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华夏'
Ma Yuan - Water Album - The Yellow River Breaches its Course.jpg
宋代马远所作《黄河逆流图》
简化字 华夏
繁体字 華夏

華夏,最初是指史前黃河流域中下游一带分佈的若干部落或政治共同體,这些部落被后世视为漢文化及中华文明的起源之一[1]。据《史记·五帝本纪》载,五帝中的首位是黄帝,后来的人称黄帝为漢族的始祖。黃帝之後,最著名的有唐堯虞舜夏禹等人。禹係夏后氏部落之領袖,姒姓,又稱夏禹、大禹。夏禹治水有功,繼位於舜當了中原各部落之共主,成為中國的第一個君主世袭王朝(家天下之始),也就是夏朝

夏朝在上古為中央大國[2],但“夏人”一般是指夏朝遺民[3]。而“華夏”僅為漢朝之前的代名詞[4]孔颖达春秋左傳正義》:“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意即因中國是禮儀之邦,故稱“夏”,“夏”有高雅的意思;中國人的服飾很美,故作“華”,漢代之後,久而久之“华夏”便成了漢族的代稱[5][6]及作為中國的代稱.

先秦時代「華夏」的含義[编辑]

目前中國可信文獻中,最早出現華夏二字並稱的,是《尚书·武成》:“华夏蛮貊,罔不率俾”,伪孔传将其解释为“冕服采装曰华,大国曰夏”。《左傳·定公十年》“裔不謀夏,夷不亂華”。《春秋左傳正義》:“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意即因周王朝是禮儀之邦,故稱“夏”,“夏”有高雅的意思;周朝人的服飾很美,故作“華”[7]

在先秦時代,華夏僅為周王朝的代稱[8],同時凡遵周禮、守义之諸侯國人,也稱為華人夏人,通稱為諸華諸夏,不遵守周禮、不尊重周天子、非周「王母弟甥舅」的諸侯國則被視為「蠻夷戎狄」[9][10],縱使是周王族的吳國,不守周禮[11]及稱王的舉動,一樣被視為「蠻夷戎狄」。

比如作为轩辕黄帝后裔的郯国,时而被视为“中国”[12],时而被视为“四夷”[13];同是轩辕黄帝后裔的莒国[14]邾国[15],被魯國視為「蠻夷」,而同是周王族後裔的晉國被魯國視為「兄弟」[16]

先秦古籍中將“”、“”作為中原,“夷”、“裔”作為四方,相對而言。與四夷對稱,華夏又稱中華中夏中土中國。一些歷史學家認為華、夏兩字上古同音,本一字。《左傳》“裔不謀夏,夷不亂華”一語,華、夏同義反復,華即是夏。 在漢族誕生之後,“华夏”便成為了漢族的代名词[17]

漢族先民分支[18][註 1]
部落名
華夏–戎(黃河文明)[註 2]
東夷
百越[註 3][註 4]
荊楚[註 5]

參見[编辑]

備註[编辑]

  1. ^ 在《漢族民間信仰特質的人類學分析》一文表示漢族族源主要有炎黃集團、東夷集團、百越集團、三苗集團、戎狄集團。
  2. ^ 依《细讲中国历史丛书·夏》第一章明言夏人商人周人三者「是由氏族、部落、部落聯盟形成發展而來的宗族」,又據《中國傳統「族群觀」與先秦文獻「族」字使用淺析》一文分析,在《尚書》代表的周代以前的文獻中,「夏」並不是代表中原文明人群的泛指,而「夷」字也尚未成為「蠻夷」的泛指,當時「夷夏之辨」並沒有成為普遍的觀念。而周代的的「夷夏之辨」乃是根據文化傳統把「天下」的人群分做兩大類的區分,而不是一個「多種類」(甲族、乙族、丙族等)平行並存的分類框架,若以中原地區為文化中心來看,「夷夏之辨」表現的僅僅是「教化之內」和「教化之外」的區別,並不是什麼依據血緣、體質、語言的差別而固定不變的「民族」差別。故夏人商人周人三者皆非民族,而是部落或部族。又據《農業類型的演變與戎狄族群的興起》指出「晚商以前北方地區皆為華夏族群的活動地域,所謂『戎狄』族群應當是下一歷史階段里從華夏族群中分裂出去的一部分,因此,華夏與戎狄在血緣上本亦同源。」林沄《戎狄非胡論》認為戎狄群體與後世胡人各民族並沒有任何關係。
  3. ^ 在此并不包括雒越及西甌。
  4. ^ 百越并不符合民族擁有「共同祖先所連結起來的共同體」的定義,其後裔族群的祖先不同,有大禹(漢族)、雄王(京族)、布洛陀(壯族)、袍隆扣(黎族)等等,又據《中国传统“族群观”与先秦文献“族”字使用浅析》一文分析,在《尚书》代表的周代以前的文献中,“夏”并不是代表中原文明人群的泛指,而“夷”字也尚未成为“蛮夷”的泛指,當時“夷夏之辨”并没有成为普遍的观念。而周代的的“夷夏之辨”乃是根据文化传统把“天下”的人群分做两大类的区分,而不是一个“多种类”(甲族、乙族、丙族等)平行并存的分类框架。若以中原地区为文化中心来看,“夷夏之辨”表现的仅仅是“教化之内”和“教化之外”的区别,并不是什么依据血缘、体质、语言的差别而固定不变的“民族”差别。
  5. ^ 即屈家嶺文化,一般稱為「三苗」或「楚蠻」,《早期中国文明:江汉文化与荆楚文明》認為「三苗」是虛無縹緲的存在,應改稱為「炎帝祝融文化」。

