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
The Rape of Nanking.jpg
初版封面
作者 張純如
原名 The Rape of Nanking
中文書名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
封面設計 Rick Pracher
語言 英文
類型 歷史/軍事/戰爭
出版商 Basic圖書公司
出版日期 1997年9月1日
中文版 1997年12月5日
媒介 打印(精裝
頁數 290頁(初版)
ISBN 0-465-06835-9
OCLC 37281852
杜威分类法 951.04/2 21
LC分类法 DS796.N2 C44 1997
南京大屠殺
南京大屠杀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中信版.jpg
中信版封面
作者 張純如
原名 The Rape of Nanking
中文書名 南京大屠杀
譯者 谭春霞,焦国林
出版地 北京
語言 简体中文
類型 歷史/軍事/戰爭
出版商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年1月
媒介 打印(精裝
頁數 285頁
ISBN 978-7-5086-3724-2
南京大屠殺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英语: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是一部向西方世界介紹南京大屠殺英文專著,為1997年最暢銷非小說類書籍美國華裔作者張純如Iris Chang)在書中撰寫關於中國抗日戰爭1937年至1938年期間發生的南京大屠殺日本軍隊攻佔中國首都南京後所進行的血腥屠殺和暴行。此為首部全面記錄日本軍隊血洗南京暴行的英文著作之一,後被翻譯成為多種語言。[1]本書亦指出日本政府至今仍未糾正其暴行。

本書雖然受到公眾高度評價,惟亦存在不少爭議;被稱讚為「比以往任何一次更為清楚詳細記錄南京大屠殺」的範圍和殘暴狀況。[2]書中結合大量對受害者的採訪記錄與最新發現的文獻資料,包括約翰·拉貝的《拉貝日記》和魏特琳的日記,當時兩人在南京安全區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南京大屠殺期間伸出援手,讓不少中國平民倖免於難。[3]

此書促使美国在线總裁泰德·李昂西斯英语Ted Leonsis將南京大屠殺改編為電影紀錄片。[4]

起源[编辑]

張純如儿時在父母處聽到南京大屠殺的點滴,她知道父母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期間的中國長大,他們戰後又隨着家人逃亡,先是從中國大陸經由台灣,最後到達美國,在所說的經歷當中,曾有說到在南京大屠殺期間日本人犯下的殘忍行為:把嬰兒撕成兩半,甚至三塊、四塊,有一段時間長江水都被血染成紅色。在本書的介紹中,張純如寫道她的整個童年,南京大屠殺是「一個無法言明的邪惡代名詞,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她的腦海中」。而當她想更多地瞭解這次大屠殺的情況,然後找遍了自己就讀的美國學校及當地所有公共圖書館,卻沒有發現一部相關的書籍和史料,她想知道為何沒有人撰寫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書籍。[5]

而南京大屠殺再次進入張純如的生活,是二十年後成為專業作家後,得知有一部關於南京大屠殺的紀錄片因資金不足而無法進行宣傳和發行工作。在幫助他們時,得以接觸了一批致力於將南京大屠殺真相廣而告之的人,並認識南京大屠殺紀錄片的製片人之一邵子平,他是一位社會活動家,並協助製作過錄像帶《馬吉的證言》。《馬吉的證言》是傳教士約翰·馬吉當年所拍攝南京大屠殺的紀錄片。[6]除了邵子平外,另一位是湯美如,一位獨立的電影製片人,曾與崔明慧合作了專題片《以天皇的名義:南京大屠殺》(In The Name of the Emperor)。裏面拍攝一系列有關中國、美國和日本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採訪。[6][7]張純如從邵子平和湯美如的交談中,很快被連接到網絡上討論,她對西方世界長期漠視南京大屠殺這一慘痛歷史深感震驚,她覺得有需要公佈和記錄南京大屠殺。[7]

在1994年12月她參加了在加州庫比蒂諾舉行的「保留亞洲二戰史」研討會,從研討會的所見所聞促使她創作出《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這本書[8]。正如書中的介紹,她在這次會議上第一次看見了一批有關南京大屠殺的圖片資料展覽,這個圖片展覽帶給她的巨大內心震動:

事後張純如認為這樁罪行的受害者沒有高聲呼籲正義,是因為幕後操縱的政治。由於一些深深根植於冷戰的原因,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甚至美國都忽略了這一事件。在1949年的第二次國共內戰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都沒有向日本要求戰爭賠償(如以色列德國索要戰爭賠償那樣),因爲兩個政府當時在競相爭取日本貿易和政治承認。即使是美國,由於面對蘇聯中國大陸共產主義威脅,也向過去的敵人日本尋求友誼與忠誠的保證。這樣,冷戰的緊張形勢,讓日本逃脫了其戰時盟國曾被迫經受的許多強烈批判性的審視。[10]

