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兒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兔兒神(又稱兔兒爺)是一位中國傳說中的神祇,掌管同性戀的愛情。出現在一些文學作品中,其中最著名的是袁枚的《子不語》卷十九〈兔兒神〉以及《滄海拾遺》卷二十九〈兔兒爺〉。

傳說[编辑]

《子不語》[编辑]

根據袁枚子不語》的記載[1]

初,有一位年輕就得到功名的巡按御史,被派到福建去。當地一位名叫胡天保的人,很喜歡這位巡按御史的美貌,每次巡按御史升堂,一定偷偷窺視他。巡按御史心中很疑惑,但總不瞭解原因,胥吏也不敢講。巡按御史去巡察別的地方,胡天保也跟著去,後來竟躲在廁所偷窺巡按御史的臀部。巡按御史問他,他剛開始不肯說,後來被刑求才說:「實在是因為大人的美貌,心中無法忘懷。明知道天上的玉樹不可能讓凡間鳥兒停歇,但還是鬼迷心竅,不知不覺做出這種無禮之事。」巡按御史大怒,將他處死在枯樹之下。

過了一個月,胡天保託夢給鄉親,說:「我這種非禮之心冒犯到尊貴的大人,死了是應該的,但是出於一片癡傻愛心,跟一般歹徒惡意害人不同。地府官吏都笑我、消遣我,但都沒有對我生氣的。現在陰間封我為兔兒神,專管人間同性戀之事,可以為我建廟招來香火。」

福建地方有一些人有聘男子為契兄弟的習俗,他們聽到鄉里人述說這段託夢之語,就爭相集資建廟,果真非常靈驗。後來,只要有想要偷偷相會約見,或是有愛戀不受贊同者,都會前往祈求庇佑。

袁枚的老友程魚門聽到這事就說:「這個巡按沒讀過《晏子春秋》裏面勸人不要殺害他人的故事,所以下手才這麼重。像是狄偉人先生就不會這樣;據說狄先生擔任翰林院編修時,年輕又英俊貌美。有個車伕也是個年輕人,去狄府裡工作,勤快的替先生推車,不接受雇用的薪資,先生也很重視他。沒想到他生重病,看了所有醫生都無效,快斷氣的時候,請主人過來,他說:『既然小人快死了,不得不說出來。小人之所以病到快死了,都是太愛慕主人您美貌的緣故。』主人大笑,拍了他的肩膀說:『傻奴才!有這種心意為何不早說呢?』於是便在車伕死後,就把這個車伕厚葬了。」

《滄海拾遺》[编辑]

根據《滄海拾遺》的記載[2]

殷善,是廣陵村人士,大約十九歲,聰明俊美、品行高潔又謙遜,受到許多人愛慕。殷善與駐防守軍耿漢成為朋友,而感情超越一般男性情誼。閒暇時,歡愉地牽手逛市集,甚至在情不自禁下,解衣共臥,深情相處。又會結伴在園中種了遍地的幽蘭作為相守的誓約,在燭火下討論詩詞而通宵不睡,鄰居村婦還會群聚偷看而十分羨慕他倆。

沒想到,突然有亂軍來攻擊,把城包圍七日就攻破,駐守軍隊大敗潰散,殺了無數的權貴。領頭的首領是喜好男色的,就叫人把殷善強行擄走。而這時城中哀鴻遍野,瘟疫開始四處蔓延。數天後,耿漢騎著馬在晚上回到城內,聽到自己的愛人被擄的原因,臉色慘然,驚怒的抓著自己的配劍,痛到骨子裡,又想到各種憂慮,掩面流淚說不出話來。

半夜耿漢一個人站在庭院中,向天上的月亮祈禱,祈求能守護殷善。突然天上照下萬丈光芒,即使是炎熱夏季,空氣中竟傳來涼爽香氣,夜空中飄著五色雲彩,緩緩落下一個俊秀的少年神仙,他說:「我是月宮兔神,親自下來凡間是要贈送搗藥月餅,治療瘟疫災情,並憐憫耿漢你一片誠心,所以願意幫助你。」鄉間里民聽到之後又惶恐又驚喜,紛紛前往跪拜求藥,吃下這有特殊香氣的藥餅之後都康復了。

月兔神又把兩人作為相守的誓約所種的遍地幽蘭都變成了黃金蘭花,又囑咐說:「就用這千兩黃金蘭花財物,去跟亂軍把殷善贖回來。」

一切結束後,耿漢與殷善長跪流淚感謝,並說:「我們兩個何其有幸可以親眼見到月兔神,並得到您的相助,現在誠懇地向月宮與兔兒爺神祈禱,憐憫我倆,允許我們永遠相伴不分離。」月兔神人溫和地說:「就像月光普照每個人一樣,我應允你們,終身廝守。」兩個人聽到月兔神的應允,高興地又跳又叫。突然有天上仙樂伴著霞光瑞氣,一位容華端麗、儀貌和悅,自稱「姮娥古仙」的神人踏著彩雲從天上降下,所有鄉民都驚悚地看著。神仙對大家說:「我奉了月宮主人,太陰星君的旨諭,特來恭請月兔神回到廣寒宮。」突然兩位神仙就踏著雲凌空消失了,所有鄉民跪拜,並互相奔走告知,就在各地都建立了兔兒廟來供奉。而耿漢殷善就從此相守到老,共同度過五十二年豐衣足食的日子。

