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甲田雪中行軍遭難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呈現假死状態的後藤房之助伍長雕像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八甲田雪中行軍遭難事件
假名はっこうだせっちゅうこうぐんそうなんじけん
平文式罗马字Hakkouda Secchukougun Sounanjiken

八甲田雪中行軍遭難事件是在1902年(明治35年)1月發生於日本青森县八甲田山山難事件。當時的日本帝國陸軍第8師團步兵第5連隊,為了進行寒冷天氣的軍事訓練,由青森县青森市出發前往八甲田山的田代新湯,在雪中行軍途中遇難。參加此次訓練的210人中有199人死亡(其中6名為救出後死亡),是日本的冬季軍事訓練史上最多死傷者的事故,也是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山岳遭難事故。

雪中行軍[编辑]

日本陸軍在1894年(明治27年)參與甲午戰爭時,曾在冬季寒冷地陷入苦戰。由於日軍預計將會在更寒冷的地方(如西伯利亞)作戰,所以在甲午戰爭結束後,便編排了一系列的緊急冬季訓練以作準備。後來在此事件發生兩年後(1904年),日本與沙俄果然爆發了日俄戰爭,證明了日軍原來的預想。

此次的雪中行軍參與成員包括:從青森出發的步兵第5連隊210名士兵,從弘前出發的步兵第31連隊37名士兵,和1名民間的從軍記者。其中遇難的是步兵第5連隊的成員。

行軍的目的[编辑]

  • 青森步兵第5連隊主要的想定為若在冬季時沿著青森海岸運行的火車遭遇到俄國軍隊的進攻而不能行駛的前提下,驗證是否可用人力搭配雪橇取代火車運送物資。目標路線為從青森出發,經由田代、三本木到達八戶,在這段路程當中,最大的難關為要在雪季時從青森推進到田代溫泉,總距離約20公里的路程;青森步兵第5連隊為此預計在1月23日展開兩天一夜的演習計畫,行進的路線即為現今的青森40號縣道-青森田代十和田線。
  • 弘前步兵第31連隊則是研究在雪中的行軍方法以及如何穿著相關服裝等相關知識,並由這次行軍驗證前後花費3年時間的研究與準備。路線是弘前→十和田湖→三本木→田代→青森→浪岡→弘前,預計從1月20日開始長達12天11夜、總距離224公里的行程。

行軍的準備[编辑]

弘前第31連隊[编辑]

弘前第31軍團於1901年12月20日左右(明治34年)約出發前1個月發布行軍命令。該軍團共38名成員,由37名少數精銳志願者和一名來自東奥日報的戰地記者所組成。福島泰蔵大尉進行事前準備時,以盡可能不攜帶過多隨身物品為原則,並先行以書函請演習沿路的村裝、市政廳準備嚮導、寢具與糧食補給;以及向伐木工人,冬季獵人和農民請益,學習到需避免於嚴寒時期的山上出汗,以及全體人員一律穿著灑過辣椒粉的雪地用草靴,穿上三層襪子並用油紙包裹避免雙腿凍傷等防寒知識,並確實實踐。並在行軍時準備一條粗麻繩繫住所有人,防止人員脫隊。

青森第5連隊[编辑]

1902年1月18日,青森第5聯隊的第2大隊的行軍計劃策劃者神成大尉針對後續的行軍先行進行了一次預演。參與預演的人數約為一個中隊的規模(約140名成員,包括20名雪橇隊)的官兵與一台雪橇,並從屯営到小峠之間(單程約9公里)來回;在良好天候狀態的庇佑之下,青森第5聯隊第2大隊順利完成該次預演。基於這次成功的預演,第2大隊大隊長山口少校認為一日來回都營~田代之間是可能的。1月21日,山口少校發出了行軍命令,並決定於23日出發。