考證[编辑]

張純如蒐集大量檔案資料,並花了兩年時間研究相關文獻書籍[3]。包括大量中方、日方以及來自英美德等第三方親歷者的資料。她發現了記錄南京大屠殺的原材料[11],有相當源於當年外國傳教士、記者、醫生和軍官,他們在日記、膠片、外交文件、紀錄片和照片之中留下的記錄[12] 。此外,她前往南京訪問在南京大屠殺中的倖存者和見證人,採訪參與了南京大屠殺的日軍老兵及翻閱他們的日記和刑訊逼供記錄。[13]

張純如之後將她的研究在舊金山紀事報發表,其中有南京大屠殺記錄的「重大發現」,就是兩個西方人在日本侵華時期,於南京努力拯救生命的日記[3]。包括約翰·拉貝的《拉貝日記》,約翰·拉貝是德國納粹黨成員,在目睹日本軍隊的暴行令他出於人道主義建立了3.88平方公里的「南京安全區」保護中國平民[14]。因為他本人是德國納粹黨南京小組的負責人,這就使他的記述具有別人難以代替的特殊作用。還有美國傳教士魏特琳的日記,她拯救了約10000名婦女和兒童,同時,讓他們棲身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15]

日記為南京大屠殺事件提供了詳細的記錄,揭發日本軍隊的暴行以及南京安全區周圍的情況。因此約翰·拉貝及魏特琳又被稱為「東方的舒特拉」和「東方的安妮·法蘭克[3]。拉貝日記長達2460多頁,同時還有128張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照片,是目前為止南京大屠殺最詳細的記錄之一[16]。當年底,在前駐華大使埃爾文·維克特(Erwin Wickert)努力下,德意志出版社(DVA)出版了拉貝日記的德文版[17]。並於1998年翻譯成英文,由蘭登書屋出版《拉貝日記[註 1][18]。魏特琳的日記講述她在南京大屠殺中的親身經歷和感受,而她再寫道「今天,世上所有的罪行都可以在這座城市裏找到!」[19]而魏特琳的日記也被用作胡華玲為其撰寫的傳記《南京大屠殺中的美國活菩薩──捨命保護婦女的魏特琳》(American Goddess at the Rape of Nanking: The Courage of Minnie Vautrin)[20]

內容介紹[编辑]

全書結構主要分為三個主要部份。第一部份使用了「羅生門」的寫作手法講述南京大屠殺的事件,並從日本人、平民受難者和試圖幫助中國平民的西方人这三個不同角度出發。日本人的視角,一個精心策劃的軍事行動。中國受難者的視角,包括許多個倖存者的故事;歐美人士的角度,作為外來者,這一個時刻中,這些人至少在南京是名英雄。第二部份涉及戰後,全世界尤其是美國和歐洲的政府對大屠殺的反應。這本書的第三部份探討戰爭結束十年後的情況,包括半個多世紀來不曾間斷的試圖掩蓋屠殺真相的種種行為,以及日本政府如何處心積慮地抹煞世界對大屠殺的記憶。[21]張純如當中論述:

這本書不是為了來評論日本民族的特性或者是來討論什麼樣的遺傳根源導致人犯下如此罪惡。這本書是在討論,到底什麼樣的文化傳統力量能夠撕破那層薄薄的社會約束的虛飾,導致人們變成惡魔;什麼樣的文化傳統力量又能夠強化這種社會約束,讓人們更充滿人性和人道。

德國今天是個更好的德國,因為猶太人不允許這個國家忘記它六十年前的所做所為。美國南方現在是個更好的地方,因為它承認了蓄奴的罪惡和去除蓄奴制度後百多年來對黑人的不公正待遇。如果日本始終不能向世界,向自己承認半個多世紀以前的行為是如何的錯誤,日本的文化,日本作為一個民族,就不可能向前發展。[22]

張純如指出,時至今日,日本仍在試圖躲避道義上的審判,這樣的行為使日本成為了新一輪犯罪行為的魁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埃利·維瑟爾說過這樣的話:「忘記一場大屠殺等於再次的屠殺。」並引用了西班牙哲學家喬治·桑塔亞那的話:「不能記住過去的人,註定會重蹈覆轍!」[21]

暴行[编辑]

