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八雨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六一八雨災(或稱六一八水災壬子水災壬子雨災,事發當年為壬子年)是指香港於1972年6月18日因為持續暴雨而導致山泥傾瀉的嚴重災難事故。當日,在九龍觀塘區翠屏道木屋區及香港島半山區旭龢大廈先後發生的山泥傾瀉及大廈坍塌慘劇,造成共156死、117傷[1],成為香港歷史上死亡人數最高的水災山洪暴發及山泥傾瀉意外。1972年6月16日至18日期間,香港連日大雨(三日總降雨量達652.3毫米),成為引發此次慘劇的主要成因。

事發經過[编辑]

觀塘災情[编辑]

背景[编辑]

自1960年代始,香港政府有鑑於官地上的非法木屋日增,遂決定設置「安置區」,即臨時房屋區之前身,這些安置區有限定面積與搭建物料,並由徙置事務署管理,居民平均居住三至五年則可獲徙置;位處翠屏道觀塘新區北面,曉光街西南山坡下方之秀茂坪安置區即為其中之一,於1970年設立,進行建設排水系統等工程後,於1971年供居民入住。該安置區佔地約36,000平方呎,山泥傾瀉事件前,居民總數估計為394人[2]

山泥傾瀉事件[编辑]

早於1972年6月16日,已有安置區內最接近西北面建築地盤(按考即今觀塘瑪利諾書院建築地盤[3])的木屋居民發現屋前堆滿了豪雨沖刷下來的泥土,因感不便及不安而報警求助。警方雖飭令地盤須確保泥土不再下瀉,惟成效不彰,山泥下瀉情況至6月17日反趨惡化,但仍影響安置區及其中居民安全。[4]

6月18日上午11時,雨勢頗大;至12時30分,翠屏道已為一呎水深之雨水淹沒。12時40分,安置區北部山坡上之基堤有小量山泥瀉下,至1時10分,曉光街與秀麗街交界的一段基堤崩塌,像「一塊地毡」般瀉下安置區。[5] 瀉下的山泥埋沒大部份安置區木屋,部份木屋甚至被沖過翠屏道,推至觀塘新區。山泥傾瀉亦令附近一輛運載火水的貨車漏出火水發生爆炸並焚燒。[6]

搶救[7][编辑]

事發後,徙置事務處工人盧崇新立即報警,惟電話無法接通。此外亦有一名休班警員胡忠成將事件報告警方。1時25分,警長黃廣鴻及6名警員接報到達災場,目睹焚燒中的火水貨車及另一列焚燒中的損毀木屋。警方不斷要求增援下,消防隊及救護車先後到場,惟均因道路水浸、壞車處處而略受阻延。除政府外,亦有數百名市民在現場協助救援,亦有巴士司機駕駛將傷者送往伊利沙伯醫院

善後[编辑]

警方於當日下午4時設立專責登記失蹤人士的小組,並設指揮站登記、保管災場中發現的災民財物。[8]消防處民眾安全服務隊醫療輔助隊駐港英軍香港義勇軍參與救援,連日搜救傷者及搜索死者[9]。是次災難造成71死52傷[10][11]

6月19日,徙置事務處處長下令馬上安置生還的災民。香港政府亦於6月22日按照調查委員會條例(香港法例第86章)成立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以地方法院法官楊鐵樑為主席,於世界信義宗觀塘職業訓練中心(今隸屬香港基督教服務處)舉行公開聆訊,傳召證人30人,並於同年8月17日向當時輔政司、署理香港總督羅樂民爵士呈交《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詳細報告是次災難。[12]調查委員會認為,災難的主要成因,是因為6月16日至18日連日豪雨,雨水由填塞山谷而建成的基堤的斜面滲入[13],使基堤建築物料軟化,引致山泥傾瀉。

港島西半山災情[编辑]

同日晚上8時55分,香港島半山區寶珊道亦發生山泥傾瀉,一幅受強烈風化的火成岩山坡,在連綿大雨下滑動,首先沖毀了寶珊道一座兩層高的洋房,並順勢把干德道一座六層高的樓宇沖塌,洪水及山泥混和樓宇瓦礫,形成泥石流,衝向位於旭龢道20號,樓高12層的旭龢大廈。大廈即時應聲折斷倒塌,並波及在山坡下的景翠園,該廈最高四層被撞毀。此一系列大廈倒塌意外成為香港戰後近28年來傷亡最慘重的同類事故,旭龢大廈亦成為香港至今層數最高的全幢倒塌之樓宇。

在旭龢大廈內,大部分住客未能及時逃生,被埋在瓦礫之下。駐港英軍奉召到場救災,其後交由消防員接手處理。經過日以繼夜的挖掘,搜救人員成功拯救不少生還者,其中包括前大法官列顯倫,消防員依循他收音機的歌聲而將他救出。旭龢道意外共證實67死19傷[14][15]

