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卡齊蘭加國家公園[註 1]
border=none
世界遗产
Kazi rhino edit.jpg
卡齊蘭加國家公園的印度犀
官方名稱Kaziranga National Park(英文)
Parc national de Kaziranga(法文)
位置 印度亞洲和太平洋地區
標準 (ix), (x)
編號337
IUCN編號:II(國家公園))
登录年份1985年(第9屆大會
面积42,996公頃(106,250英畝)
網站UNESCO的记录(英文)
坐標26°40′0″N 93°25′0″E / 26.66667°N 93.41667°E / 26.66667; 93.41667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在印度的位置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 在印度的位置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阿萨姆语:[কাজিৰঙা]),或譯為卡齊蘭加國家公園,位於印度阿萨姆邦,占地43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印度犀保護區。加濟蘭加國家公園的前身「加濟蘭加森林保護區」設立於1908年,加濟蘭加國家公園於1974年正式成立,為阿薩姆邦的第一個國家公園。1985年獲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列入世界遗产

歷史沿革[编辑]

關於加濟蘭加(Kaziranga)一詞的起源有多種說法,其中一種可以追溯阿洪姆王国蘇混法國王英语Sukhrungphaa阿薩姆語চুখ্ৰংফা罗马化:Sukhrungphaa)的統治時期(1696-1714),當時該地區到處都是野山羊,牠們習慣至河邊喝水,在當地原住民的語言卡尔比语中,野山羊稱為「Karjo」,河流稱為「Langso」,合在一起成為「Karjo-langso」,後來演化成「Kaziranga」[1]。另一個說法為在阿洪姆王國蘇森法國王英语Susenghphaa阿薩姆語চুচেংফা罗马化:Susenghphaa)時期(1603-1641),國王有一次經過該地區,對於對魚的味道印象特別深刻,經詢問後得知來自「Kaziranga」[2]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04年,當時印度总督的妻子瑪麗·柯爾榮英语Mary Curzon, Baroness Curzon of Kedleston(Mary Curzon)為一位野生動物愛好者,當她拜訪該地區,卻未能看到該地區聞名的印度犀牛,她便說服丈夫採取緊急措施來保護日益減少的物種[3]。加濟蘭加森林保護籌畫區(Kaziranga Proposed Reserve Forest)於1905年6月1日成立,面積為232平方公里[4]

1908年,再將152平方公里範圍劃入加濟蘭加森林保護籌畫區,名稱改為加濟蘭加森林保護區(Kaziranga Reserve Forest)。1916年,改名為加濟蘭加狩獵保護區(The Kaziranga Game Sanctuary),1938年起禁止狩獵活動[5]

1950年,加濟蘭加狩獵保護區改名為加濟蘭加野生生物保護區。1954年,阿薩姆邦議會通過《阿薩姆邦犀牛保護法案》,對犀牛進行了法律保護。1968年,阿薩姆邦通過《阿薩姆邦國家公園法》,宣布加濟蘭加為指定國家公園。1974年,印度聯邦政府確認加濟蘭加國家公園劃定的範圍,正式公告加濟蘭加國家公園成立,為阿薩姆邦的第一個國家公園[4]。1985年獲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列入世界遺產,為成為印度第一個自然遗产[6]

2006年,因國家公園內老虎的數量增加,為了保育的需求,再增加列為老虎保護區[5]

地理與氣候[编辑]

地理[编辑]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的经度介於93°08'E到93°36'E,纬度介於北緯26°30'N和26°45'N之間,行政區域跨越阿薩姆邦的納嘎安縣英语Nagaon district卡比昂隆縣革拉嘎縣[7]。國家公園的範圍東西長約40公里,南北長約13公里,劃入國家公園範圍的面積約為430平方公里。國家公園在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內,區內海拔在40公尺至80公尺之間[8]:5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內因河水沖刷與沉積,形成肥沃的沖積平原,景觀包括裸露的沙洲,以及河流淤積形成的湖泊,當地稱為「Beel英语Beel」(阿薩姆語বিল,意為類似於溼地的死水潭),Beel的面積約占國家公園5%。加濟蘭加國家公園是該地區最大的保護區,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9][10]

