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办事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军委办事组

China Emblem PLA.svg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

机构概况
上级机构 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
联络方式
总部
 实际地址 北京市

军委办事组文化大革命前期主持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日常工作的机构。

沿革[编辑]

背景[编辑]

军委办事组是在1967年批判二月逆流武汉七二〇事件以及打倒中央军委常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萧华的背景下成立。1980年9月23日,《解放军报》原总编辑赵易亚在一份揭发林彪、“四人帮”罪行的材料里称:“1967年7月25日,……去天安门参加天安门大会。……肖力就把造反突击队员一一介绍给林彪。上台阶不久,林问肖力,你们的组织叫什么名字。肖答:叫造反突击队。林说:‘对,要造反,要突击,要彻底砸烂总政阎王殿!’……在吃饭前后,她(指叶群)还对我说了萧华同志很多坏话。并说,今天本来没有通知萧上天安门(7月23日西郊机场迎接谢富治王力就未让萧去),后来他闹了很久才让他上去。……”这段文字里,肖力是毛泽东江青夫妇的女儿李讷在解放军报社的化名,“造反突击队”是文革中解放军报社内以肖力为首的一个造反组织[1]

1967年10月上旬,在解放军报社三楼肖力的办公室里,肖力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卢前安、魏建群、杜嘉等7人传达了林彪的上述“要彻底砸烂总政阎王殿”的指示。(杜嘉后来回忆说,这7人均为总政斗批筹备处勤务组的办事组成员)。次日,卢前安在总政礼堂举行的大会上向总政治部人员传达了该指示。在此前后,北京市街头已贴满“打倒萧华”的标语和大字报(其中有些是批判萧华有生活作风问题),总政治部机关已经难以运转[1]

1968年10月30日,江青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说:“军委办事组是怎么产生的呢?1967年夏天,斗争萧华的时候,出现了不严肃的现象,把一场严肃的阶级斗争,变成低级下流,转移了斗争大方向,侮辱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因此,我建议成立一个看管小组。开始是4个人。后来……在军队产生了新的办事班子——军委办事组。杨、余、傅问题出现后,进行了改组。”(注:军委办事组起初又称军委看守小组[1]

1968年6月11日,吴法宪在接见军委办事组全体工作人员时回忆称:“原来没有个办事组。文革高潮的时候,‘七二〇事件武汉发生了陈再道的问题。那时王力、关锋戚本禹勾结军队内部揪军内一小撮,抢枪,冲击军队。那时毛主席还在外地视察。杨成武回来后,成立了军委办事组,杨担任组长。后来又相继搞了政工组、军报组、文艺组。军委办公厅是军委的办事机构。军委常委、军委办事组的事情都通过那里办。军委办事组的问题经办公厅提交军委常委讨论。……”[1]

成立[编辑]

1967年8月17日,周恩来中央文革小组指示,由吴法宪、叶群邱会作张秀川4人组成一个小组,由吴法宪负责,负责驻各机关、部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工作,看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机关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不要出偏差。1967年9月24日,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又决定增加杨成武为办事组成员,并指定杨成武为组长,吴法宪为副组长[1]

1967年10月4日,军委办事组研究了如何开展工作的问题,认为由于总政治部及军委文革小组实际上处于瘫痪状态,军委办事组是在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直接领导下,负责处理军队系统驻京机关、部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方面的具体工作;各大军区、省军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工作是由中央文革小组直接领导,军委办事组负责办理毛泽东中共中央主席)、林彪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文革小组交办的具体工作;而部队的建设、战备工作、干部工作、行政工作等均由军委常委直接领导,提到军委办事组来的此类问题均呈送军委常委处理[1]

1967年10月15日,军委办事组致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并中央文革小组的报告回顾了自1967年8月17日以来的上述情况,并称:“军委办事组除设有几个联络员、几个秘书外,还有一个负责对‘五一六兵团’调查工作的调查组,和一个负责干部学习班具体工作的办公室。”(“干部学习班”是指当时中央办的一个干部学习班,由林彪主持,抽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军、政负责人来北京学习,以便解决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文革问题。)“军委办事组是个临时性的,待政治工作组组成后,即将办事组的工作移交政工组负责,军委办事组即行撤销。”[1]

