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永福
刘永福

Early Nguyen Dynasty Flag.svg大南三宣正提督、一等義勇男爵
 大清帮办台湾防务闽粤南澳镇总兵
Flag of Formosa 1895.svg臺灣民主國大總統
籍貫 廣西省博白縣菱角乡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淵亭
出生 道光十七年九月十一日(1837年10月10日)
大清廣東省欽州古森峒小峰乡
(今屬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市區)
逝世 民國六年元月九日(1917年1月9日)
中华民国 (1912-1949) 中華民國廣東省钦县
墓葬 廣西欽州劉永福墓
出身

佣工

經歷
  • 佣工(?-1857年)
  • 郑三抗清起義軍將領(1857年-1865年)
  • 天地會吳亞終部起義軍左翼大帅(1865年-1867年)
  • 黑旗軍首領(1867年-1895年)
  • 大南國三宣正提督、一等義勇男爵(1873年-1885年)
  • 大清國闽粤南澳镇总兵(1885年-1894年)
  • 大清國帮办台湾防务闽粤南澳镇总兵(1894年-1895年)
  • 臺灣民主國大將軍(1895年5月25日-1895年6月26日)
  • 臺灣民主國大總統(1895年6月26日-1895年10月20日)
  • 大清國广东碣石镇总兵(1902年-1911年)
  • 中華民國广东民團總長(1911年-?)

刘永福(1837年10月10日-1917年1月9日),字淵亭廣東欽州(今屬廣西)人,客家人,祖籍博白東平,清朝軍事人物,為黑旗軍領袖及創建者。

劉永福最初是太平軍的將領,太平天國運動失敗後盤踞中越邊境。後受越南阮朝招安,並獲封官職,參與越南抗法運動,成為中法戰爭期間的一支重要勢力。越南淪為法國殖民地後退入清朝境內,成為清勇將領。1894年調赴台灣協防。1895年5月25日清朝把台灣割讓給日本后,劉永福不願意投降,便拥立巡抚唐景崧台湾民主国总统,自称大将军。同年6月在台南自立为大总统。乙未戰爭失利之後棄城渡海逃往清朝。

生平[编辑]

山賊時期[编辑]

根據《清史稿》的記載,劉永福原名劉義,年輕時曾是一名無賴。[1]8岁时随父流浪到上思县平福乡,给人当佣工。少有大志,为人侠义有胆略。1857年,刘永福投奔上思县反清組織三合會(又稱洪兵)首领郑三的麾下。后至新宁州(今扶绥县),投奔吴凌云,在吴凌云长子吳亞終(又名吳鯤)麾下担任副帅。[2]吴凌云战败被杀后,于同治二年(1863年)六月,自逐卜入下雷州的化峒,投王士林部。[3]同治四年(1865年)正月,左江右江皆為天地會勢力所據,各路勢力共推吳亞終為首領、小張三為副首領。[4]劉永福被封為左翼大帅,率領二百餘人據守安德,同據守郎家圩的吳亞終、黃崇英互相呼應。劉永福的部眾以黑底北斗七星為旗號,這就是黑旗軍的前身。不久,清廣西提督馮子才率軍討伐,劉永福軍糧幾絕,自廣西波斗逃入越南的茶靈,又禮安圩和高平圩。[4]後吳亞終亦自歸順州(今廣西靖西縣)逃入越南北部。吳亞終隨後向越南阮朝投降,獲得嗣德帝阮福時的允許。然而不久之後,吳亞終便舉兵反叛阮朝。[5]

1868年,劉永福攻盤踞六安州盤文二(一作盤文義),聯合其部將覃采元以計殺之。後又攻滅盤踞興化保勝州(今老街省)一帶的廣東土匪何均昌,佔領了其地盤。[6]劉永福便以保勝為根據地,將部眾更名為中和團黑旗軍,在此處開山設寨、闢田屯兵,並逐漸兼併周圍的中國山賊勢力。[6]

1870年,吳亞終在攻打北寧省城的時候,被越南的剿撫使翁益謙擊斃。其部眾分裂為三支,分別是劉永福的黑旗軍、黃崇英黃旗軍梁文利白旗軍[5]

