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地带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加沙地带
قطاع غزة
רצועת עזה
the Gaza Strip国旗
国旗
the Gaza Strip国徽
国徽
the Gaza Strip 的位置
地位
最大城市加沙市
31°31′N 34°27′E / 31.517°N 34.450°E / 31.517; 34.450
官方语言阿拉伯語
族群
面积
• 总计
365[1]平方公里
人口
• 2022年估计
2,375,259[2]
• 密度
6,507/平方公里
货币
时区UTC+2巴勒斯坦夏令時
UTC+3巴勒斯坦夏令時
电话区号+970
ISO 3166码PS

加沙地带(阿拉伯语:قِطَاع غَزَّة‎,羅馬化Qiṭaʾʿ Ġaz̄aẗ希伯來語רְצוּעַת עַזָּה‎,羅馬化:R°ṣẇʿat ʿAżåh)是巴勒斯坦國西奈半岛东北部地中海沿岸占地365平方公里(140平方哩)的区域,位於巴勒斯坦西岸、西奈半島東北部的狹長地帶。在二戰後原本在聯合國規劃中將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地区切割为两个国家:犹太国和阿拉伯國。1948年在以色列宣布成立后,阿拉伯聯軍對以色列發動阿以戰爭,加沙被埃及吞併,直到1967年六日戰爭又被以色列占领。

2005年以色列撤軍,哈瑪斯隨之在選舉中大獲全勝,並在驅逐法塔赫後長期執政加薩地帶[3][4],目前(2023年)則由以色列佔領管理,该地区电力,食物,水源与网络等为以色列所控制,海岸線和领空亦由以色列佔領,陸上邊界和關口則由以色列埃及個別控制。

地理和气候[编辑]

加沙市
加沙地带與埃及交界处
以色列国防军炸毁的加沙地带巴勒斯坦村庄(2009年)
家庭代工業自2010年起已逐步取代农业成为加沙地带巴勒斯坦家庭的经济收入来源

加沙地带位于中东,与埃及接壤的邊界長11公里,(拉法就位於邊境附近),而與以色列接壤的邊界則长約51公里。保守的犹太人認為加沙地带從《聖經》的以色列王國時就是以色列的领土(應許之地迦南的一部分)[5][6],而巴勒斯坦人则聲称這是巴勒斯坦国的領土。

2005年時任以色列總理阿里埃勒·沙龙打算单方面放弃所有加沙地带的以色列定居点,这些定居点主要集中于西南边靠海岸的古什·卡提夫英语Gush Katif。此外,加沙地带与地中海还有一條约40公里长的海岸线。但由于以色列的军事管辖,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对其海岸线並没有控制权,海域仍由以色列控制。

加沙地带地形平坦,有些地方是丘陵,海岸有沙丘。最高点海拔105公尺。气候温和,冬季温暖,夏季则炎热干旱。加沙地帶的自然资源有耕地(约三分之一的地区有灌溉水),而且有天然气。水資源主要依赖加沙河英语Besor Stream以及以色列。[7]加沙地带三分之二的供电来自以色列[8]。环境问题包括沙漠化、淡水鹹化、垃圾处理、水资源污染、土壤恶化和地下水资源的消耗。

歷史[编辑]

犹太人在该地的历史,有文字记载,也有与圣经记载相印证的考古发现(耶利哥古城)可以证据确凿地追溯到3000年以前。有考古发现记录以来,该地先後被以色列联合王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奧斯曼土耳其帝国、英國埃及以色列統治。1994年,以色列將大部分加沙地带的自治權交給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9]

2005年之前,加沙地带69%的土地与西岸的部分地區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理,其他部分(主要是以色列公民居住的地方)则由以色列管理。由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不允许拥有正规军,治安由巴勒斯坦的公共治安队和民警负责。

2005年2月,以色列政府决定在夏天将以色列军队撤出加沙地带,并放弃所有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定居点。撤军后,以色列将依然控制加沙地带的海岸线,以及加沙地带与埃及之间的一个狭长区域。但以色列国内对撤军计划有很大分歧。

2005年8月15日,以色列关闭加沙古什·卡提夫英语Gush Katif犹太定居点,正式撤出加沙。邊境、海岸與領空依舊被以色列控制。

由於穆斯林居民在2006年巴勒斯坦立法委員會选举出的哈馬斯政权堅持消滅以色列,因此加沙地带的邊境、海岸與領空依舊被以色列重重封鎖,水電基礎設施的使用權亦依然被以色列嚴密管控[10]

