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弘 (晉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劉弘(236年-306年),叔和[1],一作和季[2]沛国(今安徽濉溪)人。西晋官员,官至車騎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荊州刺史,在任內消滅了張昌叛亂和防止陳敏進襲荊州,在其治下讓荊州在北方紛擾中相對維持安定。

生平[编辑]

劉弘父祖都在漢末曹操曹魏任官,而他自己都有才幹和謀略,有處理政事的才幹。年輕時家住洛陽,他與司馬炎同年,亦同住在永安里,故此二人都一同學習。後來,司馬炎篡魏,登位為帝,劉弘就憑著舊日恩情而當上太子門大夫,轉太子率更令,終當上太宰長史。劉弘得張華器重,並讓他當上寧朔將軍、假節、監幽州諸軍事,領烏丸校尉。在幽州劉弘對人甚有威信及恩德,故盜匪都不在境內出沒,當地人都稱許他。朝廷嘉許他的功動,封宣城公[2]

出平荊州[编辑]

太安二年(303年),張昌在荊州起事,朝廷以劉弘為使持節、南蠻校尉、荊州刺史,鎮,率領前將軍趙驤等討伐張昌[3]。劉弘軍自方城攻至宛及新野,兵鋒所向都能成功平定當地變亂。同年,都督荊州諸軍事新野王司馬歆在討伐張昌時戰死,朝廷就進劉弘為鎮南將軍,加都督荊州諸軍事,主導討伐戰事。劉弘以南蠻長史陶侃為大督護,參軍蒯恆當義軍都護及牙門將皮初當都戰帥,領兵進兵襄陽。當時張昌圍攻宛,擊敗了趙驤,逼使劉弘退守,但陶侃等軍卻在隨後連連報捷,前後殺了萬多人;其中陶侃在竟陵與張昌苦戰數日後大敗對方,降服了數以萬計的張昌部眾。張昌見此逃走到下儁山,荊州亂事平息[4]。在劉弘敗退至梁時,范陽王司馬虓派了長水校尉張奕代領荊州,而劉弘隨著張昌被平定而進至治所江陵,張奕卻不肯將荊州交予劉弘,反出兵抵抗。劉弘於是出兵討伐張奕,將他殺死。劉弘及後上奏朝廷解釋討殺張奕的原委,亦得朝廷下詔安撫及表示支持。次年(304年),張昌被捕處死,劉弘將之傳首京師[2]

荊州良政[编辑]

劉弘眼見荊州很多郡縣守宰職位都懸空,於是請求朝廷補選官員,得允後就依據人們的功勳及德行捕授官員,很得議論者稱許。劉弘在上表中舉薦了一系列的人物擔尚荊州中郡守及縣令,其中包括參與討平張昌的皮初。朝廷答詔中依從了劉弘的所有推薦,惟以襄陽郡的名氣,拒絕了皮初任襄陽太守的推薦,改以劉弘女婿夏侯陟擔當。劉弘卻和屬下說:「統領天下的人,應當和天下同心;治理一國的人,就應當信任整個國家。若果肯定要姻親才可以任用麼荊州有十郡,難道要有十個女婿才可以治理荊州!」於是表稱「夏侯陟是姻親,昔日制度上姻親間不能相統領。而皮初的功勳應當得到報酬。」朝廷遂順從他的推薦[2]

劉弘又在荊州鼓勵農事及養蠶,寛大處刑並減省租賦,遂令公私豐足,百姓愛戴。劉弘又廢止峴方二山禁止百姓前往捕魚的舊令。其時益州刺史羅尚屢遭成漢李雄所敗,被逼棄守治所成都,並派使者到荊州告急,請求運糧。當時州府僚佐認為路途遙遠,人手不足下只建議從零陵郡運五千斛米到益州;不過劉弘為給了羅尚讓他穩住形勢,荊州就無西顧之憂,決定從零陵郡運三萬斛米出援益州,羅尚隨後亦果然得以移鎮巴郡,穩住情勢。劉弘又以荊州聚集了十多萬戶避亂流民,並因他們貧乏而多淪為盜賊,於是分將田地、種子和食物分配給他們讓他們得以自足,又從他們中選取賢德有才之士擔任官職。

朝廷追論他討平張昌之功,打算封他的次子為縣侯,但劉疏堅決辭讓。後又進侍中、鎮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2]

永興元年(304年)十一月,河間王司馬顒部將張方洛陽劫奪晉惠帝長安,東海王司馬越為首的東方諸王起兵討伐河間王,司馬顒遂於永興二年(305年)下詔劉弘支援豫州刺史劉喬對抗諸軍[5]。劉弘試圖勸說東西雙方回歸和平,於是分別寫書予劉喬以及東海王越,又上表勸說司馬顒,但都失敗[6]。劉弘見張方殘暴,知司馬顒必敗,於是遣使投向司馬越,表示受其節度[2]

