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内卷化(英語:Involution)是一个社会学概念,也翻译为过密化,用以形容社会文化因为重复劳作、发展迟缓。内卷化出自拉丁语词汇“involutum”,原意是“转或卷起来”,因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美国人类学家亚历山大·戈登威泽英语Alexander Goldenweiser (anthropologist)、美国社会学家克利福德·格爾茨等人的使用而闻名[1]格爾茨的内卷化概念借由印度裔汉学家杜赞奇、华裔历史学家黄宗智等人的使用引入中国农村研究,在中国学界引起争议[1],内卷化概念现今是中国学界影响较广、提及频率较高的概念之一[2]

概念的发展[编辑]

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区分了“内卷化”(英語:Involution)与“演化”(德語:Entwicklung)的不同意涵[1]。德国数学家、哲学家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在1714年使用“演化”(英語:Evolution)一词来形容如蛆之于苍蝇、毛虫之于蝴蝶等的个体生物的发育过程,指出这些过程只是上帝将生命以无数单子的形式放入世界后的展开[3]。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一书中对莱布尼兹所提出的进化论(英語:Theory of evolution)进行批判时,指出按照莱布尼茨的理论,所有的进化已经存在于生命的起源之中,因而进化论就是“退化论”(英語:Theory of involution[3]。在康德的使用中,“Involution”的主要含义则是内卷、内缠、退化复原等[1]

美国人类学家亚历山大·戈登威泽英语Alexander Goldenweiser (anthropologist)发展了内卷化的概念[4]:在1936年的研究原始文化的一篇论文中[5],他使用“内卷化”来形容某文化模式达到某最终形态后,无法自我稳定,也无法转变为新的形态,只能使自己在内部更加复杂化[6][7]。戈登威泽认为,文化模式达到了极致之后,模式的规定导致了文化的外在的统一性,从而渐进发展起统一性内部的不同要素的多样性:如毛利人的装饰艺术要素很少,却有着复杂而精细的设计,戈登威泽将这种现象称为内卷化[2]

30年后,美国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爾茨在 《农业的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生态变迁的过程》一文中借用戈登威泽的内卷化概念,以研究爪哇的水稻农业[4]。格尔茨认为,印度尼西亚许多世纪以来稻作的强化产生了更多是社会的复杂性,而不是技术或者政治的变革,这一过程也被格尔茨称为“内卷化”(英語:Involution[7]。格尔茨使这一概念在人类学界与社会学界广为知晓,成为一种描述社会文化发展迟缓现象的专用概念[2]

农业内卷化[编辑]

格爾茨在《农业的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生态变迁的过程》一书中提出了“农业的内卷化”这一概念,用以解答为什么爪哇没有产生农业变革以促进工业革命的发生[8]。格尔茨在书中认为,1830年代以后的爪哇受到两个方面的限制,一个是增长的人口压力,另一个则是阻碍本地经济作物种植和商业部门发展的帝国主义模式[9]。而爪哇面对土地短缺却采取了共同分担贫困(英語:shared poverty)的模式,引起了爪哇工业化的失败[8]。格尔茨援引戈登威泽英语Alexander Goldenweiser (anthropologist)的内卷化概念,指出文化模式发展到极致后,带来内部的修饰性和装饰性,强化技术细节,无休止地增加鉴赏性,并且用以对应到爪哇的水稻农业在土地使用、租佃关系、劳动力安排等方面的复杂化,将爪哇的梯田形容为“过分欣赏性的发展、一种技术哥特式的雕琢、一种组织上的细化”[2][9]

格尔茨还将印度尼西亚的农业内卷化引申到城市范畴[10]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民族独立未有带来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发展,人口涌入城市却没有带来工业化,引起的只不过是以原来在农业中出现的共同分担贫困(英語:shared poverty)的模式拓展到城市中[10]。跨国公司通过开采国家资源控制贫困人口,同时提升了精英的权势,使得贫苦民众生活更难以受到制度保障,经济的增长也无益于大众[10]

政权内卷化[编辑]

杜赞奇在《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Culture, Power, and the State: Rural North China, 1900-1942)中引用该概念到中国农村社会发展分析[11][12],并提出“国家政权内卷化”(State Involution[13]。“内卷化”概念因为2000年黄宗智所著《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而开始在中国农村研究中受到关注[14]

概念的拓展[编辑]

此外,相关分析已拓展到国有企业分析[14]城市研究[14]、学术研究[15]、教育发展[16]、法律诉讼[17]、民主发展[18]、制度创新[19]等不同领域,成为了中国社会学研究中影响较广、提及频率较高的概念之一[14]

对概念的批判[编辑]

然而此定义遭到李怀印张佩国等学者的反驳,并强调华北村落存在自律性[20]

网络使用[编辑]

