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沙集中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华沙集中营
集中营
Gesio giew2.jpg
一名获释的犹太囚犯带领波兰起义战士在华沙集中营的盖舒夫卡英语Gęsiówka监狱周围游览。(1944年8月5日,欧根纽什·罗卡伊斯基英语Eugeniusz Lokajski摄)
华沙集中营在波蘭的位置
华沙集中营
华沙集中营的位置
坐标 52°14′35″N 20°59′35″E / 52.242925°N 20.9930305556°E / 52.242925; 20.9930305556坐标52°14′35″N 20°59′35″E / 52.242925°N 20.9930305556°E / 52.242925; 20.9930305556
位置 华沙
使用者 納粹德國
指挥官 威廉·戈克英语Wilhelm Göcke(1943年6月-1943年9月)
尼克劳斯·赫伯特英语Nikolaus Herbet (1943年9月-1944年7月)
运行时间 1942年秋-1944年8月
毒气室数 盖夏街(Gęsia Street)
囚犯类型 波蘭人犹太人希臘人罗姆人
囚犯数 400,000
死亡 有争议
解放 波兰救国军

华沙集中营 ( 德語:Konzentrationslager Warschau,简称 KL Warschau 或 KZ Warschau)是一组相互关联的德国纳粹集中营(其中包括一座灭绝营)的总称,位于被德国占领的波兰首都华沙。其主要目标是该市的波兰人口。

帕布斯特计划[编辑]

根据纳粹帕布斯特计划英语Pabst Plan ,华沙将成为德国的一座模范城市。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该城的犹太人被聚集在华沙隔都,最终被移出该城,大部分被处决。 纳粹计划的下一步是杀害该市的波兰人口。波兰人随即成为围捕英语Łapanka政策(łapanka)的目标:纳粹会封锁一条街道,企图随意拘留大量平民。 1942年至1944年间,华沙每天约有400名此类围捕的受害者;被拘留者首先被转移到华沙集中营监禁。

成立日期[编辑]

奥斯瓦尔德·波尔给海因里希·希姆莱的信,于1943年7月23日写于华沙集中营

华沙集中营(KZ Warschau)的最早官方记述可追溯至1943年6月19日,该称谓用于指代在华沙隔都废墟中建立的集中营。 然而, KZ Warschau一词同样被用来描述更早建立的类似集中营。不论如何,一般估计华沙集中营从1942年秋天开始运作,直至华沙起义为止 。 集中营的首任指挥官是党卫队上级突击队大队长威廉·戈克英语Wilhelm Göcke ,他曾在毛特豪森-古森集中营担任仓库管理员。除了种族灭绝的目的外,该集中营的另一目的是提供劳力清理被夷为平地的华沙隔都废墟,并最终将该地区变成一座规划中的党卫队休闲公园。

华沙集中营建立的确切日期仍然未知。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该集中营是根据党卫队上级集团长奥斯瓦尔德·波尔英语Oswald Pohl的命令,于1943年6月11日成立的。然而包括波兰国家记忆研究院法官及历史学家玛丽亚·什钦斯卡英语Maria Trzcińska[1]在内的许多人声称,华沙集中营在1943年4月华沙隔都起义之前已经开始运作:1942年10月9日,党卫队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发布了一道命令,其中就华沙隔都的人口有如下声明:“我已发布命令,要求所有只是从事裁缝、皮草或造靴子工作的所谓兵工厂工人到最近的集中营聚集——也就是华沙和卢布林 。”

组织[编辑]

在1986年Deutschland KL出版的《Atlas zur deutschen Zeitgeschichte 1918-1968》中,华沙集中营被指定为Hauptlager (“主营”),因此它具有与达豪集中营相同的地位。[2]除德国人和德意志裔人以外,警卫中还包括来自特拉夫尼基集中营乌克兰人拉脱维亚人

美军1943年5月航拍的华沙隔都北部

该集中营由位于华沙不同地区的六个小部分组成。所有部分由铁路相连,受统一组织、统一指挥。营区按启用时间顺序列出如下:

