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裕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刘裕北伐指的是刘裕掌握东晋实权后后发动的两次北伐战争,灭掉后秦南燕两个政权。在魏晋十六国时期,东晋虽偏安江南,却始终没有放弃收复中原,所以屡次发动北伐战争。后秦、南燕的败亡主要出于内乱而非实力之弱;公元397年北魏军攻下中山,后燕官吏兵投降两万余人,后燕的疆域被切断为南燕和北燕二部,405年南燕又发生政变;[1]416年姚兴卒,后秦内乱不断,镇守蒲坂和岭北的姚懿、姚恢先后率叛军进攻长安[2]刘裕趁后秦、南燕内乱之际,乘机出兵,并一举攻灭。这次收复中原的版图之多,是东晋历次北伐中最成功、影响最深远的一次,也是以前的多次北伐都无法与之比拟的。[3]

背景[编辑]

刘裕在镇压孫恩盧循之亂桓玄之乱后,为了名正言顺地称帝[4],效仿桓溫发动北伐战争。

灭南燕[编辑]

义熙五年(409年),刘裕率兵自建康出发。沿着水路,渡过长江、淮河、泗水,五月在下邳登陆,行军至琅琊[5]后又自东莞翻过大岘山,与燕兵战于临朐南,刘裕派参军檀韶、建威将军向弥秘密绕道到达燕兵背后,偷袭临朐得手。南燕君主慕容超只能前往救援临朐城南的段晖,被追击的晋军重创,南燕十余名大将被杀,慕容超逃往广固,晋军缴获大量战利品[6]。晋军围攻广固,慕容超只知消极死守,不发挥自身骑兵多机动性强特点,打击对方粮道以及寻找对方薄弱处实行分割包围歼灭,任由对方就食于本国。于义熙六年正月(410年)被晋军攻破广固,俘虏慕容超送至建康斩首,南燕灭亡。

灭后秦[编辑]

义熙十二年(416年)八月,在平定了荆扬之争四年后,刘裕开始第二次北伐。晋军分为五路,王镇恶檀道济部为前锋,自寿阳出发,渡过淮河和淝水直插许昌、洛阳[7]。新野太守朱超石、宁朔将军胡藩进攻阳城。振武将军沈田子、建威将军傅弘之进攻武关。建武将军沈林子、彭城内史刘遵考带领水军出石门,自汴河进入黄河,以冀州刺史伍仲德督前锋诸军,开巨野泽入黄河。刘裕率领军驻扎在彭城作为后援。

义熙十三年(417年)正月,晋军王镇恶部连克项城,许昌。朱超石部开至阳城,沈林子攻克仓桓,王仲德攻克滑台,这四支部队在洛阳会师。秦主姚泓遣越骑校尉阎生帅骑三千救之,武卫将军姚益男将步卒一万助守洛阳,又遣并州牧太原公姚懿南屯陕津,为之声援。但在救援来到之前,洛阳已被晋军攻破,于是援兵回撤。同时后秦也因姚懿、齐公姚恢相继作乱,为晋所乘。

二月,晋军分兵两路,王镇恶部进军淹池,袭占弘农[8],并到达潼关。另一路檀道济部攻击蒲坂不克,回师到潼关与王镇恶部一起进攻潼关,秦军出城迎战被击败,潼关失守。七月,晋军沈田子部攻破武关。八月,刘裕击退骚扰的北魏军,到达潼关。此时,刘裕调整部署,派王镇恶带领水师沿着渭河西进,另一部由沈田子自青泥出发,剩下分成两支,由刘裕和朱超石带领进攻定城、蒲坂。王镇恶部于灞上大破后秦军,杀死后秦镇北将军姚强,恢武将军姚难逃往长安[9]。沈田子部又于青泥重创秦主姚泓。王镇恶部又在渭桥击溃姚丕与姚泓部,猛攻长安得手,秦主姚泓投降,后秦灭亡。

内讧[编辑]

同年冬天,刘裕心腹刘穆之突然病死,刘裕恐国内生变,不得不返回建康,临行留下年幼的次子刘义真镇守关中,並以王修為長史行事,總管一切事務[10]

关中人民一向看重王猛,刘裕攻克长安,王猛孙子王镇恶又建功最多,南人皆惧其自立。沈田子又自以峣柳之捷,与镇恶争功不平。裕将回江南,田子及傅弘之屡次告诉裕说:“镇恶家在关中,不可保信。”裕答:“今留卿文武将士精兵万人,彼若欲为不善,正足自灭耳。勿复多言。”裕私下告诉田子说:“钟会不得遂其乱者,以有卫瓘故也。又语曰:‘猛兽不如群狐’,卿等十馀人,何惧王镇恶!”

