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靖 (曹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靖(?-254年),文恭[1]劉馥之子,三國曹魏任官魏文帝曹丕時期直到齊王曹芳時期,官至鎮北將軍。

生平[编辑]

前期[编辑]

在三國魏文帝曹丕黃初年間原本是個黃門侍郎,後升官去廬江郡太守,曹丕下詔說:「卿父親曾在那邊任職,現在卿要去管這兒,真可說能為國負擔重任了。[2]」因轉任而調任河內太守,晉升至尚書,賜封關內侯,後出任河南尹。後來散騎常侍應璩寫信給劉靖:「在京城擔任納言職務,出京又擔任拱衛京都的重任;使百姓富足的方法,一天比一天多;防牆要做得越高,來拒偷盜企圖;搭配種植好不同的農作物,可預防水旱災害所引起飢荒;農具要充足準備,不能這樣而耽誤農時;養蚤種麥都要有苫蓋準備,這樣才可避免雨患;官吏需按期升遷,不讓其滞留原位;鰥寡孤獨的人,都要讓其享受官倉賑濟;加上明察秋毫,執法如山,使各官吏都遵奉朝廷旨意,就能從容治理好轄區政務;那麼,即使是前朝治理的能臣趙文漢張敞,三王(王尊王章王駿之流,都不能比過。[3]」於是劉靖施政有做到應璩所說的話。起初似乎失於瑣碎反复,但最終還是便利百姓,做事情還是有其父遺風。自從其母親去世後就離任守喪。

後期[编辑]

後為大司農,衛尉,封廣陸亭侯,食邑三百戶。劉靖曾上疏說過儒家教育根本:「儒家,是治亂法則,是聖人偉大教訓。自從文帝黃初以來推崇建立太學院,至今已經有二十多年,但很少看到有成就的人才,原因是在博士選拔過於輕率,太學生就是為了躲兵役才來就學,豪門子弟耻於跟這些逃兵子弟為伍,所以無一真正來求學的。雖有太學名譽但無求學之者,雖然設立教育機構但無效。應該使用高標準來提拔博士,選那些道德表率的人,經學能夠勝任人師的人來執掌太學,教導公卿大夫的子弟。遵照古代制度,讓食邑二千以上的官員的子孫十五歲開始來太學就學。明確制定賞罰規則,對那些知道經書,道德美好的人,要提升妻以便發揚盛德;對那些不認真學習的人,都要斥退其者以示懲罰。推出素質好的來接受教育,對一般的人則加以勸告勉勵,這樣的話,那些富華庸俗,夸夸其談的交遊,不用制止都自然消失。闡發弘揚儒家思想的根本宗旨,使那些還沒有歸順地區得到安撫,使九州六合都來承受儒家風尚的沐浴,遠方人民都能問風而動前來歸服。這些都是聖人教誨,達到國家大治根本所系。[4]

後來升鎮北將軍,假以使持節[1],都督河北地區一應軍事,劉靖認為:「作為邊防貫使貫終是最重要策略,無比守禦更好方法,防守能效劃分境內百姓與蠻夷的界限。[5]」於是開拓邊疆擴大防線,屯兵據守險要地帶。又修凿拓寬了戾陵渠大堰,引水灌溉到薊南北的大片農田,田地能連種稻三次,邊疆百姓受到優惠。

嘉平六年(254年)逝世,死後朝廷追贈其為征北將軍,封為建成鄉侯,諡號景侯

晉元康四年九月二十日(294年10月26日)[6],司隸校尉王密上表為劉靖作碑,以揚名於世。[7]次年十月十一日(295年11月5日)[6],碑文完成。

在《三國演義》無出現,反而在演義中,其長子劉煕改寫成劉馥兒子,導致劉靖無法登場。

碑文[编辑]

魏使持節都督河北道諸軍事征北將軍建城鄉侯沛國劉靖,字文恭,登梁山以觀源流,相㶟水以度形勢,嘉武安之通渠,羨秦民之殷富。乃使帳下丁鴻,督軍士千人,以嘉平二年,立遏於水,導高梁河,造戾陵遏,開車箱渠。

