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歌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六四歌曲,亦称民运歌曲,是指具有纪念六四事件意义的歌曲。这些歌曲有些作于六四之前,与六四事件本无直接关系,但是在八九民运过程中被广为传唱,歌曲常被用于纪念六四及社會運動,如《龙的传人》、《血染的风采》等;有些歌曲作于运动之时,主要表达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和对学运的支持,如《为自由》、《历史的伤口》等;还有许多歌曲作于六四之后,表达了对这一历史事件的复杂心情,如《漆黑将不再面对》、《祭好汉》等。

由于在六四事件后,中國大陆严格的审查制度,使得纪念六四的歌曲难以问世,作品比较少见且一般未能公开发行,因此六四歌曲中以香港台湾歌曲,尤其以香港歌曲居多。在各种六四纪念活动,如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中,参与者都会演唱一些六四歌曲。由于六四歌曲曲目众多,此处只选取其中一些较为有名,且传唱至今的。

大陆[编辑]

最后一枪[编辑]

此曲作词者為王贵和崔健,而作曲者為崔健。

这首歌本是崔健从1979年中越战争得来的灵感,最早的版本收录在1987年的《无名高地──中国红歌星金曲选第一集》合辑。[1]1988年,这首歌被收录于东方歌舞团录制的《开天辟地中国新音乐》专辑。

六四事件之后,这首歌被民众,甚至崔健本人赋予了全新的意义。1990年亚运会成都站义演时,崔健唱完这首歌后直接说:「我们希望去年听到的枪声,是最后一枪。」[2]

1991年,这首歌发表于《解决》这张专辑中,歌词经大量删减后只剩下三句,基本上成为一首器乐演奏曲。完整版的歌词曾出现在一部香港电影《火烧岛》的末尾。1995年8月,崔健在美国巡回演唱,期间接受旧金山中文电台的采访时,崔健坚持说自己的歌和政治无关。盘古乐队曾在纪念六四十七周年之际翻唱这首歌的完整版。[3]

血染的风采[编辑]

此曲作词者為陈哲,作曲者為苏越。

此曲创作于1987年,本是为纪念中越战争中牺牲的解放军士兵而作,后来被用于纪念六四事件,梅艳芳亦多次演唱此曲。

一无所有/真愛又如何[编辑]

此曲作词者為崔健/盧國沾,作曲者為崔健。

《一无所有》创作于1986年,是崔健的成名作,學生运动中,此曲被广为传唱,崔健曾亲自到广场上演唱此曲为学生打气,而該作品廣東版本由徐小鳳主唱,並命名為《真愛又如何》。

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在纪录片《天安门》中曾说:「这首歌和这几个字体现出我们的一种心情,可以想象我们这一代人有什么?」

国际歌[编辑]

国际歌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著名歌曲,曾作為蘇聯國歌,在中國共產黨官方的宣传下,这首歌在中国家喻户晓。民运时,这首歌成为被学生传唱最多的歌曲之一。六月四日清晨天安门清场时,学生们正是唱着这首歌,手拉着手离开广场。[4]

别去糟蹋[编辑]

来自黑豹乐队同名专辑,一般认为和六四有关。这张专辑在大陆发行时没有收录。

广场[编辑]

《广场》收录于李志的第二张专辑《B&BⅡ》,此专辑在2007年1月11日正式发行时的名称是《梵高先生》,没有收录这首歌。歌曲大量使用记录片《天安门》中的音频采样,开头是韩东方的一段录音,中间有六四事件中群众高喊“救护车”、“刽子手”、“土匪”,以及枪声等的录音。歌曲最后在丁子霖表述丧子之痛的哭泣声中结束。

《广场》收录于 Carsick Cars 乐队的首张同名专辑《Carsick Cars》中。

六月[编辑]

愚人船乐队2004年的作品。

工農兵聯合起來向前進[编辑]

由北京學生改編自《工農兵聯合起來》 ,把原歌詞中的「我们团结,我们前进,杀向那帝国主义反动派的大本营」改為「我們團結我們奮鬥,要爭民主要爭自由,殺向那獨裁專制貪官污吏大本營」。

香港[编辑]

