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宜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宜良(1932年12月7日-1984年10月15日),生於中華民國江蘇靖江,後歸化美國公民。曾以記者作家為職業,筆名「江南」,俗謂劉江南[1],1984年10月15日,中華民國政府情報局買通竹聯幫黑道分子,在美國劉宜良暗殺身亡,釀成轟動一時的國際事件江南案

生平[编辑]

1949年劉宜良隨著國共內戰失敗的國民黨政府遷臺而到了臺灣,進入中華民國國防部政幹班學習,並到臺北政工幹校(今復興崗政戰學院)受訓,為第二期新聞系肄業(因拒派至部隊當輔導長,被校方退學),後來進入新聞界擔任記者。

1967年以《台灣日報》特派員身份­駐美國,並取得美国国籍。在美國期間以「江南」為筆名寫作《蔣經國傳》,並著手打算寫作《吳國楨傳》,其中《蔣經國傳》於美國洛杉磯《論壇報》上連載後,由於內容記述蔣家內部與國民黨內部之派系鬥爭,被國民黨當局認為有揭蔣家隱私之嫌,視為侮蔑元首

1984年10月15日上午9時,劉宜良在住處用餐完畢,下樓準備開車出門時,遭到中華民國情報局指使的黑道人士槍殺。

簡史[编辑]

劉宜良生於靖江一個鄉下地主家庭,當時老百姓在新四軍和國軍來來去去的國共鬥爭中,生活並不平靜。劉宜良的父親因為擁有幾分地,成了「保安團」之類的成員。劉宜良十歲左右,一個地凍天寒的清晨,目睹父親遭人槍殺,劉宜良年長後告訴朋友「唉!我爸爸那時候也幹了不少共產黨。鄉下人,知道什麼國民黨,共產黨,還不是鬼打架!」[2]

地主遺少流離失所‧帶著大弟當小兵[编辑]

1948年,國共內戰方殷,國民黨在上海實施「經濟管制」,劉家在靖江原本算是小富,此時也不得不出門覓食,16歲的劉宜良與大弟隨母親一路走到孤山鎮,決心告別母親,帶著大弟向南走。兄弟倆到了蘇州,終因沒飯吃,不得不虛報年齡,混進國民黨的軍隊當小兵。混不到幾個月,又因為日子太苦想逃兵,卻在準備逃跑的晚上,猛然聽到共軍渡江的消息,此後死心塌地隨著部隊一路轉進到上海,劉宜良時年不過16歲,著實帶不動大弟到處跑,於是狠下心打發大弟回老家。1949年,劉宜良跟著部隊上船前往台灣[2]

小兵十七歲下船升上尉‧隻身漂泊到台灣[编辑]

劉宜良直到四十出頭才獲得人生唯一一張文憑 一一「美利堅大學文科碩士」,可是平日喜歡看報,好奇,好政治,好人物的興趣,讓這個年輕人談古論今別有見地,這也為他帶來一番奇遇。他隨軍乘船時,結識一名資深軍官,兩人相談甚歡,這位軍官深為黨國獲此人才為幸,當場便委以上尉,於是一個年方十七的小兵,走下船來已是一位上尉軍官。[3]

政戰逃官自首‧如願開除軍籍[编辑]

船到台灣,部隊整編,劉宜良年輕,又來歷不明,部隊幾番考查,降為中尉。不過這位小中尉不以為忤,先混到空軍當政工,再自修考進政工幹校,畢業前夕,因得知將被分發到高雄的八軍團擔任政戰官,與他的志趣不合,他向長官爭取,但無法如願分發到軍事新聞單位。劉宜良一怒之下,在畢業典禮當天,找個理由和帶隊的隊長吵了一架,弄成自己「被開除」。[4]劉宜良的逃官生涯,一直到1954年才透過惜才的前軍法官宋運蘭,與傅正(「自由中國」編輯)的幫忙,讓他從「逃官」變成「自首」,判「兩年半緩刑」,而且如願「開除軍籍」。[3]

新聞事業找到新天地‧三千六百行走遍大街小巷[编辑]

離開軍校的劉宜良過了一段很不得志的日子,透過蕭銅幫忙,編報紙副刊維生。待「開除軍籍」,獲得身份證成了老百姓,劉宜良轉到「台灣製片廠」,經廠長龍芳介紹,結識「正聲廣播公司」總經理夏曉華。1956年,劉宜良進入「正聲廣播公司」,負責影劇新聞,並主持一個名為「三千六百行」的訪問節目[5]。劉宜良接下「三千六百行」,買了一輛當時罕見的摩托車,背著錄音機,走遍大街小巷,訪問各行各業[6]