正式的行軍隊伍由210人組成,並由14台雪橇拖動一天份的食物(白米、年糕、罐頭食品、鹹菜、清酒)與燃料(薪柴和木炭)和大釜、土工器具等物品,總重約1.2噸。每台雪撬重約80公斤,由四人以上拖動。每位士兵還各自額外攜帶了個人行李,以及預計於午餐食用的便當一餐份、糒(由蒸熟的糯米曝曬陽光乾燥製成的餅)一天份、餅兩個(1個50匁=187.5g),並且建議使用懷爐。

出發前一天,隨行軍醫針對預防凍傷以及凍傷後應如何處置等重點項目,僅僅告知要多加摩擦手指及雙腳踏步;換句話說,軍醫並沒有確實指導士兵們如何完善且充分的防止凍傷;整體而言青森第5連隊人員的冬季裝備極度不足,且並未請當地居民擔任嚮導工作,只依靠地圖與指北針在雪地裡行進。

遇難部隊・青森步兵第5連隊[编辑]

遇難的是衛戍於青森的步兵第5連隊,指揮此部隊的是第2大隊第5中隊長,官階為陸軍歩兵大尉的神成文吉。雖然乍看指揮官為神成,但因為本次行軍有官階為陸軍歩兵少佐的大隊長-山口鋠一同隨行,且有證言指出山口在行軍的途中掌握了指揮權,身為神成的長官山口是最終的責任者。

遇難過程[编辑]

第1日(1月23日)[编辑]

天候惡化[编辑]

早上6點55分,青森第5連隊從本部出發。到達田茂木野的青森隊收到大規模寒流即將侵襲青森的訊息,村民向山口鋠少佐建議停止此次行軍,而若無論如何也要繼續前進的話務必要聘請當地嚮導帶路,但是山口鋠認為村民只是想賺取錢財而拒絕了此建議;並決定在嚴寒季節僅使用地圖和羅盤針越過八甲田山。

雖然部隊推進到小峠為止時都沒有受到任何困難的阻礙,但因為雪橇隊的腳程卻已開始漸漸落後,而決定讓部隊大休息並吃中餐。此時天氣狀況開始快速惡化,並開始有暴風雪的前兆, 永井軍醫認為繼續行軍會造成大量凍傷者,請求折返回營,等到部隊補齊防寒裝備後再次出發,但是山口少佐認為當天傍晚可以到達田代新湯,決定將部隊繼續往距離大峠6公里的馬立場推進。

16點過後,連隊抵達馬立場,離目標的宿營地點田代新湯還有3公里。但由於降雪量急速增加,後方滿載食物與燃料的雪橇隊已落後前方的大隊2個小時以上,大隊本部下令出動88人前往援助,大隊本部的設營隊則派遣15人充當斥候,先行出發前往田代新湯尋找宿營地。

雪橇隊在17點過後與大隊會合,但此時已經日落而無法繼續前進,連隊因此困在馬立場與田代新湯兩地中間的鳴澤。同時風雪急速增強,視界被遮蔽大半。前方的大隊本部,同樣遇到大風雪與嚴重積雪,開路困難,雪橇也難以前進。

山口鋠決定在馬立場往鳴沢的路段放棄雪橇,將雪橇上的物品改由雪橇隊員背負前進,這個決定對於背負炊事用大釜的隊員造成嚴重的負擔。而前方探路的設營隊也找不到正確路線,並在迷路時陰錯陽差的與大隊會合。後來山口鋠決定派遣水野中尉等三人探路,結果三人也無法找到路線。

第1露営地[编辑]

20點15分,山口鋠決定將距離田代1.5公里的平澤森林定為第一營地,並在雪地上就地露營。每個小隊開始挖掘5個寬2公尺、長5公尺、深2.5公尺,約6張榻榻米大的雪壕,每個壕可容納40人進入。但因連隊並沒有受過雪地野營的訓練,雪壕內沒有覆蓋物或稻草鋪底,因此保溫性很差,根本無法坐下休息。