氣候[编辑]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一年內的氣候可以分為冬季、乾季與雨季。每年約11月至2月為冬季,氣候較為溫和,氣溫介於5°C至25°C之間;3月至5月為炎熱的乾季,氣溫高達37°C,動物聚集於有限的水域旁活動;6月至9月為雨季,特別是在7月至8月之間,由於布拉馬普特拉河水位暴漲,公園西部地區常有四分之三被淹沒[8]:6。特別是在2012年7月7日,當時暴漲的河水造成超過540隻動物死亡,包含13隻印度犀牛[11]

生態[编辑]

動物[编辑]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內普遍來說氣候溫和,且有充足的食物資源,提供野生生物良好的棲息地。除了著名的印度犀之外,還有許多和印度象,在國家公園內有時可以看到成群的印度象,數量達200隻,為野生動物愛好者提供壯觀的景色。主要偶蹄目動物為河水牛,其他還包括印度野牛水鹿赤麂野豬[12]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是非洲以外為數不多的多種大型貓科動物的野生繁殖區之一,此地在2006年被定為老虎保護區,有孟加拉虎孟加拉豹等大型貓科動物,以及丛林猫漁貓豹貓等貓科動物。其他哺乳類動物包括粗毛兔懒熊中華穿山甲印度穿山甲灰獴小印度貓鼬英语Small Indian mongoose大靈貓小靈貓孟加拉狐亞洲胡狼豬獾鼬獾黑白飞鼠白眉长臂猿金葉猴戴帽葉猴熊猴[12]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的哺乳動物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鳥類種類繁多,已被國際鳥盟劃定為重点鸟区,區內為多種候鳥、水鳥、掠食鳥類、食腐鳥類等的家園[13]鸭科鳥類有小白额雁白眼潜鸭青头潜鸭鹳科鳥類有小禿鸛英语Lesser adjutant大禿鸛英语Greater adjutant黑頸鸛英语Black-necked stork钳嘴鹳;水鳥有白腹鹭卷羽鵜鶘斑嘴鹈鹕斑头大翠鸟黑腹燕鸥小青脚鹬猛禽類白肩雕烏鵰白尾海雕玉带海雕黄爪隼灰頭魚鷹英语Grey-headed fish eagle[12]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過去曾經有許多禿鷲類鳥類,但目前數量已大幅減少,據說是因為牠們是吃了許多含有双氯芬酸的動物屍體[14]。目前可以見到一些長喙兀鷲細嘴兀鷲白背兀鹫等。在此地可以見到的其他鳥類包括孟加拉鴇紫林鸽双角犀鸟花冠皱盔犀鸟沼泽幽鹛棕胸佛法僧杰氐幽鹛英语Jerdon's babbler沼澤鷓鴣英语Swamp francolin黄胸织布鸟巨嘴织雀英语Finn's weaver白喉石鶺须草莺英语Bristled grassbird斑胸鸦雀长尾山鹪莺英语Rufous-vented grass babbler[12]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的鳥類

植物[编辑]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的植被型態可以三種:氾濫草甸和氾濫稀林熱帶亞熱帶草地、稀樹草原和疏灌叢熱帶及亞熱帶常綠闊葉林英语Tropical and subtropical moist broadleaf forests。根據1986年陸地衛星計畫的觀測資料,各種植被或地形的比例:長草原41%、開闊叢林29%、短草原11%、河流和水體8%、沙地6%、沼澤4%[15]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內植被的主要特徵是茂密而高大的草原、開闊叢林,以及雨季期間會被淹沒的短草原與沼澤地。長草原常見的植物包括甜根子草白茅蘆荻芦苇;開闊叢林的優勢樹種包括餘甘子木棉五桠果錫蘭橡木英语Careya arborea[16]。湖泊與河岸有許多不同的水生植物群,外來物種凤眼蓝為常見的植物,其在非洪水期時會將水域堵住,但在雨季期間常被洪水沖走[17]。2005年在印度野生生物信託基金英语Wildlife Trust of India的幫助下,加濟蘭加國家公園工作人員將外來物種巴西含羞草清除,因為其對植食性动物具有毒性[18]

管理[编辑]

