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判教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教判,即教相判释,亦称教相判教教摄佛教术语,學術上多稱“判教理論”,即判别解释佛陀一生言行教法的相状[1]差别之理論。

大乘佛教諸多教典傳至中國後,佛教僧眾就其具体教说的形式、方法、内容、意义等,進行分类而判別教说的体系,以明佛陀言行真意。此傳統認為佛陀言行因缘和合因时而生、应对象根机、翻译等问题而异,义理互有出入,于是教相判释因此产生[2]。自智者大師創建天台宗,貢獻了新的判教理論,提出分為五時教、化儀四教與化法四教三部份,合稱五時八教,此後此判教法爲中國最通行之判教。

淵源[编辑]

早在部派佛教時代,就有人探討佛所說經是否皆為了義(梵語:nitartha)的問題。[3]

根據《異部宗輪論》,大眾部主張「世尊所說無不如義,佛所說經皆是了義」;說一切有部則認為「世尊亦有不如義言,佛所說經非皆了義,佛自說有不了義經」,不了義經是「假施設,有別意趣」,應求「此經意趣」,別為解說。

到了大乘佛教時代,龍樹認為佛經有「易了義」和「深遠難解義」,主張佛陀為應機設教的方便,而有了義說和不了義說;因此龍樹立了四種悉檀,以世界悉檀、各各為人悉檀、對治悉檀、第一義悉檀,通攝佛說。無著持相同看法,主張「復有四種意趣,四種祕密」,依照平等意趣、別時意趣、別義意趣、補特伽羅意樂意趣,則「一切佛言應隨決了」。

漢傳大乘佛教認為,釋迦牟尼根據弟子不同根性,因時因地,而給予不同教法。由此產生了天台宗五時八教法相宗三時教華嚴宗五教等教判學說。

傳統部派和大乘的關係[编辑]

印度大乘佛教的三大派系,中觀瑜伽如來藏,重釋了三轉法輪之說,以聲聞為初轉法輪之方便說,是小乘法;自宗為最勝法輪了義教,判他宗為不了義。[4][5][6][7]

說一切有部迦濕彌羅國論師,廣集各家解說加以論定,編成《大毘婆沙論》,特別針對分別論者譬喻師加以論難。承繼此一毘婆沙宗學說的眾賢,稱大乘為空花論宗,否定其見解,認為大乘非佛說[8]

歷史[编辑]

教判盛行于南北朝,当时有“南三北七”一说。此后天台宗智顗后立顿、渐、不定等三种教相,为五时八教三论宗吉藏则立声闻、菩萨二藏,于菩萨藏中又别开根本、枝末、摄末归本三法轮,此为二藏三转法轮判。法相宗玄奘则依照《解深密经》、《金光明经》等,立转法轮、照法轮、持法转三法轮的“三时教判”,其弟子窥基则发展为“三教八宗”的教判。而华严宗法藏则于《华严经探玄记》中别立五教十宗

藏傳佛教寧瑪派把佛教分为九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薩乘是共三乘,事續行續瑜伽續是外三乘,最高级是内密三乘

頓漸之爭[编辑]

赤松德贊時期,西藏桑耶寺發生過一場拉薩法諍,由來自印度那爛陀寺隨瑜伽行中觀派日语瑜伽行中観派,師承寂護蓮花戒代表漸教,以及來自漢地敦煌禪門北宗,師承神秀弟子義福、降魔藏等人的堪布摩訶衍代表頓教,此場法諍反映了大乘教法中頓漸法門的諍辯。[9][10][11][12]

主要傳統判教學說[编辑]

Panjiao of buddhism.png

法相宗判教[编辑]

法相宗判教的理論依據是《解深密经》、《金光明经》等。唐玄奘法師立“三时教判”,即转法轮、照法轮、持法转三法轮之判。其弟子窺基法師發展爲“三教八宗”,三教中以诸阿含等之小乘义为有教,“三论”、《般若》等为空教,《华严经》、《解深密经》、《法华经》等为中道教;八宗者则以犊子部等为我法俱有宗、萨婆多部(有部)等为有法无我宗、大众部等为法无去来宗、说假部经部等及成实论为现通假实宗、说出世部等为俗妄真实宗、一说部等为诸法但名宗、《般若》诸经及“中百论”(《中论》、《百论》)等为胜义皆空宗、《法华》等经及无著等所说之中道教为应理圆实宗[13][14]