而吳亞終的外甥黃崇英則盤踞河江一帶,與黑旗軍同為這一帶的兩大山賊勢力。黑旗軍和黃旗軍在宣光太原一帶爭奪地盤,並在各自轄境之內徵收賦稅。而當時越南北部山賊和叛軍林立,阮朝根本無法制之。嗣德帝派段壽為總督北圻軍務,赴諒山指揮鎮壓,但不久遭到另一路起義軍首領蘇泗(蘇國漢)擒殺。嗣德帝在無奈之下派遣駙馬黃繼炎為諒平寧太統督軍務大臣,會同山西贊襄尊室說前去鎮壓。黃繼炎採取分化策略,拉攏招安劉永福,劉永福便向阮朝上表投降。嗣德帝接受了黃繼炎的建議,允許劉永福的黑旗軍繼續據守保勝之地,以抵禦盤踞在河江地區的黃旗軍。[5]

參與越南抗法戰鬥[编辑]

三宣堂内刘永福雕像。

當時,法國已經佔領了越南的南圻。法國將其作為在東南亞的一個殖民據點。法國商人逆湄公河而上,將武器販賣給中國雲南的官員,還參與了販賣私鹽的活動。這引起越南的不滿,並與法國殖民者發生爭執。1873年,南圻總督馬里·儒勒·杜白蕾(Marie Jules Dupré,越南稱作「游悲黎」)少將派安鄴大尉前去北圻,聲稱要處理此事。然而,安鄴突襲並攻佔了河內,是為北圻變故。嗣德帝派陳廷肅阮仲合張嘉會去河內談判,又派黎俊阮文祥西貢抗議。另一方面,令黃繼炎率軍至山西防禦。嗣德帝又封劉永福為三宣副提督,轄宣光、興化、山西三省,設局於保勝,榷釐稅助餉,令其率黑旗軍支持官軍。劉永福進兵至懷德府,趁安鄴與陳廷肅談判之際突襲河內。安鄴領兵追擊,至紙橋中伏,被黑旗軍擊斃。[7]1878年,刘永福之父病逝,嗣德帝曾发给刘永福之父诰封文书,追赠中顺大夫,翰林院侍读学士的官職,以表彰刘永福的作战功绩。[8]

1881年底,因法國商人去雲南貿易的途中受到越北中國山賊的阻攔,法國要求越南鎮壓這些山賊,但越南沒有同意。1882年,法國殖民者以保護法國商人為由,派李威利上校發起北圻遠征,攻破河內,並佔領紅河沿岸的一些城池。李威利要求越南接受法國保護。越南群臣激憤,紛紛聲稱「我國內有劉永福,外有中國,為何束手就擒忍辱接受」。嗣德帝一面派戶部尚書范慎遹去清朝求救,一面以黃繼炎為節制,命令官軍和黑旗軍攻打法軍。[9]清軍應越南的請求入駐越南協防,清將唐景崧對劉永福說:「越為法逼,亡在旦夕,誠因保勝傳檄而定諸省,請命中國,假以名義,事成則王,此上策也;次則提全師擊河內,驅法人,中國必助之餉,此中策也;如坐守保勝,事敗而投中國,此下策也。」劉永福答稱:「微力不足當上策,中策勉為之。」

黃繼炎以劉永福為先鋒,率黑旗軍駐紮懷德府。李威利派兵攻佔南定,在返回河內途中得知了此事,率軍攻打懷德府,在紙橋遭黑旗軍伏擊,大敗被殺。[9]1883年,嗣德帝以其战功显著,任命他为三宣副提督,封英勇將軍,賜刻有「山西、興化、宣光副提督英勇將軍」字樣的印信一枚。後又封为三宣正提督、一等義勇男爵。

同年嗣德帝病逝,越南朝政悉歸於阮文祥尊室說二人,先後廢黜育德帝建福帝協和帝,政局不穩。而此時法軍兵臨首都順化城下,阮朝不得已同法國媾和,承認接受法國的保護。時清朝軍隊已經進入越南北部支援阮朝,唐景崧駐軍山西徐延旭駐軍北寧。劉永福的黑旗軍則駐軍於馮屯。