本書中詳細描述了南京大屠殺期間發生的殺戮、酷刑和強姦。張純如走訪曾经受到了各種酷刑折磨的倖存者,列舉並描述出了各種酷刑,包括現場的活埋肢解、燒死(活焚)、凍死和被犬隻咬死等。基於大屠殺的倖存者的證詞,張純如還敘述了日本兵之間的「殺人競賽」,他們以殺死中國人最多最快為勝利。[23]在大屠殺期間發生的強姦案,張純如寫道:「無庸置疑,這是一個在世界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集體強姦。」她估計被強姦的婦女人數多達20,000至80,000人。[24]並指出各階層的婦女都受到強姦,其中還包括尼姑[25]此外,強姦隨時會在所有地區和所有時間發生,[26]而受害者除了年輕的婦女外,還包括年幼的女孩和年老的婦女,[27]連孕婦也不能倖免。張純如還寫道日本兵輪姦後「會劏開孕婦的肚子,挑出胎兒以供取樂」。[28]而且並非所有強姦受害者都是婦女,按照書上所說,中國男子被雞姦,並被迫進行各種反常的性行為。[29]有些人被迫犯下亂倫行為,包括父親強姦自己的女兒,兄弟強姦姐妹,兒子強姦他們的母親。[30]

死亡人數[编辑]

張純如寫道死亡人數估計主要來自幾個不同來源,中國軍事專家劉方楚提出的死亡人數為430,000人。在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官員們根據日本侵略者和1946年南京地方法院檢查官的材料,至少30萬人被殺害。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法官們認為超過26萬人被殺害。日本歷史學家籐原彰的數字約為200,000人,約翰·拉貝因「從未作過系統的計算,並在2月大屠殺尚未結束時離開了南京」,所以估計只有50,000至60,000。日本作家秦郁彦認為死亡的人數是38,000和42,000之間。[31]

書中引用了江蘇省社會科學院歷史學家孫宅巍的研究。在1990年的一篇題為《南京大屠殺和南京人口》的學術論文中,死亡的總人數估計為377,400人,他使用中國保存的大量掩埋屍體記錄計算,就能肯定南京大屠殺的死亡人數超過227,400人。他接着補充由日本帝國陸軍少佐太田壽男在等待審判時給予的交待材料,日本陸軍大規模焚燒、傾倒和掩埋屍體的情況,估計合共150,000人被處置,所以斷定屍體總數達到377,400人。[32]

張純如還寫有「無可否認的證據」,在當時,日本方面認為死亡人數可能已高達30萬。而這一記錄是在大屠殺發生一個月後由日本人自己統計的,而當時的屠殺已遠不如前。1938年1月17日,日本外務大臣廣田弘毅讓他在華盛頓特區的朋友轉達電報,這份電報被美國情報局截獲、解密。消息承認「至少有30萬中國平民被殺,許多殺人方式是蓄意的和極其殘忍的。」[33]

結語[编辑]

書的導言末尾這樣寫道:「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的人數每年都在減少,在來自過去的聲音永遠消失之前,我的最大的期望是本書起到拋磚引玉作用,激勵其他的作家和歷史學家去調查南京倖存者的經歷。這份期望正在變成現實。」[34]

反響[编辑]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正體中文譯本(天下文化發行)

這本書在英文世界和海外的中文世界都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在美國連續數月位於排行榜首位,並且被評為年度最受讀者喜愛的書籍。在隨後數年內再版十餘次,印刷接近100萬冊。該書日文版於2007年艱難問世[35]

而中國大陸的譯本也存在若干對原本的刪改,例如序言中關於抨擊六四「鎮壓」的內容。據日本柏書房的芳賀啟總編所說,此書的日文版長期不能出版,其主要原因還是張純如堅持不讓人改動書中任何一處的內容。[註 2][36]

稱譽[编辑]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當本書第一次在美國出版時銷售超過50萬冊,被《紐約時報》列為優良讀物,讀書人書評稱讚它為年度最佳書籍之一[37]。張純如瞬間在美國成了名人[38];並因此授予榮譽學位[39],而她亦被邀請講學和到早安美國夜線吉姆萊雷爾新聞時間節目討論南京大屠殺,《紐約時報》和《讀者文摘》將張純如作為封面人物[8],並獲得麥克阿瑟基金會「和平與國際合作計劃」獎。[40]這本書是在4個月內售出超過125,000本,並連續14周名列紐約時報「最佳暢銷書排行榜[13]希拉里·克林頓邀請她到白宮,美國已故歷史學家斯蒂芬·E·安布羅斯形容她為「可能是美國最優秀的年輕歷史學家」[38]美國華裔組織英语Organiz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為張純如授予「國家年度女性」[39],這本書的名氣促使張純如進行一個超過一年半、造訪65個城市的漫長巡迴宣傳活動。[3]

這本書也收到來自新聞媒體的一致好評。《華爾街日報》寫道,這本書「對這個遭受破壞的中國皇城進行首次的全面檢驗」,而張純如「巧妙地挖掘出一件被遺忘的可怕事件」。《大西洋月刊》形容這本書是「控訴了日本軍隊的毀滅性行為」。《芝加哥論壇報》稱它是「一個強而有力 、對歷史和道德的全新探究」,並指出「張純如採取非常謹慎的態度,以確立一個精準的暴力尺度」。《洛杉磯時報》評價張純如是「最好的歷史學家和人權鬥士」,《費城詢問報》寫道,這是一本「以令人信服的方式來訴說一次可怕事件,而這個事件(到最近為止)已經幾乎被人遺忘」,而且「日本軍隊的表現就如同野獸的行為方式。」[41]

