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郎独占花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卖油郎独占花魁》是明朝小说家冯梦龙短篇拟话本小说,收录在小说集《醒世恒言》。《卖油郎独占花魁》讲述了才貌双全、名噪京城、称为“花魁娘子”的名莘瑶琴,最终嫁给了作小本生意的卖油郎秦重的故事。这篇小说后来被多次改编为话本以及多种剧本电影等。

故事[编辑]

莘瑶琴出身在汴梁(现开封城郊一个开六陈铺小康家庭。自小聪明灵秀,十岁便能吟琴棋书画女红刺绣无所不通。然而靖康之难时,汴梁城破,瑶琴在逃难时与家人失散,被人卖到临安(现杭州)做了妓女,改名称作王美,唤作美娘。王美娘凭着自己的才艺和容貌,成为了临安名妓,得到了“花魁娘子”称号,一晚白银十两,仍然慕名者众。王美娘也想过从良嫁人,但是“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一直没有见到合适的人选。

臨安城外卖油店的朱老板,三年前过继了一个小厮。他原来姓秦名重,也是从汴梁逃难过来。秦重母亲早亡,父亲在他十三岁那年将他卖到油店,自己北上做生意去了。秦重过继给朱老板后,改名朱重。

一年二月的一天,朱重为昭慶寺送油之后,碰巧看见了住在附近王美娘,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心想“若得這等美人摟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于是日积夜累,积攒了十两银子,要买王美娘一晚春宵。老鸨嫌弃他是卖油的,再三推托,后来见他心诚,就教他等上几天,扮成个斯文人再来。然而等到美娘之时,后者大醉,又认为朱重“不是有名稱的子弟,接了他,被人笑話。”但是朱重不以为意,整晚服侍醉酒的美娘。次日美娘酒醒后,感到歉意,觉得“難得這好人,又忠厚,又老實,又且知情識趣”,但“可惜是市井之輩”,“若是衣冠子弟,情願委身事之。”回赠朱重双倍嫖资以作谢。朱老板不久病亡,朱重接手了店面。这时美娘生身父母来到临安寻访失散的女儿,到朱家油店讨了份事做。

一年之后,美娘被福州太守的八公子羞辱,解開了其纏腿布,小脚赤足流落街头,寸步难行,恰巧遇见经过的朱重。朱重连忙叫轎子将美娘接回青楼,美娘为了回报朱重,留他过宿,并许诺要嫁给朱重。美娘动用自己多年储下的钱财为自己赎身,嫁给了朱重,又认出了店里的亲生父母。朱重最后也与父亲相认,改回原姓,于是一皆大欢喜。

评价[编辑]

《卖油郎独占花魁》是爱情题材小说,但其取材与主角迥异于以往的才子佳人、帝王将相、英雄红粉之类。这部小说的男主角是商人,女主角是妓女,取材更加生活化。朱重对美娘的爱恋始于其美貌,美娘决定嫁给朱重是因为他老实诚心,这与以往的“夫为妻纲”、“从一而终”、“忠贞刚烈”等封建礼教主题不同。小说描写的是普通市民的实际的爱情观,强调的是生活中的人性和真情,反映了新兴的资本阶层的小市民的爱情婚姻观念和生活理想。其中的爱情观带有情欲的成分,甚至有侧重如何讨得女子欢心的方面,也是表现了《三言二拍》中对于“人欲”的肯定,与以往爱情题材小说的不同之处[1]

小说中男主角朱重一开始属于社会底层阶级,与美娘的地位有很大的差别。而朱重地位的提升并不是借助传统的考取功名或攀附贵亲,而是靠着做生意赚钱,已经不能用传统的戏曲小说常见的“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之模式概括了[2]。这表明了明朝资产阶层地位的上升以及社会价值观的转变。传统的重农抑商的社会思想开始动摇,伦理标准和道德标准都在改变,真实反映出了这个时期社会思想的特性[3]。小商人在角逐爱情的斗争中成为了胜利者,击败了士族弟子,说明了对于爱情的渴望不再局限於知识分子,而也存在于普通的市民心中。

需要注意的是,冯梦龙在描绘主角秦重时仍然在向程朱理学下的道德标准靠拢,尽量强调秦重的忠厚孝顺、勤俭守礼。秦重对于美娘的爱恋是仰视式的,有如宗教一般的虔诚,他积攒银钱的过程很类似于一个朝圣的过程,这也使得小说摆脱了沦为庸俗的可能。

改编作品[编辑]

  • 清初话本《占花魁》
  • 高陽《花魁》

戏剧:

  • 淮剧《卖油郎独占花魁》
  • 粤剧《卖油郎独占花魁》
  • 评剧《卖油郎独占花魁》
  • 杭剧《卖油郎独占花魁女》
  • 越剧《卖油郎》
  • 扬剧《卖油郎》

电视剧:

  • 《爱情宝典之卖油郎独占花魁》

电影:

  • 《赎妓卖油郎》

参见[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 吴迪,《中国古代文学史》,第187页
  2. ^ 格非,《小说叙事研究》,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70页
  3. ^ 龔書鐸,《圖說明朝》,知書房出版集團(2007年),第17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