岑毓英的奏請下,清軍雖對越北各地的土匪進行剿滅,唯獨留下了劉永福。同時,清廷任命劉永福為提督、賞戴花翎。阮朝朝廷命令越南官軍停止抵抗並回到順化,但越南官軍倚仗著清軍和黑旗軍的勢力,無人遵循命令。黃繼炎、張光憻兩位統帥皆公然抗旨,而各地官員不欲投降者紛紛棄官,招募鄉勇抵抗法軍。波滑少將(Alexandre-Eugène Bouët)召誘黃旗軍並與之結盟,共同抵抗黑旗軍。波滑親自攻打馮屯,黑旗軍在一番激戰之後主動撤退到山西,同唐景崧會合。12月,波滑的繼任者孤拔少將攻打山西,雙方激戰了六天。此戰甚為慘烈,雙方都傷亡慘重。但最後因為法軍槍炮過於兇猛,而黑旗軍被迫撤離山西,來到興化。尼格里少將率法軍追擊,清軍與黑旗軍見法軍強大,燒毀興化省城,又放棄宣光省城,撤往紅河上游。

1884年5月11日,法國同清朝簽訂《天津專約》,承認越南為法國的保護國,並規定清朝從北圻立即撤軍。然而,觀音橋的軍事衝突使清法雙方關係再度緊張。8月,中法戰爭爆發。1885年正月初八,尼格里率軍攻鎮南關,清軍與黑旗軍乘虛圍攻宣光城。吉奧瓦內尼勒上校(Giovanninelle)率法軍救援,將黑旗軍擊退。二月,馮子才率清軍在鎮南關大破法軍,黑旗軍與清軍隨後乘勝攻下諒山,並收復興化,並在臨洮大破法軍。1885年6月9日,清朝與法國簽訂《中法新約》,清朝放棄對越南的宗主權,將清軍撤回鎮南關內。張之洞命令劉永福撤離越南、駐防思州和欽州,但遭到劉永福的拒絕。唐景崧危詞脅之,劉永福才被迫率黑旗軍兩千人撤離越南回國。但仍有一千名黑旗軍官兵拒絕回國,由梁三奇率領,滯留越南北部同法國對抗。

歸國後[编辑]

劉永福歸國後,回到了廣東,被授予南澳鎮總兵職務。清廷對黑旗軍頗為猜忌,不斷削減黑旗軍人數、減少武裝實力,最後只剩下三四百名老兵跟隨在劉永福身邊,其餘全部遣散歸鄉。

在台灣[编辑]

甲午战争爆發之後,劉永福於光緒二十年(1894年)被清廷調往臺灣協防,並重新招募黑旗軍。劉永福至台灣後,與巡撫唐景崧不睦,唐景崧將他驅逐去鎮守台南,自己則鎮守台北。

馬關條約》簽訂後,臺灣被割让给日本。清廷令唐景崧等駐台官員都棄島內渡,但台灣仍有不少漢人拒絕向日本投降。台北士紳丘逢甲擁立巡撫唐景崧為臺灣民主國總統,並以劉永福為大将军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5月29日,日軍在澳底登陸,爆發乙未戰爭。6月4日,唐景崧棄職逃往福建。駐紮在臺南府的劉永福得知後,於6月26日自立為大總統,設立議會,發行鈔票以籌軍餉。清廷封锁大陆与臺灣的交通,断绝一切支援。劉永福派謝維岳張之洞等人求援,均未獲支持;又派遣總統特使告急並電中國沿海督撫乞助餉银,也無人接應。10月18日,日軍兵臨台南城下,劉永福於布袋嘴乃木希典軍隊交戰失利,寫信求和,遭到拒絕。10月20日,劉永福率20名隨從離開台南城,至安平港,變裝隱匿於中國籍戎克船船艙內,翌日改乘轉搭英國籍商船「塞里斯輪」,計劃內渡廈門。然而,「塞里斯輪」在距離廈門港15海哩上遭日本海軍巡洋艦「八重山艦」攔截並登船搜查。日軍發現劉永福,欲以「叛亂嫌疑犯」為由將其帶走,「塞里斯輪」船長當即以「不合國際公法」為由拒絕。此事件即1895年台海登船臨檢事件。10月23日,在英國駐日公使的抗議之下,日本軍艦方才放行,劉永福得以回到廈門。

