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镇之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六镇起义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六镇之亂,又称六镇起义。指的是在中国南北朝时期的北魏正光五年(公元524年)發起的動亂。起因是因北魏首都南迁洛陽後,六鎮的鮮卑貴族和將士的待遇及升遷不如洛陽的漢化鮮卑貴族,最後发起的反汉化的大起事[1]

六镇含义[编辑]

六镇这个词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含义,六镇原指怀朔镇武川鎮撫冥鎮柔玄鎮沃野鎮懐荒鎮六个边镇,后来变成北方各镇的总称[註 1]。这些镇是用于抵御北方柔然入侵、镇压起义以及防范南方势力进攻的[2][3]

成因[编辑]

六镇军人本来是职业军人,社会阶级为贵族,种族文化为鲜卑。孝文帝汉化政策之后,职业军人與鲜卑文化这两点没有变,但社会阶级急速下降,以前仕宦、复除的特权的权利也没有了[4],由「国之肺腑」逐步沦落为镇户、府户,身分低下。而迁到洛阳的强宗子弟,受到汉化的洗礼,各各荣显;边镇当兵的,却被“有司乖实,号曰府户,役同厮养”,引起了六镇军民的普遍不满。也致使六镇一带,无法汉化。

这种排斥鲜卑武人的政策在当时京城洛阳也能看到,以致造成在禁军产生叛变[5]。而北魏吏制败坏,经济衰退更使这种矛盾更加激化。

孝明帝时期,六镇连年发生旱灾饥荒;正光四年(523年)二月,北魏北部的游牧部落政权柔然也发生大饥荒,向北魏求援,北魏由于自身经济窘迫加之一贯轻视柔然(蔑称其为“蠕蠕”或“茹茹”,意思其蠢笨如蠕虫),所以予以拒绝。柔然可汗阿那瓌,遂于四月派兵侵入北魏进行剽掠,以解决饥荒。怀荒镇的人民因食物资料大部分被劫夺而生计艰难,遂向镇将武卫将军于景请求赈济,但遭到其蛮横的拒绝,遂怒杀于景,于是北魏朝廷因此认为六镇边民凶顽,决定弹压整肃,这更加深了双方的不信任。

变乱过程[编辑]

六镇起兵[编辑]

正光五年(524年)三月[6],沃野镇人破六韩拔陵因与“高阙戍主,率下失和”[7][註 2],就杀掉戍主造反,改号真王。起义军旋即攻克沃野镇,然后北进包围了武川、怀朔二镇。怀朔镇将杨钧命令贺拔度拔和他的三个儿子贺拔允贺拔胜贺拔岳领兵迎击。不久之后,魏以临淮王元彧都督北讨诸军事,讨破六韩拔陵[8],元彧带兵屯驻云中。四月,高平镇赫连恩等造反,推敕勒酋长胡琛为高平王,攻高平镇以嚮应破六韩拔陵。魏将卢祖迁击破之,胡琛北遁。

北魏武士俑,现藏于山西省博物院

起义军卫可孤于同月攻陷武川,怀朔亦溃,贺拔胜父子俱为卫可孤所虏[9]。元彧被破六韩拔陵在五原打败,北魏另一支李叔仁率领的部队败于白道。北魏改派李崇为北讨大都督,命抚军将军崔暹、镇军将军广阳王元渊皆受崇节度。七月,崔暹违李崇节度,与破六韩拔陵战于白道,大败,单骑走还。破六韩拔陵并力攻李崇,李崇力战不能御,引还云中,与之相持[10]。不久柔玄镇镇民发动叛变,莫折大提攻占高平,发动关陇起义。至此,六镇尽为镇民所占。

关陇民变[编辑]

后莫折大提病逝,第四子莫折念生继续统军,并派其弟莫折天生带兵击败元志岐州刺史裴芬之指挥的魏军,占领岐州、泾州凉州。北魏改派齐王萧宝夤崔延伯代替患病的元志孝昌元年(525年)正月莫折天生军驻扎在黑水。北魏岐州刺史崔延伯和萧宝夤率众五万与莫折念生在马嵬爆发大战,莫折念生战败,被“俘斩十馀万”[11]。莫折念生退保小陇,北魏军占领凉州南。秦州起义军首领韩祖香被北魏益州刺史魏子建击败杀死,张长命投降萧宝夤。四月,高平镇起义军首领胡琛遣其大将万俟丑奴宿勤明达等攻击北魏泾州,打败萧宝夤和崔延伯的大军[12],萧宝夤只能退保安定。

