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京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國
区域南京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zh
ISO 639-2chi (B)
zho (T)
ISO 639-3cmn
ISO 639-6njin

南京话江淮官话淮语)的一种方言。现代南京话主要通行于南京市主城9区、溧水区北部、句容市马鞍山市部分地区。南京官话曾长期是中国的官方语言,明代清代末期之前中国的官方标准语一直是南京官话[1]。南京官話有入聲分尖團分平翹,幾百年來周边国家如日本朝鲜所传授、使用的漢語也是南京官话[1]。明清时期来华的西方传教士所流行的是以南京官话为标准的漢語,民国初年西方传教士主持的“华语正音会”,也以南京音为标准。

历史[编辑]

中國各地語言生活
方言電影史
方言童謠/民歌

方、语言電視廣播史
各地讀音字典

WikiProject:中國傳統聲音

南京自公元前495年筑城以来,迭经变迁;自东吴兴都起,成为江南之都;到晋朝五胡亂華後,京师南迁,中原士族衣冠南渡东晋定都南京,始成中华文化的中心,南京话也因此隨著歷代的变迁而演化。當時中原汉民带来的雅言流行于上层社会和知识阶层,称為“士音”。雅言吴语逐渐融合成为金陵雅音,为南朝四代所袭。

成為“士音”後,南京音以古中原雅音的正统嫡传身份受到政治上和文化上的推崇,在中国产生巨大影响的同时,也流传到周边国家,比如传入日本的“吴音”,便是当时的南京語音。但由於語音流變,吳音與今日南京話有諸多差異。例如吳音字首輔音中,全濁聲母與清聲母不同,現代南京話的全濁聲母已經清化;又如吳音中諸多鼻音聲母,在現代南京樺中多變為塞音或塞擦音。

明代建都南京,由六朝金陵雅音演化而来的南京话成为确立国家官话标准语的基础音系,这就是通行中国直至近代的南京官话。明、清时代因作为汉语正音,南京话相对比较稳定。清時期來華的西方傳教士所流行的中國話,基本上是以南京官话為標準。南京官話與現在南京話是否相同,學界仍有爭議[2]王力等學者主張南京官話主要仍是受北方漢語影響。

清末中国切音新字的創制者盧戇章,仍然倡议以南京话为“各省之正音”,民國初年西方傳教士主持的“華語正音会”,以南京音為標準。當時曾出現老國音,力求兼通南北語音,與南京官話一樣有入聲、分尖團。近百年来,南京城区语言的格局发生了较多变化。

口音[编辑]

正宗南京話現已有拼音方案[3][4]。今天的南京市区,并存着至少两种南京话,称为“老南京话”(所謂“地道的南京话”)、“新南京话”(一般所指的“南京话”),所谓“新”、“老”,也仅就当代而言。目前南京城区同时并存着老南京话社区、新南京话社区和普通话社区。普通话和新南京话之间很容易沟通,而和老南京话则较难沟通。最老派南京話聲母分尖團(已臻滅絕),而新南京話受普通話的影響,不分尖團。

老南京话[编辑]

老南京话,即一般所指的“道地的南京话”,俗称“白话”,是明清兩代南方官話的代表方言。南京白话和北方官話的最大不同,除了在於保存了入聲系統外,其本身属于江淮官话,往往被称为“ 真正正宗的南京话”。老南京话主要通行于老城区的南京本地居民社区,流行於城南及城西的老南京居民中。此外,古代南京居民移居外地而传统保持较好的群体, 如西南地区屯堡人(常以“南京人”自稱)的屯堡话,和老南京话有接近的地方[來源請求]

1930年代之前出生的南京人說的老南京話分尖團,“尖”和“間”聲母不同,分別讀如ziän[tsẽ][5]、jän[tɕẽ][6]

以下資料主要分析綜合自趙元任論文[7]

聲調[编辑]

