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焉 (益州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劉焉(2世纪?-194年),君郎(《华阳国志校补图注》云当字君朗[1]),江夏竟陵(今湖北省天门市)人,東漢末年割据军阀之一,官至陽城侯益州牧。他以州牧身份建立的割据势力为三国时代最早的一批,同时是持续时间较长的,直到214年其子刘璋刘备投降才终结。

生平[编辑]

劉焉是汉景帝之子鲁恭王劉余之孫竟陵侯的後裔[2],以漢朝宗室身份,為巴復巴祥所舉的孝廉,後拜為中郎,歷任雒陽令、冀州刺史、南陽太守、宗正、太常等官。

汉灵帝中平五年(188年),漢朝政权衰落天下大乱之时,刘焉向朝廷提出了一个影响三国歷史的重大建议,即用宗室、重臣为州牧,在地方上凌驾于刺史、太守之上,独揽大权以安定百姓,史稱“废史立牧”。朝廷采纳了这一建议。南梁刘昭认为设立州牧是天下大乱的原因。[3]

当时益州刺史郤儉在益州大事聚斂,貪婪成風。本来想求领交阯避祸的劉焉因为听侍中廣漢董扶说益州有天子之气,改向朝廷请求為益州牧。于是刘焉被封陽城侯,前往益州整飭吏治。董扶亦求為蜀郡屬國都尉,及太倉令巴西趙韙吳壹等舉家隨劉焉入蜀。俱隨劉焉。呂乂兒時送劉焉入蜀,因道路阻塞留於蜀地。

獻帝遷都長安,孟光逃入蜀,劉焉父子待以客禮。

刘焉尚未到达,郤儉已被黃巾军马相等殺死,但是刚称帝的几日的马相又被益州从事贾龙组织军队击败。贾龙于是迎接刘焉入益州,治所定在绵竹

張魯母始以鬼道,又有少容,常往來刘焉家,所以刘焉遣民间势力“五斗米道”的首领張魯為督義司馬,劉焉此后派遣与别部司马张修一起前往漢中,攻打汉中太守苏固張魯在汉中得势后,却杀死张修,截斷交通,斬殺漢使,刘张两家由此结怨。[4]

刘焉则以米贼作乱阻隔交通为由,从此中断与中央朝廷的联络。又託他事殺州中豪強王咸、李權等十餘人,以立威刑。犍為太守任岐自稱將軍,與從事陳超舉兵擊刘焉及之前平乱有功的贾龙董卓使司徒趙謙將兵向州,說服校尉賈龍引兵還擊刘焉,刘焉以青羌散騎出戰,打敗任岐賈龍等皆蜀郡人。

天下诸侯讨伐董卓之时,刘焉也拒不出兵,保州自守。南阳三辅一带有数万户流民进入益州,刘焉悉数收编,称为“东州兵”。这支军力虽然引起了不少民患,但是也成为刘璋继任后平定赵韪内乱的决定性力量。

相士言吳壹妹為大貴之人,劉焉有反叛之心,為三子劉瑁納為吳壹妹為妻,劉瑁病故後守寡。

此后,刘焉称病,让朝廷将其子奉车都尉刘璋从京城派到益州,将其留下。

194年,在朝中的长子左中郎将劉範和次子治书御史刘诞却因为与西凉马腾策劃进攻长安失败,被李傕杀死。河南庞羲刘焉的孙辈入蜀免受牵连。此时绵竹发生大火,损失严重,刘焉不得已迁州治到成都。然后因为伤心死去的两个儿子,又担忧灾祸,他发背疮而死。子劉璋代其位,以張魯不順,殺張魯母親及其家族。張魯遂據漢中。

刘焉的部下赵韪等因为刘璋软弱,于是一致决定推举他继任益州牧。

家庭[编辑]

[编辑]

  • 建陵侯刘连文

[编辑]

妻妾[编辑]

  • 费氏,刘璋母

兒女[编辑]

  • 劉範——刘焉长子,左中郎將。後為李傕所殺。
  • 劉诞——刘焉次子,治书御史,与劉範一起被杀。
  • 劉瑁——劉焉三子,别部司马,隨父劉焉入益州。
  • 劉璋——刘焉幼子,字季玉,為人優柔寡斷,非常懦弱。

兒媳[编辑]

  • 吳氏——劉瑁之妻,瑁早逝,便守寡,頗有姿色,後嫁給劉備,即為穆皇后。
  • 龐氏——龐羲族人,劉範之妻。
  • 費氏——費觀之妹,劉璋之妻。

部下[编辑]