南山宗判教[编辑]

南山律宗道宣的判教理論認為佛法分化制二教,化教中分為性空(聲聞緣覺)、相空(小菩薩)、唯识(大菩薩)三觀(三教)。

華嚴宗判教[编辑]

華嚴宗判教的理論依據是《華嚴經》,在《华严经探玄记》中提出“五教十宗”。

天台宗判教[编辑]

天台宗判教的理論依據是《妙法蓮華經》,提出“五時八教”。

五時[编辑]

隋朝智顗在《法华玄义》提出五時教的理論。他認為佛陀順應眾生不同的根機和時機,所說法的側重點不同,分為五个阶段,名为“五时”[15][16]

  • 華(花)嚴時。釋迦牟尼佛最初成佛所說經典,佛于初成道三七日间说《华严经》,以自证之法试机的时期,屬大乘。代表為《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之名來自《華嚴經》,義爲“以華(花)莊嚴裝飾佛陀”,“華”爲花的古字,故讀音、意義都同“花”。
  • 阿含時(鹿苑时)。佛為“小乘”所說,時間在華嚴時之後,十二年间说小乘(解脫道阿含经。代表為《雜阿含經》、《長阿含經》、《中阿含經》、《增壹阿含經》。“阿含”(āgama)之名來自四部《阿含經》,義爲來去、流傳,引申為流傳下來的正統教義、戒律;因此期間佛說法地多在鹿野苑故也稱鹿苑时。
  • 方等時。阿含時之後,主要內容為回小乘向大乘,時常貶抑“小乘”,讚歎大乘,以化導眾生趨向大乘。代表為《維摩詰所說經》、《思益經》、《楞伽經》等。“方等”之名來自《方等經》,義爲言辭和義理都廣博、圓滿、平等,部派佛教時可以此指稱大乘佛法。
  • 般若時。宣說般若空義,淘汰大小别见之情执,屬大乘。代表為《大般若經》、《如來藏經》。“般若”之名來自《大般若經》,般若(Prajñā)義爲“超越一切的智慧”。
  • 法華涅槃時。開三乘合為一佛乘,立圆教,说真常,明佛性,更于入涅槃前夕说《涅槃经》。代表為《妙法蓮華經》、《涅槃经》等。“法華涅槃”之名來自《法華經》和《涅槃經》,“法華”的“華”和“華嚴”的“華”一樣,意義和讀音都同“花”,法華全稱是“妙法蓮華”,以蓮花比喻妙法,在英文翻譯中簡稱為“蓮華經”(Lotus Sutra)。

八教[编辑]

智顗在《四教義》中提出,分為化儀四教與化法四教二者。

化儀四教[编辑]

  • 頓教
  • 漸教
  • 秘密教
  • 不定教

化法四教[编辑]

  • 藏教
  • 通教
  • 別教
  • 圓教

日本[17][编辑]

藏传佛教判教[编辑]

藏传佛教九乘判教[编辑]

藏传佛教宁玛派(老派)在《宁玛九乘次第》提出世间所有哲学和宗教,分为世间法出世间法;总判爲颠倒外道乘、凡夫人天乘(即修善修禪定可往生人道天道之教法)和真实内道乘(佛法),人天乘受摄於佛法;真实内道乘(佛法)又判爲九乘次第[18]

其中,前三乘即显教,声闻、独觉爲小乘,菩萨爲大乘;外密三乘基本等同于汉传密宗的教法;内密三乘又叫大密咒乘,是藏密不共法,第九乘無上瑜伽爲最上乘。

藏傳佛教其他判教[编辑]

宁玛一派,其他各派皆主張四部说:

  1. 事部
  2. 行部
  3. 瑜伽部
  4. 无上瑜伽

現代發展[编辑]