就军委办事组的该报告,1967年10月16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示:“提议在小组会议上讨论一次,再正式报告主席、林副主席。”1967年10月20日,康生批示:“此事必须先请示林彪同志,在林彪同志同意后再正式上报主席。1967年10月27日,杨成武、吴法宪报告林彪称:“关于军委办事组问题,向总理、伯达、康生、江青同志并中央文革小组写了一个报告,遵康生同志的指导先报您批示后,报主席批示。现将报告呈上,请阅批。”林彪批示:“呈主席批示。”1967年10月28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批示:“刚成立又取消,恐怕不妥。”1967年10月29日,林办(林彪办公室)批:“林彪同志嘱:送总理、伯达、康生、江青、成武、春桥文元、法宪同志阅,退杨成武同志。”同日,周恩来批示:“我仍建议,此事应先在中央文革扩大会上讨论一次。请伯达同于30日例会上提出。”[1]

改组[编辑]

1968年3月,“杨、余、傅事件”发生,兼任军委办事组组长的杨成武倒台。1968年3月25日,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报告林彪称:“中央文革碰头会议讨论过新的军委办事组名单,拟了5个同志,现先送上,请考虑是否妥当,并请在您考虑后,向主席报告请示。名单:黄永胜组长,吴法宪副组长,叶群、李作鹏、邱会作。”同日,林彪批示:“呈主席批示。”毛泽东批示:“照办。”[1]

1968年3月28日,毛泽东、林彪、周恩来接见黄永胜、吴法宪、温玉成。毛泽东问军委办事组现在有哪几人,黄永胜等人回答之后,毛泽东表示:还可以增加刘贤权,政工小组可以考虑取消,今后军委办事组由林彪直接捏到手里。毛泽东还说:“军委办事组要订个制度,至少一周到林彪同志那里汇报一次工作,一次谈一两个钟点。有事无事都要去,除非林彪同志身体不好。过去我们两个处在第二线,让他们去搞,他们也不汇报,搞封锁,实行隔离,隔离不反省。”林彪说:“不了解情况。”周恩来说:“军委常委不要开会了吧?”毛泽东说:“军委就是办事组。军委常委可以不开会了。”林彪说:“把它悬空起来。”毛泽东说:叶剑英说过,杨成武是接班人。现在换了黄永胜,你这个黄永胜为什么不可以接班?”[1]

1968年3月30日,吴法宪在军委办事组会上表示:“经主席、林副主席、中央文革批准,改组办事组,由总部、军种主要负责人组成,在主席、林副主席、中央文革直接领导下主持军队工作。办事组成员由5个人组成,将来还可以加一个刘贤权同志,黄为组长,吴为副组长。……李天焕刘锦平不参加办事组。……”[1]

1968年4月1日,黄永胜、吴法宪写给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谢富治、叶群、汪东兴的报告称:因军委常委不再开会,军队文电今后除了发至团级文电照发各位常委外,重要文电不再抄送陈毅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同志,粟裕同志与工作无关文电亦不抄送。毛泽东批示:“此事待议。”[1]

1968年4月4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将军委印章收缴。1968年4月4日,李天佑通过书面形式向黄永胜报告:文件已立即停送徐向前、叶剑英、刘伯承、聂荣臻[1]

1968年6月11日晚,黄永胜、吴法宪接见军委办事组全体工作人员。黄永胜表示,军委办事组分为两个阶段,以前由杨成武任组长,揭杨(揭批杨成武)之后军委办事组改组,增加了李作鹏、刘贤权和黄永胜,加上原先的吴、叶、邱,共计6人。吴法宪说:“中央决定,军委停止工作,军委常委工作实际上已集中到办事组来了,起到过去军委办公会议的作用。在主席、林副主席领导下,直接对主席、林副主席、中央文革负责。黄总长来了以后,权力集中了,实际上代替过去军委办公会议的职权。”[1]

掺沙子[编辑]

1968年11月18日,黄永胜致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谢富治、吴法宪、叶群、汪东兴、温玉成的报告称:“主席、林副主席:中央文革确定增加谢富治、温玉成两同志为办事组成员,我们非常欢迎。还要求增加李天佑一人。……”1968年11月22日,陈伯达、姚文元批示:“是否等几天之后,征求一下江青同志的意见。”1968年11月24日,黄永胜批:“完全同意文元同志意见。”[1]