  • 哈佛大學歷史學教授偉林·C·柯比英语William C. Kirby认为,張純如的陳述方式,「比以往任何一次的報告,都更加清楚地訴說出日本所為」,而且她將「二戰期間(在歐洲和亞洲兩地)數百萬被屠殺的無辜生靈中,作出生動的連結,讓(歐美)白人得以對亞洲的苦難感同身受」[2]
  • 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的譚若思的研究[42],這本書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學術調查和激情作品」[43]
  • 耶魯大學歷史學名譽教授Beatrice S. Bartlett[44],寫道,「張純如對南京大屠殺的研究不但深入,並且從研究得出一個嶄新和擴大的二戰暴行。」[43]
  • 美國經濟學家,威斯康辛大學教授高希均寫道:「真相不容掩飾,歷史的教訓更不可遺忘。」[45]
  • 作家胡平:「整本書資料翔實,論述嚴謹,既有高度的學術價值,又有可讀性。」[46]

爭議[编辑]

  • 約克大學的佛格(Joshua A. Fogel)認為[47],這本書有「嚴重缺陷」和當中有「誤傳和輕率的解釋」[48]。他認為:張純如試圖解釋為何會發生屠殺時,這本書便開始「分崩離析」,她多次評論到「日本的心理」,在她看來「大規模屠殺都可歸結為百年的歷史產物調理」即使在引用方面,她沒有提供「日本人物的評述或一個人因為精神上的遺傳組成而可能犯下這種罪行」。佛格斷言,問題的一方面是張純如「欠缺成為一個歷史學家的培訓」,而另一方面問題是這本書的雙重目標「熱烈的爭論和冷靜的歷史」。[48]普立茲獎得主,史丹福大學歷史學教授大衛·甘迺迪英语David M. Kennedy (historian)還指出張純如的評論:「這本書的目的不是為日本人物評論」,然後她寫了本關於「『日本殖民』——一場血腥的事件,在她的估計,充斥着武士各種競賽和練習,武士道德和可怕的武士道精神」,並推斷說:「南京血的路徑中,貫穿日本文化中深入骨髓的瘋狂。」甘迺迪還認為「這本書的主導題目是指責和義憤,而不是分析和理解,儘管憤怒是發生在南京屠殺事件的一種道義上有必要的回應,但這是一個理智上不足。」[49]
  • 聖奧拉夫學院英语St. Olaf College的歷史學教授羅伯特·恩特曼認為:「張純如呈現的日本歷史背景,往往是陳詞濫調、簡單化、刻板和不準確的。」[50]張純如處理現代日本人對大屠殺的反應中,他寫道張純如似乎「無法區分一些極端民族主義者和其他日本成員」和「書中隱含瀰漫着她自己的種族偏見。」指出張純如對大屠殺的描述是「公開批評」,恩特曼進一步評論張純如「並不能充份解釋為何發生大屠殺」。[51]
  • 大衛·甘迺迪英语David M. Kennedy (historian)批評張純如指責「西方的冷漠」和「日本否認」並誇張「大屠殺」,評論說:「在西方世界實際上沒有漠視南京大屠殺」,而「張純如也不是完全不正確的,日本一直頑固地拒絕承認其戰時的罪行,更不用說為此深表歉意。」張純如認為,日本「至今依然是一個叛離的國家」,在「設法避免文明世界的道德審判,但德國人卻在這個噩夢的時候,以自己的行動選擇接受。」然而,根據大衛·甘迺迪英语David M. Kennedy (historian),這一指控已經成為西方批評日本的一個老生常談,由伊恩·布魯瑪的《罪惡的代價:德國和日本的戰爭記憶與反思》(The wages of guilt : memories of war in Germany and Japan),他的論文總體可以概括為「德國記得太多,日本太少。」大衛·甘迺迪英语David M. Kennedy (historian)指出,日本左派並未忘記南京大屠殺的存在,且需要注意到日本眾議院議員於1995年決議表示「深刻反省」的《重申記取歷史教訓致力和平決議文日语歴史を教訓に平和への決意を新たにする決議》。兩名日本首相對二戰期間在其他國家人民造成的苦難,並明確為日本帝國的罪行道歉[49]
  • 洛杉磯時報》的梭尼·艾福朗(Sonni Efron)警告說,在張純如的書可能會讓西方人激烈爭吵的「誤解」,因為幾乎一直在寫關於日本的南京大屠殺,而事實上,國立國會圖書館其實至少持有42本關於南京大屠殺和日本的戰時劣跡,其中21本是自由派人士寫對日本戰時暴行的調查。[54]此外,梭尼·艾福朗(Sonni Efron)指出,老年的日本士兵已經出版了回憶錄,並已進行越來越多的演講和訪談,講述他們目睹或犯下的暴行。由政府強制實施否定多年後,現在日本中學教科書開始寫入南京大屠殺的真相。[55] 佛格還寫道:「數十名日本學者正積極從事研究戰爭的各個方面……事實上,我們知道南京大屠殺的許多細節,遭性剝削的『慰安婦』和在中國使用生化戰,都是因為日本學者的開創性研究。」[48]
張純如在書中使用原始版本的照片,當中標題準確性受到爭議[13]
  • 三藩市紀事報》特約撰稿人查爾斯·布雷斯(Charles Burress)寫道,日本外相在1938年發出一個秘密電報,被張純如錯誤地引用稱為「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日軍在南京殺害了至少30萬名中國平民。[13]布雷斯據殺害了30萬中國平民這個數字,是由一個英國記者發送的消息,但數字不僅是在南京,還涉及其他地方。此外,布雷斯質疑張純如寫這本書的動機——無論是她寫的積極份子或作為一個歷史學家,陳述這本書從她的信念「被其情緒化推動」,不能讓南京大屠殺被世人所遺忘。[13]布雷斯還引用日本大學的歷史學教授秦郁彦,他認為在這本書中的11張照片是被曲解或偽造。其中一片特別的照片顯示,女性和兒童與日本士兵走過一座橋,但標題為「日本士兵圍捕數千名婦女」,大多數人被輪姦或被迫軍事賣淫。秦郁彦指出,這張照片最初出現1937年在日本一家報紙中一系列的照片顯示,日本佔領下的中國村民在和平場面下一部份。[13]