創立「籌款賑災」節目傳統[编辑]

六一八水災發生後,香港各界紛紛發起捐款賑災活動。6月24日(星期六)無綫電視發起六一八賑災義演節目(節目名稱為無綫電視籌款賑災慈善表演大會[七彩製作] [16]),由胡章釗張瑛梁醒波譚炳文許冠文為主持,邀請著名影星李小龍陳寶珠,粵劇名伶任劍輝白雪仙新馬師曾,全台電視藝員及歌手,進行香港電視史上首次馬拉松式直播籌款活動(長達12小時),一共籌得900萬港元的善款,打破香港開埠以來賑災籌款的紀錄。自此,無綫的籌款節目就成香港慈善機構的收入來源之一,各大慈善機構每年都競相與無綫合作,製作籌款節目,較大型的如《星光熠熠耀保良》、《歡樂滿東華》等。

災後重建及影響[编辑]

  • 未有全座倒塌的景翠園尚未入伙,發展商後來將損毀部份重新建築,於1974年入伙;位於旭龢大廈側面,興建中的年豐園第二期也被塌山泥波及,整座需要重建,於1975年入伙。
  • 1976年, 因為8月25日在這地區再次發生山泥傾瀉事件,隸屬土木工程拓展署土力工程處在事後成立,逐步建立全面的「斜坡安全系統」,監管香港的斜坡。
  • 六一八雨災的兩處災場,事後闢作公眾休憩設施——旭龢大廈原址改建為現今的旭龢道休憩花園;秀茂坪安置區原址則改建為秀茂坪紀念公園
  • 當時,港督麥理浩上任不久,退休後回顧,他承認這是他任內最棘手的事件。[17]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繁体中文)四年前「六·一八」雨災 死亡一百五十餘人. 工商日報第一頁. 1976年8月26日. 
  2. ^ 居民包括居於合法木屋的384人及居於僭建木屋的10人。見《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2-3。
  3. ^ 觀塘瑪利諾書院
  4. ^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3。
  5. ^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3。亦有當時居於災場對面,觀塘新區第8座的居民張女士謂,聽到山泥崩塌的巨響即步出走廊察看,赫見翠屏道被一大片泥濘和植被覆蓋,驟眼還以為樓下多了一片草地。參林建南編導:《氣象萬千.山雨欲來》(電視節目)(香港:香港電台電視部,2005年4月26日)
  6. ^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3-4。又參陳浩彬、李文諾、呂艾菁、蘇詠嵐、楊政賢:《危難與生機:由六一八雨災秀茂坪山泥傾瀉事件看香港社會及政府對天災的回應》(香港:王肇枝中學,2009年),頁16。(http://www.lcsd.gov.hk/ce/Museum/History/download/09_7_school_05.pdf)[失效連結]
  7. ^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4-6。
  8. ^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5。
  9. ^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5。
  10. ^ (繁体中文)雨災調查委員會昨繼續聆訊 警官供搶救情形 翠屏道近曉明街之安置區第一台木屋全受泥蓋 第九座徒廈外載火水貨車被山泥翻倒着火焚燒. 華僑日報第三張第二頁本港新聞. 1972年7月7日. 
  11. ^ 見「秀茂坪慘劇中死亡人士名單」,《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16-7。
  12. ^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1、9-11。
  13. ^ 該基堤於1964年建成,以填塞一個闊約200呎的小山谷。建築物料為碎花崗石,每3呎為一層然後壓實,建成後基堤高約130呎,坡面築有人字形碎石渠,又鋪以草皮保護斜坡,基堤下亦有暗渠疏導雨水。調查報告中工務司署九龍路政部總工程師方鎮南曾供稱,認為「基堤崩瀉是因大雨期間過長,以及後期雨勢過大而引致的。這些雨水使土壤裏的水份增加,土壤的強度因而減低,結果引致基堤面崩瀉」。調查委員會由是認為建造基堤的物料可能壓得不結實,令雨水有機會由表面滲入,且因附近山坡一帶大部分都已有建築,地下蒸發水量減少,導致地下水上升。參《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頁6-8。
  14. ^ (繁体中文)旭龢道災場掘出 最後一具屍體 總計六十七具. 工商日報第九頁. 1972年8月29日. 
  15. ^ (繁体中文)半山連環塌樓處 數十人仍未救出 搶救人員昨繼續挖地道及泵入氧氣 旭龢道一帶居民說前晨已看到一些異常現象. 大公報第四版. 1972年6月20日. 
  16. ^ [1]
  17. ^ RTHK香港故事11:《打風落雨》

參考資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