棄台內渡之後[编辑]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刘永福任广东碣石镇总兵

1911年辛亥革命後,以七十二歲高齡,被推為廣東民团总长、後告老回家。

民國四年(1915年),大日本帝國袁世凯提出二十一条,劉永福要求重上战场遭拒。

民國六年(1917年)1月,病卒于家中。

評價[编辑]

《清史稿·劉永福傳》:「永福骨瘦柴立,而膽氣過人,重信愛士,故所部皆盡死力云。」

一般觀點認為劉永福在對中國和台灣的防衛上有其正面意義,因此在中國和台灣都在不同層面上保持著對劉永福的紀念。[來源請求]然而,也有人認為劉永福招募廣勇來台誓死抗日,卻在日軍兵臨城下時和台北的唐景崧一樣潛逃,留下一片驚恐混亂。曾分別發降書給當時的日本台灣總督桦山資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告知欲抗日者只有台灣人,望能返回唐山,全遭拒。最後逃至英國籍的輪船返回唐山。[10]

紀念[编辑]

在中國广西省钦州市刘永福旧居,建有三宣堂,以纪念刘永福,内设有展馆,展品包括《中法战争历史文物展览》,清光绪帝及越南嗣德帝赠刘永福父亲的诰封碑,镇南关大战捷报等等。

广东省广州市有刘永福亲建的刘氏家庙,现已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外广州市还有永福村和永福路以纪念刘永福。广州市华南理工大学校内有黑旗军原驻地上建造的刘义亭。[11]

在臺灣,紀念劉永福的事蹟在各地亦很常見,例如在臺南市中西區的永福路、永福國小均以劉永福之名命名[12]

刘永福抗日时所发布的檄文,用“臺灣民主國”名义印行的邮票等,已成为稀世的历史文献,现收藏在臺北市國立臺灣博物館

註釋[编辑]

  1. ^ 清史稿/卷463
  2. ^ 靖西县志·第七编 人物·第五十七章 名人·第一节 传略·刘永福》
  3. ^ 靖西县志 第四编 军事 第四十三章 兵事 第二节天地会反清》
  4. ^ 4.0 4.1 清朝 - 靖西大事 - 靖西县人民政府网
  5. ^ 5.0 5.1 5.2 《越南史略》,374~375頁
  6. ^ 6.0 6.1 《越南通史》,郭振鐸、張笑梅著,616~619頁
  7. ^ 《越南史略》,381頁
  8. ^ 「制曰:孤惟臣子致身之义,资事父以事君。朝廷锡类之恩,寓劝忠于劝孝揆礼之称,缘情而推。尔原报捐监生,故刘以来乃领兵权,充三宣军次副提督,刘永福之父,完此秉彝,食乎旧德。处家乐于善事,爱子教以义方,肆余庆之所钟,有乃郎之能仕,宜加显号,用发幽光。可赠为中顺大夫,翰林院侍读学士,锡之诰命。于觑!克享其隆,既有光于泉壤,尚笃其庆,以长揖于国恩。懿厥潜灵,服此休命。嗣德三十一年十月十五日。」
  9. ^ 9.0 9.1 《越南史略》,391~392頁
  10. ^ 談劉永福棄守臺灣及引發之日英糾紛
  11. ^ 刘氏家庙. 广州英烈网. [2010-08-06] (中文(中国大陆)‎). 
  12. ^ 永福路,當為了紀念劉永福. placesearch.moi.gov.tw. [2009-07-16] (中文(台灣)‎). 

參考資料[编辑]

參見[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官衔
前任:
唐景崧
臺灣民主國總統
1895年6月26日—1895年10月20日

台灣日治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