2007年6月,哈马斯通過加沙之战法塔赫手中夺得加沙地带的控制权,自此法塔赫仅控制约旦河西岸地区,而加沙地带由哈马斯控制[11]。以色列從此開始嚴密封鎖加沙地带,埃及亦關閉加沙地带南部的邊界,居民只能依靠救濟和從與埃及間的地道掙扎求生。國際救援組織前往加沙的援助車隊則常在埃及受到阻撓,然而2010年5月的以色列軍隊襲擊援助加沙船隊的加沙船隊衝突帶來了更多變數[12]

哈马斯统治加沙地帶後,更多的妇女蒙上了头巾、更多的男人蓄了胡子,电脑网络被过滤审查,没有哈马斯成员组织的公开集会被禁止[13]

2008年加沙戰爭,哈馬斯向以色列境內目標發射火箭彈和迫擊炮,以色列则摧毀了包括警察局、監獄和哈馬斯指揮中心等450個哈馬斯目標。同時以色列北部也受到來自黎巴嫩方向發射的火箭彈襲擊。空襲持續一週後,以色列於次年1月3日派出地面部隊進入加沙地帶。

2012年雲柱行動,以色列國防軍於11月14日開始在加沙地帶展開的軍事行動,以報復此前哈馬斯方面對以色列南部城鎮的襲擊。

2012年,加沙地带與約旦河西岸地区作为巴勒斯坦國正式被聯合國接納為觀察員國[14]

2014年以巴衝突,以色列发动对加沙的大規模空襲,7月8日起在哈馬斯統治加沙地帶展開軍事行動,在衝突進行了50天後,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哈马斯已同意埃及提出的方案,從格林威治時間26日16時開始在加沙實施無限期停火,為50天來造成超過2,100多人死亡的加沙戰事畫下句号。

2011年5月,经埃及斡旋,法塔赫和哈马斯在埃及开罗签署和解协议。2012年2月,双方在卡塔尔签署《多哈协议英语Fatah–Hamas Doha Agreement》。2014年4月,双方宣布执行上述和解协议,但未能落实。2017年9月17日,哈马斯宣布解散掌握加沙地带管理权的“行政委员会”,同意由巴勒斯坦政府接管加沙地带并行使行政权。2017年9月25日,巴勒斯坦政府发言人优素福·穆罕默德在拉姆安拉宣布,巴勒斯坦总理拉米·哈马达拉与总统阿巴斯协商后决定,巴勒斯坦政府将于2017年10月3日在加沙地带召开政府每周例会,为此哈姆达拉和部分政府部长将在2017年10月2日进入加沙地带,与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进行权力交接[11]。加沙地帶有公務員工資由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支付。[15]

2018至19年,大批巴勒斯坦人聚集在加沙边境示威,要求以色列当局让原居于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及其后代享有返回故乡定居的权利。

2021年5月,巴勒斯坦再与以色列发生军事冲突。冲突起因是巴勒斯坦抗议者与以色列警方在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社区发生的冲突,引发以色列警方突袭位于圣殿山阿克萨清真寺,造成约30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从而引爆双方的军事冲突。后来在埃及的斡旋下,双方达成停火协议。

2022年破晓行动,以色列国防军在约旦河西岸以色列占领区杰宁逮捕杰哈德领导人巴萨姆·萨阿迪,并先发制人地向加沙的武装分子和基础设施发动空袭。后来又经埃及调停,双方再次停火。

2023年10月,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無預警發動代號為阿克薩洪水的恐怖襲擊,從加沙發射逾5,000枚火箭彈襲擊以色列,並派員進入其南部領土。數小時之內,數千名以色列人被殺、人質被劫持,進而引發戰爭[16][17][18][19]

人口[编辑]

在2010年加沙地带的人口数达到160万。[20]在2015年末估计当地有185万人[21]。大部分的加沙地带居民都是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中逃出巴勒斯坦的难民及其后代。加沙地带的人口一直急剧增长,2014年估计当地的总和生育率在每名妇女4.24个孩子。联合国曾声称,如果不采取措施,引全球水资源供应加沙,到2020年,加沙地带将不适合人类居住。[22]大多数当地人是穆斯林,少数为基督徒(0.7%)。[23] 截至2022年底,人口已突破237萬。

行政區劃[编辑]