夏曉華在1965年間創立「台灣日報」,劉宜良要求跟進,夏曉華原擔心他從廣播記者轉為報社記者,不能勝任,但是一則愛才,二則體念他幼年從軍,苦學奮鬥,於是給他半年的考驗,結果劉宜良表現亮眼,夏曉華非常滿意,乃予以正式聘用[5],劉宜良也不負期待,很快就成為「台灣日報」的台柱。[3]

婚變勵志‧苦學英文[编辑]

劉宜良到了「台灣製片廠」,生活穩定了,也成家生子,進入「正聲廣播公司」才華更是受到注目,此時劉宜良頗有私誼的「正聲廣播公司」主持人藍明,卻在台灣首屆的國產商品展覽會(簡稱商展)意外目睹劉宜良前妻劉敏受人追求的一幕,等到商展結束,劉宜良婚姻出現危機,終於演變到不可收拾的地步[7]。1959年,結婚三年的劉宜良離婚了,面對三十而立,失婚的劉宜良還帶著兒子,人生將何去何從。不久,他遇見日後的妻子崔蓉芝。在崔蓉芝鼓勵下,劉宜良苦學自修英文,立志出國深造,他白天在「台灣日報」跑新聞之餘,晚上到師大夜校間部繼續進修。[3]

為求出國深造‧用盡一切辦法[编辑]

劉宜良曾告訴朋友「學英文,想辦法離開台灣,這是我這一輩子做得最有耐性的一件事情。」待英文有基礎,劉宜良進一歩挑戰出國,當時在台灣想出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況劉宜良不只是單身,還有過去逃官的紀錄,有誰可以當他出國的「保證人」?他以「台灣日報」記者的名義,申請到香港採訪,作為對當局的一種試探,香港成行,接著申請到馬尼拉西貢,都一一成行,他的採訪文章最後輯成「東南亞記行」一書。[3][5]接著,劉宜良要求夏曉華給他一個名義,讓他赴美深造,夏曉華向新聞局提出申請獲准,1967年,劉宜良便以「台灣日報」駐美特派員的名義赴美[5],不過以「台灣日報」的財務困境,夏曉華跟劉宜良言明,他沒有辦法付薪水,也沒有稿費。[5][8]扺達華府的幾個月後,劉宜良將新婚未久的崔蓉芝,以及他和前妻所生的兒子接到美國。

新聞鼻敏銳‧下筆得罪當道[编辑]

劉宜良的能耐早在「正聲廣播公司」,「台灣日報」工作時已迭獲肯定,在美國的環境跑新聞更是如魚得水。不過這卻苦了仍處在戒嚴時代台灣的夏曉華。夏曉華說,劉宜良

寫來的新聞專欄有部份很受歡迎。他也有敏感的新聞觸覺。如尼克森訪問大陸,江南早在三、四個月前即有稿件暗示……他寫的稿件中,文筆稅利,批評尖苛,雖然受讀者歡迎,可是文章卻常會傷害別人……現任駐教廷大使,前任外交部長周書楷就曾屢受他的攻擊。當時周氏擔任駐美大使,為他的攻擊頗受刺激。我一再以發行人的身份勸他要厚道要忠恕,很多的紕漏也讓我奔波著為他擺平。[5]

蔣經國在美國遇刺‧觸發撰寫「蔣經國傳」[编辑]

1970年4月,劉宜良在美國美利堅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碩士班就讀時,剛好碰上蔣經國訪美。由於記者身分,劉宜良得以夾在一群記者之中與蔣經國見面。對劉宜良來說,蔣經國並不是陌生人。因為,以前他還是政戰學校學生時,就經常聽過蔣經國在台上訓話,沒想到,十幾年之後,雙方竟然可以平起平坐談話。

就在採訪結束後不久,蔣經國遇刺。受到這件事影響,劉宜良決定在繼續攻讀博士班時,把蔣經國列為研究題材,甚至打算作為畢業論文的題目。到了1972年,劉宜良手邊的資料愈來愈多,他覺得已經到了可以發表的地步,於是投稿到香港南北極」雜誌,以「丁依」為筆名,開始連載「蔣經國傳」。[9]

著作[编辑]

《蔣經國傳》,台北:前衛,2001年。ISBN 978-9578-0130-56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白狼」身份大起底 背靠中共國安四局
  2. ^ 2.0 2.1 九十年代198412,第33頁
  3. ^ 3.0 3.1 3.2 3.3 3.4 九十年代198412,第34頁
  4. ^ 阿達新聞檔案
  5. ^ 5.0 5.1 5.2 5.3 5.4 5.5 九十年代198507,第40頁
  6. ^ 夏曉華,《種樹的人》,第76頁
  7. ^ 藍明. 《繁花不落》. 釀出版. 2013.8. ISBN 9789865871598.第315頁
  8. ^ 九十年代198507,第41頁
  9. ^ 阿達新聞檔案http://mypaper.pchome.com.tw/f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