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内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凯撒内战
罗马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前49年1月10日-前45年3月14日
凯撒带兵渡过卢比孔河之时开始,在蒙达战役完结之时结束。
地点
结果 凯撒一方取胜
参战方
尤利乌斯·凯撒及其支持者,平民派 罗马元老院贵族派
指挥官与领导者
凯撒
Gaius Scribonius Curio†
马克·安东尼
布鲁图·阿尔比努斯
Publius Sulla
Gnaeus Domitius Calvinus
格奈乌斯·庞培
Titus Labienus†
Quintus Caecilius Metellus Pius Scipio Nasica†
小加图
Gnaeus Pompeius†
Sextus Pompey

罗马大内战(前49年-前45年),又称为凯撒内战,罗马共和国最后的军事政治冲突之一。冲突在凯撒及其支持者(如平民派)和格奈乌斯·庞培及其支持者(罗马元老院和政治保守、社会传统的贵族派)之间开展。[1]

此前,凯撒已经在高盧戰爭中征战了8年之久。庞培,凯撒,和克拉苏组建了前三头同盟,共享罗马的统治权。凯撒逐渐赢得普通百姓的拥戴,并藉此主张一系列改革。元老院畏惧凯撒,命令他交出兵权。凯撒不从,并率军挺进罗马城。庞培不得不逃离罗马,并随后在意大利南部召集兵马对抗凯撒。

西班牙行省意大利行省罗马属希腊伊利里亚托勒密王國阿非利加行省,进行了四年的战斗之后,凯撒在蒙达战役中击败了最后一批贵族派。在返回罗马之后,他获任为终身独裁官(Dictator perpetuo)。[2]战争的影响是:罗马共和国的政治传统几乎完全毁灭,罗马开始向帝国转型。

战前的罗马政治环境[编辑]

凯撒内战之前的一个世纪内,罗马共和国的政治秩序被不断颠覆。格拉古的土地改革,盖乌斯·马略对军团的改革,苏拉的独裁暴政,前三头同盟的成立,接二连三打击了共和制,使其名存实亡。西塞罗将凯撒,克拉苏,和庞培三人的政治联盟命名为前三头同盟。自凯撒于前59年上任执政官,前三头同盟就掌握了实权。庞培的军功,凯撒的号召力,以及克拉苏的财富支撑着这个非正式的同盟。庞培于前59年与凯撒之女结婚使得前三头同盟更加牢不可破。凯撒卸任执政官后元老院没有任命他担任行省总督,反而给了凯撒一个看护罗马森林的闲职。这是凯撒的政敌为了防止凯撒获得兵权或者名利的计谋。

在庞培和克拉苏的协助下,凯撒通过平民议会立法粉碎了元老院的计谋,并获得伊利里亚山南高卢总督的权力。日后纳博讷高卢(现法国南部)的管治权也落入了凯撒囊中。凯撒通过行使总督职务获得4个军团的指挥权。其总督任期,亦即其法律特权的生效期限,被定为5年而非1年,并随后被延长至10年。在这10年间,凯撒在没有征得元老院授权下率大军征服了高卢全境,并入侵不列颠。

前三头同盟于前52年期满,元老院支持庞培独自担任执政官。与此同时,凯撒已经俨然军事英雄和平民救星。元老院深知凯撒希望在总督任期结束后重新担任执政官,在畏惧凯撒势力之下命令凯撒卸下兵权。前50年12月,凯撒致函元老院同意卸下兵权,但条件是庞培也同时放弃兵权。元老院遂大怒,并命令凯撒立即解散军队否则被视为公敌。这条例违背了罗马法,因为凯撒在总督任期内始终正当拥有兵权。

凯撒企图重新担任执政官的另一个目的是拖延时间,以免自己辞任伊利里亚和高卢总督被元老院乘机起诉。起诉凯撒的议案针对的是凯撒身为执政官时的行政失误以及他在高卢战争中犯下的一些莫须有的罪行。忠于凯撒的保民官安东尼和卡西乌斯(非刺杀凯撒的卡西乌斯)否决了起诉凯撒的议案,却被逐出元老院,二人遂投奔凯撒。凯撒集结手下军团,呼吁其支持自己与元老院作战,并获得军团的一致拥护。

