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甘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蘭甘亨
รามคำแหง
Ramkhamhaeng the Great (Sukhothai).jpg
素可泰國王
統治 1279年–1298年(或1275年–1317年)
前任 班孟
繼任 樂泰
出生 約1237年至1247年
逝世 約1298年至1317年
子嗣 樂泰
邁寧兌達英语May Hnin Thwe-Da
父親 室利膺陀羅鐵
母親 森(Sueang)
宗教信仰 上座部佛教

蘭甘亨泰語รามคำแหง ,約1237年至1247年-約1298年至1317年),又稱蘭甘亨大帝พ่อขุนรามคำแหงมหาราช),或譯拉瑪甘亨[1]蘭摩堪亨[2]元史》稱敢木丁[3]他是素可泰王國帕鑾王朝第三代君主,約1279年至1298年(或1275年至1317年)間在位。蘭甘亨是前任國王班孟的弟弟。[4][5]蘭甘亨擴張了素可泰王國的版圖,創製泰文,正式以上座部佛教國教,被後世尊稱為蘭甘亨大帝。[6][7]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蘭甘亨是素可泰王國建立者室利膺陀羅鐵與其王后森(Sueang)的兒子,有兩兄兩妹,長兄早夭。[8]此外尚有傳說稱蘭甘亨是女巨魔岡利(Kangli)與漁夫之子。[9]

1238年,19歲的蘭甘亨隨父親室利膺陀羅鐵起兵反抗高棉的統治,攻佔素可泰,建立素可泰王國。蘭甘亨曾率軍與達城的高棉王子佐德(Chot)作戰,他與佐德乘象單挑,勝之,隨後大敗高棉軍。父王室利膺陀羅鐵因其作戰英勇而授與其蘭甘亨的稱號,蘭(ราม)意為印度傳奇英雄「羅摩」,甘亨(คำแหง)意為「勇敢」或「強大」,蘭甘亨意即「勇敢的羅摩」或「強大的羅摩」。[2][10][11]約1270年,室利膺陀羅鐵逝世,蘭甘亨的二哥班孟繼位,蘭甘亨受命管理是塞差那萊英语Si Satchanalai District城。約1279年,班孟逝世,蘭甘亨繼位為素可泰國王。[2][8]

統治與征戰[编辑]

素可泰王國疆域

蘭甘亨即位後東征西討,使素可泰王國的勢力範圍東至彭世洛萬象琅勃拉邦,南至那空沙旺素攀武里叻丕佛丕洛坤,西至來興丹那沙林土瓦馬都八勃固,北至[12][13]周達觀於1296年(元貞二年)至1297年(大德元年)出使吳哥,記載了素可泰王國吳哥王國的戰事使高棉境內村落皆成曠地。[13][14]元成宗鐵穆耳曾於1295年(元貞元年)吿諭蘭甘亨不要攻打末羅瑜(即麻里予兒)。[15][16]蘭甘亨大約逝世於1298年(一說1317年),傳說他消失在宋加洛英语Sawankhalok District地區的激流當中。[17][18]

據說勃固王國的建立者伐麗流始終臣服於蘭甘亨。伐麗流本名摩瞿多(Mogado),曾任蘭甘亨的衛隊長。摩瞿多曾進獻白象給蘭甘亨,因此甚得其寵。在蘭甘亨出征高棉時,摩瞿多帶著蘭甘亨的女兒私奔馬都八。後摩瞿多奪取馬都八,以伐麗流之名稱王。伐麗流後又奪取勃固,建立勃固王國。伐麗流始終臣服於蘭甘亨,蘭甘亨曾於1286年授與其封號昭華魯亞(เจ้าฟ้ารั่ว),意為「天漏王」。[19][20]

蘭甘亨、孟萊與昂孟塑像(右至左)

蘭甘亨與蘭納國王孟萊帕夭國王昂孟德语Ngam Mueang保持良好友誼。孟萊曾邀請蘭甘亨、昂孟一起尋找適合建都的地區,後三人選定清邁建城。蘭甘亨曾與昂孟的妃子私通,被昂孟拘禁,後在孟萊的調停下,蘭甘亨真誠地致歉賠禮,雙方重歸友好。[21][22]

蘭甘亨的最大貢獻在於他將流行於素可泰地區的高棉文加以改造,於1283年創製了泰文字母。1292年的蘭甘亨碑銘英语Ram Khamhaeng Inscription是最早使用泰文的碑銘,碑銘記載了蘭甘亨的生平與事蹟。[23][24]著名的宋加洛陶器據說始於蘭甘亨時期,一說為蘭甘亨從元朝帶回的匠人所傳,另説源於本地泰族嘉隆窯的技藝,宋加洛的陶器工業存在到18世紀中葉。[16][25]

