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义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義宣
劉姓
義宣
封號 南郡王
出生 晉安帝義熙十一年 (415年)
逝世 宋孝武帝孝建元年 (454年)

刘义宣(415年-454年),小字師護,宋武帝刘裕第六子。刘宋宗室,受封為南郡王。劉義宣在宋官至丞相,曾出任荊州刺史達十年,並憑荊州軍力量先後起兵討伐劉劭及反抗宋孝武帝,但最終為孝武帝討伐軍所敗,被殺。

生平[编辑]

元嘉元年(424年),劉義宣受封为竟陵王,食邑五千户[1],拜右将军,镇守石头城。元嘉七年(430年),迁任使持节、都督五州诸军事、徐州刺史,仍以右将军戍守石头城。次年改任都督南兗、兗州刺史,本應移鎮山阳,没有成行。元嘉九年(432年),迁中书监,进号中军将军,加散骑常侍,给鼓吹一部。当时竟陵蛮族問題嚴重,遂改封為南谯王,又领石头戍事。元嘉十三年(436年),義宣出任都督江州豫州西陽晉熙新蔡三郡诸军事、镇南将军、江州刺史。

南朝以長江天險守衞建康,而荊州地區位處建康的上游,位置十分重要,兵力亦強,故劉裕曾遺詔諸子依次出任荊州刺史。宋文帝入繼帝位後,先後讓四弟彭城王劉義康及五弟江夏王劉義恭出任此職。後又以已故臨川王劉道規前有功勳,其嗣子劉義慶亦有是人才,特讓義慶接替義恭任荊州[2]。至元嘉十六年(439年)義慶解任荊州,按次序就應由身為六弟的義宣出掌荊州,可是宋文帝認為義宣才能不佳,不足以擔此重任,竟讓七弟衡陽王劉義季出任荊州,而讓義宣以征北將軍、都督南徐州軍事、南徐州刺史,加散騎常侍,接替義季原職。不過,宋文帝在會稽長公主多次為義宣說情後,最終還是在元嘉二十一年(444年),以義宣出任都督荆北秦七州诸军事、车骑将军、荆州刺史。義宣到荊州後努力勉勵督促自己,亦整治好當地政事。元嘉二十五年(448年),劉義宣進為司空、侍中、領南蠻校尉。元嘉二十七年(450年),朝廷北伐反讓北魏軍隊大舉南下,雖然大軍並不是向荊州進發,但義宣還是怕魏軍會攻到荊州,一度想由江北的治所江陵逃到江南的上明。

元嘉三十年(453年),義宣進任司徒,改任中軍將軍、揚州刺史,但他還未出發就遇上太子劉劭弒父登位的事。劉劭任命義宣為中書監太尉,領司徒、侍中,但義宣知道變亂後即起兵討伐劉劭,並徵集士卒,傳檄遠近。其時江州刺史、武陵王劉駿也起兵,義宣就派了參軍徐遺寶率三千兵支持劉駿,作為前鋒。同年討伐軍消滅劉劭,劉駿即位為帝,即宋孝武帝,便任命義宣為中書監、都督揚豫二州、丞相,錄尚書六條事,揚州刺史,加羽葆、鼓吹, 並賜班劍四十人,改封為南郡王,食邑萬戶。同時還進義宣生母孫美人為獻太妃,次子宜陽侯劉愷也獲進爵南譙王。不過,義宣辭讓內任揚州、錄尚書六條事及兒子的進爵,孝武帝遂改授義宣為都督荊雍梁寧南北秦八州諸軍事、荊湘二州刺史,改封劉愷為宜陽縣王。另義宣手下參佐都獲封賞。