林彪成为写进《中国共产党章程》里的 “接班人”后,毛泽东考虑用“掺沙子”的办法抑制林彪势力的发展[2]。1969年4月27日,军委办事组拟了份“军委48人名单”及“军委办事组名单”,报毛泽东主席、林彪副主席。毛泽东批示:“宜加李德生。”林彪批示:“同意主席批示。”1969年5月27日,《中共中央通知》公布了中共九届一中全会通过的军委主席、副主席、委员名单以及军委办事组成员名单。军委办事组组长黄永胜,副组长吴法宪,组员(以姓氏笔划为序):叶群、刘贤权、李天佑、李作鹏、李德生、邱会作、温玉成、谢富治[1]。当时,李德生是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任上被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参加国务院业务组和军委办事组工作。这时军委办事组共10人,包括林彪的夫人叶群以及7名林彪第四野战军的老部下,只有李德生、谢富治原是第二野战军[2]

1970年夏,在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和林彪的关系陷入紧张。1970年12月,毛泽东会见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时说:“什么‘四个伟大’,讨嫌! ”并将该讲话批给全党阅。1971年1月,中共中央宣布改组北京军区。此后,毛泽东两度批评军委办事组不争取主动,一错再错。1971年4月,毛泽东派纪登奎张才千参加军委办事组,这是继1969年4月派李德生参加军委办事组之后,毛泽东再次向军委办事组“掺沙子”。同时,毛泽东表示可以让李先念参加军委办事组,并且责问为何不给陈毅看文件[2]

撤销[编辑]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1971年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4人离职反省,中央已决定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并筹组军委办公会议,集体领导[1]

1971年10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中央决定,撤销军委办事组,成立军委办公会议。军委办公会议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同志主持,并由叶剑英、谢富治、张春桥李先念、李德生、纪登奎汪东兴陈士榘张才千、刘贤权10同志组成,即日成立,在中央军委领导下负责军委日常工作,特此通知。”[1]

组成人员[编辑]

组长
  • 吴法宪(1967年8月17日—9月24日,小组负责人)[1]
  • 杨成武(1967年9月24日—1968年3月,代总参谋长)[1]
  • 黄永胜(1968年3月—1971年9月29日离职反省,总参谋长)[1]
副组长
  • 吴法宪(1967年9月24日—1971年9月29日离职反省)[1]
成员
  • 吴法宪(1967年8月17日—1971年9月29日离职反省,副总参谋长兼空军司令员)[1]
  • 叶群(1967年8月17日—1971年9月13日死亡,林彪办公室主任)[1]
  • 邱会作(1967年8月17日—1971年9月29日离职反省,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1]
  • 张秀川(1967年8月17日—1968年3月,海军副政委)[1]
  • 杨成武(1967年9月24日—1968年3月,代总参谋长)[1]
  • 李天焕(1967年10月—1968年3月,第二炮兵政委)[3]
  • 刘锦平(1967年10月—1968年3月,民航总局政委)[3]
  • 黄永胜(1968年3月—1971年9月29日离职反省,总参谋长)[1]
  • 李作鹏(1968年3月—1971年9月29日离职反省,海军第一政委、党委副书记,1968年9月起兼任副总参谋长,1969年4月起兼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69年6月由海军党委副书记升为海军党委第一书记)[1]
  • 谢富治(1968年11月—1971年10月3日,北京军区政委兼北京卫戍区政委)[1]
  • 温玉成(1968年11月—1971年10月3日,副总参谋长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1]
  • 李天佑(1969年1月—1970年9月27日病逝,副总参谋长)[3]
  • 刘贤权(1969年4月—1971年10月3日)[1]
  • 李德生(1969年4月—1971年10月3日,总政治部主任)[1][2]
  • 汪东兴(1970年—1971年10月3日)
  • 纪登奎(1971年4月—1971年10月3日)[2]
  • 张才千(1971年4月—1971年10月3日)[2]
  • 陈士榘(1971年—1971年10月3日)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