  • 太虛法師將大乘佛教分為三系: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識宗、法界圓覺宗。
  • 印順法師提出大乘三系說:性空唯名系、虛妄唯識系、真常唯心系。印順法師把印度佛教分為五個階段,再配合佛教緣起中道的義理,分為三時教。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相状:相類似的
  2. ^ 法華玄義》(卷十):“「聖人布教各有歸從,然諸家判教非一。」”
  3. ^ 釋悟殷. 讀《大毘婆沙論》劄記論師的佛陀觀(三). 
  4. ^ 聖嚴法師. 華嚴心詮:原人論考釋. 
  5. ^ 班班多傑. 藏傳佛教史上的“他空見”與“自空見”. 哲學研究. 1995. 
  6. ^ 法藏《大乘起信論義記》:「近代天竺那爛陀寺。同時有二大德論師。一曰戒賢。一曰智光。並神解超倫。聲高五印。六師稽顙。異部歸誠。大乘學人仰之如日月。獨步天竺。各一人而已。遂所承宗異。立教互違。謂戒賢則遠承彌勒無著。近踵護法難陀。依深密等經瑜伽等論。立三種教。以法相大乘為真了義。謂佛初鹿園轉於四諦小乘法輪。說諸有為法從緣生。以破外道自性因等。又由緣生無人我故。翻彼外道說有我等。然猶未說法無我理。即四阿含經等。第二時中。雖依遍計所執。而說諸法自性皆空。翻彼小乘。然於依他圓成。猶未說有。即諸部般若等。第三時中。就大乘正理。具說三性三無性等。方為盡理。即解深密經等。是故於彼因緣生法。初唯說有。即墮有邊。次唯說空。即墮空邊。既各墮邊。俱非了義。後時具說所執性空。餘二為有。契合中道。方為了義。此依解深密經判。二智光論師遠承文殊龍樹。近稟提婆清辯。依般若等經中觀等論。亦立三教。以明無相大乘為真了義。謂佛初鹿園為諸小根說於四諦。明心境俱有。次於中時。為彼中根說法相大乘。明境空心有唯識道理。以根猶劣未能令入平等真空故作是說。於第三時。為上根說無相大乘。辨心境俱空。平等一味為真了義。又初則漸破外道自性等。故說因緣生法決定是有。次則漸破小乘緣生實有之執。故說依他因緣假有。以彼怖畏此真空故。猶在假有而接引之。後時方就究竟大乘。說此緣生即是性空平等一相。是故即判法相大乘有所得等。為第二時非真了義也。此三教次第。如智光論師般若燈論釋中。引大乘妙智經說。」
  7. ^ 廖本聖. 蔣央協巴《宗義理論》藏本譯注:毘婆沙宗與經部宗 (PDF). 正觀. 
  8. ^
    • 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其四部之中,大乘小乘區分不定。北天南海之郡,純是小乘。神州赤縣之鄉,意存大教。自餘諸處大小雜行。考其致也,則律撿不殊,齊制五篇通修四諦。若禮菩薩讀大乘經,名之為大。不行斯事,號之為小」
    • 釋慧立《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戒日王於那爛陀寺側造鍮石精舍,高逾十丈,諸國咸知。王後行次烏茶國,其國僧皆小乘學,不信大乘,謂為空花外道,非佛所說。既見王來,謂曰:聞王於那爛陀側作鍮石精舍,功甚壯偉,何不於迦波釐外道寺造而獨於彼也?王曰:斯何言甚!答曰:那爛陀寺空花外道,與迦波釐不殊故也」
    • 順正理論》:「世尊不應依不實法說勝義有,又亦不應唯證假有成等正覺,空花論者可說此言。稱佛為師,不應黨此。故十二處皆是實有,非於假法可說勝義……今詳經主似總厭背毘婆沙宗,欲依空花撥一切法皆無自性...若言意顯自體不能於自體中守自性義,則應同彼空花論宗。」
  9. ^ 釋慧嚴. 中國禪宗在西藏. 中華佛學學報. 1994, 7. 
  10. ^ 楊富學. 摩訶衍禪法對吐蕃佛教的影響. 
  11. ^ 沈衛榮. 西藏文文獻中的和尚摩訶衍及其教法 ── 一個創造出來的傳統 (PDF). 新史學. 2005, 16 (1) [2017-02-2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9-06). 
  12. ^ 冉雲華. 元代禪僧與西藏喇嘛辨論考. 