在義宣起兵時,雍州刺史臧質也領兵赴江陵與其會合,甚有野心的他更想藉義宣平庸懦弱的特點利用他奪取權力,故此一度想推他為帝,不過因為義宣已經推了孝武帝為帝,故計劃不成[3]。臧質在劉劭被平定後改任江州刺史,他仍未放棄,多次密書義宣誘其起兵,其時孝武帝與為其堂姐妹的義宣諸女亂倫,義宣因而發怒,決定起兵,暗中準備船艦和士兵,預定在孝建元年(454年)秋季出兵。當時義宣也通報了豫州刺史魯爽及兗州刺史徐遺寶,約定他們一同起兵,可時魯爽卻因酒醉而於二月就起兵,更版義宣為天子,送天子輿服。義宣對魯爽反應甚為驚愕[4],但因事情已露,只好與臧質倉卒起兵。義宣先遣參軍劉諶之等先出與臧質會合,自己於二十一日率十萬大軍出發下,命八子劉慆留鎮江陵,別遣魯秀等討伐不肯支持自己的雍州刺史朱脩之

義宣到尋陽與臧質會合後一同東下,途中知道徐遺寶戰敗而魯爽戰死的消息後都失色,接到送來的魯爽首級更是驚懼,但還是繼續進軍。時王玄謨大軍在梁山洲與臧質軍對峙,而柳元景進屯姑孰總統諸軍。臧質曾建議義宣派兵萬人攻姑孰,別遣萬人攻梁山,讓兩者無法接應,自己以水軍循外江直取石頭,進逼京師。然而劉諶之在義宣想要答應時進言懷疑臧質自求前赴的意圖,反建議盡力攻下梁山洲。早前劉義恭曾寫信給劉義宣道:「昔日桓玄殷仲堪中手中借兵南下,好像今天這樣呀。」暗指臧質就是桓玄,義宣於是聽從諶之所言,不從臧質計劃[5]。時臧質在玄謨軍外一里附近駐紥,義宣就駐蕪湖,五月十九日臧質就乘風猛攻玄謨軍在江邊的西壘,成功攻下。二十一日,義宣率眾到梁山,臧質出兵進攻東壘,玄謨盡出精銳抵抗,最終臧質軍陣被玄謨等軍突入,軍隊潰敗,垣護之更乘風放火燒毀臧質船隻,連帶時在西岸的義宣也被波及。義宣此見軍隊大敗遂乘船逃走,與臧質失去職終,當時來自西境的人還坐數百舸跟隨著。義宣逃到江夏時聽聞巴陵有敵軍,於是在逕口改步行逃回江陵,部眾於是散盡,僅得十多人跟著,義宣也因腳痛而無法再行,向平民取車載著走,又向沿路居民求食解飢。義宣終也能回到江陵,竺超民領兵迎接。其時江陵還有萬多名士兵,魯秀及竺超民仍然想招集餘眾與朝廷軍決一勝負,不過其時義宣已經迷惘昏亂,竟不再出來面見眾人,於是殘餘的部眾都逃走了,魯秀亦只得北逃。義宣無法再守住江陵,想跟魯秀走,於是準備好戎裝及糧水,帶著劉慆和五名易為男裝的愛妾要出走。不過,江陵城當時已經大亂,義宣在城中遇上衝突,被刀劍亂舞的情景嚇得墮馬,被逼改以步行出城。到城外時竺超民送馬給他,自己留守江陵,義宣原想追上魯秀,但根本不知魯秀去了哪,於是未離城郊士兵就散盡。義宣只好乘夜折返,回到已經空置的南郡官舍,因為沒有牀,只好席地坐到天亮。接著義宣派黃門通報竺超民,超民派了一架舊車送他到獄戶處,義宣此時坐著在地上說:「臧質這老奴誤了我呀。」起初五個愛妾與他一同入獄,但不久五人都被送走了,義宣還哭著對獄吏說:「平日不痛苦,今日分別才感到痛苦。」

隨後大司馬劉義恭與八座下書新任荊州刺史朱脩之要賜死義宣,但書未下朱脩之就到江陵,將義宣與其諸子、同黨都盡數誅殺。義宣時年四十。

性格特徵[编辑]