僅限單字調,未記輕聲與語調影響。

陰平 陽平 上聲 去聲 入聲
[8] F◟◝D E◞d F◝ e◝A f
(3♭)2♭ 13 2♭ 43♭ 44♯
聲紐 次濁 全濁
三十六字母 見溪曉影
知徹照穿審
端透精清心
幫滂非敷
疑喻
娘日
泥來
明微
群匣
澄床禪
定從邪
並奉
陰平
公書天非
陽平
由人連迷
陽平
鞋常頭旁
上聲
敢整子本
上聲
咬忍里武
去聲
下上坐飯
去聲
過至四破
去聲
異二內望
去聲
換樹代伴
入聲
哭得發式
入聲
欲熱力物
入聲
或直夕拔

聲母[编辑]

不送氣塞(擦)音 送氣塞(擦)音 濁音 清擦音
唇音 b[p] 不八比白 p[pʰ] 仆片匹丕 m[m] 木毛忙米 f[f] 福凡夫否 不拼合口韻(含ong無u)
無擦齦音 d[t] 得刀刁丁 t[tʰ] 特土太天 l[l] 勒 l四呼俱全(細音時鼻化),其他缺撮口呼
有擦齦音 z[ts] 茲足井俊 c[tsʰ] 雌初七全 s[s] 師速小序 四呼俱全(有尖音)
莊組內轉字除合口支脂兩韻並不翹舌
捲舌音 zh[tʂ] 直丈中爪 ch[tʂʰ] 尺出丑吵 r[ɻ] 日人入如 sh[ʂ] 十勺山純 唯洪音,比北平稍前,字量少於國音。
齦顎音 j[tɕ] 機九句決 q[tɕʰ] 欺欠犬去 x[ɕ] 希下玄血 其後介音雖有而甚短。
軟顎音 g[k] 歌干公古 k[kʰ] 科口孔快 h[x] 呵火戶扛 唯洪音
無陽平 陰平字很少 零聲母:呆二一又五未文月元云
分平翹舌的規律[编辑]

南京話分平翹舌z、c、s和zh、ch、sh,且和《廣韻中古音有較嚴格的演變規律,長江上下游的西南官話江淮官話的平翹分辨模式一律如此。北京話的平翹系統由原有的精照對立與南京的分法混合而成,和《廣韻》中古音無嚴格繼承規律。 南京話的分平翹規律如下[9]

知組二 知組三等 莊組二等 莊組三等 章組三等
遇攝
止攝開口呼
止攝合口呼
流攝
深攝
臻攝
宕攝
曾攝
通攝
假攝
蟹攝
郊攝
咸攝
山攝
江攝
梗攝

韻母[编辑]