  1. 科沃(Koło)——地区的纳粹集中营,原为1939年纳粹德国俘虏波兰士兵战俘营英语Stalag。这部分集中营仍然存在争议,因为当地居民声称玛丽亚·什钦斯卡英语Maria Trzcińska误把“drewniane Kolo”住宅项目的建筑物认作了集中营。
  2. 华沙火车西站附近的灭绝营(这部分仍然很有争议);
  3. 盖夏街(Gęsia, 今阿涅莱维奇街)集中营,原为劳动营英语Arbeitslager,位于盖舒夫卡英语Gęsiówka的隔都旧址 ;
  4. 位于诺沃里皮耶街(Nowolipie)的外国犹太人集中营;
  5. 隔都旧址姆拉诺夫斯基广场(Muranowski)附近的博尼夫拉特斯卡街(Bonifraterska)集中营;
  6. 帕夫亚克监狱英语Pawiak,位于帕夫亚街(Pawia),曾为盖世太保监狱 。

全部集中营的总面积为1.2平方公里,有119座专门建造的营房,用于容纳约40,000名囚犯。营地设施还包括几座焚尸炉英语Crematorium

华沙集中营的死亡人数[编辑]

1944年的华沙盖舒夫卡监狱
叛乱巡逻队接近盖夏街焚尸炉。

国家记忆研究院估计在这些集中营中处决的受害者人数“不低于数万”。 然而什钦斯卡英语Maria Trzcińska估计营地的受害者数量远远超过212,000人,其中主要是波兰人,还有数千名非波兰人。 其他人估计死亡人数在20,000至35,000人之间(不包括在帕夫亚克监狱处决的约37,000人),其中波兰人及其他的欧洲人(包括犹太人)在死者中的比例较高。较小的受害者群体包括希腊人罗姆人白俄罗斯人人和德国拘留的意大利军队军官。

根据国家记忆研究院的说法,在华沙集中营被处决的人大多死于枪决,主要为机枪射杀。枪决无论是在集中营还是在毗邻的“安全区”都发生过。一些人质和囚犯在华沙街头被公开处决英语Public execution,其中既有行刑队枪决也有公开绞刑 。还有许多受害者在盖夏街的毒气室中被毒死:战争结束后在该毒气室发现了相当数量的齊克隆B。第一起毒气处决发生在1943年10月17日,造成至少150名从街头围捕的波兰人和约20名比利时犹太人英语History of the Jews in Belgium死亡。有相对较少的受害者在盖舒夫卡所谓的“ 圆形剧场 ”中被醉酒的守卫虐杀,或者在科沃的所谓“死亡墙”(ścianaśmierci )被绞死。在科沃附近的森林里还有一个神秘的T形结构,囚犯偶尔会用卡车运输到那里,然后就再也看不到了。除了直接杀害外,难民营中大多数人死于身体疲劳和斑疹伤寒疫情。

死者尸体在焚尸炉或露天火堆英语Pyre(包括在体育场原址的一处)火化,或在系统拆除隔都废墟的过程中草草掩埋在倒塌的建筑物下。一队穿着白大褂冒充医务人员的党卫队在废墟上巡视,以便搜寻并射杀隔都起义结束后仍然藏匿的犹太人。

贝玛街隧道[编辑]

贝玛街隧道入口,入口处的涂鸦是毒气室存在争论中提到的通风机。

关于华沙贝玛街上的一条隧道是否曾被用作特大型毒气室有着很大争论。这条被认为是毒气室的公路隧道由波兰修建,位于尤泽夫·贝姆英语Józef Bem街(即贝玛街)上,邻近华沙火车西站,在华沙集中营建立之前就已修建完成。[3] 如果新的IPN证词准确无误的话,那么纳粹在这条面积630平方米的隧道中使用齐克隆B一氧化碳等毒气,可以一次处决多达1000人。大型毒气室说法的传播者根据20世纪80年代的三个目击者描述提出理论,声称这条隧道曾被用来杀死成卡车的囚犯。然而,所有已知的纳粹毒气室通常都小得多且矮得多,使用大型隧道作为毒气室既不合常规又低效,因此是不可能的。 [3]