  13. ^ 《佛光大辭典》【教相判釋】
  14. ^ 廖明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 窺基的判教思想, 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佛學研究中心學報第三期(1998年) 
  15. ^ 《佛學大辭典》【天台宗五时教】(术语)天台宗分别佛一代之说法为五时。第一华严时。佛成道后,三七日中说华严经之间。是依经题而与名。第二鹿苑时。说华严经后十二年中于鹿野苑等说小乘阿含经之间。是就地而与名。第三方等时。说阿含后八年说维摩胜鬘等诸大乘经。广(方之义),谈藏通别圆四教,均(等之义),被众机之间。是就所说之法而与名。第四般若时。说方等经后二十二年,说诸部般若经之间。是依经题而付名。第五法华涅槃时。般若二十二年后,八年说法华经,一日一夜说涅槃经之间。是亦依经题而付名。荆溪之四教仪备释曰:‘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谈,法华涅槃共八年,华严最初三七日。’此五时就经典之部帙而分之者。更立化仪之四教与化法之四教,分别此五时中之说法仪式与所说之教义。是台家所立之五时八教也。
  16. ^ 《佛學大辭典》【五时教】又作五时。即于佛教经典之批判上,主张释尊四十五年之说法,乃从浅而入深,故将之分为五个阶段,称为五时教。我国对于经典之传译,并不依其发展之先后,而系以五时教判为准。五时教之分有如下数种: (一)涅槃宗之五时教。刘宋时代之慧观主张佛教有顿教与渐教二种,前者乃专以菩萨为对象,使其立刻成佛之教,如华严经。对于声闻、缘觉二乘之人,次第导入悟境所说之教,称为渐教,依所说之顺序,渐教之内容复分为:(一)三乘别教,又称有相教。即为三乘之人分别说四谛、十二因缘、六度之个别教,如阿含经。(二)三乘通教,又称无相教。即共通三乘之教,如般若经。(三)抑扬教,又称褒贬抑扬教。即赞扬菩萨,贬抑声闻之教,如维摩经、思益经等。(四)同归教,又称万善同归教。即开会三乘而归于一佛乘之教,如法华经。(五)常住教,又称双林常住教。即主张佛性常住之教,如涅槃经。此说为我国判教之嚆矢,流行于江南,刘虬、僧柔、智藏、法云等诸师均承袭此说,僧宗、宝亮等复以之配于涅槃经所说五味之譬喻,至天台智顗而集其大成。又北地慧光所立之四宗教判,亦以此五时教为其本据。[三论玄义卷上、大品经游意、法华经玄义卷十上、法华玄论卷三、大般涅槃经集解卷三十五、华严经疏卷一] (二)南齐之刘虬亦主张佛教有顿教与渐教二种,而渐教复分为五时,即:(一)人天教,世间之教。(二)有相教,承认有差别事象存在之教,如阿含经等。(三)无相教,否定有差别事象存在之教,如般若经等。(四)同归教,如法华经等。(五)常住教,如涅槃经等。但出三藏记集卷九所载之无量义经序(刘虬作)中,唯列七阶,而未举五时。[大乘义章卷一、法华经玄义卷十上、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法华经玄赞卷一、华严经疏卷一](三)隋代智顗亦有五时之说。所立五时为华严时、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参阅‘五时八教’1132) (四)据唐代法宝之说,五时教应为:(一)小乘教,(二)般若教,(三)深密教,(四)法华教,(五)涅槃教。第二般若教以下,依次又称大乘教、三乘教、一乘教、佛性教。法宝五时之说,在其所著一乘佛性究竟论中详述之,然该书仅存卷三,缺教判章,故其内容不详。[俱舍论宝疏卷一、五教章通路记卷五十]
  17. ^ 《大乘义章》卷一、《大乘玄论》卷五、《解深密经疏》卷一、《华严经疏钞玄谈》卷四
  18. ^ 九乘次第
  19. ^ 阿努瑜伽,龙钦宁提百科

参考书籍[编辑]

  • 《大乘玄论》(卷五)
  • 《解深密经疏》(卷一)
  • 《华严经疏钞玄谈》(卷四)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