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卓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卓輝香港著名音乐人。曾为張學友Beyond黎明等著名歌星创作大量优秀歌曲。曾於1986年参加香港电台与唱片公司合办的「生活中的香港」夺魁,1988年开始与Beyond合作及《说不出未来》由夏韶声灌录推出之後開始在香港詞壇名聲鵲起。他早期第一次与Beyond合作的歌词,以《大地》最引人注目。夏韶声的《说不出的未来》是刘卓辉将他的控诉延伸到现实问题的出色作品。1999年底至2002年10月出任CASH理事,大地唱片总裁。2013年也为几只新崛起的香港乐队包括Mr., KolorCloser等创作歌曲。

生平[编辑]

劉卓輝於青少年時再讀《音樂一週》周刊時愛上搖滾樂,中學畢業後應徵做《現代青年人週報》助理編輯,上班三個月後原老闆賣盤,他跟同事夾錢頂了來做,19歲就成為雜誌社老闆。3年後開始填詞,是因為他喜歡的台灣製作人李壽全出唱片,電台辦了個填詞比賽,公開徵求《未來的未來》廣東版歌詞,他花了一個星期寫出《說不出的未來》,贏了冠軍。那首歌後來李壽全沒有唱,輾轉落到當時剛出道的夏韶聲手上,慢慢就有其他人找他填詞。

1992年,香港人刘卓辉(〈大地〉的词作者)来京,创办大地公司,并将黄晓茂、王迪招至麾下,开始了大陆较正规的“歌手包装工作”。第一期签下李玲玉景冈山陈劲艾敬。刘卓辉开始受瞩目,起始於1986年参加香港电台唱片公司合办的「生活中的香港」夺魁,然而他真正於词坛占一席之位,却是1988年开始与Beyond合作及<说不出未来>由夏韶声灌录推出之後。他与Beyond合作的歌词,以<大地>最引人注目,他以回忆的手法,带出中国近年的变迁,词中藉连串的隐喻,如(开放的路上)、(高挂的脸上)来暗指近年社会政治的发展及变化,并用(是青春少年时,迫不得以的话别)、(昨日异乡那门前,唏嘘感慨一年年,但日出日落永没变迁)来带出面对时间流逝,景物已变的感慨,鲜明的影像,如史诗般动人,也因此而弥补了音韵的瑕疵。  

麥潔文1989年的<新曲与精选>专辑里的<岁月无声>,这是刘卓辉将他的控诉延伸到现实问题的出色作品之一,他用(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何况秋风秋雨)道出心中的苍凉,(迫不得已唱下去的歌里,还有多少心碎?可否不要往後再倒退)写出生命的歌阙里,面对消失无息的的岁月,那种无力回望的惆怅

與Beyond的過往[编辑]

1986年,劉卓輝贏了電台的填詞比賽後,意外結識當時beyond的經紀人陳建添,當時的beyond還只是地下樂隊,尚未走上檯面,劉卓輝覺得這是一隻不錯的樂隊,答應替他們填詞,第一首合作作品為beyond1988年推出的第二張專輯《現代舞台》裡的同名主打歌,但由於歌詞太過露骨再批判當時的香港娛樂圈,所以這首歌並未令beyond得到大眾的賞識,而使beyond真正被注意到,是他們合作的第二首歌曲《大地》。

刘卓辉是个与Beyond相伴随的名字,《情人》、《大地》、《长城》、《農民》、《現代舞台》、《灰色軌跡》、《逝去日子》……这些歌词中有恢宏大气,有细腻委婉,有深邃神秘,也有万丈豪情。伴随着Beyond的音乐,每每让我们听来荡气回肠。刘卓辉,是与Beyond并肩一路走来的,同是"有话要说"的年轻人。或许可以这么说:他之于Beyond,Beyond之于香港,都是已经发生的、更是未来的传奇。刘卓辉不是乐队成员,但在beyond乐队的发展历程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简单来看,似乎刘卓辉只是在歌词和乐队经营方面有所贡献,但其实正是因为刘卓辉的加入,使得整个乐队的艺术风格,音乐题材发生了质的变化.