参见:民主歌聲獻中華

为自由[编辑]

曲:卢冠廷 词:唐書琛

香港群星合唱,聚集了香港当时几乎所有的歌星,该曲曾在1989年5月登上中文歌曲龍虎榜首位。

長夜孤魂[编辑]

曲:卢冠廷 词:唐書琛

於2013年5月31日的香港電台頭條新聞節目中播出以纪念六四烈士。

自由花[编辑]

曲:鄭智化 詞:周禮茂

自由花的粵語版,是歷年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晚會的主題曲。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曾經痛惜,年月裏轉化為力,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悠悠長長繼續前航不懂去驚怕,荊荊棘棘通通斬去不必多看它,浮浮沉沉昨日人群雖不說一話,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忘不了的,留不了不死意識,深深相信始終會變真某年某夕;如此訊息,仍賴你跟我全力,加一把勁,將這理想繼續在尋覓。

漆黑将不再面对[编辑]

曲:卢冠廷 词:刘卓辉

为了在暴雨中找到真谛 牺牲的竟要彻底” “天与地 几多的心里还在落泪 心永伴随 无人能忘掉你在远方

卢冠廷在六四之后制作了一张《1989》的专辑,里面的歌曲都和六四有关,而《漆黑将不再面对》是这张专辑里最著名的一首。

祭好汉[编辑]

曲調為《將軍令》,盧國沾作词。

後來本曲中的歌詞「齊共記起這段情,祭好漢」和「眾多好漢子,有請到現場」,被性別平權主義者認為男性色彩過重,故此,支聯會後來將歌詞修改為「齊共記起這段情,待昭雪」和「眾多烈士,快請到現場」,歌名亦被修改為《祭英烈》。

妈妈我没有做错[编辑]

曲: 林慕德 词: 刘卓辉

夏韶声主唱,后被选入其1989年发行的同名专辑。

你喚醒我的靈魂[编辑]

曲:夏韶聲 詞:林振強

夏韶声主唱,來自1989年的同名大碟,是他響應民運而出版的專輯。此曲道出了當時港人的心聲﹕「我從前根本懶想,從沒關心故鄉,唯求偷生與安詳;你明知可重傷,仍胸襟對槍,寧死都要堅強,只為民主飄揚」。

四海一心[编辑]

曲:倫永亮 词:潘偉源

1989年香港演藝界舉行“民主歌聲獻中華” 港台及海外巡回義演支持中國學生民主運動,梅艷芳邀請作曲家倫永亮、詞作家潘偉源(即:《烈焰紅唇》的原班人馬)為其譜寫六四作品《四海一心》,並首度在巡回義演中演唱此曲。[5]

中國[编辑]

曲/詞:林敏聰

天安门母亲的呼唤[编辑]

曲/词:金佩玮

金佩玮于2004年为支持天安门母亲运动而作。

毋忘六四[编辑]

曲/詞:金佩瑋

五月的陽光[编辑]

曲:杜雯惠 詞:杜雯惠

二十年[编辑]

改編自《歷史的傷口》詞:Barry

未平复的心[编辑]

曲:李健达 词:陈少琪 王菲演唱

長城[编辑]

曲:黃家駒 詞:劉卓輝

黃家駒主唱,1992年Beyond第八張專輯《繼續革命》中的主打歌《長城》被認為是諷刺六四事件。「圍著事實的真相」被認為是指中國內地主政者掩飾六四屠城的真相,「圍著慾望與理想(叫嚷)」被認為是指內地學生民主的呼號,「還有昨天的戰場」被認為是指天安門廣場,「誰卻甘心流連塞上」「誰要一生流離浪蕩」被認為是指流亡海外的學生, 「蒙著耳朵 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蒙著眼睛 再見往昔景仰的那樣一道疤痕」被認為是表達中共封鎖六四屠城的真相。長城在中國雖然是堅固的歷史圍牆建築,卻也是中國數百年來封閉的象徵。

岁月无声[编辑]

曲:黃家駒 詞:劉卓輝 黃家駒主唱

“泪眼已吹干 无力再回望” “白发已沧桑 无梦再期望” “沙不怕风吹 在某天定会凝聚 愿我可再留下来”