雪橇組員與炊事班於21點開始進行炊事,但因為積雪相當深厚,即使向下挖掘了8尺(約2.4公尺)也無法看到土地表面,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能在雪上直接開始進行炊事,且還需要先行用火融雪準備炊煮所需的水;但因為在雪地上木柴容易受潮難以生火;而即使生火成功,雪一旦受熱融化,煤炭與木柴就會下沉,放置其上的大鍋也會受影響而歪斜,種種因素的相互影響下嚴重阻礙了炊事的進行。[1]

23點,雪壕完成後,連隊到附近砍柴作為雪壕底部的墊材與燃料,因只有準備開山刀,而且必須脫手套砍柴,導致許多人因此手指凍傷。

第2日(1月24日)[编辑]

決定歸營[编辑]

1月24日凌晨1點左右,終於配給了每人一人份米心仍然堅硬的生米飯。 並使用炊煮完米飯後的大鍋加熱了清酒並分配給大家,但是酒帶有一種奇怪的異臭而無法飲用。 士兵靠在壕溝的側壁上小睡了一會,但此時氣溫已達到零下20°C甚至更低,在這種若睡著有可能會被凍傷的狀態,部隊被命令唱軍歌並原地踏步祛寒。 士兵在這種狀態下最長只能睡眠約一個半小時​​左右。原訂於凌晨5點出發,但許多士兵抱怨天氣寒冷,有凍傷的危險,大約凌晨2點,發現事態嚴重的山口鋠和其他軍官進行討論之後,認為行軍的目的已經達到因此決定返回營區,部隊在凌晨2點30分拔營啟程。但是出發後僅1小時,連隊再次迷路,進入了鳴澤的溪谷地區。之後再次折回露營地,又再次迷路,因指南針也因嚴寒與水氣而凍結無法使用,只能等到天亮後行動。

遭難[编辑]

部隊的目標是返回馬立場,但在凌晨3點30分左右,部隊因迷途而走到鳴沢附近的一處斷崖深谷無法繼續前行,不得已而返回先前的露營地,但此時佐藤特務曹長向山口鋠少佐報告表示「知道前往田代新湯的道路」。山口鋠少佐聽到之後,便在未經查證路線是否正確的情況下,輕率且獨斷的命令佐藤特務曹長帶路繼續前往田代新湯。但隨後佐藤卻也走錯了方向,沿著河流向下游走到了駒込川的主流,但田代新湯實際方向應為駒込川的上游方向。至此每個人都已精疲力盡,隊形開始潰散,也無法聽從指揮保持隊伍整齊。此時山口雖已意識到佐藤帶領的路線有誤,但來時路跡已被暴風雪掩蓋,部隊就此陷入了遇難狀態。

登崖[编辑]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部隊被迫爬上懸崖,但有些人因體力不足無法跟著爬上去,漸漸的開始有人脫隊。而當部隊穿越駒込川涉水而過時,第4小隊的水野忠宜中尉(華族、紀伊新宮藩藩主水野忠幹的長男)倒下並凍死,士兵們因此士氣更為低落。

徘徊[编辑]

部隊雖終於爬到懸崖上的高地,但卻毫無遮蔽的暴露在猛烈的暴風雪中。部隊雖訂定於鳴沢上游山拗處避風,但卻也是讓部隊在高地消極的四處移動尋找安全的地方。據「遭難始末」一書的記載,當天的風速約為每秒29公尺(約為11級風),氣溫為零下20~零下25℃,山谷的降雪深度達到6~9公尺。導致將近四分之一的士兵在此期間凍死或脫隊。 而僅剩幾位負責搬運部隊物資的官兵,也都棄置了行李。

第2露營地[编辑]