  • 劉義宣生下来而舌头短,不擅长言谈。史載其皮膚白晢,美鬚眉,高七尺五寸,腰帶十圍。才能亦相當平庸,故宋文帝不願任用其為荊州刺史,臧質亦圖藉以奪取權力。
  • 劉義宣在討平劉劭時駐鎮荊州已達十年,時荊州兵強富饒,他亦因起兵消滅劉劭而威名遠播,時義宣對朝廷的請求都一一得允,相反義宣卻一概不遵自已不同意的朝命。當時劉義宣曾向孝武帝進獻貢酒,但他就先喝過那酒,將餘下的封存才送去。
  • 荊州刺史任內義宣多畜養姬妾,竟達千人,另也養了數百尼姑及三十男女,生活亦相當奢華,耗費甚大。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编辑]

[编辑]

  • 美人孙氏,刘裕的妾室,义熙十一年(415年),孙氏生刘义宣,刘裕建立宋朝後,封孙氏为美人。宋孝武帝进谥孙美人为献太妃

[编辑]

子孙[编辑]

[编辑]

  • 刘恢,封南郡王世子,在江宁墓所被赐死。
  • 刘恺,封宜阳县侯,进封南谯王,在江宁墓所被赐死。
  • 刘𢚝,临武悼侯,早卒。
  • 刘悰,封湘南县侯,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憬,封祁阳县侯,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惔,在江宁墓所被赐死。
  • 刘惇,在江宁墓所被赐死。
  • 刘慆,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伯实,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业,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悉达,早卒。
  • 刘法导,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僧喜,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慧正,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慧知,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明弥虏,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妙觉,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 刘宝明,与刘义宣同为朱修之所杀。

[编辑]

  • 刘善藏,与父刘恢在江宁墓所被赐死。

參考资料[编辑]

  • 宋书·列传第二十八·劉義宣傳》
  1. ^ 《宋書·劉義宣傳》:「元嘉元年,年十二,封竟陵王」然而亦載義宣於孝建元年死,時年四十,即生於415年,則元嘉元年不應為十二歲。
  2. ^ 《宋書·劉義慶傳》:「荊州居上流之重,地廣兵強,資實兵甲,居朝廷之半,故高祖使諸子居之。義慶以宗室令美,故特有此授。」
  3. ^ 《宋書·臧質傳》:「自謂人才足為一世英傑,始聞國禍,便有異圖,以義宣凡暗,易可制勒,欲外相推奉,以成其志。及至江陵,便致拜稱名。質於義宣雖為兄弟,而年大近十歲,義宣驚曰:『君何意拜弟?』質曰:『事中宜然。』時義宣已推崇世祖,故其計不行。」
  4. ^ 《宋書·魯爽傳》:「爽與義宣及質相結已久,義宣亦欲資其勇力,情契甚至。孝建元年二月,義宣報爽,秋當同舉。爽狂酒乖謬,即日便起兵,馳信報弟瑜,將家奔叛,皆得西歸。爽使其眾載黃標,稱建平元年,竊造法服,登壇自號。疑長史韋處穆、中兵參軍楊元駒、治中庾騰之不與己同,殺之。義宣、質聞爽已處分,便狼狽反,進爽號征北將軍。爽於是送所造輿服詣江陵,版義宣及臧質等並起。征北府戶曹版文曰:『丞相劉補天子,名義宣,車騎臧今補丞相,名質,平西朱今補車騎,名修之,皆版到奉行。』義宣駭愕。爽所送法物,並留竟陵縣不聽進。」
  5. ^  《宋書·臧質傳》:「義宣亦相次系至。江夏王與義宣書曰:『昔桓玄借兵於仲堪,有似今日。』義宣由此與質相疑。質進計曰:『今以萬人取南州,則梁山中絕,萬人綴玄謨,必不敢動。質浮舟外江,直向石頭,此上略也。』義宣將從之,腹心劉諶之曰:『質求前馳,此志難測。不如盡銳攻梁山,事克然後長驅,萬安之計也。』
  6. ^ 《南史·檀珪传》:檀珪同堂姑为南谯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