这首歌曲的歌词很隐晦,劉卓輝曾接受采访,称黄家驹当年“写作这首歌有很深的六四情结”,特别是里面那一句“可否不要往后再倒退”,就是希望中国不要再往后倒退了。值得注意的是,此曲原本由麥潔文主唱,最初以情歌風格編曲,其後由Beyond重新以搖滾風格演譯,知名度比麥之版本更高。

抗战二十年[编辑]

曲:黃家駒 詞:黃偉文 主唱: Beyond

此曲本为Beyond乐队於2003年纪念其乐队成立二十周年及纪念已故主唱黄家驹而作,后来被人发现其歌词也非常适合用于纪念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及香港民主運動(代表香港爭取民主二十多年一直無進展)。令人热情迸发但实际上都有深刻的社会、政治和文化背景的历史事件。

天問[编辑]

曲:劉以達 詞:周耀輝 達明一派演唱

達明一派在六四屠殺後推出大碟《神經》中的主打歌《天問》,毫不忌諱地諷刺中國人傳統倫理的家長權威性,以反映中共的專權高壓,「天不容問」。歌曲以囂張的天空火焰壓迫人民作喻,大地衆生害怕得靜默無說話,生活於惶恐下,繼而引起了反抗,要把火舌射下來,也有人借此上位「偷仙丹飛天」,而「月宮安守青天」更加是不言而喻的說明這場風波。到頭來,挑戰權威是不容的,「縱怨天、天不容問」「嘆衆生、生不容問」。悲哀的中國人,「千秋的咒詛何時作罷」方可邁向民主呢?

諸神的黃昏[编辑]

曲:劉以達 詞:陳少琪 達明一派演唱

達明一派在六四屠城後推出大碟《神經》中的《諸神的黃昏》諷刺六四事件,「從廝殺的角落裡驚叫中一抹鮮血屠城,期望眾生更虔誠」。

狐狸先生的尾巴[编辑]

曲:李啟昌 詞:夢劇院 夢劇院演唱

夢劇院在1989年推出大碟《天生一對》中的《狐狸先生的尾巴》諷刺六四事件內地主政者封鎖新聞消息 「誰做了啞巴,請盡情的嘶叫。沉著笑的他,收起狐狸的尾巴」 

你知我知[编辑]

曲:Gessle 詞:林振強

譚詠麟演唱,1989年的《忘情都市》專輯中的《你知我知》,都是作詞者以直接提問詞組,對中共政權的咆哮。「若是問我可否將所想的封鎖,就像問我絲巾可否包一堆火」
此曲改編自Roxette的「The Look」。

破晓前尘梦[编辑]

林忆莲在1991年7月的《意亂情迷1991 Live》个人演唱会上,将《破晓》和《前尘》组合,伴舞者着白衬衫长裤代表学生,最后纷纷中枪倒下。

六月四日的約會[编辑]

收錄於1990年笑星救地球專輯內,歌詞以故事形式講述六四事件發生後的當日,演唱者與他們不同朋友同一樣的心情。

廖偉雄胡大為演唱。

[编辑]

这是环球唱片2009年的一个精选集,有指是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专辑[6][7][8] [9][10],出版方刻意回避,其监制声称只是“惨情歌”。[11]此唱片名为“田”,实际上是一个无名唱片,封面上巨大的田字只是四个方格,内附同样黑底红字的不乾胶贴纸,唱片购买者可以将唱片自行命名。不乾胶贴纸内容为:

一 國泰民安  
二 忘年之契   
三 星星相惜   
四 流金歲月   
五 不由自主   
六 打得火熱
七 萬紫千紅
八 杯水車薪
九 毋望之福
十 傳情達意

唱片内的歌词册中,每首歌均有一些歌词以红底黑字方式高亮印刷。收录歌曲列表:

  1. 四海一心 / 梅艷芳
  2. 你知我知 / 譚詠麟
  3. 人間道 / 張學友[12]
  4. 漆黑將不再面對 / 盧冠廷
  5. 破曉 / 林憶蓮
  6. 歲月無聲 / Beyond
  7. 天問 / 達明一派
  8. 一切為何 / 太極
  9. 媽媽我沒有做錯 / 夏韶聲
  10. 不死鳥 / 鍾鎮濤
  11. 焚心以火 / 葉蒨文
  12. 國旗 / 林子祥
  13. 我未能忘掉你 / 盧冠廷
  14. 未平復的心 / 王菲 黃貫中
  15. 問青空 / 黃凱芹
  16. 長城 / Beyond
  17. 舞吧舞吧舞吧 / 黃耀明

毋忘花[编辑]

曲:謝芊彤 詞:謝芊彤

民主會戰勝歸來[编辑]

曲:Anthony Kwong 詞:Barry 主唱:VIIV樂隊

民主會戰勝歸來此曲在後來是香港六四晚會的主題曲之一,亦代表支聯會在紀念六四晚會的歌曲內容中加入香港本土主義特色的元素。

中國夢[编辑]

曲: 趙文海 詞: 黃霑 主唱: 羅文[13]

中國夢歌曲內容原為頌揚中華文化,其後成為香港六四晚會的主題曲之一,歌詞內容有濃厚的大中華主義色彩。

六月飛霜[编辑]

曲: Kool G@Public Zoo 詞: 林夕 主唱: 陳奕迅

人间道[编辑]

作詞:黃霑 作曲:黃霑 編曲:戴樂民 主唱: 張學友

張學友主唱的電影主題曲《人間道》亦由黃霑作曲填詞,熱血悲壯的歌詞如「少年怒/天地鬼哭神號」、「大地舊日江山/怎麼會變血海滔滔/故園路/怎麼竟是不歸路」、「驚問世間/怎麼儘是無道」等,句句痛心徹肺,叩問蒼天,天亦無言。此曲被視為香港六四歌曲之一,六四二十週年時收錄於環球唱片低調發行的悼念六四唱片集《田》。[14]

誰來愛我們[编辑]

曲: 李健達 詞: 陳少琪 主唱: 黃翊

此曲於1989年奪得亞太金箏流行曲創作大賽(香港決賽)冠軍,並收錄於1990年黃翊同名專輯內。歌詞以孩子來形容香港人,描述經歷六四後,香港人面對未來感到困惑﹑迷茫、矛盾的複雜心情。

家明[编辑]

曲:伍乐城 词:黄伟文 主唱:谢安琪

收录于谢安琪第12張個人專輯《Kontinue》。謝安琪曾在她的個人音樂會或接受電台訪問時指出,《家明》是向一首國語歌曲致敬,以及是1989年當時發生的一些事的回憶。〈家明〉的「家」解作「國家」,而「明」則解作「明天」及「日月」,合起來便是【國家的明天】或【國家的日月】,帶有年輕人對國家未來有抱負的含意[15]

台湾[编辑]

家在山的那一边[编辑]

1989年5月27日,香港跑马地馬场50万人声援北京学生抗议中共、反贪污、反腐败的民運史無前例的籌款音樂會──《民主歌聲獻中華》。邓丽君在头颈上挂了一块牌子,上面手书“反对军管”,演唱了《家在山的那一边》歌曲。據說當時負責轉播的無綫電視為免惹怒北京,多次刻意在鏡頭上遷就,避免她的牌子在鏡頭前出現。[16]

演唱前,她說到:

龙的传人[编辑]

《龙的传人》是侯德健最具有影响力的作品,歌詞內容有濃厚的大中華主義色彩。

作于1978年台美断交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之时。在学潮中,侯德健将此歌的歌词做了稍许改写,把“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改为“四面楚歌是独裁的剑”,把“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改为“不管你自己愿不愿意,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并在《民主歌声献中华》的演唱会中演唱经改动后的《龙的传人》。

在六四后期,侯德健到天安门广场参与绝食,成为著名的“四君子”之一。《龙的传人》是当时大陆最流行的歌曲之一,侯德健常与广场上的学生一同合唱此曲。

6月3日晚,3-4万的台湾民众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前静坐及合唱,晚上11時20分,两岸接通了电话,开始两岸对歌活动。北高联表示学生们现在受到很大的威胁,但是他们决不退缩。台湾民众热烈鼓掌,并随后集体合唱《龙的传人》。在凌晨零時20分,从北京到台北的电话声再次响起,随后两岸的联系中断,北京的消息不久传到台湾,而中正纪念堂前的民众一直坚持到天亮。《龙的传人》成为当晚的主题曲。[17]