張純如其後就查爾斯·布雷斯(Charles Burress's)的批評,於「舊金山紀事報」回應了一封信,但是這封信並沒有由報紙公佈。[56]在信中,她就查爾斯·布雷斯(Charles Burress's)文章的批評提供了她自己的反駁。[57]張純如發現了一個「令人不安的傾向」,布雷斯引述日本右翼批評家但「沒有要求證據來支持他們的指控」。她認為布雷斯不應引用秦郁彦,一個只在日本或在美國「視為嚴肅的學者」,因為他於日本出版物都證明是一個「極右」的定期撰稿人。例如一個出版發表了一篇文章否認猶太人大屠殺,辯稱德國沒有用毒氣室殺害猶太人。這導致母公司出版商禁止出版此書。布雷斯的批評,說她在照片上不準確的指述,張純如有爭議的論點和標題是錯誤的。她寫道,處理中國被日本侵略的「恐怖」,她在書中的標題「日本圍捕數千名婦女」。大多數人團伙強姦或強迫軍事賣淫都是兩個報表上無可爭辯的事實。

張純如對查爾斯·布雷斯的說法也發表了反駁,如她錯誤地引用了日本外相發送的電報。她寫道,在南京的30萬中國平民死亡,而原始的數據是由英國記者報導,這一數字是日本外相將消息發送到他在華盛頓特區的聯繫人中提到。張純如認為,從日本政府一名高級官員使用此數字的證據表明,日本政府承認中國平民死亡的人數是300,000。最後,她批評布雷斯他在小細節中「雞蛋裏挑骨頭」,將人們的注意力吸引到南京大屠殺的範圍和幅度,而這樣是一個否認大屠殺的「常見策略」。[57]

張純如之死[编辑]

此書亦是張純如成名的主要因素,並讓西方世界加強對南京大屠殺的認識。[39]與此同時,張純如收到了主要來自日本極端民族主義份子的恐嚇和仇恨信件[3],她的車裏也發現了威脅字條,張純如懷疑自己的電話被竊聽,使得她不斷變換電話號碼,精神極度壓抑。她的母親說,這些事「令張純如傷心」。其後張純如患有抑鬱症,她於2004年8月診斷為短暫的反應性精神病英语Brief reactive psychosis。她開始服用藥物來穩定她的情緒。[3]她寫道:

「我永遠不會動搖自己的信念,我被恐嚇甚至迫害,這是比我所想像中更強大的力量。無論是中央情報局或一些其他組織,我永遠不會知道。但只要我還活著,這些力量將永遠地圍攻我。」[3]

於2004年11月9日,張純如因徹底無法忍受抑鬱症的折磨及精神煎熬,在車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3]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在中國舉行追悼會,配合她在加州洛思阿圖斯舉行的葬禮。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為紀念張純如的貢獻而專門樹立銅像紀念她。[58]

