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华西新市村[1] [2],原称华西村,是隶属于江苏省無錫市江阴市华士镇的一个行政村。被认为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3]。华西村有「天下第一村」、「華夏第一村」的美誉[4]。原村党委书记为吴仁宝,现任村党委书记为吴仁宝的四儿子吴协恩

历史[编辑]

1957年江阴县撤区并乡,原属瓠岱乡的华西村改属华墅乡,改称华墅乡第23高级社,吴仁宝任第23高级社党支部书记。1958年8月,第23高级社与其它三个高级社合并,改称跃进社,吴仁宝改任跃进社党支部书记。1961年10月15日华墅人民公社17大队拆分为4个生产大队。因在华墅人民公社最西边,得名华西大队,吴仁宝任大队书记。[5]最初全村约有380户1520人的常住人口,面积0.96平方公里

七十年代末,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在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华西村顶着压力继续实行大队核算制度,因公社制度的取消后改名为华西村。华西村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从最初负债2.5万元起步,发展到如今经济总量已超280亿元,成为下辖9大公司、60多家企业的“华西村集团”。2005年,华西村集团实现总销售额超300亿元。

华西村通过多次“一分五统”(村企分开;经济统一管理,干部统一使用,劳动力在同等条件下统一安排,福利统一发放,村建统一规划)的办法和周围16个行政村合并组成了一个大华西村,人口增加到3万,面积扩大到30平方公里。

带头人[编辑]

吴仁宝工作50多年,经常每天坚持工作13-14个小时。从20世纪70年代起,吴仁宝就给自己立下“三不”规矩,即不拿全村最高的工资,不住全村最好的房子,不拿全村最高的奖金。吴宝仁给华西村的领导班子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來源請求]。华西村的起步与发展与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经济概况[编辑]

经济模式[编辑]

华西村实行的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华西村集团与下属企业实行的承包经营,按“二八开、一三三三”制办法分分配利润,即企业的超额利润20%上缴集团,80%企业留用(二八开);留用部分10%奖励给承包者,30%奖励给管理和技术人员,30%奖励职工,30%做为企业公式积累(一三三三)。华西村还有另外一个规定,叫做“少分配、多积累、多记账入股”,奖励承包者的奖金20%兑现为现金,其它80%则以入股方式享受分红。现在华西村集团已经不是完全集体所有制,而是集体控股70%,村民参股30%构成的公私合作模式。

各类产业[编辑]

  • 第一产业
  • 第二产业
  • 第三产业

华西村的产业发展经历了从农业起家、工业发家到第三产业兴家的过程。

从小作坊起步,华西村经过工厂、企业、公司、集团等几个阶段;从简单的农机修造到铝型材、铜型材、钢材、纺织、化工、电子等六大生产系列;从1960年代的几个小厂到1999年的江苏华西集团公司下设的13个分公司和40多个工厂企业。[6]华西村逐渐形成颇具市场竞争力的支柱产业: 全国首家以村命名的乡镇企业上市公司, 主营范围涉及纺织品、化工原料、化学纤维品、服装制造、热电站、农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等。 2004 年实现销售 260 亿元[7]

2004年后,华西村的发展模式开始从单一发展工业转向工业与服务业并举。[8]

华西村的旅游业发展迅速,达到了全村经济总量20%以上,每年平均接待国内外游客100万人次。1996年华西村花1.24亿修建的华西,塔顶上书“中国华西”四个大红字,塔顶是一个金色的葫芦,据说用了3.5公斤黄金包成,是华西村标志性建筑

生活待遇[编辑]

在华西村生活和工作的人因财富差别有明显的分层。最富裕的中心村村民。次于他们的是周边村村民。最底层的是外来打工者。

村民和企业里的工人几乎没有节假日,周六日也要上班,只有春节两天假期,村民外出要向工厂请假。如果村民要使用自己股金中的钱,必须向村委会提出申请,经村委会讨论通过后才能支取,因此每户村民的存款最低100万元以上。村里统一分配别墅,每户都配备轿车,费用直接从股金账户中扣除。如果村民要离开华西村,别墅、轿车、股金都要被村里收回。2004年,村民人均工资收入12.26万元。同年中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422元,村民的收入是中国农民的41.76倍、城镇居民的13.01倍。村民的养老医疗学生教育幼儿园大学)都是公费。

2013年专访发现,由于华西村经济状况出现问题,大部分工厂停工,村民的生活只能靠村内按月发放的生活补贴来维持。甚至出现村内兴建的豪华酒店无人居住而令村民“被住酒店”的情况。[9]

争议[编辑]

  • 2003年,吴仁宝的儿子吴协恩接任村党委书记,引发外界的批评。同时大多数人认为华西村的发展方式有一定的局限性,只能对应小范围的地域。其经济发展方式依旧依靠对外市场经济和本身资源,和欧美以及中东一些资源发达村落的富裕之路无本质区别。[10]
  • 2011年8月,華西村以100萬美元買下紐約時代廣場的廣告播映權,宣傳自己是天下名村,經時兩個月[11]
  • 一种观点认为:华西村的发展是对个人人性的压制,亦存在严重的个人崇拜[12]。"只见集体,不见个人;只有家长意愿,没有个人的理想"。限制资产的自由使用是恶劣的做法。村规跟法律严重冲突,剥夺基本人权与精神自由。[13]
  • 2013年,台湾媒体蘋果日報透过专访认为华西村的实际情况并不如传闻的那样美好,可能存在着产能过剩、工厂停工,豪华酒店、仿建旅游景点缺少游客等问题。[14]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注释[编辑]

  1. ^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惊人创举,亚太日报,2013年3月20日
  2. ^ 华西村更名为“华西新市村”. 2011-06-10 [2012-04-27]. 
  3. ^ 孙学玉、苏萱礼、王立人、桑学成、杭邦华、方世南、臧乃康、蒋宏宾、王建润、冯治、田芝健、金政、尤展. 华西村: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典范. 新华网 来源:扬子晚报. 2006年8月4日 [2011-02-20] (中文(简体)‎). 
  4. ^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5. ^ 华西村概况. 中国广播网. 2005-12-30 [2011-02-20] (中文(简体)‎). 
  6. ^ 胡晓鹏.无限期重复博弈下解读中国“第一村”——集体主义理念与低成本扩张困境[J].当代财经.2004(06)
  7. ^ 李飞.新农村建设:差异与共性分析及政策建议[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6,(2)
  8. ^ 天下第一村爆煲 工厂十室九空,反映中国经济堪忧. 苹果日报. 2013-7-16 [2013-08-09].
  9. ^ 天下第一村爆煲 工厂十室九空,反映中国经济堪忧. 苹果日报. 2013-7-16 [2013-08-09].
  10. ^ 慕毅飞. 华西村还是“吴家庄”. 新浪网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2003年7月25日 [2011-02-20] (中文(简体)‎). 
  11. ^ 新華網江蘇頻道
  12. ^ 資產共享,大搞個人崇拜. 苹果日报. 2013-07-16 [2013-08-09]. 
  13. ^ 律师袁裕来:限制财产自由 华西村模式不值得推广
  14. ^ 天下第一村爆煲 工厂十室九空,反映中国经济堪忧. 苹果日报. 2013-7-16 [2013-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