加沙地带下轄五省。

省名 人口
(2007)
面积 (km2)
北加沙省 290,843 61
加沙省 524,001 70
代尔拜莱赫省 216,494 56
汉尤尼斯省 290,399 108
拉法省 177,632 65
总计 1,499,369 360

经济[编辑]

1994年5月,根据巴黎协定英语Protocol on Economic Relations,加沙地带的经济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理。

由於亚西尔·阿拉法特领导下政府贪污和管理不善,加上以色列在遭受一系列恐怖袭击后,将加沙地带的边境关闭,期內加沙地带的经济萎缩了三分之一。在边境关闭前,有许多加沙地带的人到以色列工作。经济不景氣導致了较高的失业率。2010年下半年,加沙地带的失业率达到45.2%。[24]

1998年,以色列改变对巴勒斯坦的政策,开始减轻封锁巴勒斯坦的经济,並减缓对巴勒斯坦货物和劳工运輸的限制。这使經濟連續恢复了三年。但2000年爆发的第二次巴勒斯坦武装起义,导致以色列再度封锁。在此后两年中,巴勒斯坦内部的斗争和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摧毁了加沙地带主要的工厂和管理机构,许多企业倒闭,国家总生产力大降,巴勒斯坦在以色列的劳工的收入也大幅降低。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世界概况,2001年经济下降35%,人均收入为每年625美元。60%的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以下。加沙地带的工业主要是小型的家庭企业,其产品为纺织品、肥皂、橄榄树木雕刻和旅游纪念品。以色列人在一个工业中心建立了一些小型现代化的工业。电力由以色列提供。電費一度由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支付[25]。主要的农产品是橄欖 、柠檬、蔬菜、牛肉和奶制品。主要出口柠檬和鲜花,主要进口食品、消耗品和建设物资。主要的贸易对象为以色列、埃及和約旦河西岸地區。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立阿拉伯巴勒斯坦大学于2002年末为国际援外合作署作的一个研究表明,巴勒斯坦人普遍缺乏营养。17.5%6岁到59个月的儿童患慢性营养不良,53%的年轻和中年妇女以及44%的儿童患贫血症

运输和通讯[编辑]

从南到北加沙地带有一条标准轨距铁路,但已荒廢,只有少数轨道保存。这条铁路过去在南部连接埃及的铁路,在北部连接以色列的铁路系统。此外,加沙地带还有一个小的、原始的公路网,它唯一的海港是加沙市,现在已被关闭。加沙国际机场于1998年11月24日开放。2000年10月被以色列下令关闭,2001年12月以色列军队摧毁了它的跑道。

加沙地带有簡陋的电话服务系統,以色列電訊商如Cellcom亦有提供服務。加沙地带有两个电视台(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理),没有广播电台,此外还有四个互联网服务商提供主要為ADSL服務。大多数巴勒斯坦家庭擁有收音机电视机

以色列經濟封锁[编辑]

2008-2009年间的加沙战争结束后,以色列虽允许有限数量的医疗人道救援物资进入加沙,但在对加沙地带实施封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表示封锁破坏了加沙经济,使加沙的医疗状况持续恶化[26]

以色列國家安全局局长尤瓦尔·迪斯金(Yuval Diskin)表示他并不反对放松贸易限制,但他认为西奈的走私隧道以及加沙地带的开放港口威胁了以色列的安全。迪斯金认为,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已经走私了“5,000多枚射程达40公里的火箭弹”。有些火箭弹射程甚至能远至特拉维夫市区。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发言人马克·雷格夫(Mark Regev)表示以色列的做法是“制裁”而非封锁,但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一名加沙法律顾问称封锁是“不符合国际法的行为”。

2010年7月,時任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对封锁表示谴责,他说:“人道物资和救援人员必须能够双向通行。加沙不能也绝不应成为集中营。”作为回应,以色列驻伦敦使馆发言人表示:“加沙人民是恐怖组织哈马斯的囚犯。哈马斯的统治和行动重点直接导致了加沙局势。”

阿拉伯联盟指责以色列发动了一场经济战争

以色列国防军严格控制以色列和加沙地带之间过境点区域内的通行,并封锁了与加沙交界的地区。加沙地带及边界地区(包括与埃及交界地区和海岸沿线)都非常危险,局势随时可能发生变化。