南京話韻母
/i/ /u/ /y/ 備註
y[ɿ] 止子
r[ʅ] 十*日*
i[i] 衣一*
几比七*力*
u[u̜] 烏屋*
土戶六*不*
ü[y] 於玉*
女句曲*旭*
/əɹ/ er[əɹ] 兒耳二
/ɒ/ a[ɒ̝] 阿
大乍八*法*
ia[iɒ̝] 鴉押*
家卡甲*掐*
ua[uɒ̝] 蛙挖*
瓜花括*刷*
音彩與附近方言甚異。
/o/ o[o] 倭 火左
o[ɔ̆]* 惡 合作
io[iɔ̆]* 約
雀削
/-o/略有變高動程。舒聲對應國音-o,入聲來自見系合盍曷等韻、宕江攝。/io/唯入聲。
/e/ e[e̽] 者蛇
ä[ɛ̆]* 厄 白舌
ie[i̯e] 爺葉*
且茄別*脅*
uä[uɛ̆]* 或闊 üe[ye̽] 瘸靴
üe[yɛ̆]* 月 決血
/-e/略有變高動程。/ie/除團音與零聲母外可能失去i。舒聲皆應國語-e。入聲中,細音來自非組外咸山攝三四等,/e/除此外還有開口陌賣德等韻。/ue/唯入聲,來自見系曾梗攝合口。
/aæ/ ä[aæ] 哀
乃才太
iä[iaæ] 捱
街戒鞋
uä[uaæ] 歪
甩快拐
音彩與附近方言甚異。/iaæ/對應國語yai或ie。
/əi/ ei[ə̙ɪ]
丕非每
uei[uə̙ɪ] 威
內水回
音彩與附近方言甚異。ei唯拼唇音,luei對應國語nei/lei。
/au/ ao[a̙ʊ] 熬
刀毛少
iao[ia̙ʊ] 腰
刁了小
/əu/ ou[ə̙ʊ] 歐
丑手后
iou[iə̙ʊ] 幽
九丘求
/iəu/中/i/為主元音。
/ẽ/ iän[i̯ẽ] 煙
先天欠
üän[yẽ] 冤
犬玄全
對應國語-an齊撮二呼。/iẽ/除團音與零聲母外可能失去i。後半部分鼻化,極易受下字聲母發音部位同化。
/əŋ/ en[əŋ] 恩硬
人本正風
in[iŋ] 因影
心近丁行
uen[uən] 溫
寸吞困橫
üin[yin] 氳
旬君俊
國語en/eng、in/ing分別合併且鼻尾不穩,/uən//yin/次之,國語唇音eng不讀ong
/ã/ ang[ã̙] 安昂
凡三上方
iang[iã̙] 央
江向兩
uang[uã̙] 彎汪
短串光床
國語an/ang、uan/uang分別合併。後半部分鼻化,極易受下字聲母發音部位同化。
/oŋ/ ong[o̝ŋ] 翁
公中同
iong[io̝ŋ] 容
兄窘窮
各應ㄨㄥ和ㄩㄥ兩韻母。鼻尾較穩固。
備註 作韻頭的/i/在/tɕ/系聲母後很短 作韻頭的/y/甚短,有些人全無此呼

新南京话[编辑]

新南京话,由于流行范围大于老城区的老南京话,现在往往直接称为“南京话”。南京官話有五个声调,分别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不過入声韵尾-p、-t、-k消失,而古鼻音韵尾-m、-n、-ng和韵腹合成鼻化元音(如“安”读如ã),也有人一概说成-ng。

除入聲字外,其聲調系統與北京話對應緊密。不過受普通話影響,大量入聲字在年輕人口中已派入平、上、去等調。比如“百”“白”“北”“伯”在老南京話中是同音字,讀作入聲[pɛ˥],是廣韻中古音入聲字有規律的歸併現象。但是南京年輕人受普通話影響,分別說成上聲[pɛ˨˩˨]、陽平[pɛ˩˧]、上聲[peɪ˨˩˨]、入聲[po˥],對應北京話的入聲歸派現象。

以下音系以中派為準,剔除了普通話影響下帶來的[ɤ]、[aŋ]等韻母。

聲調[编辑]

南京话有阴平阳平上聲去聲入聲五种声调。与普通话类似,平声字根据中古汉语的声母清浊分派入阴平和阳平,中古汉语的全浊上声字现读为去声。与普通话不同,南京话保留了中古汉语的入声,发音为短促的喉塞音。

南京话五聲調值是:陰平31[˧˩],陽平13[˩˧],上聲212[˨˩˨],去聲44[˦˦],入聲5[˥]。南京話陰平的調值近於北京話的去聲,南京話去聲的調值近於北京話的陰平,陽平和上聲字與北京話幾乎無差別。

变调

南京话两字连读时前字往往要变调:

后字
前字
陰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入声
阴平
阳平 转上声
无(ㄨˇ wǔ)敌、团(ㄊㄨㄢˇ tuǎn)结
上声 转阳平
老(ㄌㄠˊ láo)师、簡(ㄐㄧㄢˊ jián)單
转阳平
广(ㄍㄨㄤˊ guáng)场、減(ㄐㄧㄢˊ jián)少
去声 有时转上声
第(ㄉㄧˇ dǐ)一
入声 有时转上声
“十一”作数词时“十”变上声,
作日期则“十”仍为入声
轻声

南京話有輕聲,輕聲字的調值取決於前一個字的聲調:

例詞 调值 注释
陰平加輕聲 呆子 31 2 此時輕聲調值近乎上聲,兩字聲調和“呆死”相近得難辨。
陽平加輕聲 籠子 212 5 此時輕聲調值等同于入聲,前一字則變調成爲上聲。兩字聲調和“攏食”相同。
上聲加輕聲 傻子 212 3 此時輕聲調值近乎去聲,兩字聲調和“傻字”相近得難辨。
去聲加輕聲 棍子 44 4 此時輕聲調值等同于去聲,不過較短。兩字聲調和“棍字”相同。
入聲加輕聲 鴿子 5 5 此時輕聲調值等同于入聲。兩字聲調和“鴿汁”相同。

讀輕聲的字如果是陽聲韻,有時鼻音要脫落,變成陰聲韻。比如:苤藍(la),頭頂(di)心。

兒化

南京話有兒化,兒化時,介音i消失,u保留。比如“一點兒”dian+er,南京話讀作der,和北京話保留介音[i]的dier不同。“喉嚨管兒”guan+er,南京話和北京話一樣有u介音。

例詞 调類
陰平兒化 杯兒[pəʅ˧˩] 陰平
陽平兒化 明兒[məʅ˩˧] 陽平
上聲兒化 靸板兒[pəʅ˩˧] 陽平,從“兒”的聲調
去聲兒化 黃豆兒[təʅ˦˦] 去聲
入聲兒化 一刻兒[kʰəʅ˥] 入聲

聲母[编辑]

南京话z、c、s和zh、ch、sh不混,但发音和分法与北京音略有不同。l、n混用,通常用l的情况较多。

鼻音 m[m]馬
塞音 b[p]把 p[]怕 d[t]大 t[]他 g[k]噶 k[]卡
塞擦音 z[ts]砸 c[tsʰ]擦 zh[ʈʂ]炸 ch[ʈʂʰ]查 j[]加 q[tɕʰ]恰
擦音 f[f]發 s[s]撒 sh[ʂ]沙 r[ʐ]然 x[ɕ]下 h[x]哈
邊音 l[l]拉

韻母[编辑]

南京話韻母表[4]

韻頭
韻腹
i[i] u[u] ü[y]
/Ø/ i[i] 一*、衣 u[u] 物*、務 ü[y] 育*、 語
a[a] 阿*、啊 ia[ia] 壓*、鴉 ua[ua] 挖*、蛙  
ä[ɛ] 額*、愛 iä[iɛ]娾 uä[uɛ] 瓁*、外
e[e] 車[ʈʂʰ-] ie[ie] 業*、夜   üe[ye] 月*、𦚢
ei[əɪ] 被[p-]   uei[uəɪ] 為  
ao[ɔ] 奧 iao[iɔ] 搖    
ou[əɯ] 歐 iou[iəɯ] 又    
o[o] 惡*、餓 io[io] 約*    
ang[ã] 安 iang[iã] 陽 uang[uã] 灣  
än[ẽ] 仙[ɕ-] iän[iẽ] 演   üän[yẽ] 冤
in[ĩ] 印     üin[yĩ] 運
ong[õ] 嗡 iong[iõ]用    
en[ə̃] 恩   uen[uə̃] 問  
er[ɚ] 而      
y[ɿ] 死[s-]      
r[ʅ]日*、恥[tʂʰ-]      

部分人[i][y]不分。 *表示入聲。部分人說這些入聲字時,帶點喉塞韻尾[-ʔ],所以入聲字不僅算一個聲調,而且有的學術著作裏又單獨歸爲一個韻母。

拉丁化[编辑]

赫美玲南京官话方案[编辑]