一些學者猜測,她的死亡除了以上所說外,也與整理南京大屠殺中日軍暴行的資料有關。張純如自己承認,在寫作期間,每天接觸大量關於日軍令人髮指獸行的文字描繪和圖片,以致精神上受到極大創傷,常常陷入失眠和憂鬱中,成書時體重銳減。[59]

不過張純如母親張盈盈認為,女兒開槍自殺與藥物的副作用有關,而不是因為撰寫《南京浩劫》一書[60]。張盈盈擁有哈佛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學位,在其2011年出版的傳紀回憶錄「不能遺忘的人: 張純如與《南京大屠殺》」(The Woman Who Could Not Forget: Iris Chang Before and Beyond the Rape of Nanking)中,認為阿立哌唑西酞普蘭這些精神科藥物的副作用才是元兇[61]

張純如的紀念碑設在美國維珍尼亞州諾福克的中國園林,將她作為南京大屠殺的最新受害者,園林中也設立了魏特琳的紀念碑,張純如和魏特琳之間的相似之處,在於她們都是自己結束了生命。[62]魏特琳在日本軍隊佔領南京期間,並隨後的南京大屠殺中,竭力保護婦女和兒童。長期的勞累、繁重的校務,以及戰爭給魏特琳精神上帶來的長期刺激,使得魏特琳總處在一種疲憊不堪的狀態中。終於在1940年患上了神經衰弱。她回到美國接受治療,一年後自殺。[15]

日本方面[编辑]

發表在2007年12月的日語翻譯版本。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一書在日本引起了極大爭議。[63]洛杉磯時報》作家梭尼·艾福朗(Sonni Efron)報導張純如不僅遭到日本右翼团体猛烈評擊,當中的極端民族主義者更認為南京大屠殺從未發生過,而日本的自由主義者雖然堅持承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但認為張純如有缺陷的學術水平歪曲了事實真相,兩者的主要爭議點為南京大屠殺的死亡人數。[64]立命館亞洲太平洋大學副教授大衛·艾斯丘(David Askew)表示,張純如的工作處理「嚴重的打擊」到「大屠殺學派」的思想,主張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結果的有效性,仲裁庭召開會議,爭取大日本帝國領導者承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犯下的罪行。大衞·艾斯丘進一步指出:「大屠殺學派因此被迫進入(異常)的批評工作,爭辯一個更大的死亡人數。」[65]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一書的日文版一直沒有公佈,直到2007年12月才翻譯成日文版。[66][67]在翻譯工作的問題浮出水面後,立即簽署了書在日本出版的合同。日本文學機構通報張純如,一些日本歷史學家拒絕翻譯審閱本,而一位教授由於背後的壓力退出,因為他的家人被「一個不知名的組織」騷擾。[37]據日本學者伊凡·P·豪爾英语Ivan P. Hall[68],修正主義歷史學家在日本右翼學者組織了一個委員會,在東京和整個日本的日本外國記者會英语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一再譴責本書。在日本出版商簽約的書上,他們佔據柏書房,堅持要張純如重新「修改」成他們想要的書,並要刪除照片和改變地圖,並公佈一本反駁張純如的書。張純如不同意更改,結果就是日本出版的書被撤回。[69]自由主義史觀研究會代表藤岡信勝亞細亞大學思想史教授東中野修道日语東中野修道發表反駁的研究《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一書。[69][70]

改編電影[编辑]

根據該書改編的電影《南京》由中、英、美共同投资,于2006年秋开拍,于2007年南京大屠杀70周年时全球公演。[71]

參見[编辑]

出版信息[编辑]

  • Chang, Iris. 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 Basic Books. 1997. ISBN 0465068359 (英语). 
  • 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張純如著,蕭富元譯,台北:天下文化出版公司,1997年12月5日,再版2007年11月9日,ISBN 978-957-621-422-6,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 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張純如著,孫英春、徐藍、王一禾、魯靜、韓莉等譯,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年6月2日,ISBN 978-7-5060-1052-8,語言:簡體中文(大陸)。
  • 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張純如著,楊夏鳴譯,東方出版社,2007年8月1日,ISBN 978-7-5060-2900-1,語言:簡體中文(大陸)。
  • ザ・レイプ・オブ・南京—第二次世界大戦の忘れられたホロコースト:張純如著,巫召鴻譯,日本:同時代社,2007年12月,ISBN 978-4-88683-617-5
    • 「ザ・レイプ・オブ・南京」を読む(修正版本):張純如著,巫召鴻譯,日本:同時代社,2007年12月,ISBN 978-4-88683-618-2(為了讓讀者更好地理解原著,解讀張純如原著的書,本書包括譯者巫召鴻的注釋和學者的解說,還有一些有關南京大屠殺的資料。)

參考資料[编辑]

注釋參考[编辑]