  • 董扶——字茂安,本是朝廷侍中,後隨劉焉入蜀,任蜀郡西部屬國都尉。
  • 嚴顏——鎮守巴郡,有勇有謀,後為劉備招降。
  • 吳懿——字子遠,劉瑁妻兄,為軍中大將。
  • 張魯——字公祺,任軍中司馬,後受命佔據漢中,劉焉勢力大增,為劉焉眼線,但之后自立不臣。
  • 賈龍——益州從事,迎刘焉入蜀,因不满刘焉割据蜀中而起兵讨伐,被杀。
  • 任岐——犍为太守,蜀郡人,與賈龍同樣不满刘焉割据蜀中,與從事陳超舉兵反攻,被杀。
  • 趙韙——原為太倉令,隨劉焉入蜀,立劉璋為主,拜征東中郎將。因東州兵問題而起兵,被劉璋遣軍敗之,撤往江州途中被追兵斬之。
  • 張脩——別部司馬。陷漢中後,被張魯襲殺而死。
  • 呂常——吕乂之父。送劉焉入蜀,時值道路阻隔,遂留蜀中。
  • 黃權——字公衡,東漢時巴西閬中人,後為劉備招降。
  • 張松——字子喬,在益州地區是足智多謀的謀臣。
  • 張肅——字君矯,張松之兄,廣漢太守。
  • 高沛——劉焉名將。
  • 楊懷——劉焉名將。
  • 鄧賢——劉焉部將。
  • 龐羲——劉焉部將,豫州河南人,劉璋長子劉循的岳父。龐羲因護送劉焉的幾個孫子有功而被封為巴郡太守。
  • 劉瑰——劉焉部將,名字或喚劉璝
  • 冷苞——劉焉部將。
  • 彭羕——字永年,後降劉備
  • 龐樂——趙韙部將,趙韙起兵時,與李異聯手反正攻擊趙韙。
  • 李異——趙韙部將,趙韙起兵時,與龐樂聯手攻擊趙韙。
  • 景毅——字文堅,蜀地名士,官至益州太守,劉焉就任益州牧後拜其為都尉。[5]
  • 祝龜——字元靈,漢中南鄭人,蜀地名士,後被劉焉聘為葭萌長。[6]

参考[编辑]

注释[编辑]

  1. ^ 《华阳国志校补图注·卷五·公孙述刘二牧志·四》:刘焉字君朗 注1:刘焉字,今本《陈志》、《范史》皆作君郎,元丰本《常志》作君朗。李塈从《陈志》、《范史》改作郎,明、清刻本多依之。唯廖刻本依元丰本作朗。浙剜刻本遵之。今按:焉字本义,《说文》云“鸟黄色,出于江淮。”《广韵》:“鸟杂色。”《禽经》称为“黄凤”。凤备五色,色彩最鲜明。刘焉字当为君朗。郎字于义不协。李塈依误本《三国志》与《后汉书》改,非也。廖刻系以何义门过录元丰椠为蓝本,得此朗字,知其义较郎字贴切而改从之,亦是卓见。乃二顾并无校语,且亦未知其为元丰本。但照改朗字,徒使习今本《三国志》与《后汉书》者怀疑。兹故辩订之。
  2. ^ 《元和姓纂·卷五·劉》:【竟陵】魯恭王餘裔孫,章帝封為竟陵侯,因家,焉後漢末益州牧生璋,其後無聞
  3. ^ 《续汉书》志第二十八百官五刘昭注:至孝灵在位,横流既及,刘焉徼伪,自为身谋,非有忧国之心,专怀狼据之策,抗论昏世,荐议愚主,盛称宜重牧伯,谓足镇压万里,挟奸树算,苟罔一时,岂可永为国本,长期胜术哉?夫圣主御世,莫不大庇生民,承其休谋,传其典制。犹云事久獘生,无或通贯,故变改正服,革异质文,分爵三五,参差不一。况在竖騃之君,挟奸诈之臣,共所创置,焉可仍因?大建尊州之规,竟无一日之治。故焉牧益土,造帝服于岷、峨;袁绍取冀,下制书于燕、朔;刘表荆南,郊天祀地;魏祖据兖,遂构皇业:汉之殄灭,祸源乎此。
  4. ^ 后汉书·劉焉袁術吕布列傳》
  5. ^ 《華陽國志》:景毅,字文堅,梓潼人也。州牧劉焉表拜都尉。為人廉正,疾淫祠,敕子孫惟修善為禱,仁義為福。年八十一而卒。
  6. ^ 《華陽國志/卷十》:祝龜,字元靈,南鄭人也。年十五,遠學汝、潁及太學,通博蕩達,能屬文。太守張府君奇之,曰:「吾見海內士多矣,無如祝龜者也。」州牧劉焉闢之,不得已,行,授葭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