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七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六二七事件又称草屿事件。1984年6月27日驻扎在金门中华民国国军炮击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控制的草屿而引发的炮战。这是1979年金门炮战停止以后海峡两岸唯一的一次军事冲突。中国大陆则称解放军未还击。

背景[编辑]

1979年元旦中国大陆颁布《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停止炮击金门,国共内战已事实停火。

过程[编辑]

庄辉亮叛逃[编辑]

桃園平鎮人庄辉亮,国军金东师(319师)士兵。刚从训练中心结训,下部队被分发到金门东海岸的狗屿湾连第1排。庄辉亮等新兵在莒光日(国军对星期四的称呼。这一天所有部队停止一切军事操课,只上政治课)与另一名大专兵站双哨卫兵,他站卫兵时抽烟,被刚步出中山室的辅导长看到,被送到鹊山旅部关禁闭,竟然从禁闭室逃跑,金门全岛发动雷霆演习搜捕也没找到他,他利用工兵工程用的模板下海,企图循林正义(林毅夫)的叛逃路径游往中国大陆。游出八百公尺,被海岸哨及观测官发现。

国军开炮[编辑]

经报到师部后,国军开始对目标不断射击。先是用轻兵器及战防武器射击,因目标太小紧贴海面,难以击中;防卫部随即指示改以一○五炮射击,用电话下达射击命令。当时目标已从东海岸漂到马山与角屿之间的海面,潮水开始退潮,正往对岸漂移。二战美军报废而军援台湾的105榴炮,因为装备老旧、装药潮湿,结果未打到逃兵庄辉亮,反射到了解放军驻守的角屿,落弹造成伤亡后,解放军发炮还击。国军发射一百余发榴炮与迫炮,造成解放军1死2伤;解放军还击造成国军1死。双方炮战不到一小时后,国军停止射击,解放军同步停止。国军司令官下令把两栖部队的快艇从南海岸运到北海岸,选定距目标最近位置,由副营长带领六艘快艇下水,全速朝庄辉亮驶去,四艘解放军小艇也向逃兵接近,不过国军小艇比较靠近目标,迅速把人捞起,解放军停了下来,看着国军将人带回。

庄辉亮被押回来后,八一炮弹的小碎片造成头部受轻伤,其余无碍。他后来审判处决[1]

国军声称的炮战起因[编辑]

郝柏村在《八年参谋总长日纪》(天下文化,2000年出版)里声称:“显因我27日射击角屿东北1500公尺处竹筏而意图造谣栽诬。在国际间尤以对美国造成我好战形象。今日特指示发布新闻予以反斥,并绘出我驱离射击海域,以正视听。中共近派渔船接近外岛警戒水域,诱我驱离射击,然后栽诬。此种诡计必须拆穿。”1984年7月6日,全台三大报《中央日报》、《中国时报》与《联合报》,头版标题均是国民党政府中央社新闻《匪船多批骚扰金马防区》与《匪蛙人刘陈宁在金门滩头被捕》(见下文)。2004年,退休的国安局长丁渝洲(事发时的金东师参谋长),口述《丁渝洲回忆录》里(天下文化出版)为了护短,声称庄辉亮不是金东师(319师955旅步1营2连)的逃兵而来自金西师(127师)。回忆录说:“我们监听到福建军区司令皮定钧以电话向中共中央报告此事,而且角屿共军已把炮衣脱掉,幸好他们没有还击。”事实上皮定均早已于1976年7月7日在乘直升机视察东山岛演习时遭遇飞机撞山身亡,庄辉亮也不是丁渝洲所谓的“考管份子”。

刘陈宁蛙人案[编辑]

国军政工不断透过广播与空漂海漂传单,对中国大陆鼓吹“投奔自由”。上海人刘陈宁,听了广播,携带2万元人民币,游到金门当反共义士,以为可以领赏。但当时除非驾军机或劫持民航机,个别游泳来的无论军民都不收,即使到了金马,也用渔船遣返。6月12日凌晨刘陈宁到金门,表达投奔自由,参与反共大业,却被送去政工那里毒打,确认不是匪谍后,要择期遣送,不料六二七事件爆发。817公报签订后,张爱萍访美,中美开始军事交流,美国认为六二七事件是国军故意捣乱,所以国军在7月5日发布新闻,栽赃刘陈宁是共军蛙人。

刘陈宁被送到台湾,关在台东外海的太平洋绿岛监狱。当时正值江南案蒋经国害怕牵连蒋孝武,11月12日执行一清专案扫黑行动,竹联帮找本土报纸与党外杂志一起炒作刘陈宁案,突显一清专案的荒谬。刘陈宁被从香港交给中国红十字会,在上海入境,國军赔偿他的约200万新台币,全都被大陆没收,2万元人民币则还给了他。中国大陆没有再追究他,两岸红十字会有了来往。刘陈宁与陈启礼杨登魁周乃忠等成为狱友。

中国大陆说法[编辑]

1984年6月27日上午8时40分左右,金门守军突然猛烈炮击角屿岛,并有不明船只借着大雾向该岛驶近。宋清渭和参谋长陈明端分析情况后,决定迅速将情况报告军区,同时通知守备师团加强戒备;驻角屿西海岸守备部队立即进入工事,炮兵把炮衣脱掉,做好反击准备战;命令有关部队迅速做好增援角屿的战斗准备。宋清渭等人分析判断对方炮击是挑衅性行为,海上目标可能是驶向大陆的小船,应当进一步请示上级要不要进行炮火反击;同时把情况通报角屿西海岸地方政府,请他们协助查明海上船只的情况。

到了9时50分,宋清渭接到守备某师报告,称对方炮击已经停止,海上目标为一小竹排,现已消失[2]

0.19平方公里的孤岛上顷刻落弹150余发,两名下哨的战士躲避不及,身负重伤。程国财是驻岛部队唯一的军医,他立即冲向现场抢救伤员。现场附近没有防空洞,程国财实施急救,又一发炮弹袭来,程国财牺牲。大陆对这次袭击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与忍让,既未还炮,也未抗议,甚至没有发布消息,用沉默显示了追求和平的诚意。邓颖超闻知此事后,用手帕擦去眼角的泪痕,说:解放军不还炮是对的,不能给不希望和平不愿意统一的人任何借口。事后,解放军驻角屿官兵在程国财罹难处树立了一块永久的纪念碑[3]

类似事件[编辑]

1994年11月14日上午,小金门驻军试炮时,射程计算差错,误击厦门市郊黄厝村塔头社,4名民工被炮弹炸伤,其中重傷兩人[4]。因為當時兩邊剛開始談判,關係算和緩[5],解放军没有还击,厦门政府给予伤者免费治疗,并发给生活补助。他们很快养好伤,出院了。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对此事件表示严重关注,认为这是一起破坏海峡两岸和平气氛的恶性事件,並强烈谴责台湾当局的罪恶行径,坚决要求台湾当局迅速查明情况,公布事实真相,并严惩肇事者[6]。因此海基會還特別前往善後,賠償了事[7]。当时,金门有一个爱心团体挂电话到厦门市台办金门事务处,表示要派人到厦门来,给伤者送慰问金。但是厦门方面婉言谢绝了他们的善意。因为中央领导有明确指示:两岸尚未结束敌对状态,从政治上记他一笔帐即可,不提赔偿[8]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