前50年,凯撒的总督任期结束之后,元老院命令凯撒解散军团回到罗马,并禁止他作为缺席参选人竞选执政官。由此,凯撒认为自己在无行政特权或兵权之下贸然回到罗马只会遭到控诉,失去政治影响力。庞培指控凯撒叛国,不服军令,于事无补之余还加强了凯撒的信念。

内战爆发[编辑]

前49年1月10日,凯撒指挥第13军团越过山南高卢和意大利的分界线——卢比孔河。按照罗马传统,为防将领发动军事政变,任何将领都不能率军越过卢比孔河。因此,凯撒的行为直接引发了内战。然而,罗马百姓视凯撒为英雄并普遍欢迎他。至于凯撒在度过卢比孔河时的发言,史书则众说纷纭,其中“骰子已经掷下”相当广为流传。

凯撒自传里反而没有提及渡河,仅仅提到凯撒率军来到卢比孔河以南的里米尼

凯撒如同凯旋班师一般回到罗马。元老们不知凯撒麾下仅有一个军团,在恐慌之下纷纷投向庞培。后者宣布罗马无险可守,并带着己方元老,包括贵族派以及在职的两位执政官,逃至卡普阿西塞罗对此的评论是庞培公开示弱,纵容凯撒巩固势力。

虽然庞培和贵族派仓皇逃亡意大利中部,但他们手下的兵力仍有两个军团约11500人之众,以及阿爱诺巴尔布斯匆匆征集的意大利士兵。随着凯撒南下步步进逼,庞培撤退到布林迪西,并留下命令给正在伊特鲁里亚征兵的多米提乌斯,指示他阻止凯撒从亚得里亚海滨的方向进军罗马。后来,庞培命令多米提乌斯向南撤退与自己会合,只是那时已经为时已晚。多米提乌斯违抗了命令,结果在科尔菲尼奥遭到包围,其麾下31个大队共3个军团的兵力被迫投降。凯撒为展示其宽容释放了多米提乌斯和被俘的其他元老,甚至归还了多米提乌斯的部下的薪金,合共6000000塞斯特币。然而,凯撒迫使一众降卒宣誓效忠自己,并派出手下将领波利奥接管这批部队,将他们带往西西里。

庞培成功逃到布林迪西,并企图征集船只将手下的军团运输到伊庇鲁斯,继而前往罗马共和国的各个希腊行省。庞培希望借着自己的声望在希腊募集资金和军队,从而对意大利半岛实施封锁。同时,贵族派元老包括梅特路斯·西庇阿和小加图和庞培合兵一处,并在卡普阿留下一队部队阻拦追兵。

凯撒抱着与恢复与庞培的盟约的期望一路追击到卡普阿。在凯撒内战的初期,凯撒不断邀请庞培放下武器,与自己重修旧好。但后者本着法学原则指出凯撒是自己的手下,只有凯撒率先解散部队停止作战,双方才有和谈的可能。庞培身为元老院拥护的将领,背后还有至少一位现任执政官给他撑腰,其行为都拥有法理上的正当性,反而凯撒横渡卢比孔河之后使他成为了元老院和罗马人民的公敌。此后,凯撒尝企图封锁布林迪西港口困死庞培。他下令工兵在港口两端建筑防波堤,并用九米见方,能够搭载塔楼和工事的大型木筏搭建浮桥,连接两道堤坝,封锁深水区。庞培的对策是在商船上搭建塔楼,并在塔楼上布设投石机,居高临下击沉凯撒的木筏,破坏他的浮桥。最后,庞培在前49年3月从海路突出重围,逃到伊庇鲁斯,将意大利拱手让给凯撒。

凯撒乘着庞培远离意大利本土之机挥军北上,急行27日来到西班牙对群龙无首的庞培派军队发动攻击,并在伊莱尔达战役击败阿弗拉尼乌斯和彼德利乌斯手下的西班牙驻军,稳定了西班牙行省的局势。凯撒仅仅带了6个军团,3000名曾跟着凯撒征战高卢的精锐骑兵,以及近卫军900人进入西班牙,并只付出了阵亡70人的代价。与之相对的庞培派军队则付出了阵亡200人,伤600人的代价。

注脚[编辑]

  1. ^ Kohn, G.C. Dictionary of Wars (1986) p. 374
  2. ^ Hornblower, S., Spawforth, A. (eds.)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Classical Civilization (1998) pp. 219-24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