参考文献[编辑]

  1. ^ 〈子不語·卷十九·兔兒神〉:「國初,御史某年少科第,巡按福建。有胡天保者愛其貌美,每升輿坐堂,必伺而睨之。巡按心以為疑,卒不解其故,胥吏亦不敢言。居無何,巡按巡他邑,胡竟偕往,陰伏廁所窺其臀。巡按愈疑,召問之。初猶不言,加以三木,乃云:「實見大人美貌,心不能忘,明知天上桂,豈為凡鳥所集,然神魂飄蕩,不覺無禮至此。」巡按大怒,斃其命於枯木之下。逾月,胡托夢於其里人曰:「我以非禮之心干犯貴人,死固當,然畢竟是一片愛心,一時癡想,與尋常害人者不同。冥間官吏俱笑我、揶揄我,無怒我者。今陰官封我為兔兒神,專司人間男悅男之事,可為我立廟招香火。」閩俗原為聘男子為契弟之說,聞里人述夢中語,爭醵錢立廟。果靈驗如響。凡偷期密約,有所求而不得者,咸往禱焉。程魚門曰:「此巡按未讀《晏子春秋》勸勿誅羽人事,故下手太重。若狄偉人先生頗不然。相傳先生為編修時,年少貌美。有車夫某,亦少年,投身入府,為先生推車,甚勤謹,與僱直錢,不受,先生亦愛之。未幾病危,諸醫不效,將斷氣矣,請主人至,曰:『奴既死,不得不言。奴之所以病至死者,為愛爺貌美故也。』先生大笑,拍其肩曰:『癡奴子!果有此心,何不早說矣?』厚葬之。」
  2. ^ 〈滄海拾遺 卷二十九·兔兒爺〉:「殷善,廣陵之村丁也,年近十九,資質俊美,迥出塵表,高潔謙慎,眾人所慕,殷善與駐防守軍耿漢相識為友,兩男之誼,結契深密,異於常交,有暇,每必陶然相守,歡顏愛樂,攜手過市,密契投合,遂常情來不自禁耳,解衣共臥,深情密態,又忘憂結伴塹土,遍植幽蘭為盟契也,秉燭論詩,達旦不眠,鄰里村婦群窺同羨焉。不測,忽有賊兵集結圍城作亂,七日破城,駐軍潰散,斬殺權貴者無數哉!賊王偏好男色也,縱慾愛著,遂將殷善強擄去矣。 城中哀鴻慘絕,瘟疾四起,禍患連綿焉。 數日,耿漢策馬夜歸城內,得聞己之密愛,日前被擄原委矣,退立慘然,驚愕甚怒,瞋目按劍,痛深骨髓,百慮交侵,掩淚無語矣。夜半,耿漢獨立庭中,望天禱月,求護殷善耳,忽有華光萬丈照其庭廡,香風颯然,時秋初,殘暑方甚,竟清涼虛爽,怪之,仰視夜空,五色光云沸湧飄緲,一神人冉冉而下,乃一俊秀少年也,儀貌堂堂,光彩溢目,此少年慷慨吐丹誠,謂曰:『吾乃月宮兔神也,親降此塵寰,特來施贈搗藥月餅,療治瘟疾疫災,又憫其耿漢至誠,故願相助矣』。其鄰里村民得知耳,惶駭且喜,皆往之頂禮求藥,其餅甘香殊異,不可言說,凡有食者,體即康矣。月兔神人又遂將其兩男園中盟契遍植之幽蘭,皆數神變盡幻化純金蘭朵也,並囑曰:『以滿園金蘭千兩財物,捐俸賊軍贖救殷善矣』。事畢焉,耿漢殷善整衣頂禮泣謝,長跪啟曰:『余二人有幸,忽接尊顏,又蒙恩助,今更懇祈誠禱月宮、兔兒爺神,憫垂聽許,余二人永結相伴不離矣』。月兔神人即溫顏慰語曰:『月光自然普照,吾聽許爾等,終生廝守』。 兩男既蒙聽許矣,歡喜踴躍不能自勝。 忽有仙樂飄然,霞光瑞氣,彩云遙覆,現一神人,自謂『姮娥古仙』也,容華端麗,儀貌和悅,踏云而來,從空降之,諸鄉民驚睹悚然,神人對曰:『吾乃奉月宮之主太陰星君旨諭,特來恭請迎回月兔駕返廣寒列班也』。忽見二神人共相凌雲升騰無蹤,鄉里禱拜,奔走告知,遂於各地建兔廟禮奉矣。耿漢殷善,相與偕老,共向五十二年餘,食其貴祿也。」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