受到暴力攻擊。不過因為受到攻擊的警察其實是個穆斯林,所以也有人對於這件事情能不能代表克羅埃西亞和塞爾維亞衝突的起點表示不同的意見。

萨格勒布隊的兹沃尼米尔·博班因為對警察進行攻擊,所以受到長期的禁賽處分。

維持南斯拉夫的行動[编辑]

1990年10月克羅埃西亞和宣示經濟主權意圖從聯邦獨立的斯洛維尼亞共同發表新的聯邦提案「國家聯合模型」,其中宣示應該要廢除聯邦制度,想要變成向當時的歐洲共同體成員國一般的關係。但是塞爾維亞堅持要維持聯邦制度,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馬其頓也提出了折衷方案但是都未獲得同意。

獨立路線的規定成真[编辑]

1990年12月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制定憲法,此憲法中規定克羅埃西亞的自決權和主權。官方語言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語改為克羅埃西亞語,同時禁止西里爾字母改為使用拉丁字母

另外一方面,1990年後半開始,克羅埃西亞急速地建立自己的軍事力量,創立了克羅埃西亞警察軍。同時大量的武器從匈牙利边境流入克罗地亚。

1991年5月19日實行獨立公投,78%的公民認為克羅埃西亞應該要獨立。根據這個結果克羅埃西亞在6月25日和斯洛維尼亞一同宣布獨立。

獨立戰爭[编辑]

西邊的紅色地區指的是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的區域,東邊的是東斯拉弗尼亞·巴拉亞·西斯雷姆自治組織。
東斯拉弗尼亞·巴拉亞·西斯雷姆自治地區地圖。

克羅埃西亞和同日宣布獨立的斯洛文尼亞宣布獨立後都面臨和南斯拉夫聯邦軍的武裝衝突。斯洛文尼亞的部份是十日戰爭,如同名稱所示這是個很短時間就結束的戰爭。另外克羅埃西亞和塞爾維亞的戰爭則是一直延續到1995年才結束。主要的原因有兩個,其一是兩國的國境直接相連,第二則是克羅埃西亞境內有相當數量的塞爾維亞人居住著。另外1992年開始的波士尼亞戰爭加成下也是讓這個事件陷入泥澇的原因之一。

塞爾維亞人問題[编辑]

1990年9月在克羅埃西亞獨立聲勢升高的時候,在塞爾維亞邊界靠近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的周邊地區這些塞爾維亞人佔多數的地區成立了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另一方面西斯拉弗尼亞地區(克羅埃西亞東部的地區)也成立了東斯拉弗尼亞·巴拉亞·西斯雷姆自治組織,為了讓此地區暫時外於兩國的武力衝突所以表示不讓克羅埃西亞警察軍進入而被同意成立。

但是在1991年3月2日卻發生了,克羅埃西亞警察軍和南斯拉夫聯邦軍在西斯拉弗尼亞的帕克拉茲互相對峙的事件,同地點3月31日克羅埃西亞警察軍和當地的塞爾維亞居民發生槍戰也有人員傷亡。在克羅埃西亞將要獨立前的5月,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也舉辦公投,出現90%的壓倒票數贊成該地劃歸塞爾維亞。

6月25日克羅埃西亞發表獨立宣言後,克羅埃西亞警察軍和留在克羅埃西亞境內的塞爾維亞居民發生零星的衝突。9月22日時南斯拉夫聯邦軍襲擊克羅埃西亞首都札格雷布,正式開始變成克羅埃西亞和塞爾維亞正規軍的戰爭。戰爭最激烈的地區是多數塞爾維亞人群居且靠近塞爾維亞的斯拉弗尼亞地區。這個地區的居民因為民族的不同而從鄰居一瞬間反目變成仇家,居民拿起武器就互相攻擊的險惡情況。其中和斯拉弗尼亞的武科瓦爾和沿著多瑙河一河相隔的伏伊伏丁那之間有長達87天的巷戰,稱為武科瓦爾戰役,雙方都有近3000人的死亡,這場戰役后被拍成電影驚變世界

「風暴作戰」[编辑]