其《遏表》云:高梁河水者,出自并州,潞河之別源也。長岸峻固,直截中流,積石籠以爲主遏,高一丈,東西長三十丈,南北廣七十餘步。依北岸立水門,門廣四丈,立水十丈。山水暴發,則乘遏東下;平流守常,則自門北入。灌田歲二千頃。凡所封地,百餘萬畮。至景元三年辛酉,詔書以民食轉廣,陸廢不贍,遣謁者樊晨更制水門,限田千頃,刻地四千三百一十六頃,出給郡縣,改定田五千九百三十頃。水流乘車箱渠,自薊西北逕昌平,東盡漁陽潞縣,凡所潤含,四五百里,所灌田萬有餘頃。高下孔齊,原隰底平,疏之斯溉,決之斯散,導渠口以爲濤門,灑滮池以爲甘澤,施加于當時,敷被于後世。

晉元康四年,君少子驍騎將軍平鄉侯弘,受命使持節監幽州諸軍事,領護烏丸校尉寧朔將軍,遏立積三十六載,至五年夏六月,洪水暴出,毀損四分之三,剩北岸七十餘丈,上渠車箱,所在漫溢,追惟前立遏之勳,親臨山川,指授規略,命司馬關內侯逢惲,內外將士二千人,起長岸,立石渠,脩主遏,治水門,門廣四丈,立水五尺,興復載利,通塞之宜,準遵舊制,凡用功四萬有餘焉。諸部王侯,不召而自至,繦負而事者,蓋數千人。《詩》載經始勿亟,《易》稱民忘其勞,斯之謂乎。于是二府文武之士,感秦國思鄭渠之績,魏人置豹祀之義,乃遐慕仁政,追述成功。元康五年十月十一日,刊石立表,以紀勳烈,并記遏制度,永爲後式焉。

家庭[编辑]

  • 劉馥,揚州刺史。
  • 長子劉煕,繼承其父爵位,在《三國演義》被誤作為劉馥兒子。
  • 次子劉弘西晉官至零陵太守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見下面《劉靖碑》
  2. ^ 《三國志·劉馥傳》:「卿父昔為彼州,今卿复據此郡,可謂克負荷者也。」
  3. ^ 《三國志·劉馥傳》:「人作納言,出臨京任。富民之術,日月引長。藩落高峻,絕穿窬之心。五種別出,遠水火之災。農器必具,無失時之闕。蚤麥有苫備之用,無雨濕之虞。封符指期,無流連之吏。鰥寡孤獨,蒙廪振之實。加之以明擿幽微,重之以秉憲不撓;有司供承王命,百里垂拱仰辦。雖普趙,張,三王之治,未足以方也。」
  4. ^ 《三國志·劉馥傳》:「夫學者,治亂之軌儀,聖人之大教也。自黃初以來,崇立太學餘二十年,而寡有成者,蓋由博士選輕,諸生避役,高門子弟,耻非其倫,雖有其名而無其人,雖設其教而無其功。宜高選博士,取行為人表,經任人師者,掌教國子。依遵古法,使兩千石以上子孫,年從十五,皆入太學。明制黜陟榮辱之路,其經明修行者則進之以崇德;荒教廢業者,則退之以懲惡;舉善而教不能則勸,浮華交遊,不禁自息矣。闡弘大化,以綏未賓;六合承風,遠人來格。此聖人之教,致治之本也。」
  5. ^ 《三國志·劉馥傳》:「經常之大法,莫善於守防,使民夷有別。」
  6. ^ 6.0 6.1 兩千年中西曆換算
  7. ^ 水經註卷十三·漯水注》廣陽薊縣條:大城東門內道左,有《魏征北將軍建成鄉景侯劉靖碑》。晉司隸校尉王密表靖,功加于民,宜在祀典。以元康四年九月二十日刊石建碑,揚于後葉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