破六韩兵败[编辑]

正光六年(525年),二月。北魏胡太后元诩发动政变,解除了元叉的兵权和職務,并杀死了元叉及其同党。同时派出使节带礼物出使柔然,要求柔然出动部队帮助北魏平叛。柔然首领阿那瑰率兵十万向西进逼沃野镇[13],连战连捷,大败六镇之军。北魏也派元琛率军自平城出发,进攻怀朔。六月,元琛被破六韩拔陵在五原打败,被迫向东撤退。元琛改变策略,开始分化招降起义军。这个策略起到很好效果,乜列河率三万人投降。元琛又趁破六韩拔陵截击乜列河军之际设下埋伏,打败破六韩拔陵[14],破六韩拔陵渡河逃亡,北魏军所俘六镇兵民20万被北魏政府分配在瀛、冀、定三州就食。孝明帝改元孝昌

河北民变[编辑]

六镇20万被俘兵民安置在河北三州之后,正逢河北遭遇水旱之灾,无处就食,出现逃亡现象[15]

北魏驮粮马,大同市博物馆藏

孝昌元年(525年)八月,柔玄镇兵杜洛周聚众于上谷起事[16]。九月,北魏派幽州刺史常景和幽州都督元谭镇压,常景在卢龙塞和军都司沿线险要驻兵防守。

孝昌二年(526年),北魏安州石离、六城、解盐戍将起兵响应杜洛周,杜洛周集合兵力进攻居庸关,攻克,元谭连夜逃亡。同时,鲜于修礼率当地六镇兵民于定州造反,改元鲁兴,被北魏都督杨津击败,被迫东撤。四月杜洛周进攻蓟城(今北京),打败都督李琚,但因常景的截击,被迫退还上谷。五月,杜洛周派部将曹纥进攻蓟南,但于七月曹纥所部被常景重创[17],杜洛周也在范阳被击败。

八月,鲜于修礼所部发生内乱,鲜于修礼被元洪业所杀,元洪业又被葛荣所杀。九月,葛荣所部与北魏元渊、元融所部战于白牛逻,北魏军大败,元融被杀[18]。后元渊在博陵被葛荣骑兵所杀。

孝昌三年(527年)正月,葛荣攻克殷州。十一月攻克冀州,十二月击败源子邕裴衍,进逼[19]

武昌(528年)元年正月,杜洛周攻克定、瀛二州。二月,起义军内部发生火拼,结果葛荣杀死杜洛周,并统领其军。这时起义军已经发展到几十万之众[20]。与此同时,山东之地爆发民变,邢杲于六月自立为汉王,改元天统,后被元天穆尔朱兆镇压。北魏其余各地都由民变出现。

武泰元年六月,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后,北魏朝廷为尔朱荣控制,尔朱荣调动四路大军36万人[21],进逼起义军。八月,尔朱荣率精骑七万自起义军背后袭来。尔朱荣利用葛荣排兵时兵力分散的弱点,迅速击破对手,葛荣被俘押至洛阳斩首。十二月,葛荣部众韩楼在河北幽州起事,被尔朱荣手下侯渊镇压。

关中变乱[编辑]

孝昌二年(526年),胡琛因为与破六韩拔陵不和,被杀。其军由万俟丑奴统帅,并于孝昌三年(527年)正月打败萧宝夤。同时莫折念生发动反击,相继占领东秦州、岐州、幽州(今甘肃宁县)、北华州、雍州(今西安)[22]、潼关[23],声势大振。三月,孝明帝宣布“中外戒严”,并下诏要御驾亲征,但没有实行。其后北魏派大军进攻攻取潼关,九月,莫折念生被部将杜粲杀死,杜粲投降北魏。莫折念生死后,其军归万俟丑奴统领。其后萧宝夤害怕朝廷怪罪其征讨不力,遂造反[24]。孝明帝派尚书仆射长孙稚镇压,萧宝夤在部将侯终德背叛后,见魏军势大,投降万俟丑奴。至此,关中地区都在六镇乱军的控制之下,永安六年(528年)七月,万俟丑奴称帝,建年号神兽[25][註 3]

永安三年(530年)正月,尔朱荣以尔朱天光为大都督率军镇压关中叛乱。三月,万俟丑奴率军进攻歧州,又派部将尉迟菩萨带兵进攻武功,魏军贺拔岳所部击败尉迟菩萨,万俟丑奴不得不停止进攻岐州。七月,尔朱天光扬言要休整部队,万俟丑奴信以为真,也让士兵屯田。魏军趁机突袭,打败万俟丑奴所部,万俟丑奴在凉州被俘。而后,万俟丑奴在关中诸部逐一被击败,关中平定。