連隊當天雖移動了14.5小時,但離第一天紮營地的直線距離僅差700公尺左右,這個地方後來被稱呼為鳴澤第二露營地。由於軍官因為暴風雪已經無法完整掌控部隊,攜帶挖掘雪壕器具的士兵已全員落隊行蹤不明,部隊實際上就如露營的字面意義一般,完全毫無遮蔽的露天就地扎營;士兵們的糧食只剩下出發時各自攜帶於身上尚未吃完的年糕及罐頭,但由於氣溫已極度寒冷,糧食幾乎處於冰凍狀態而無法食用。

在此狀態下連隊已經沒有掘開深雪的體力,只能勉強用兩腳踏開軟雪,各隊起立組成二重到三重的圓圈,以凍傷最重者在中心,以一邊踏步一邊唱歌並相互摩擦的方式勉強維持意識清醒,並以此驅走睏倦及飢餓感;而暴風雪加上低溫,體感溫度接近零下50°C,部隊從凌晨出發之後就幾乎處於不眠不休且幾乎沒有任何進食的狀態,不少人因而就此倒下,被暴風雪掩埋。而第二露營地也是最多人員傷亡之處。至當日晚上9點時點名得知已有三分之一的人員死亡,三分之一嚴重凍傷,只有三分之一還算健康。

而同日6點30分起床的弘前隊雖同樣也碰到惡劣天候,但是隊伍間依靠繫上麻繩避免人員脫隊,完全跟隨嚮導的足跡,還可以保持一定的固定路線。10點,弘前隊通過標高930公尺的犬吠山口,18點30分到達戶來。

青森屯營[编辑]

第3日(1月25日)[编辑]

彷徨[编辑]

半夜3點,青森隊出發,結果再次迷路,最後走上一座四周都是斷崖絕壁的山丘,神成大尉在此留下了「上天看來要放棄我們了」的絕望之言。

根據事後的推測,鳴澤溪谷地帶積雪大約6-9公尺深,溫度將近零下20度,外加低氣壓帶來的強風,風速高達每秒29公尺(山區風速每秒增加一公尺,體感溫度大約下降一度,因此連隊隊員面對的酷寒實際上將近零下40度)。

斥候隊[编辑]

7點後,風雪略為減弱,神成大尉與倉石大尉募集12名志願者一同前往田茂木野尋求村民的救援,並且報告連隊本部。

10點30分,志願者回報找到路線,於是全體人員立刻行動,在15點通過馬立場。當天到達新的紮營地時,僅有71人確認生存,當夜風雪再度增強,尚存者的意識幾乎都非常模糊,死者繼續增加。

合流、第3露營[编辑]

凌晨1點,青森隊點名發現僅有30人仍活著,殘餘人員繼續前進,天亮時已經可以看到遠方的陸奧灣。但是風雪再次增強,前方的道路有兩條,由於山口陷入昏迷,因此神成大尉與倉石大尉決定一半往左一半往右,分散風險避免連隊全滅,任何一隊到達田茂木野,立刻請村民過來救援另一隊。

向左前進的神成大尉選對道路,但因為暴風雪的關係也無法確認,神成大尉也氣力用盡無法繼續前進,他下令後藤房之助伍長繼續前進。倉石大尉與山口少佐則找到一座瀑布,兩側的斷崖已經凍結無法前進,倉石等人只能躲在旁邊的凹地待援。數人志願前往探路,但是全部失蹤。

青森屯営[编辑]

第4日(1月26日)[编辑]

救援隊的捜索過程[编辑]

第5日(1月27日)[编辑]

救援隊繼續捜索與發現後藤伍長[编辑]

10點,第五連隊出動的搜索隊,發現了奉神成大尉之命單獨尋求救援後藤伍長,後藤被發現時已渾身凍僵,呈現步哨般倚槍而立的不可思議姿勢,由於精神恍惚的後藤喃喃自語地說著「神成大尉、神成大尉」,搜索判斷行軍隊最高負責人之一的神成應在附近,隨繼續搜索。

發現神成大尉等人的遺體[编辑]