蘭甘亨以上座部佛教為國教,國王與貴族皆虔誠信仰佛教,據說素可泰國王對城南考鑾山上的山巔之主(Phra Khaphung)也虔誠獻祭,山巔之主是素可泰最重要的神靈。[26]蘭甘亨曾在素可泰懸一大鐘,給有冤屈的百姓敲擊,每聞鐘聲,蘭甘亨一定親往巡視問詢。[23]

外交[编辑]

蘭甘亨與元朝保持友好的關係,據說其曾於1294年親至元廷覲見元世祖忽必烈,於1300年再次親至元廷,並帶回元朝的匠人,開創著名的宋加洛陶器英语Sangkhalok ceramic ware[16][27]《元史》則記載,忽必烈曾於1282年(至元十九年)遣使素可泰(即暹國)。[28]1294年(至元三十一年),蘭甘亨(即敢木丁)遣使朝貢。[29]1300年(大德四年),暹使來朝,元成宗鐵穆耳賜衣遣之。[30]元史中沒有蘭甘亨至元廷見忽必烈、或帶回元朝匠人的記載。[31]

圖片[编辑]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
  1. ^ 《東南亞史》, p. 218.
  2. ^ 2.0 2.1 2.2 《暹羅史》, p. 50.
  3. ^ 《元史》,卷十八.
  4. ^ 《暹羅史》, pp. 50–59.
  5. ^ 《東南亞史》, pp. 218–223.
  6. ^ 《東南亞史》, pp. 219–222.
  7. ^ Coedès 1968, p. 197.
  8. ^ 8.0 8.1 Prasert and Griswold 1992, pp. 265–267.
  9. ^ Wyatt 1995, p. 23.
  10. ^ 《東南亞史》, p. 171.
  11. ^ Coedès 1968, p. 196.
  12. ^ 《暹羅史》, p. 51.
  13. ^ 13.0 13.1 《東南亞史》, p. 221.
  14. ^ 《真臘風土記》,因屢與暹人交兵,遂至皆成曠地。.
  15. ^ 《元史》,卷二百十:暹國,當成宗元貞元年,進金字表,欲朝廷遣使至其國。比其表至,已先遣使,蓋彼未之知也。賜來使素金符佩之,使急追詔使同往。以暹人與麻里予兒舊相讎殺,至是皆歸順,有旨諭暹人「勿傷麻里予兒,以踐爾言」。.
  16. ^ 16.0 16.1 16.2 《東南亞史》, p. 222.
  17. ^ 《東南亞史》, p. 223.
  18. ^ Coedès 1968, pp. 218–219.
  19. ^ 《暹羅史》, pp. 52–53.
  20. ^ 《東南亞史》,212–213頁、222頁.
  21. ^ 《暹羅史》, pp. 56–57.
  22. ^ Coedès 1968, p. 206.
  23. ^ 23.0 23.1 《暹羅史》, p. 58.
  24. ^ 《東南亞史》, p. 219.
  25. ^ 《暹羅史》, pp. 55.
  26. ^ 《東南亞史》, pp. 222–223.
  27. ^ 《暹羅史》, p. 54.
  28. ^ 《元史》,卷十二:(至元十九年六月)己亥,命何子誌為管軍萬戶,使暹國。.
  29. ^ 《元史》,卷十八:(至元三十一年六月)庚寅,必察不裏城敢木丁遣使來貢.
  30. ^ 《元史》,卷二十:(大德四年六月甲子)吊吉而、爪哇、暹國、蘸八等國二十二人來朝,賜衣遣之。.
  31. ^ 《暹羅史》, pp. 53–56.
書籍
  • W·A·R·吳迪著; 陳禮頌譯. 《暹羅史》 1988年. 台北: 商務印書館. 1947年. 
  • D·G·E·霍爾著; 中山大學東南亞歷史研究所譯. 《東南亞史》.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82年. 
  • 宋濂等主撰. 《元史》. 1370年. 
  • 周達觀. 《真臘風土記》. 1297年. 
  • Coedès, George. Walter F. Vella, 编. The Indianized States of Southeast Asia. trans. Susan Brown Cowing.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68. ISBN 978-0-8248-0368-1. 
  • Prasert Na Nagara; Alexander B. Griswold. The Inscription of King Rāma Gāṃhèṅ of Sukhodaya(1292). Epigraphic and Historical Studies, Journal of the Siam Society. 1992. 
  • Wyatt, David K. The Chiang Mai Chronicle. Bangkok: Silkworm Books. 1995 [2012-11-04]. ISBN 978-974-7047-67-7.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班孟
素可泰王國帕鑾王朝君主
1279年–1298年
繼任:
樂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