萧梁伐魏[编辑]

正光五年,破六韩拔陵起事时。南方萧梁也趁机发动北伐。梁的主攻目标是寿阳[26]。八月,梁成景俊所部攻克魏童城。九月,攻克睢陵。梁军赵景悦进攻荆山,裴邃带领三千骑兵进攻寿阳,打破外城,并攻取狄丘甓城黎浆等城[27]。北魏急派元琛、郦道元、元鉴等人带兵救援,逼退裴邃所部,收复荆山,并击退梁军王神念所部。

十月,裴邃再次督军进攻北魏。裴邃所部攻克魏陵、曲木等城,其余各部皆有斩获,克琅琊、檀丘、曲阳等地。裴邃又于正光元年于寿阳击败元琛所部,斩首万余级。五月,裴邃病死,夏侯亶都督北伐诸事。同时,梁军从益州方向北魏发动进攻,但被北魏军击退。

孝昌二年(526年)七月,梁军趁着淮水暴涨,再次北伐。元树攻黎浆,夏侯亶攻寿阳。十一月,梁军克寿阳。

孝昌三年正月,梁军克平靖关、武阳关、黄关岘。其后攻破临潼、广陵等城。十月,梁军曹仲宗、陈庆之所部围攻涡阳,其后梁军韦放增援。北魏元昭所部五万被击败,梁军陈庆之乘胜追击,“俘斩略尽,尸咽涡水,所降城中男女三万馀口。”[28]。三月,北魏郢州刺史元显达降梁。

河阴之变[编辑]

尔朱荣在六镇之乱时候,镇守晋阳。凭借着镇压六镇之乱,壮大了自己势力,拥有极多雄兵[29]。孝明帝因与胡太后不和,下诏尔朱荣入京。尔朱荣行至半路,却又被下诏停止行程。大通二年(528年),胡太后党羽杀死孝明帝。尔朱荣借口为孝明帝报仇,发兵攻陷洛阳,杀死大臣王公等两千余人,并将胡太后和幼帝沉入河中淹死,这就是河阴之变。改立元子攸为帝,是为孝庄帝。尔朱荣却在此时返回晋阳,以大丞相之位遥控朝政。

结局[编辑]

孝庄帝在尔朱荣朝见时杀死尔朱荣。之后爾朱世隆与尔朱兆在晋阳合兵,推元晔登帝位。尔后,尔朱兆轻骑杀入洛阳,杀死孝庄帝。三年(531年),废元晔改立广陵王恭,是为节闵帝。

同年,胡化汉人高欢于信都为孝庄帝举丧,声讨尔朱氏,并奉元朗为帝,发兵杀入洛阳。后又改立平阳王修,这就是孝武帝。高欢在打败尔朱氏所部后,自留镇晋阳。

孝武帝无法忍受成为高欢傀儡,乃与关中镇将贺拔岳联系,被高欢发现。高欢先发制人,于中大通六年(534年)杀贺拔岳。孝武帝让宇文泰继续统帅贺拔岳军,镇守关中。同年,孝武帝下诏历数高欢罪状。高欢闻知后派兵进攻洛阳,孝武帝逃入长安,投奔宇文泰。高欢只能改立元善见,是为东魏孝静帝,并迁都于。孝武帝西逃长安后,不久为宇文泰所弑[30],宇文泰改立元宝炬为帝,是为西魏文帝。至此,北魏分为东魏西魏,两国政权落入高氏和宇文氏之手,皇帝成为傀儡,不久更为二者所篡。

总结[编辑]

历史学家陈寅恪认为这次事件是对北魏汉化政策的一次反动[31]。东、西魏也因这次事件建立,而后来影响中国政治三百余年的关陇集团[註 4]也在因东西魏的争霸而登场。

参考出处[编辑]