參考文獻[编辑]

  1. ^ Cioffi-Revilla, Claudio; Lai, David. War and Politics in Ancient China, 2700 B.C. to 722 B.C.. The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 1995, 39 (3). 
  2. ^ 周書·武成》:‘華夏蠻貊,罔不率俾。’疏:‘夏,大也。故大國曰夏。 華夏謂中國也。’”
  3. ^ 《史記·卷一百二十九·貨殖列傳第六十九》:「潁川、南陽,夏人 之居也。 夏人 政尚忠朴,猶有先王之遺風。潁川敦愿。秦末世,遷不軌之民於南陽。南陽西通武關、鄖關,東南受漢、江、淮。宛亦一都會也。俗雜好事,業多賈。其任俠,交通潁川,故至今謂之『夏人』。」
  4. ^ 說文·文部》:“華,榮”。 “夏,中國之人”。唐孔穎達疏:“華夏為中國也” 中國是尊號,天朝上國。
  5. ^ 《隋书·卷八十一·列传第四十六·东夷·新罗》新罗国...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獩之地。
  6. ^ 《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之二十六》吴元年冬十月丙寅,檄谕齐鲁河洛燕蓟秦晋之人曰:“自古帝王临御天下,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治天下者也,自宋祚倾移,元以北狄入主中国,四海内外罔不臣服,此岂人力,实乃天授,彼时君明臣良,足以纲维天下,然达人志士尚有冠屦倒置之叹,........归我者永安於中华、背我者自窜於塞外,盖我中国之民天必命中国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扰扰,故率群雄奋力廓清,志在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国之耻!尔民其体之,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故兹告谕,想宜知悉。”
  7. ^ Liu, Xuediao. 中國文化史講稿. Taipei: 知書房出版集團. 2005. ISBN 978-986-7640-65-9 (中文). 
  8. ^ 《尚书·周书·武成》:“华夏蛮貊,罔不率俾。”
  9. ^ 《国语郑语》史伯对曰:“王室将卑,戎狄必昌,不可逼也。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狄、鲜虞、潞、洛、泉、徐、蒲;西有虞、虢、晋、隗、霍、杨、魏、芮;东有齐、鲁、曹、宋、滕、薛、邹、莒;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则皆蛮、荆、戎、狄之人也。非亲则顽,不可入也。其济、洛、河、颍之间乎!是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虢叔恃势,郐仲恃险,是皆有骄侈怠慢之心,而加之以贪冒。君若以周难之故,寄孥与贿焉,不敢不许。周乱而弊,是骄而贪,必将背君,君若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无不克矣。若克二邑,邬、弊、补、舟、衣、柔、历、华,君之土也。若前华後河,右洛左济,主芣、騩而食溱、洧,修典刑以守之,是可以少固。”
  10. ^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下·韩地》周宣王弟友为周司徒,食采于宗周畿内,是为郑。郑桓公问于史伯曰:“王室多故,何所可以逃死?”史伯曰:“四方之国,非王母弟甥舅则夷狄,不可入也,其济、洛、河、颍之间乎!子男之国,虢、郐为大,恃势与险,崈侈贪冒,君若寄帑与贿,周乱而敝,必将背君;君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亡不克矣。”
  11. ^ 韩愈《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十一·原道》:“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
  12. ^ 《左传·成公七年》春。吴伐郯,郯成。季文子曰:“中国不振旅,蛮夷入伐,而莫之或恤,无吊者也,夫,诗曰‘不吊昊天。乱靡有定。’其此之谓乎!有上不吊,其谁不受乱,吾亡无日矣。”君子曰:“知惧如是,斯不亡矣。”
  13. ^ 《左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皥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皥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皥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且瞗鸠氏司马也、鳲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仲尼闻之,见于郯子而学之,既而告人曰:“吾闻之‘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犹信。”
  14. ^ 《世本·诸侯世本·莒》周兴,封黄帝之后于祁,而置莒后舆期于始都计斤。十一世兹丕归莒,至纪公复己姓。
  15. ^ 《世本·帝王世本·陆终六子》其五曰安,是为曹姓。曹姓者,邾是也。
  16. ^ 《左传·昭公十三年》邾人、莒人愬于晋曰:“鲁朝夕伐我,几亡矣。我之不共,鲁故之以。”晋侯不见公,使叔向来辞曰:“诸侯将以甲戌盟。寡君知不得事君矣,请君无勤。”子服惠伯对曰:“君信蛮夷之诉,以绝兄弟之国,弃周公之后,亦惟君。寡君闻命矣。”叔向曰:“寡君有甲车四千乘在。虽以无道,行之必可畏也。况其率道,其何敌之有!牛虽瘠,偾于豚上,其畏不死。南蒯子仲之忧,其庸可弃乎!若奉晋之众,用诸侯之师。因邾莒杞鄫之怒,以讨鲁罪。间其二忧,何求而弗克!”鲁人惧听命。
  17. ^ “华夏汉宴2018”汉服饰交流展示中国风俗.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7日). 
  18. ^ 汉族名称的来历.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