加濟蘭加國家公園受到1891年《阿薩姆邦森林條例》、1927年《印度森林法》,以及1972年《印度野生生物保護法》等法律的保障,其受到保護的歷史已超過一個世紀。加濟蘭加國家公園於2006年被宣布為老虎保護區,改善了管理和保護工作。國家公園由阿薩姆邦森林部門管理,並由政府核准的管理計畫指導,管理部門位於革拉嘎縣博卡卡特[8]:5。然而,仍存在許多威脅包括犀牛偷獵、河岸侵蝕、入侵物種、旅遊壓力、繁忙的公路交通和牲畜放牧等,為了確保對公園運作至關重要的持續資金投入,因而成立加濟蘭加老虎保護基金會[19]

世界遺產登錄[编辑]

第9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1985年12月於法国首都巴黎召開,由印度申報的項目「卡齊蘭加國家公園」經大會通過[6],世界遺產編號為337號[19]

该世界遗产被认为满足世界遺產登錄基準中的以下基準而予以登錄:

  • (ix)在陆上、淡水、沿海及海洋生态系统及动植物群的演化与发展上,代表持续进行中的生态学及生物学过程的显著例子。
  • (x)拥有最重要及显著的多元性生物自然生态栖息地,包含从保育或科学的角度来看,符合普世价值的濒临绝种动物种。

注釋[编辑]

  1. ^ 世界遺產官方網站的中文名稱

參考資料[编辑]

  1. ^ Official Support Committee,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History-Legends. Assam: AMTRON. 2009 [2010-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19). 
  2. ^ Mathur, V.B.; Sinha, P.R.; Mishra, Manoj. UNESCO EoH Project_South Asia Technical Report No. 7–Kaziranga National Park (PDF). UNESCO: 15–16. [2008-08-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05-30). 
  3. ^ Subir Bhaumik. Kaziranga's centenary celebrations. BBC. 2005-02-18 [2021-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7) (英语). 
  4. ^ 4.0 4.1 Talukdar, Sushanta. Waiting for Curzon's kin to celebrate Kaziranga. The Hindu. 2005-01-05 [2008-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1-05). 
  5. ^ 5.0 5.1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and Tiger Reserve.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2021-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5) (英语). 
  6. ^ 6.0 6.1 Decision : CONF 008 X.A Inscription: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India).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6) (英语). 
  7. ^ Lahan, P; Sonowal, R. Kaziranga WildLife Sanctuary, Assam. A brief description and report on the census of large animals. Journal of the Bombay Natural History Society. 1972-03, 70 (2): 245–277. 
  8. ^ 8.0 8.1 8.2 Mathur, V.B.; Sinha, P.R.; Mishra, Manoj. UNESCO EoH Project_South Asia Technical Report–Kaziranga National Park (PDF). UNESCO. [2008-08-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05-30). 
  9. ^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01). 
  10. ^ Phatarphekar, Pramila N. Horn of Plenty. Outlook India英语Outlook (Indian magazine). 2005-02-14 [2007-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9-27). 
  11. ^ Assam flood: Over 500 animals dead in Kaziranga. 2012-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27). 
  12. ^ 12.0 12.1 12.2 12.3 Wildlife in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2021-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3) (英语). 
  13. ^ Birding Tour around Kaziranga.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2021-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3) (英语). 
  14. ^ R Cuthbert; RE Green; S Ranade; S Saravanan; DJ Pain; V Prakash; AA Cunningham. Rapid population declines of Egyptian vulture (Neophron percnopterus) and red-headed vulture (Sarcogyps calvus) in India. Animal Conservation. 2006, 9 (3): 349–354. doi:10.1111/j.1469-1795.2006.00041.x. [失效連結]
  15. ^ Kushwaha, S.; Unni, M. Applications of remote sensing techniques in forest-cover-monitoring and habitat evaluation—a case study at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Assam, in, Kamat, D.& Panwar, H.(eds). Wildlife Habitat Evaluation Using Remote Sensing Techniques (Indian Institute of Remote Sensing, Wildlife Institute of India). 1986: 238-247. 
  16. ^ Flora in Kaziranga.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2021-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3) (英语). 
  17. ^ Davis, Wit. Indian Flooding Update – Hyacinth, Hyacinth Everywhere and no Water to Drink.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 [2017-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8). 
  18. ^ Joseph Vattakkavan. Silent Stranglers, Eradication of Mimosas in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Assam (PDF). Wildlife Trust of India. 2007-02-26: 12–13 [2021-07-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7-03-04). 
  19. ^ 19.0 19.1 Kaziranga National Park.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03)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