面对国际上日益高涨的要求放松或解除封锁的呼声,埃及和以色列从2010年6月起放松了限制。埃及部分开放了埃及到加沙的拉法过境点,埃及外交部清楚表示过境点的开放主要是为人员通行,不能运送供应品。以色列宣布将允许严格意义上的民用物品进入加沙,但要防止某些武器和具有双重用途的物品进入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

2011年5月28日,埃及开放了与加沙地带陆路相连的拉法口岸,外界对加沙的封锁至此结束。

埃及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上任後再度封鎖埃及西奈半島與加沙地带之間的地道,削弱哈馬斯武力、資源的後送。[27]

2009年1月至2010年6月间,以色列向加沙地带运送了约20亿磅救援物资、1.37亿升燃料以及5万吨厨用煤气。

主要城市[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 OCHA. Gaza Strip. www.ochaopt.org. [2019-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7). 
  2. ^ 存档副本. [2023-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1-05). 
  3. ^ 巴勒斯坦選舉恐怖組織哈瑪斯大勝震撼全球哈瑪斯對以色列進行攻擊爭取不少選票反恐專家擔心以、巴爆發全面戰爭中東和平再起波瀾 
  4. ^ 以色列巴勒斯坦衝突:哈馬斯的來歷與現狀 
  5. ^ Canaan. Britannica. 
  6. ^ Gaza – (Gaza, al -'Azzah),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 – Jerusalem, 2000-12-19 [2009-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8) 
  7. ^ Lipchin, Clive; Pallant, Eric; Saranga, Danielle; Amster, Allyson. Integrated Water Resources Management and Security in the Middle East.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2007-05-06. ISBN 978-1-4020-5986-5. 
  8. ^ 以色列宣布“全面封锁”加沙地带. 新华社. 2023-10-09. 
  9. ^ EU Heads of Missions’ report on Gaza 2013. Eccpalestine.org.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4). 
  10. ^ 帝國恐怖主義 斷送巴勒斯坦和平. 苦勞網. 2008-08-26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30). 
  11. ^ 11.0 11.1 缺位多年后,巴勒斯坦政府将于下周接管加沙地带. 澎湃新闻. 2017-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7). 
  12. ^ A big corner has been turned in Gaza. Dailystar.com.lb. 2010-06-23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28). 
  13. ^ 3 没钱发工资 公务员“造反”. 新浪新闻_手机新浪网. 2009-01-11 [2023-11-27] (中文). 
  14. ^ General Assembly Votes Overwhelmingly to Accord Palestine ‘Non-Member Observer State’ Status in United Nations. Un.org.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30). 
  15. ^ al-Mughrabi, Nidal. Anger as Palestinian Authority cuts Gaza salaries and pays late. U.S. 2018-05-03 [2023-10-23]. 
  16. ^ 哈馬斯襲擊與1973阿以戰爭相呼應:一場震驚的突襲與罪責之問,2023-10-07,香港01
  17. ^ Israel palestinians gaza hamas rockets airstrikes. AP. 2023-10-07 [2023-10-07]. 
  18. ^ 哈馬斯空襲以色列+攻入境內傳挾持人質 以:戰爭狀態|持續更新. 香港01. 2023-10-07 [2023-10-07]. 
  19. ^ 回應哈馬斯火箭彈雨攻擊 以軍空襲加沙地帶目標並宣布「戰爭狀態」. 星島日報. 2023-10-07 [2023-10-07]. 
  20. ^ UNRWA: Palestine refugees. Un.org. [1 June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17). 
  21. ^ Table 3: Projected Population in the State of Palestine by Governorate, End Year 2015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CBS, Palestinians at the End of 2015, p. 36. Sourc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2. ^ 'United Nations Seminar on Assistance to the Palestinian Peopl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FAO Seminar, Rome 27 and 28 February 2013
  23. ^ Middle East Christians: Gaza pastor. 2005-12-21 [2021-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0) (英国英语). 
  24. ^ 联合国报告:加沙地带失业率超过45% 私营部门受封锁政策影响严重. 联合国新闻. 2011-06-13 [2023-10-08] (中文). 
  25. ^ al-Mughrabi, Nidal. Abbas turns screw on Hamas by cutting Gaza's electricity. U.S. 2017-04-27 [2023-10-23]. 
  26. ^ 搜索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Icrc.org. 2010-07-01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16). 
  27. ^ 加薩以色列戰火 3分鐘看懂(懶人包). 中央社 CNA. 2014-07-26 [2021-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2) (中文(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