贝玛街隧道在战后恢复了街道交通。 更加引人争议的是,1996年和21世纪初期的翻新工程中,被假定为毒气释放机械的设备和神秘的大型通风机英语Ventilator(可能用于在毒气处决完毕后将气体排放到大气中)均被取出并拆毁。近年来,隧道的一部分被华沙市民变成了一处非官方的陵墓遗址。2001年,波兰众议院呼吁在隧道内建造官方纪念碑[4]

波兰人民共和国的共产主义时期,有关隧道毒气室是否存在的争议一支在非公开场合秘密进行,而所有的相关辩论几乎不为人知。据信,这种保密背后的原因是政府想通过将集中营的死难人数转移入1944年华沙起义的实际伤亡人数中,以增加华沙起义的牺牲人数。2006年,波兰下议院再次提出相关建议,提议由一支新的来自罗兹市的IPN团队再次启动对隧道过去的调查 。2007年以来,IPN的华沙团队再次展开了相关调查,批评人士称迄今为止这些人一无所获。

集中营清空[编辑]

1944年8月,“灰色军阶英语Szare Szeregi”抵抗战士与被解放的华沙盖舒夫卡英语Gęsiówka分营囚犯合影 。

1943年7月20日,党卫队上级集团长威廉·科佩英语Wilhelm Koppe下令清空并拆除整个集中营综合体。大多数囚犯被处决,或被转移到达豪、 大罗森英语Gross-Rosen concentration camp拉文斯布吕克等集中营。7月28日至7月31日期间,四列主要铁路列车从华沙出发,共载有约12,300名囚犯。 只有几百名囚犯留在了华沙集中营,其中大多数是来自其他德占领国家的犹太人。这些人被留在帕夫亚克和盖舒夫卡,以挖掘和烧毁埋在隔都建筑物爆破残骸下的尸体。集中营的文件被烧毁,建筑物和其他设施都被布雷以待拆除。

1944年8月5日,华沙起义的最初几天, 波兰救国军[5]的一支突击队用一辆俘获的德国坦克袭击了盖舒夫卡分营,在被迫撤退前释放了营中剩余的360名男女。8月21日,在起义军袭击帕夫亚克失败后,德国人几乎处决了几乎所有剩余的囚犯,只留下七人;帕夫亚克监狱被炸毁。

人员[编辑]

指挥官[编辑]

其他人员[编辑]

共产党监狱营[编辑]

1945年1月苏联占领华沙之后,集中营的遗迹被用作战俘营;此外,直到1954年该集中营都被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和波兰公安部英语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of Poland用于拘留“人民权力的敌人”政治犯;最后一批囚犯于1956年离开。该地曾是规模仅次于莫克图夫监狱英语Mokotów Prison的波兰第二大监狱 。 [6]

参见[编辑]

注解[编辑]

  1. ^ Jerzy Kochanowski. Śmierć w Warschau [Death in Warschau]. Polityka.pl – Historia. 4 November 2009 [25 Septembe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5) (波兰语). 
  2. ^ Werner Hilgemann。 Atlas zur deutschen Zeitgeschichte 1918-1968 。苏黎世1986
  3. ^ 3.0 3.1 (波兰文) Bogusław Kopka, "Prawda o KL Warschau" (Truth about KL Warschau), Biuro Edukacji Publicznej Instytutu Pamięci Narodowej
  4. ^ (波兰文) IPN, Informacja o śledztwie w sprawie KL Warschau. [2006-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October 22, 2006).  - Institute of National Remembrance, May 2003 (retrieved from the Internet Archive, May 23, 2010)
  5. ^ Timothy Snyder. Black Earth: The Holocaust as History and Warning. Crown/Archetype. 8 September 2015: 275. ISBN 978-1-101-90346-9. 
  6. ^ (波兰文) IPN wydał książkę o obozie KL Warschau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