  1. ^ 無論是德文版還是英文版、日文版,都是日記原文的部份節選,章節選擇略有不同,而中文版出版的則是日記全本。
  2. ^ 張純如堅持本書的日文版不能改動一個宇,不能增加一個字,更不能對其的著作進行注釋或添上附加文宇。

引用文獻[编辑]

  1. ^ A Brief Biography of Iris Chang (PDF). Global Alliance for Preserving the History of WW II in Asia. [2007-07-2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7-08-05). 
  2. ^ 2.0 2.1 Forward by William C. Kirby, in: Iris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 Penguin Books. 1998. ISBN 0-465-06835-9.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Benson, Heidi. Historian Iris Chang won many battles/The war she lost raged within. SFGate. 2005-04-17 [2007-07-22]. 
  4. ^ Heath, Thomas. Ted Leonsis Takes a Sharp Turn. The Washington Post. 2006-07-31 [2007-07-22]. 
  5. ^ Iris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 Penguin Books. 1998: 7–8. ISBN 0-465-06835-9. 
  6. ^ 6.0 6.1 Proposal for The Nanking Conference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PDF). Princeton University. [2007-07-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7-01-10). 
  7. ^ 7.0 7.1 Chang,紀錄片The Rape of Nanking",第8-9頁
  8. ^ 8.0 8.1 The Rape of Nanking. Penguin Group USA. [2007-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7). 
  9. ^ Chang,The Rape of Nanking,第10頁
  10. ^ The Rape of Nanking –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 by Iris Chang – First published in the USA by BasicBooks, a subsidiary of Perseus Books, L.L.C 1997 – Published in Penguin Books 1998 – ISBN 978-0-465-06835-7(hc.) ISBN 0 14 02 7744 7 (pbk.)
  11. ^ 南京史志.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員会办公室. 1999. 
  12. ^ Chang,The Rape of Nanking,第11頁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Burress, Charles. Wars of Memory. SFGate. 1998-07-26 [2007-07-21]. 
  14. ^ Rabe's Records of "The Rape of Nanjing" Discovered. 香港大學. 1996-09-26 [2007-07-23]. 
  15. ^ 15.0 15.1 American Goddess at the Rape of Nanking.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200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25). 
  16. ^ Malcolm Trevor. Japan: Restless Competitor. Routledge. 2001: 121. ISBN 1-903350-02-6. 
  17. ^ 《拉贝日记》中文版出版内幕. 中新网. 2009-05-11 [2017-08-14]. 
  18. ^ John Rabe. The Good Man of Nanking: The Diaries of John Rabe. Random House. 1998. ISBN 0-375-40211-X. 
  19. ^ Scarred by history: The Rape of Nanjing. BBC News. 2005-04-11 [2007-07-27]. 
  20. ^ An American hero in Nanking. Asia Times. 2002-08-24 [2007-07-27]. 
  21. ^ 21.0 21.1 Chang,The Rape of Nanking,第14-15頁
  22. ^ Chang,The Rape of Nanking,第13-14頁
  23. ^ Chang,The Rape of Nanking,第83-88頁
  24.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89頁。Chang's sources listed as: Catherine Rosair, For One Veteran, Emperor Visit Should Be Atonement; George Fitch, Nanking Outrages; Li En-han, Questions of How Many Chinese Were Killed by the Japanese Army in the Great Nanking Massacre
  25.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90頁。Chang's sources listed as: Hu Hua-ling, Chinese Women Under the Rape of Nanking
  26.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90-91頁。Chang's sources listed as: Fitch, Nanking Outrages; Gao Xingzu et al., Japanese Imperialism and the Massacre in Nanjing
  27.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91頁。Chang's sources listed as: Hu Hua-ling, Chinese Women Under the Rape of Nanking; David Nelson Sutton, All Military Aggression in China Including Atrocities Against Civilians and Others; Shuhsi Hsu, Documents of the Nanking Safety Zone
  28.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91頁。Chang's sources listed as: Dagong Daily (Feb. 7, 1938), A Debt of Blood; Xinhua Daily (Feb. 24, 1951); Hu Hua-ling, Chinese Women Under the Rape of Nanking; Tang Shunsan, interview with Chang; Gao Xingzu et al., Japanese Imperialism and the Massacre in Nanjing
  29.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95頁。Chang's sources listed as: Shuhsi Hsu, Documents of the Nanking Safety Zone
  30.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95頁。Chang's sources listed as: Guo Qi, Shendu xueluilu, Xijing Pingbao (August 1938).
  31.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100頁。