搜救隊稍後在距離伍長100公尺外發現陷入彌留狀態的神成大尉與另外2名人員的遺體,醫護人員嘗試為神成進行搶救,但針頭卻因全身凍僵無法刺入,最後是以對舌頭注射的方式施打藥物,然而神成雖然短暫恢復意識,但仍立即因衰弱而死。

向本部報告[编辑]

發現倉石大尉等人[编辑]

弘前隊回到弘前的第31連隊本部,當時一般民眾已經得知青森隊雪中行軍的慘劇,對於平安歸來的弘前隊給予熱烈歡迎。

搜索隊找到山口少佐與倉石大尉等9名生還者,山口少佐嚴重凍傷,倉石大尉在最後幾天沒有進食。

第11日(2月2日)[编辑]

捜索隊發現了因躲入獵人的製炭小窯屋而生還的長谷川特務曹長、阿部寿松一等兵、佐佐木正教二等兵、小野寺佐平二等兵共4名生還者及其他4人的遺體(這4人因體能狀況相對較好,便將屋內空間讓給長谷川等人選擇在屋外露宿而凍死),但佐佐木、小野寺兩人在救出後死亡。

山口少佐在青森的陸軍醫院,因心臟麻痺與呼吸困難死亡。

生還者[编辑]

最終生還者包含倉石一大尉(山形)、伊藤格明中尉(山形)、長谷川貞三特務曹長(秋田)、後藤房之助伍長(宮城)、小原忠三郎伍長(岩手)、及川平助伍長(岩手)、村松文哉伍長(宮城)、阿部卯吉一等兵(岩手)、後藤惣助一等兵(岩手)、山本徳次郎一等兵(青森)、阿部寿松一等兵(岩手)等11人。

山口少佐,三浦武雄伍長、高橋房治伍長、紺野市次郎二等兵、佐佐木二等兵、小野寺二等兵等六人之後於醫院過世。

除了倉石大尉、伊藤中尉、長谷川特務曹長以外、其他人都因嚴重凍傷而必須截肢。

生還者中狀況最好的倉石大尉後續參與了日俄戰爭,1905年1月27日於黑溝台會戰時陣亡,伊藤中尉,長谷川特務曹長則身受重傷。

山口鋠少佐的死因[编辑]

2月2日死亡的山口少佐,官方公布的死因為心臟麻痺,也有山口少佐生前心臟就不好的證言。另外也有著為了將所有的責任推卸給山口少佐而被軍部暗殺的陰謀論,另外也有使用手槍自殺的說法。

軍部暗殺說則是來自於山口臨終前為他看護的山形衛戍醫院的支援軍醫中原貞衛,數年後在可疑的狀況下死去。

最近弘前大學醫學部麻醉科的松木明知教授的研究結果推翻了手槍自殺說,因為凍傷的手指無法操作扳機(主張的死因為氯仿劇藥所造成的休克死亡)比起暗殺說,因為氯仿使用不當造成休克死亡的醫療過失論是更加合理的推測。

救助活動[编辑]

由於山區的遺體搜索困難,附近的部隊全體出動,包括第5連隊、31連隊、砲兵第8連隊與工兵人員。到了2月中甚至從北海道請來愛奴人,並且請函館要塞司令官提供人力支援。

最後一人的遺體在5月28日被發現。

第2次雪中行軍(戰前)[编辑]

第2次雪中行軍於1932年1月出發。参加者全員平安。

事件後的發展[编辑]

福島大尉在此行兩年之後,對上級提出冬季野外作戰的注意要點,這篇文章日後被偕行社選為優秀論文獎。

以此事為題材的作品[编辑]

作家新田次郎在1971年將此故事改編為小說《八甲田山-死之徬徨》,森谷司郎在1977年改編為電影,但是小說與電影的劇情與原來相比都有所改變。

参考文献[编辑]

關連項目[编辑]

  1. ^ 歩兵第五聯隊 1902,第25-2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