2017年末,内卷化一词逐步进入公众视野,其含义也发生了变化。格尔茨、黄宗智等学者认为内卷是指缺乏经济竞争导致农耕社会未能进入工业化转化成资本主义经济。而在网络上,内卷这一词却出现了语义偏移,用来指代内部恶性竞争。如一家公司,原本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但有些人自愿加班,并得到管理层的赏识。此时,按时上下班的人开始担心自己工作不饱和,也自愿加班,久而久之,加班便成为常态[21]。虽然这两种定义在「局限于内部」和「低水平重复」这两点上有一定相似性,但其运行机制有所不同。人类学家项飙将网络上流行的内卷描述为「不断抽打自己的陀螺式的死循环」及「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22]。也有网友将其描述为「在一个集团内部通过压榨自己,极度竞争,以获取微小的优势」。受到网络热度影响,2018年以来,含有内卷化关键词的论文数量不断增长,但该词的用法已经脱离原本的社会学内涵。[2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计亚萍. “内卷化”理论研究综述. 长春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 22 (3). doi:10.3969/j.issn.1674-1374.2010.03.017. 
  2. ^ 2.0 2.1 2.2 2.3 刘世定; 邱泽奇. “内卷化”概念辨析. 社会学研究. 2004, (5) [2019-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4). 
  3. ^ 3.0 3.1 Gerhardt, Volker. Evolution: Remarks on the History of a Concept Adopted by Darwin. Fasolo, Aldo (编).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and Its Impact. Milano: Springer Milan. 2012: 201–210. ISBN 9788847019744. doi:10.1007/978-88-470-1974-4_13#fn4_13 (英语). 
  4. ^ 4.0 4.1 McGee, R. Jon; Warms, Richard L. Critical Contributions to Anthropology. Theory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An Encyclopedia. SAGE Publications. 2013-08-28. ISBN 9781506314617 (英语). 
  5. ^ Goldenweiser, A. A. Loose ends of theory on the individual, pattern, and involution in primitive society. Lowie, Robert Harry (编). Essays in anthropology: presented to A.L. Kroeber in celebration of his sixtieth birthday, June 11, 1936.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36. OCLC 4531207. 
  6. ^ 刘亚伟主编. 21世纪国际评论 2010年 第1辑 总第1辑. 西安: 西北大学出版社. 2010-05: 101–102. ISBN 978-7-5604-2758-4. 
  7. ^ 7.0 7.1 刘世定; 邱泽奇. “内卷化”概念辨析. 社会学研究. 2004, (5) [2019-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4). 
  8. ^ 8.0 8.1 Cohen, Jeffrey H.; Dannhaeuser, Norbert. Involution and modernisation. Economic Development: An Anthropological Approach. Rowman Altamira. 2002-04-23. ISBN 9780759116696 (英语). 
  9. ^ 9.0 9.1 Alexander, Jennifer; Alexander, Paul. Shared Poverty as Ideology: Agrarian Relationships in Colonial Java. Man. 1982, 17 (4): 597–619. ISSN 0025-1496. doi:10.2307/2802036. 
  10. ^ 10.0 10.1 10.2 McCullough, Colin. Review of “agricultural involution: the processes of ecological change in Indonesia” by Clifford Geertz.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hropology and Ethnology. 2019-03-29, 3 (1): 5. ISSN 2366-1003. doi:10.1186/s41257-019-0021-y (英语). 
  11. ^ 孙和声唐南发编;王国璋,张景云,黄进发等著. 风云五十年 马来西亚政党政治. 燧人氏事业. 2007-10: 116–117. 
  12. ^ 叶鹏飞著. 农民工的城市认同与定居意愿研究 Identity and residing preference of migrant workers. 北京: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13-12: 67–69. ISBN 978-7-5112-5071-1. 
  13. ^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传统中国研究集刊》编委会编.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 第15辑. 上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6-12: 260. ISBN 7-5520-1919-0. 
  14. ^ 14.0 14.1 14.2 14.3 刘世定; 邱泽奇. “内卷化”概念辨析. 社会学研究. 2004, (5) [2019-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4). 
  15. ^ 吴廷俊; 阳海洪. 新闻史研究者要加强史学修养——论中国新闻史研究如何走出"学术内卷化"状态. 新闻大学. 2007, (3). doi:10.3969/j.issn.1006-1460.2007.03.003. 
  16. ^ 贾德民. 高等职业教育内卷化及其破解路径研究.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07, (3). doi:10.3969/j.issn.1007-421X.2017.03.005. 
  17. ^ 吴英姿. 诉讼标的理论“内卷化”批判. 中国法学. 2011, (2). 
  18. ^ 郑曙村; 禚明亮. 渐进式民主背景下我国民主发展的“内卷化”及其突破研究. 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 25 (2): 48-53. doi:10.3969/j.issn.1671-3842.2015.02.08. 
  19. ^ 范志海. 论中国制度创新中的“内卷化”问题. 社会. 2004, (4) [2019-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2). 
  20. ^ 吴滔; 佐藤仁史. 嘉定县事 14-20世纪初江南地域社会史研究. 广州: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14-09: 201. ISBN 978-7-218-09565-3. 
  21. ^ “内卷”里的“打工人”,这些网红热词里的日常生活. 澎湃新闻. [2021-05-01]. 
  22. ^ 专访|人类学家项飙谈内卷: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 澎湃新闻. [2021-05-01]. 
  23. ^ 章舜粤. 专业术语不可被误用和滥用. 宣讲家网. [2021-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