历史的伤口[编辑]

词:林秋尊梁弘志陈乐融、童安格、郑华娟刘虞瑞

曲:小虫、沈光远、李宗盛李寿全、梁弘志、陈美威、陈复明、童安格、张洪量黄韵玲

演 唱:小虎队、王新莲、伍思凯、文章、沉光远、李宗盛、知己二重唱、邰正宵、金素梅、城市少女、姜育恒、星星月亮太阳、马玉芬、马兆骏、陈美威、陈复明、童安格、张雨生、张信哲、张洪量、张淘淘、曾庆瑜、张镐哲、黄韵玲、叶欢、郑怡、蔡幸娟、忧欢派队、罗纮武

合 声:沈光远、李宗盛、马兆骏、陈美威、陈复明

这首歌由经赵少康发起,由飛碟滾石可登寶麗金四家唱片公司合力製作,以歌聲聲援中國大陸的學運,十二位作词人及作曲家经过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工作后於1989年5月27日完成词曲的创作。歌曲制作完成后通过各种管路向大陆宣传,而此作品也是張洪量作曲之張雨生遺作。[18] 关于制作的报道[19]

是否能够飞到未来[编辑]

歌手:黄品源

专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歌词中有“天安门的怒吼还要沉默多久 多年以后 是否还唱着 历史的伤口”

没有烟抽的日子[编辑]

词:王丹 曲:张雨生

1989年學生運動期間,王丹以筆名「星子」在北京報章上發表了一首詩,題為「没有烟抽的日子」。台灣創作歌手張雨生讀了這首詩,便為它譜了曲,並在專輯上說:「我不想騙你,寫這首曲子,我有著神秘的亢奮和驚異的心情。那天夜裡直到完成了歌,還持續高昂的情緒,失眠至早上七點多。對學運,這曲子不是什麼註腳,是積鬱了我心底對中國人的悲憫。」[20]

六月四日(我还活着)[编辑]

出自童安格1989年的专辑《梦开始的地方》。1990年,中国唱片总公司将此专辑引入中国,并将专辑名改为《童安格新曲》,但是没有收录《六月四日》。正是这张专辑使童安格在中国全面走红。现在大陆的许多音乐网站收有原版的《梦开始的地方》,《六月四日》这首歌也很容易被点播和下载。

钢铁的心[编辑]

苏芮主唱。此歌曲除用於六四事件外,原用于追悼在8.23炮战中牺牲的中華民國国军将士。

漂亮的中国人[编辑]

侯德健主唱。「这首歌的名字叫《漂亮的中国人》,这几天同学们表现得太棒了,绝对是把最漂亮的中国人拿给世界人看……」六月初于天安门广场学生营地帐篷内与刘晓波共同接受记者采访。

弹唱词 (别后)[编辑]

罗大佑主唱。被收入六四诗集中。

京城夜[编辑]

罗大佑主唱。《京城夜》原名《台北京城夜》,本来和六四没有关系,但事后因“杀气腾腾”等歌词被认为带有预言性质。后来罗大佑本人也将它的演奏曲作为某六四周年前的一个演唱会的开场曲。

侏儒之歌[编辑]

罗大佑主唱。“五千年专制恭请你来肃清 可是谁又能替你洗净双手血腥”

纪念日[编辑]

齐秦主唱。

你的背后还有我们[编辑]

词:郑华娟 曲:小虫

张信哲、黄品源、苏芮、梅艳芳、崔健、王菲和黄贯中主唱。該作品是陳奕迅新舊公司(即新藝寶及華星)聯合製作之梅艷芳遺作。

亲亲表哥[编辑]

罗大佑主唱。歌词和六四并无关联,但是一首藏头诗。

证妈妈有表姐裕玲无证爸爸有表哥坚庭
情大唱 I, I, I was born in Beijing.
大奇兵收埋个特区爱奴叫清清
奶唔包三奶唔包走番去包二奶

One Night in Beijing (北京一夜)[编辑]

