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起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冒起宗
冒起宗

《冒起宗肖像圖》,·李痴和繪
現藏於上海博物館


大明中憲大夫督理七省曹儲道山東按察司副使
籍貫 直隸如皋縣(今江蘇
字號 字宗起,號嵩少
出生 萬曆十八年(1590年)
直隸如皋縣(今江蘇
逝世 順治十一年(1654年)
江南如皋縣(今江蘇
配偶 正室馬氏、側室劉氏
親屬 冒襄、冒褒、冒裔(子)
出身
  • 萬曆四十六年戊午科舉人
  • 崇禎元年戊辰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拙存堂經質》二卷
  • 《拙存堂史括》三卷
  • 《春秋繁露直解》四卷

冒起宗(1590年-1654年)[1]宗起嵩少直隸如皋 (今江苏)人,明末政治人物,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崇祯元年(1628年)登戊辰科进士,獲授行人司行人崇禎五年(1634年)選為南京吏部考功司主事,升郎中崇禎七年(1634年)出为山东兗西佥事。連遭父母喪。崇禎十二年(1639年)調廣東嶺西兵備,不久調湖廣衡永參議崇禎十四年(1641年)張獻忠襄陽。冒起宗调襄陽監軍,再調湖广寶慶副使,拂衣歸里。後因嶺西兵備任內舊事牽連降級。崇禎十七年(1644年)起為山東副使,督漕江上。不久乞休卒[2]

家庭[编辑]

有子冒襄正室馬氏出)[3]、冒褒、冒裔(側室劉氏出)[4]

著作[编辑]

著有《拙存堂經質》二卷[5]、《拙存堂史括》三卷”[6]、《春秋繁露直解》四卷等[7]

軼事[编辑]

冒起宗自幼誠心誦讀《太上感應篇》。萬曆四十六年(1618年)進入考場參加鄉試,感覺昏昏的就像做夢一樣,覺得有神人幫助作文。得領鄉薦名額,但次年會試沒有考中。回家後,發願為感應篇添註解。考慮到貪淫好色,很損陰德,所以在「見他色美」一條,列舉了很多報應事例。當時協助抄寫的是南昌羅憲嶽。天啟元年(1621年)羅考入縣學生崇禎元年(1628年)正月,羅夢見三位神仙,當中是白髮黃衣老翁,左右各站一位紫衣少年。老翁拿出一本冊子對左邊少年說:「爾讀之。」左邊少年朗誦了好一會兒。羅聽出所讀的是冒起宗「見他色美」的全部註解。讀完了,老翁說:「該中。」隨後叫右邊少年詠一首詩,少年詠道:「貪將折桂廣寒宮,須信三千色是空,看破世間迷眼相,榜花一到滿城紅。」羅醒後詳細記下夢中事,寄給冒起宗的兒子冒襄,並對他說:「尊公應捷南宮矣。但榜花二字難解。」等到放榜時,冒果然考中。後來冒在陳宗九書房的藏書中,發現《類書》中有「榜花」二字的註解:“禮部放榜。姓僻者號榜花。”冒姓就屬於這種生僻之姓[8]

註釋[编辑]

  1. ^ ·陳維崧,《陳迦陵文集》(卷5):“公生於萬暦庚寅某月某日,卒於順治甲午某月某日,年六十有五。”
  2. ^ ·周植、鄭見龍等,《如皋縣志》(卷36):“冒起宗,字宗起,號嵩少,萬歷戊午舉人,崇禎元年進士。授行人。五年考選,授南考功司主事,陞郎中。七年,當掌內計,有憚其方正者,遂出為兗西僉事。值豫賊窺河,起宗監軍河上,鼓勵將士,與同寢食。山東義勇,褁糧秣馬效死力者數千人,以故賊不敢一騎潛渡。久之,父訃至,哀慟至成目眚,跣徒歸。繼遭母喪,手築墳墓,人稱純孝。十二年,起備兵嶺西,以卓異聞。旋調湖南衡永叅議。十四年五月,張獻忠據襄陽,再調襄陽監軍督撫。守令或逮或殺,城中虛無人,獨與左良玉收合餘燼,歷一歲以城守招撫功被上賞。時賊數十萬,往來鄖竹。子襄,屢上書政府,力陳父廉正,爲要路所陷,得量調寶慶,即拂衣歸。未兩月,襄陽再陷,屠戮無孑遺,竟以嶺西舊事坐降級。十七年,起副使,督上江漕儲,尋乞休卒。其立身持政,一凜家教,觀葉宗伯、倪文正、鄒都憲所撰墓志表,即生平可知矣。著《拙存堂詩文》、《經質史》。拈擬陶集,杜數十種,皆為世所重。子襄、褒,別有傳。”
  3. ^ ·周植、鄭見龍等,《如皋縣志》(卷32):“馬氏,憲副冒起宗之配也。馬氏自述齋侍御後,制科代興,其子女悉嫻,內則曉大義。氏年十七歸憲副時,祖姑沙尚在,氏將順曲,得其歡。沙病革,氏衣不解帶,為之調湯藥,濯厠牏百餘日不倦,後事舅姑亦如其事祖姑,人咸稱孝,婦不置焉。憲副由行人遷南考功,出為兗西高肇衡永道,所至皆廉潔,氏實佐理之。及監左寧南軍于襄陽時,獻賊張甚,襄漢阽危,或諷之以病辭,氏不可曰:「君素以忠貞自矢,奈何為苟免計乎?」叱馭行至軍,殫力王事。諭年,得請告歸,以終隱,氏相與,撫松採藥終其身,及憲副沒,撫育幼子倍加愛養俾之成立,年八十有七無疾而逝。子襄,奉母不仕,極盡純孝,人咸仰其母訓焉。”
  4. ^ ·周植、鄭見龍等,《如皋縣志》(卷32):“劉氏,憲副冒起宗側氏,年十六歸起宗,起宗卒,隨大婦馬恭人稱未亡人,苦節二十年,子二褒、裔皆有文名。”
  5. ^ ·永瑢紀昀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34):“《拙存堂經質》·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6. ^ ·永瑢紀昀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90):“《拙存堂史括》·三卷兩江總督采進本。”
  7. ^ ·周植、鄭見龍等,《如皋縣志》(卷19):“冒起宗,經質二卷、春秋繁露直解四卷。”
  8. ^ 民國·釋印光,《壽康寶鑑》(第三章):“明冒起宗。自幼虔誦感應篇。戊午入闈。昏迷如夢。覺神助成篇。得領鄉薦。會試下第歸。發願將感應篇增註。因念好色。損德尤甚。故於見他色美一條。備列報應。而佐之寫者。南昌羅憲嶽也。辛酉。羅君即入拌。迄戊辰新正。羅夢仙流三人。一老翁蒼顏黃服。二少年披紫衣。左右侍。老翁出一冊左顧曰。爾讀之。左立者朗誦良久。羅竊聽之。則冒君所註見他色美二句全註也。讀畢。老翁曰。該中。旋顧右立者曰。爾泳一詩。即泳曰。貪將折桂廣寒宮。須信三千色是空。看破世間迷眼相。榜花一到滿城紅。羅醒。作書詳述夢中事。寄起宗子。曰尊公應捷南宮矣。但榜花二字難解。此榜發。冒果高捷。後冒於陳宗九齋頭。見類書中有榜花二字。註云。唐禮部放榜。姓僻者號榜花。而冒姓實應之。”

參考文獻[编辑]

  • 陳維崧,《陳迦陵文集》
  • 周植、鄭見龍等,《乾隆如皋縣志》
  • 永瑢、紀昀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 釋印光,《壽康寶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