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奥波德三世 (比利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利奥波德
Leopold
比利時国王 (HM Leopold III of Belgium)
Princess Astrid engaged in 1926.jpg
利奥波德三世(右)與第一任妻子-阿斯特里德
在位 1934年2月23日-1951年7月16日
前任 阿尔贝一世
攝政 查理親王
繼任 博杜安一世
出生 (1901-11-03)1901年11月3日
 比利時
逝世 1983年9月25日(1983-09-25)(81歲)
 比利時
配偶 瑞典的阿斯特里德
Lillian Baels
子嗣 盧森堡大公夫人約瑟芬·夏洛特英语Princess Joséphine Charlotte of Belgium
博杜安
阿尔贝二世
亞歷山大王子英语Prince Alexander of Belgium
瑪麗·克里斯蒂娜公主英语Princess Marie-Christine of Belgium
瑪麗·埃斯梅拉達公主英语Princess Marie-Esméralda of Belgium
朝代 薩克森-科堡-哥達
父親 阿尔贝一世
母親 巴伐利亞的伊利沙伯英语Elisabeth of Bavaria (1876–1965)

利奥波德三世(1901年11月3日-1983年9月25日),全名利奧波德·菲利普·查爾斯·艾伯特·米拉德·哈伯特斯·瑪麗·米格爾(法语:Léopold Philippe Charles Albert Meinrad Hubertus Marie Miguel荷兰语Leopold Filips Karel Albert Meinrad Hubertus Maria Miguel),1934年~1951年在位為比利时国王。

投降希特勒[编辑]

5月24日,比利时政府经过讨论决定迁往英国,但国王抱定联军已经彻底失败的看法,坚决不愿和他们一起走,并且在这一天的谈话中明确表示了单独投降的想法。首相赫伯特·皮埃洛特英语Hubert Pierlot指出投降是只有政府才能做出的决定,国王无权决定投降。一番争论之后,抱定与政府决裂决心的利奥波德三世和他的参谋部、军队留了下来。

敦刻尔克包围圈中有英军、法军与3万比军。5月25日,比王电报通知英王乔治五世比军将覆灭,“我们给予联军的帮助将随着我们被包围而结束”。[1]5月26日,比王决定比军向北、而不是和联军约定的那样向西撤退。5月27日,比军受到德军第6集团军和从荷兰调来的第18集团军越来越大的压力。比王不断向联军指挥官布朗夏尔约翰·戈特英语John Vereker, 6th Viscount Gort上将和魏刚发出情况紧急的电报,井宣称比军将很快支持不住了。5月27日中午12时30分,比王向戈特发出一份电报称:“我军士气极为不振……他担心这样一个时刻正在迅速临近……他希望你能认识到,他将被迫投降以防止全面崩溃。”5月27日下午17时,比王派出比军副总参谋长代鲁索去和德军谈投降的条件,5月27日晚上22时,代鲁索将军带回了德国人的答复:“元首要求无条件投降。”1小时后,比王与比军将领经过简短磋商,接受了德军条件,并决定于第二天 (5月28日)凌晨4时停火。

比利时首相赫伯特·皮埃洛特英语Hubert Pierlot在法国发表无线电广播,声明比王率军队投降违反《比利时宪法》,也违背政府的一致意见,既不是一个合法的政治决定,也不是一个合法的军事决定。

比军投降让联军如遭当头一棒,他们事先并未得到通知,结果不得不面对防线左翼突然出现的缺口。英军第2军在左翼奋力抵抗,戈特紧急调动英军第3、第4和第50师去填补比军留下的缺口,其中最左侧是第3师师长是伯纳德·蒙哥马利。法国总理保罗·雷诺5月28日发表了一篇言辞激烈的广播讲话,愤怒谴责利奥波德三世的投降。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敦刻尔克大撤退完成后的6月4日当天在英国下议院发表讲话:“(利奥波德三世)和他勇敢、能干的近50万军队一起保卫着我们的左翼,让通向大海的道路保持畅通。但是突然之间,没有经过任何商议、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任何来自他的政府部长的建议,他(利奥波德三世)完全出于他自己的决定,向德军司令部派出了使者,率部投降,让我们的整个侧翼完全暴露。”[2]

因二战中同情軸心國的立場,在戰後被迫退位。

前任:
阿尔贝一世
比利时君主
1934年2月23日-1951年7月16日
繼任:
博杜安
  1. ^ The Miracle of Dunkirk, Walter Lord, New York 1982, page 101, ISBN 0-670-28630-3.
  2. ^ Jean Stengers, Léopold III et le gouvernement, Duculot, Gembloux, 1980, p. 28. OCLC 7795577. The text is quoted in French in this book but the original text[來源請求] is quot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