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雍 (晋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公子雍
时代 周朝
国家 晋国
官位 秦国亚卿
晋文公

公子雍(?-?),,名,是晋文公庶子,母为杜祁

母义而宠[编辑]

杜祁由于国君的缘故,让位给晋襄公的生母偪姞而使她在上;由于强邻狄人的缘故,让位给季隗而自己居她之下。晋文公因此喜爱公子雍,让他到秦国去做官,官至亚卿。[1]

四德而迎[编辑]

前621年晋襄公去世,太子夷皋尚在襁褓中,因为连年发生祸难[註 1],晋国人打算立年长的国君。正卿中军将赵盾属意公子雍,说:“立公子雍为君。公子雍乐于行善而且年长,先君晋文公宠爱他,而且为晋国的老朋友秦国所亲近。能安排好人就巩固,立年长的人就名正言顺,立先君所爱就合于孝道,结交老朋友就安定。因为祸难的缘故,所以要立年长的国君。有了这四项德行的人,祸难就必定可以缓和了。”亚卿中军佐狐射姑想拥立辰嬴的儿子公子乐,说:“不如立公子乐。辰嬴受到两位国君的宠爱,立她的儿子,百姓必然安定。”赵盾说:“辰嬴低贱,位次第九,她的儿子有什么威严呢?而且为两位国君所宠幸,这是淫荡。作为先君的儿子,不能求得大国而出居小国,这是鄙陋。母亲淫荡,儿子鄙陋,就没有威严;陈国小而且远,有事不能救援,怎么能安定呢?杜祁由于国君的缘故,让位给偪姞而使她在上;由于狄人的缘故,让位给季隗而自己居她之下,所以位次第四。先君因此喜欢她的儿子公子雍,让他在秦国做官,做到亚卿。秦国大而且近,有事足以救援;母亲具有道义,儿子受到喜欢,足以威临百姓。立公子雍,不也可以吗?”赵盾就派先蔑士会到秦国迎接公子雍,狐射姑也派人到陈国召回公子乐,赵盾派人在郫地杀了公子乐。[1][2][3][4]

返晋被拒[编辑]

前620年四月,秦康公送公子雍到晋国,说:“晋文公回国的时候没有卫士,所以有吕甥郤芮发动的祸难。”于是就多给公子雍步兵卫士。[5][6]

晋襄公的夫人穆嬴每天抱着太子在朝廷上哭诉太子无罪不应废立,又去赵氏家中向赵盾叩头,赵盾和大夫们都怕穆嬴,而且害怕穆嬴党羽的威逼,便背弃了公子雍而立了太子夷皋为君,发兵抵御秦国护送公子雍的军队。四月初一,晋军在令狐打败秦军,一直追到刳首。次日,先蔑逃亡到秦国,士会跟着他逃亡。[7][8][9][10]

其他[编辑]

在《东周列国志》当中,公子雍死于令狐之战。

注释[编辑]

  1. ^ 杨伯峻 《春秋左传注·文公六年》:顾炎武补正云:“谓连年有秦、狄之师,楚伐与国。”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左传·文公六年》:八月乙亥,晋襄公卒。灵公少,晋人以难故,欲立长君。赵孟曰:“立公子雍。好善而长,先君爱之,且近于秦。秦,旧好也。置善则固,事长则顺,立爱则孝,结旧则安。为难故,故欲立长君,有此四德者,难必抒矣。”贾季曰:“不如立公子乐。辰嬴嬖于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赵孟曰:“辰嬴贱,班在九人,其子何震之有?且为二嬖,淫也。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辟也。母淫子辟,无威。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安焉?杜祁以君故,让偪姞而上之,以狄故,让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先君是以爱其子而仕诸秦,为亚卿焉。秦大而近,足以为援,母义子爱,足以威民,立之不亦可乎?”使先蔑、士会如秦,逆公子雍。
  2. ^ 《史记·晋世家》:七年八月,襄公卒。太子夷皋少。晋人以难故,欲立长君。赵盾曰:“立襄公弟雍。好善而长,先君爱之;且近於秦,秦故好也。立善则固,事长则顺,奉爱则孝,结旧好则安。”贾季曰:“不如其弟乐。辰嬴嬖於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赵盾曰:“辰嬴贱,班在九人下,其子何震之有!且为二君嬖,淫也。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僻也。母淫子僻,无威;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可乎!”使士会如秦迎公子雍。贾季亦使人召公子乐於陈。
  3. ^ 《史记·赵世家》:赵盾代成季任国政二年而晋襄公卒,太子夷皋年少。盾为国多难,欲立襄公弟雍。雍时在秦,使使迎之。
  4. ^ 《史记·秦本纪》:康公元年。往岁缪公之卒,晋襄公亦卒;襄公之弟名雍,秦出也,在秦。晋赵盾欲立之,使随会来迎雍,秦以兵送至令狐。
  5. ^ 《左传·文公七年》:秦康公送公子雍于晋,曰:“文公之入也无卫,故有吕、郤之难。”乃多与之徒卫。
  6. ^ 《史记·晋世家》:灵公元年四月,秦康公曰:“昔文公之入也无卫,故有吕、郤之患。”乃多与公子雍卫。
  7. ^ 《左传·文公七年》:穆赢日抱大子以啼于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適嗣不立而外求君,将焉置此?”出朝,则抱以适赵氏,顿首于宣子曰:“先君奉此子也而属诸子,曰:‘此子也才,吾受子之赐;不才,吾唯子之怨。’今君虽终,言犹在耳,而弃之,若何?”宣子与诸大夫皆患穆嬴,且畏逼,乃背先蔑而立灵公,以御秦师。箕郑居守。赵盾将中军,先克佐之。荀林父佐上军。先蔑将下军,先都佐之。步招御戎,戎津为右。及堇阴,宣子曰:“我若受秦,秦则宾也;不受,寇也。既不受矣,而复缓师,秦将生心。先人有夺人之心,军之善谋也。逐寇如追逃,军之善政也。”训卒利兵,秣马蓐食,潜师夜起。戊子,败秦师于令狐,至于刳首。己丑,先蔑奔秦。士会从之。
  8. ^ 《史记·晋世家》:太子母缪嬴日夜抱太子以号泣於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適而外求君,将安置此?”出朝,则抱以適赵盾所,顿首曰:“先君奉此子而属之子,曰‘此子材,吾受其赐;不材,吾怨子’。今君卒,言犹在耳而弃之,若何?”赵盾与诸大夫皆患缪嬴,且畏诛,乃背所迎而立太子夷皋,是为灵公。发兵以距秦送公子雍者。赵盾为将,往击秦,败之令狐。先蔑、随会亡奔秦。
  9. ^ 《史记·赵世家》:太子母日夜啼泣,顿首谓赵盾曰:“先君何罪,释其適子而更求君?”赵盾患之,恐其宗与大夫袭诛之,乃遂立太子,是为灵公,发兵距所迎襄公弟於秦者。
  10. ^ 《史记·秦本纪》:晋立襄公子而反击秦师,秦师败,随会来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