永興二年(305年)十二月,劉喬敗予司馬越等東軍,但江東卻有陳敏起事,並派軍西上。劉弘於是自解南蠻校尉,改授給蔣超,讓他率領江夏太守陶侃及武陵太守苗光到夏口防禦;又加應詹寧遠將軍,督三郡水軍跟在蔣超大軍後方作支援。另命治中何松領建平宜都襄陽三郡兵力出屯巴東,作為羅尚後援。當時有隨郡內史扈懷等人以陶侃與陳敏同住廬江郡,且同年開始做官之事去離間劉弘和陶侃。陶侃聞訊就派了兒子陶洪及侄兒陶臻當質子送到劉弘處,但劉弘根本不懷疑陶侃的忠誠,都將他們送回去,並加陶侃為前鋒督護,讓他出抗來襲的陳恢。最終陳恢屢遭陶侃擊敗,陳敏亦再不敢窺視荊州[7][2]

永興三年(306年),朝廷進劉弘車騎將軍。同年司馬越等軍迎惠帝回洛陽,劉弘派了參軍劉盤當督護,率軍加入迎帝還京的部隊。事後劉弘以老病請求解職,但上表尚未送呈,他就於襄陽去世了。荊州人民知劉弘去世感傷心悲痛,如親人去世一様。後來荊州先後由高密王司馬略及山簡主政,山簡上任後以劉弘子劉璠得眾心,為免民眾推其為主作亂就上表令其被徵召入朝,但此後荊州卻大亂,民眾都追念劉弘[2]

早前,屬河間王顒一方的成都王司馬穎被顒解皇太弟,令遣還國,然而途中卻為劉弘派人所阻。而劉弘死後,成都王穎尚在關洛一帶,劉弘司馬郭勱卻打算擁其為主,弘子劉璠出兵討伐郭勱,將他消滅。一直都對劉弘有所懷疑的司馬越至此終於知劉弘之心,於是親手寫信給劉璠讚美他們,並表贈劉弘新城郡公,諡


性格特徵[编辑]

  • 有一次劉弘夜間起來,聽到城上有一個守夜士兵在傷心歎息,於是召他見面。劉弘於是知道他已年過六十,老病而衣衫單薄,於是責罰他的上司,並送了衣物給他。又當時藏酒室中分開了齊中酒、聽事酒及猥酒三級,它們釀造時都用一樣的麴米,但就按最終品質分成了這三級。劉弘認為既然與士兵對飲就當與他們同甘同苦,不准再為酒分等級。而劉弘每當有人事變更都會親手寫信給相關守相,親密囑咐,這令人人都很感動,都爭相到荊州,說:「得劉公一紙書,賢於十部從事。」
  • 陳敏於江東起事,司馬顒派了張光當順陽太守,領兵討伐陳敏。當時南陽太守衞展就以先前劉弘將平南將軍、彭城王司马释驅離宛城[8],已讓彭城王在東軍處說過對劉弘不利的話,建議劉弘殺害司馬顒心腹張光以明心意。然而劉弘一直敬重張光,表示宰輔失政罪不及張光,以君子不會危害人別人以換取自身安穩而拒絕加害。
  • 劉弘主政荊州三年間,北方正處於八王之亂的戰亂中,而劉弘的聲威已經遍布南方。前廣漢太守辛冉竟建議劉弘作悖逆國家之事,劉弘遂大怒,斬了他。而期間又有太樂伶人來到荊州避亂,有人說可以請他們來奏樂,然而劉弘表示想起昔日劉表杜夔作禮樂的故事,認為現在他無力支援國家危難,即使家有伎人都不應該演奏,何況天子用的禮樂。」於是命郡縣安慰他們,待朝廷安定才送回本署[2]
  • 劉弘有文集三卷傳世。

家庭成员[编辑]

祖父[编辑]

[编辑]

  • 劉靖,历东汉曹魏两朝,官至镇北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軍事。封建成乡侯。

[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三國志》裴注引《晉陽秋》:「劉弘字叔和,熙之弟也。」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晉書·劉弘傳》
  3. ^ 《晉書·張昌傳》:「是歲,詔以寧朔將軍、領南蠻校尉劉弘鎮宛。」
  4. ^ 《晉書·張昌傳》:「侃等與昌苦戰累日,大破之,納降萬計,昌乃沈竄於下儁山。明年秋,乃擒之,傳首京師,同黨並夷三族。」
  5. ^ 《晉書·惠帝紀》:「冬十月丙子,詔曰:『得豫州刺史劉喬檄,稱潁川太守劉輿迫脅驃騎將軍虓,距逆詔令,造構凶逆,擅劫郡縣,合聚兵眾,擅用苟晞為兗州,斷截王命。鎮南大將軍、荊州刺史劉弘,平南將軍、彭城王釋等,其各勒所統,徑會許昌,與喬并力。今遣右將軍張方為大都督,統精卒十萬,建武將軍呂朗、廣武將軍騫貙、建威將車刁默等為軍前鋒,共會許昌,除輿兄弟。』」
  6. ^ 《晉書·劉喬傳》
  7. ^ 《晉書·陶侃傳》
  8. ^ 《晉書·惠帝紀》:車騎大將軍劉弘逐平南將軍、彭城王釋于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