曾出任中国海关官员的德国人赫美玲(Karl Ernst Georg Hemeling)于1902年出版了《南京官話》(德語:Die Nanking Kuanhua)一书,使用拉丁字母记载南京话发音,并整理出音节表及同音字表。其拼音方案接近威妥玛拼音,区分前后鼻音韵母及n、l声母,但仅有前后鼻音之分的拼写被视作同一音节,不作区分;而仅有n、l声母之别的拼写虽然被编排在一起,但是辖字仍然被区分开来。如音节表的第146个音节,先列出lan、lang下阳平、上声、去声的郎、朗、烂,而后列出nan、nang下阳平和去声的男、难。仅拼入声的ê韵被视作是仅拼舒声的ai韵之音位变体,附于ai韵之后。[10]

赵元任南京罗马字[编辑]

赵元任在记载分析南京音系时为了便于印刷书写,使用了一种和国语罗马字规则类似的南京话罗马字,入声用q尾表示。[11]

南京方言志音標符號[编辑]

南京方言志在记载南京音系时亦使用了一种接近汉语拼音方案又攙雜國際音標的音標符號[12]。由於南京不分前後鼻音,該方案用符號ŋ表示安、恩、英、翁諸字的鼻化韻母。

输入法方案[编辑]

不受普通話等外來方言影響的正宗南京話有拼音方案拼音輸入法[4]

有在線字典可以查漢字的正宗南京音,含拼音和語音[3]

南京拼音鍵盤.png

南京話拼音輸入示例.png

方案对照[编辑]

南京话中大部分声母韵母在以上拼音方案中的拼写对照可参考标准官话拼音对照表威妥玛拼音国语罗马字汉语拼音的部分。南京话特有的一些韵母的拼写对照如下表所示,其中赵元任的罗马字方案举平以赅上去。

例字 赫美玲 赵元任 南京方言志 輸入法
結別入聲 ieh5 ieq, éq ie5,ê5 (i)e5
者蛇 ê e, é ê e
厄白舌入聲 ai5(亦作ê5 eq, éq ai5 ä5
哀乃才太 ai ai ai ä
自此師 ŭ y i y
之池是 ih y i r

南京方言字[编辑]

南京郊区方言[编辑]

南京辖位于扬子江以南的江宁溧水高淳和位于扬子江以北的江浦、六合各郊区县,其中溧水县城、江宁、江浦、六合主要属江淮話,溧水乡镇和高淳方言主要属吴語,有些地区的方言如溧水、江宁的部分乡镇则介于两者之间。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陈辉. 19世纪东西洋士人所记录的汉语官话.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0 [2019-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2) (中文(中国大陆)). 
  2. ^ 麦耘,朱晓农〈南京方言不是明代官话的基礎〉,收入《语言科学》,徐州師範大學編,2012年4期
  3. ^ 3.0 3.1 漢語方言發音字典. 2019-05-26 [2019-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06) (中文(中国大陆)). 
  4. ^ 4.0 4.1 4.2 南京官話拼音方案. 2019-02-16 [2019-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6) (中文(中国大陆)). 
  5. ^ 在南京话里面发音为ziän1的字. 2019-05-16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7) (中文(中国大陆)). 
  6. ^ 在南京话里面发音为jän1的字. 2019-05-16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1) (中文(中国大陆)). 
  7. ^ 分析綜合自何美齡(K.Hemeling)《南京官話》(1902)與趙元任《南京音系》(《科學》第13卷第8期,1929)
  8. ^ 根據趙元任1922年《中國言語字調底實驗研究法》(《科學》第7卷第9期)用七弦琴粗略實驗的圖(精確到間、線的無升降號低音譜。)
  9. ^ 熊正輝. 官話區方言分[ts][tʂ]的類型. 北京: 《方言》1990年第1期. 1990年2月: 1–10. 
  10. ^ Karl Ernst Georg Hemeling. Die Nanking Kuanhua. 
  11. ^ 赵元任; 吴宗济, 赵新那. 赵元任语言学论文集.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2: 273–297 [2019-08-24]. ISBN 710003127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1). 
  12. ^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方言志编纂委员会. 南京方言志. 南京出版社. 1993 [2019-08-24]. ISBN 780560796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8). 

来源[编辑]

  •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南京方言志. 南京出版社: 1993年7月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