陳昇 / 劉佳慧主唱。“雖然陳昇的One Night in Beijing 沒有刻意的寫甚麼六四﹐不過隱含著對戰爭的心痛控訴與感傷﹐歌曲很容易令人聯想起曾經在北京發生過的一些事。”[21]“2011年《北京一夜》位列浙江省37首禁唱歌曲”属于误传。[22]

1989[编辑]

曲﹕陳昇 詞﹕陳昇

陳昇主唱。 “據宣傳唱片時說﹐此曲明顯跟六四有關。”[23]

其它地区[编辑]

Blood is on the square[编辑]

词:菲力浦·摩根(Phillip Morgan)
曲:菲力浦·摩根

这首歌是蒋品超主编的《六四诗集》中唯一入选的非中文歌曲。其作者菲力浦·摩根据说当时还是华盛顿大学法律系的一名学生,在六四之后大约一周写成此作品。[24]

China[编辑]

词:琼·贝兹(Joan Chandos Báez)
曲:琼·贝兹

琼·贝兹在1989年创作的专辑《speaking of dream》的主打歌曲,主要讲述了1989年六四事件,并阐述了自己的政治观点。[25]

East Asia[编辑]

作詞/作曲:中岛美雪
編曲:瀨尾一三David Campbell

TBS电视电视节目主持人筑紫哲也与中岛美雪对谈时,提到了这首歌曲是对六四中不屈精神的缅怀。[26]

Same Cry(feat LT)[编辑]

作詞/作曲:欧阳靖

收录在美籍华裔说唱歌手JIN(欧阳靖)2004年发行的《The Rest Is History》专辑中,歌曲内容涉及六四事件并抒发歌手对遇难者缅怀之情。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新唐人网:【禁歌禁片】崔健《最后一枪》的由来和演变
  2. ^ 沙非公:"六四"国殇记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下)
  3. ^ 民主论坛:翻唱《最后一枪》祭奠“六.四”屠城十七年
  4. ^ "六四"慘案
  5. ^ 博讯:六四诗集初选入选作品
  6. ^ 《苹果日报》隔牆有耳:這些歌……人民不會忘記 2009-06-26 蘋果日報
  7. ^ 環球唱片的六四歌曲精選集"田"
  8. ^ 點評(上):環球唱片六月推出「慘情歌」精選碟《田》
  9. ^ 點評(下):環球唱片六月推出「慘情歌」精選碟《田》
  10. ^ 封面開天窗的無名合輯【田】
  11. ^ YESASIA: YumCha! - "田"的產品評論
  12. ^ 黄霑:爱恨徐克黄霑说,“歌词其实是讲64的,没有人知”
  13.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G3m46vnQkc
  14. ^ https://nointerpretations.wordpress.com/2013/05/18/%E4%B8%8D%E5%86%8D%E5%8F%AF%E8%83%BD%E7%9A%84%E4%BA%82%E4%B8%96%E5%AF%93%E8%A8%80%EF%B9%A3%E3%80%8A%E5%80%A9%E5%A5%B3%E5%B9%BD%E9%AD%82ii-%E4%B9%8B%E4%BA%BA%E9%96%93%E9%81%93%E3%80%8B/
  15. ^ 謝安琪@903 叱吒樂壇訪問 C
  16. ^ 永遠的遺憾:鄧麗君大陸演唱會終成一夢 http://www.epochtimes.com/b5/7/5/23/n1719650.htm
  17. ^ 根据台视1989年6月4日的新闻报道
  18. ^ 六四档案馆:历史的伤口
  19.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Ppu2UwHVIo
  20. ^ 《想念我》專輯,飛碟唱片發行,1989年9月25日。
  21. ^ 六四民運20週年é - 樂多日誌
  22. ^ 37首歌曲“被禁唱”属误传
  23. ^ 六四民運20週年 - 樂多日誌
  24. ^ 华夏快递2002年6月4日:六四的歌
  25. ^ 《speak of dream》[1]
  26. ^ 『EAST ASIA』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