  1. ^ 万绳楠《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黄山书社,2000年,279页
  2. ^ 《元和郡县志》一四云州:魏道武帝又于此建都,东至上谷军都关,后西至河,南至中山隘门塞 ,北至五原,地方千里,以为甸服
  3. ^ 《魏书》五八《杨播传》附弟《椿传》云:“自中原稍定,八军之兵,渐割南戍”
  4. ^ s:北齐书》二三《魏兰根传》:因说崇曰:“缘边诸镇,控摄长远。昔时初置,地广人稀,或征发中原强宗子弟,或国之肺腑,寄以爪牙。中年以来,有司乖实,号曰府户,役同厮养,官婚班齿,致失清流。而本宗旧类,各各荣显,顾瞻彼此,理当愤怨。”
  5. ^ 《魏书》六四《张彝传》云:“第二子仲瑀上封事,求铨别选格,排抑武人,不使预在清品。由是众口喧喧,谤讟盈路,立榜大巷,克期会集,屠害其家。彝殊无畏避之意,父子安然。神龟二年二月,羽林虎贲几将千人,相率至尚书省诟骂,求其长子尚书郎始均,不获,以瓦石击打公门。上下畏惧,莫敢讨抑。遂便持火,虏掠道中薪蒿,以杖石为兵器,直造其第,曳彝堂下,捶辱极意,唱呼嗷嗷,焚其屋宇。始均、仲瑀当时逾北垣而走。始均回救其父,拜伏群小,以请父命。羽林等就加殴击,生投之于烟火之中。及得尸骸,不复可识,唯以髻中小钗为验。仲瑀伤重走免。彝仅有余命,沙门寺与其比邻,舆致于寺。远近闻见,莫不惋骇。”
  6. ^ 《魏书》肃宗纪:“三月,沃野镇人破落汗拔陵聚众反,杀镇将,号真王元年”
  7. ^ 《北史》卷十六 列传第四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 普通五年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 普通五年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 普通五年
  1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 普通六年
  1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 普通五年:延伯遂大败,死伤近二万人,萧宝夤收众退保安定。
  13. ^ 《魏书》:“卷一百三 列传第九十一 柔然孝昌元年春,阿那瑰率众讨之,诏遣牒云具仁赉杂物劳赐阿那瑰,阿那瑰拜受诏命,勒众十万,从武川镇西向沃野,频战克捷。”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 普通六年:深从之,拔陵果引兵邀击乜列河,尽俘其众;伏兵发,拔陵大败,复得乜列河之众而还。
  15. ^ 《魏书》 列传 卷四一至五十:“饥馑之年,户口逃散”
  1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一 大通元年:“八月,魏柔玄镇民杜洛周聚众反于上谷,改元真王,攻没郡县,高欢、蔡俊、尉景及段荣、安定彭乐皆从之。”
  17. ^ 《北魏史》,384页
  18. ^ 《北魏史》,385页
  19. ^ 《北魏史》,385页
  20. ^ 《北魏史》,385页
  21. ^ 《魏书》帝纪十:“尔朱荣率精甲十万为左军,上党王天穆总众八万为前军,司徒公杨椿勒兵十万为 右军,司空公穆绍统卒八万为后军。”
  2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一 大通元年:莫折天生乘胜寇雍州
  23. ^ 二月,秦贼据魏潼关
  24. ^ 甲寅,宝夤自称齐帝,改元隆绪,赦其所部,署百官。
  2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 大通二年:“是月,万俟丑奴自称天子,置百官。会波斯国献师子于魏,丑奴留之,改元神兽。”
  26. ^ 《资治通鉴》卷150普通六年:“壬子,以中护军夏侯亶督寿阳诸军事,驰驿代邃。”
  27. ^ 《梁书》列传二十二:“以邃督征讨诸军事,率骑三千,袭寿阳。斩关而入,一日战九合,攻狄丘、甓城、黎浆等城,皆拔之。”
  2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
  29. ^ 邹纪万《中国通史:魏晋南北朝史》126页,九州出版社,2009年
  30. ^ 邹纪万《中国通史:魏晋南北朝史》126页,九州出版社,2009年
  31. ^ 《陈寅恪魏晋南北朝讲演录》287页,黄山书社,2000年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此处采用陈寅恪的说法,有些书籍不认同
  2. ^ 起兵日期《资治通鉴》和《魏书》有冲突,这里使用《魏书》的说法。
  3. ^ 历史书上没有记载破六韩拔陵最后的去哪里了
  4. ^ 这个概念由陈寅恪提出,但是《剑桥中国隋唐史》认为这个集团范围更广,并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代北集团”。

参考书籍[编辑]

  1. 万绳楠整理《陈寅恪魏晋南北朝讲演录》,黄山书社,2000年
  2. 杜士铎《北魏史》,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1992年
  3. 邹纪万《中国通史:魏晋南北朝史》,九州出版社,2009年
  4. 北齐魏收《魏书》
  5. 隋朝)姚察,姚思廉《梁书》
  6. 宋朝)司马光《资治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