这加劇了将领之間的不和,义熙十四年(418年)正月,王镇恶被沈田子在傅弘之军营所诱杀,總管關中事務的長史王修,以擅殺之罪處死沈田子。同月,晋军傅弘之所部大破赫连璝于池阳,又破之于寡妇渡,斩获甚众,夏兵乃退。

又王修与刘义真左右不和,年幼的义真听信左右之言,竟然杀死王修,這使得諸將心懷恐懼、人情離散,劉義真只好把全軍召回長安,放棄城外之地,結果被困死在長安孤城,糧食無法供應。十一月,刘义真與諸將东归的时候,带了太多财货子女,无法快速离开此地和尽力作战,被赫连璝击溃,关中全部失守,連派去支援的朱齡石軍隊,也被赫連軍團消滅。刘裕精锐部队北府兵遭到重创,短时间内无力北伐。

422年初,劉裕在建宋稱帝的第三年,準備出兵北伐北魏,但因為同年劉裕病卒,北伐取消[11],北魏反而趁機攻下劉宋的河南地區。

参考出处[编辑]

  1. ^ 初,超自长安行至梁父,慕容法时为兗州,镇南长史悦寿还谓法曰:「向见北海王子,天资弘雅,神爽高迈,始知天族多奇,玉林皆宝。」法曰:「昔成方遂诈称卫太子,人莫辩之,此复天族乎?」超闻而恚恨,形于言色。法亦怒,处之外馆,由是结憾。及德死,法又不奔丧,超遣使让焉。法常惧祸至,因此遂与慕容钟、段宏等谋反。超知而征之,钟称疾不赴,于是收其党侍中慕容统、右卫慕容根、散骑常侍段封诛之,车裂仆射封嵩于东门之外。《晋书·卷一百二十八》
  2. ^ 兴既死,秘不发丧。南阳公姚愔及大将军尹元等谋为乱,泓皆诛之。命其齐公姚恢杀安定太守吕超,恢久乃诛之。泓疑恢有阴谋,恢自是怀贰,阴聚兵甲焉。……泓以内外离叛,王师渐逼,岁旦朝群臣于其前殿,凄然流涕,群臣皆泣。时征北姚恢率安定镇户三万八千,焚烧室宇,以车为方阵,自北雍州趣长安,自称大都督、建义大将军,移檄州郡,欲除君侧之恶。扬威姜纪率众奔之。建节彭完都闻恢将至,弃阴密,奔还长安。恢至新支,姜纪说恢曰:「国家重将在东,京师空虚,公可轻兵径袭,事必克矣。」恢不从,乃南攻郿城。镇西姚谌为恢所败,恢军势弥盛,长安大震。泓驰使征绍,遣姚裕及辅国胡翼度屯于沣西。扶风太守姚隽、安夷护军姚墨蠡、建威姚娥都、扬威彭蚝皆惧而降恢。恢舅苟和时为立节将军,守忠不贰,泓召而谓之曰:「众人咸怀去就,卿何能自安邪?」和曰:「若天纵妖贼,得肆其逆节者,舅甥之理,不待奔驰而加亲。如其罪极逆销,天盈其罚者,守忠执志,臣之体也。违亲叛君,臣之所耻。」泓善其忠恕,加金章紫绶。姚绍率轻骑先赴难,使姚洽、司马国璠将步卒三万赴长安。恢从曲牢进屯杜成,绍与恢相持于灵台。姚赞闻恢渐逼,留宁朔尹雅为弘农太守,守潼关,率诸军还长安。泓谢赞曰:「元子不能崇明德义,导率群下,致祸起萧墙,变自同气,既上负祖宗,亦无颜见诸父。懿始构逆灭亡,恢复拥众内叛,将若之何?」赞曰:「懿等所以敢称兵内侮者,谅由臣等轻弱,无防遏之方故也。」因攘袂大泣曰:「臣与大将军不灭此贼,终不持面复见陛下!」泓于是班赐军士而遣之。恢众见诸军悉集,咸惧而思善,其将齐黄等弃恢而降。恢进军逼绍,赞自后要击,大破之,杀恢及其三弟。《晋书·卷一百十九》
  3. ^ 杨铭,论刘裕北伐后秦之战及其历史影响,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8年2期。
  4. ^ 邹纪万《中国通史:魏晋南北朝》,第一章 魏晋南北朝政治变迁,93页,九州出版社,2009年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五 义熙五年:刘裕发建康,帅舟师自淮入泗。五月,至下邳,留船舰、辎重,步进至琅邪。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五 义熙五年:裕因纵兵奋击,燕众大败,斩段晖等大将十馀人,超遁还广固,获其玉玺、辇及豹尾。
  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五 义熙十二年:丁巳,裕发建康,遣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将步军自淮、淝向许、洛
  8. ^ 邹纪万《中国通史:魏晋南北朝》第一章 魏晋南北朝的政治变迁,94页,九州出版社,2009年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八卷 义熙十三年:王镇恶请帅水军自河入渭以趋长安,裕许之。秦恢武将军姚难自香城引兵而西,镇恶追之;秦主泓自灞上引兵还屯石桥以为之援,镇北将军姚强与难合兵屯泾上以拒镇恶。镇恶使毛德祖进击,破之,强死,难奔长安。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八卷 义熙十三年:裕以次子桂阳公义真为都督雍、梁、秦王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领雍、东秦二州刺史。
  11. ^ (梁)裴子野,《宋略‧總論》:「永初末歲,天子負扆矜懷,以燕、代戎幄,岐、梁重梗,將誓六師,屠桑乾而境北狄,三事大夫顧相謂曰:『待夫振旅凱入,乘轅南返,請具銀繩瓊檢,告報東嶽。』既而洮弗不興,即年厭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