但是最終「解決」掉這一連串事件的是克羅埃西亞實行的「風暴作戰」。1995年美國俄羅斯歐盟聯合國希望聯合國維和部隊對於塞爾維亞佔的佔領快速結束 ,所以強力要求維和部隊盡早撤退。

維和部隊活動規模被縮小的提案被同意之後不久,克羅埃西亞軍就突襲了西斯拉弗尼亞驅趕塞爾維亞人。接著8月3日實行的風暴作戰將目標擺在塞爾維亞克拉伊納共和國的首都庫寧,作戰開始後僅僅三天就攻佔了庫寧,期間造成150人死亡,此外造成了15-20萬人的塞爾維亞難民。

指揮這個作戰的克羅埃西亞將軍安特·哥德比納在克羅埃西亞被奉為英雄,但是屠殺的行為和造成大量的難民被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給追訴。哥德比納在2005年12月被引渡至西班牙加納利群島監禁,並在海牙受審。對此克羅埃西亞表達強烈的不滿,認為哥德比納「以最小的人員損失解決了國內的塞爾維亞人問題」。

因為西斯拉弗尼亞和塞爾維亞克拉伊納被克羅埃西亞軍攻佔,克羅埃西亞國內的塞爾維亞人數大量減少(請參考下面的章節),雖然和塞爾維亞國境接鄰的東斯拉弗尼亞地區還有留下塞爾維亞人的勢力,但在1995年11月11日,該地的人民放棄抵抗轉而和克羅埃西亞政府達成和平的協議。克國政府和東斯拉弗尼亞的塞爾維亞人代表在艾爾杜特(Erudt)鎮簽訂協議,雙方同意東斯拉弗尼亞歸屬於克羅埃西亞,同時東斯拉弗尼亞的塞爾維亞居民取得相當的自治權,以及兩年內的過渡期交由聯合國管理。

戰爭之後[编辑]

人口的變化[编辑]

克羅埃西亞的人口數變動

克羅埃西亞戰爭對該國的人口和民族分布有很大的影響。克羅埃西亞人口從1992年到1995年之間從475萬人減少到440萬人,2003年開始則大約維持在440萬人左右,迄今沒有回復到戰前的人口數,2011年減少至428.4萬人。

另外比較南斯拉夫1991年最後的國情調查和2001年克羅埃西亞最初的國情調查,克羅埃西亞國內克羅埃西亞人的比率從78.1%上升到89.63%,另外塞爾維亞人則從12.2%下降到4.54%。比較下可發現戰後人口減少的35萬人和塞爾維亞減少的8%幾乎相當。可見克羅埃西亞政府並不積極的召回逃到國外的塞爾維亞人。此外,克羅埃西亞的種族滅絕罪行也受到非議,但國際上比較關注塞爾維亞的種族滅絕罪行多過克羅埃西亞。

經濟[编辑]

克羅埃西亞在2003年終於回復到戰前1990年的標準,經濟指標也顯示國內經濟開始復甦。2005年的時候國民生產毛額達12,364美金,在舊南斯拉夫聯邦各國中僅次於斯洛文尼亞。

亞得里亞海沿岸的達爾馬提亞地區的觀光業是該國的主要產業之一,其中被登錄為世界遺產杜布羅夫尼克因為戰爭的影響被指定為瀕危的遺跡,在1998年因為情勢穩定被該名單除名。

參考文獻[编辑]

  1. ^ [1]存档副本. [2010-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4). 
  2. ^ 存档副本. [2008-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17). 
  3. ^ [2]存档副本 (PDF). [2008-06-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05-29). 
  4. ^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N CROATIA
  5. ^ Srpske žrtve rata i poraća na području Hrvatske i bivše RSK 1990. – 1998. godine. Veritas. [2015-06-16]. 
  6. ^ Zanotti, Laura. Governing Disorder: UN Peace Operations,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nd Democratization in the Post-Cold War Era. Penn State Press. 2011: 111. ISBN 978-0-271-03761-5. 
  7. ^ Meštrović, Stjepan Gabriel. Genocide After Emotion: The Postemotional Balkan War. Routledge. 1996: 77-78. ISBN 0-415-12294-5.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