平安夜險招打事件[编辑]

这两天山东卫视联盟歌会》的评委席上,平时一向犀利说话给人明显“不公正”感的评委刘卓辉有点沉寂,给人感觉不太对劲。笔者询问本人,刘卓辉回避的态度更是让人感觉是有蹊跷。笔者辗转了解到刘卓辉身边的朋友,才打听到原来在圣诞期间刘卓辉在济南街头逛街时被“明眼人”认出,并恐吓要“拍死”他。

刘卓辉自从11月中旬加盟山东卫视等两岸三地12家强势媒体共同打造的首届中国歌坛团队“超级联赛”——《联盟歌会》担当评委,目前已经执掌了30多场。刘卓辉独特的癖好和评语表达方式让很多选手感到不服气,尤其是在“兰宇事件”等口水交战事件上,刘卓辉一度成为部分选手攻击的对象,成功杀入冠军争夺赛的福建队更是曾经编造创意秀来讽刺奚落刘卓辉。而在网络上,说话不顾人感受的刘卓辉也招致众多网友的质疑和不满,有人甚至公开发帖恐吓刘卓辉说如果在街上碰到他,一定会让他“好看”。

而日前在圣诞节期间一天,刘卓辉与两位朋友,其中一位是济南本地人,一起逛街时,突然有个彪形大汉截住刘卓辉说他“蹭坏了”自己的车,说着就要扑上来要揍他,幸好及时被两位朋友拉开。刘卓辉很认真地向该人辩解说自己根本没有开车怎么会蹭到他的人,可这位彪形大汉根本不予理睬,还恶语相向恐吓刘卓辉:“你给我等着!”

据刘卓辉的朋友回忆,当时他们怕出事,马上转移到离事发地旁不远的一家小酒吧,而那个恐吓者也紧随而至。刘卓辉济南的那位朋友上来劝其不要滋事,恐吓者一边推搡刘卓辉的这位济南朋友,说这事和他无关,让他不要管闲事,说很早就看刘卓辉不顺眼,今天一定要办他,一边打电话“叫人”。见事不妙,刘卓辉的朋友立马拨打110报警。据了解,当时不一会警察就赶到现场,刘卓辉和他的朋友也在警察的保护下安全离开酒吧,回到所住酒店。

就此事笔者再次询问刘卓辉,刘卓辉有些悻悻地表示的确有此事发生,但所幸没有真被打。“这种事对于评委、对于艺人来说再平常不过,是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的。”刘卓辉也表示自己并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十年怕井绳”,“该上街就上街,该玩就玩,有什么好怕的?!我用我的专业来评判,没有错,那只是个别的事,总体上大家还是肯定我的,否则我也不会在《联盟歌会》待这么久。”刘卓辉自信地说。

填詞特點[编辑]

刘卓辉善用苍凉直接的笔触,来描绘他对社会与生活的观照。在《未来主人翁》中他用(电脑怪兽)、(童年伴我的风筝)等比较轻松的笔法,来凸显歌词的主题 - 时代的进步。他对爱情疑惑的观点,是其情词探讨的主题之一,他较出色的情词,依然弥漫著沉郁无奈的悲凉调子,如《情人》、,《为了你为了我》…等等。 在他进入流行歌坛的游戏规则后,他仍能写出笔法、音韵愈趋圆融且大量受欢迎却不太煽情的歌词,如为黎明填的《我来自北京》、《我的亲爱》……虽然生命力不及以往他为Beyond等乐团所写的歌词,但却是他由非主流进入主流的过程中,较为平衡而完整的满意之作。

填詞作品列表[编辑]

1980年代作品[编辑]

1990年代作品[编辑]

2000年代作品[编辑]

2010年代作品[编辑]

获奖经历[编辑]

  • 1986年香港电台与唱片公司合办的"生活中的香港"冠军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