  32.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101頁。
  33.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103-104頁。
  34. ^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第13-16頁。
  35. ^ 女作家張純如《南京大屠殺》日文版艱難問世。Retrieved on 2007-12-19
  36. ^ 中華兒女. 《中華兒女》 雜志社. 2005. 
  37. ^ 37.0 37.1 History's Shadow Foils Nanking Chronicle. The New York Times (article hosted by IrisChang.net). 1999-05-20 [2007-07-21]. 
  38. ^ 38.0 38.1 August, Oliver. One final victim of the Rape of Nanking?. London: Times Online. 2005-03-17 [2007-07-21]. 
  39. ^ 39.0 39.1 39.2 Burress, Charles. Chinese American writer found dead in South Bay. SFGate. 2004-11-11 [2007-07-21]. 
  40. ^ 世界知識. 世界知識出版社. 2007: 70. 
  41. ^ Media Praise For The Rape of Nanking. IrisChang.net. [2007-07-21]. 
  42. ^ Ross Terrill. Basic Books. [2007-07-21]. 
  43. ^ 43.0 43.1 Quotes on the Jacket and Interior of - Iris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 Penguin Books. 1998. ISBN 0-465-06835-9. 
  44. ^ Beatrice S. Bartlett. Yale University. [200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年9月20日). 
  45. ^ 高希均. 短暫而耀眼的生命. [2014年6月21日]. 
  46. ^ 胡平. 不僅僅是譴責——評《被遺忘的大屠殺》. 大紀元. 2004年11月13日 [2014年6月21日]. 
  47. ^ Joshua A. Fogel. Sino-Japanese Studies. [2007-07-22]. 
  48. ^ 48.0 48.1 48.2 Joshua A. Fogel. Reviewed Work.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August 1998, 57 (3): 818–820. JSTOR 2658758. 
  49. ^ 49.0 49.1 David M. Kennedy. The Horror : Should the Japanese atrocities in Nanking be equated with the Nazi Holocaust?. The Atlantic Monthly. April 1998, 281 (4): 110–116. 
  50. ^ Robert Entenmann. St. Olaf College. [200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7-05). 
  51. ^ Book review of The Rape of Nanking. University of the West of England. [200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11). 
  52. ^ Timothy M. Kelly. University of Kentucky. [2007-07-21]. 
  53. ^ 53.0 53.1 Timothy M. Kelly. Book Review: The Rape of Nanking by Iris Chang. Edogawa Women's Junior College Journal. March 2000, (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4). 
  54. ^ 我看張純如《南京大屠殺》
  55. ^ Sonni Efron. Once Again, Japan is at war over History. Los Angeles Times. June 6, 1999. 
  56. ^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refused to publish Iris Chang's rebuttal. VikingPhoenix.com. 1999-06-18 [200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03-05). 
  57. ^ 57.0 57.1 Iris Chang's Letter to 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IrisChang.net. [2007-07-21]. 
  58. ^ 王冀. 從北京到華盛頓 - 王冀的中美歷史回憶. 商務(香港)印書館. 18 November 2008: 152–153. ISBN 978-962-07-6407-3. 
  59. ^ 安子. 命运对你另有安排. 金城出版社. 23 April 2014: 46–47. GGKEY:A6SR3NKK043. 
  60. ^ 完整記述張純如生平回憶錄出版 張純如父母抵多演講介紹新書. 星島日報. 2012-05-25 [2017-08-14]. 
  61. ^ 專題報道 傳奇女作家自殺之謎揭開. 蘋果日報. 2010-11-07 [2017-08-14]. 
  62. ^ McLaughlin, Kathleen E. Iris Chang's suicide stunned those she tried so hard to help — the survivors of Japan's 'Rape of Nanking'. SFGate. 2004-11-20 [2007-07-21]. 
  63. ^ LDP-DPJ group plan to scrutinize 'Rape of Nanking'. The Japan Times. 2007-02-23 [2007-07-21]. 
  64. ^ Nanjing Massacre Disputed Again!. CHGS Newsletter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Center for Holocaust and Genocide Studies). 2000, 3 (1) [2007-07-21]. 
  65. ^ The Nanjing Incident. Electronic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Japanese studies. 2002-04-04 [2007-07-21]. 
  66. ^ 「ザ・レイプ・オブ・南京」の日本語版が出版. People's Daily. 2007-12-17 [2007-12-18] (Japanese). 
  67. ^ ザ・レイプ・オブ・南京—第二次世界大戦の忘れられたホロコースト. Translated by 巫召鴻. ISBN 978-4-88683-617-5
  68. ^ Ivan P. Hall. Japan Review Net. [2007-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11). 
  69. ^ 69.0 69.1 Japan and the U.S.: Sidelining the Heterodox. Japa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December 2002 [2007-07-22]. 
  70. ^ California State Assembly Should Indict the Atomic Bomb Droppings on Japan. Association for Advancement of Unbiased View of History. 1999-09-05 [2007-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10). 
  71. ^ “南京大屠杀”希望章子怡出演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