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共同教學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共同教學館,原名共同科目教室。南臨舟山路、鹿鳴廣場,西隔木造走廊與行政大樓相鄰,為國立台灣大學五棟教學大樓的其中一棟(另外四棟為博雅教學館普通教學館綜合教學館新生教學館),供大一大二共同科目課程及通識課程使用空間。共同教學館前的空間共同三松和附近的鹿鳴廣場,則是學生以及鄰近社區民眾休憩的好地方。

共同教學館(舟山路側)與共同三松
共同教學館(舟山路側)與共同三松

簡史[编辑]

原址為臺北高等農林專門學校時期興建的兩排木造建築,後成為臺北帝國大學的六號館與七號館,作為理農學部的林學教室使用,二戰結束後繼續使用。在1961年時,由美國加州史丹福大學等與台大合作,成立史丹佛中心於七號館,由美國教育總署提供經費,供美國人學習漢語。[1]1980年代間,校舍老舊成為危樓需改建,但因經費閒置一、兩年才施行。[2] 最後於1983年拆除六號館與七號館,開始設計興建共同教室,而史丹佛中心則遷至新生大樓五樓。1984年10月13日興建完成共同科目教室,由王立甫、李俊仁建築師設計,成為校內第一批按照台灣大學校園規劃原則所興建的建築,成為台灣大學採取校園規劃以重塑校園秩序的第一批重要作品。[3][4]

1983年8月至1984年10月校方興建共同科目教室時,大樓旁邊原有5棵琉球松樹,雖然建築師為保護松樹而將教室設計為L形,但工人將廢土與廢水傾倒老樹根部,並在下溶解瀝青,導致土壤劣質化,兩棵老松枯死。剩下來的三棵也性命垂危,葉子轉黃成病態,10月時經園藝系師生噴灑營養液、移除廢棄物等搶救後才得以存活。存活的三棵松樹在校方加強維護下,倖存至今,並被列為台北市政府老樹保護列管。[5][6]但2004年琉球松又受到松材線蟲危害,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教授曾顯雄,在台大園藝系教授鄭正勇建議下,首次在國內利用針筒注射的方式,嘗試將除蟲藥劑打入老松體內,希望讓老松起死回生。[5]

老樹列管說明牌

此景點受學生歡迎,2005年6月舉辦台大十二景票選活動,共同科目教室前的三株琉球松入選。[7]前方綠地常成為社團活動場所,為保護樹木根部,又于周圍加設木棧道。[1]

2010年隨著博雅教學館興建落成與命名活動,改稱為共同教學館。[8]

建築特色[编辑]

以L形的量體來維塑空間,南向走廊多個開口不封閉而直接對著三棵琉球松及庭園,形成多個出入動線的設計,可讓人群快速集散,並讓活動空間自然延伸到戶外。西向階梯教室以戶外樓梯向外進行聯結,營造空間多樣性與節奏。而在原有的四、五、六、七號館的南北軸線上亦設計廊道,以連結四、五號館與農業綜合館間的內向方院。[1]

一、二層樓在前,三、四層樓在後,逐層退縮的作法,形成兩段式的建築立面,避免掉建築對戶外空間所造成的壓迫感。退縮建築所留出的三樓露台半戶外廊道,是設計的趣味所在。提供琉球松與戶外空間的特殊視覺體驗。[3][1]

建材沿用臺大校園建築傳統的土黃色十三溝面磚,塑造出磚造建築的牆面視覺效果,但在各層樓板的位置,將十三溝面磚倒過來豎貼,用意在表現溝面磚豎貼時不同的光影效果,也是辨認樓層的功能性裝飾。以洗石子處理開口,表達拱窗開口的石材效果。面向後方農業綜合館的拱窗細部處理精緻,以垂直線條呼應椰林大道的老建築群。[1]而在山墻頂部,將三塊青瓷花磚排列成磬形,意圖要在承續台大仿歐式折衷主義的建築傳統中,介入本土傳統建築山墻上慣用的吉祥圖案,以完成一次新時代與傳統的結合,反映建築的時代意義。 [3]

共同三松

共同教學館前為保護三棵琉球松架設高架平台,以木棧道連結[6]。因台大十二景票選活動,三棵琉球松以及環繞的平台空間,被師生稱為共同三松。[7]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劉子銘、楊松翰、蔡明達、劉建甫. Hi!NTU解讀台大的82個密碼. 國立台灣大學. 2010-04. 
  2. ^ 黃葳威. 校舍維修刻不容緩﹗歷史怎可一再重演﹖. 民生報. 1988-06-01: 21. 
  3. ^ 3.0 3.1 3.2 鄭朝陽. 王立甫 李俊仁 堅持建築與環境和諧共處. 民生報/36版/房地產掃描. 1997-11-02. 
  4. ^ 開來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教學大樓二期新建工程 先期規劃構想書. 2011-06-22. 
  5. ^ 5.0 5.1 汪文豪. 下猛藥 台大看診 老松樹挨針. 聯合報/B5版/大台北. 2004-09-23. 
  6. ^ 6.0 6.1 受保護樹木樹木編號753. [2012-11-20]. [永久失效連結]
  7. ^ 7.0 7.1 台大校園十二美景——共同三松.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1). 
  8. ^ 國立臺灣大學第2626次行政會議紀錄. [2012-11-13].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