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丁宜阿里浅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南康暗沙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丁宜阿里浅滩
主權存议岛屿
地理
巴丁宜阿里浅滩在南海的位置
巴丁宜阿里浅滩
巴丁宜阿里浅滩
巴丁宜阿里浅滩的位置
位置南中国海
坐标5°05′N 112°40′E / 5.083°N 112.667°E / 5.083; 112.667坐标5°05′N 112°40′E / 5.083°N 112.667°E / 5.083; 112.667
群岛南沙群岛
实际管理方
 马来西亚
砂拉越
主權聲索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
海南省三沙市
 中華民國
直辖市高雄市旗津區

巴丁宜阿里浅滩馬來語Gugusan Beting Patinggi Ali,英語:South Luconia Shoals),中国称南康暗沙,位于北纬5°5′,东经112°38′。[1]巴丁宜阿里浅滩位于南沙群岛南部,地理位置重要,新加坡菲律宾马尼拉的巴拉望航道经过此地。[2]巴丁宜阿里浅滩现由马来西亚政府实际控制,附近多石油钻井平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亦声称拥有其主权。

名称[编辑]

美国地名委员会使用的名称为South Luconia Shoals,马来西亚称为Gugusan Beting Patinggi Ali,中国则称南康暗沙。[3]

Luconia的词源是菲律宾第一大岛吕宋岛(Luzon)的古称。[4][5]苏格兰地理学家、英国皇家学会会员,曾经先后担任英国东印度公司英国海军水道测绘局首席水文专家的亚历山大·达尔林普尔[6][7]在1784年出版的Account of shoals in the China sea(《中国海中的浅滩说明》)和1786年出版的Memoir of a Chart of the China Sea(《中国海海图回忆录》)记载:英国船Luconia(吕宋)号于1776年航行过程中发现该暗沙:“在北纬5°24′,东经112°30′一带发现一暗沙,深一又二分之一,呈东北偏北和西南偏南走向,为坚石。”[8]卢康尼亚浅滩(Luconia Shoals)之名由此而来。

Patinggi Ali之名则来自19世纪的砂拉越马来民族领袖拿督巴丁宜阿里(Datu Patinggi Ali)。[9]他曾在1830年代带领人民反抗汶莱统治,之后与詹姆斯·布洛克合作,最终于1844年在峇当鲁巴河(Batang Lupar River)战役中遭敌人伏击身亡。[10]

1935年中华民国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审定公布《中国南海各岛屿华英地名对照一览表》,South Luconia Shoals的名称被音译为“南卢康尼亚滩”。[11]1947年中华民国内政部公布《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对南海诸岛地名进行了修订,使其听起来更有中国特色,南卢康尼亚滩改称“南康暗沙”,其“康”字即是从“卢康尼亚”省译而来。[12]198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地名委员会公布的《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也沿用“南康暗沙”的名称。[13]

地理[编辑]

巴丁宜阿里浅滩形似一个东西走向的鸡蛋,长30海里,宽15海里,面积约为900平方公里。距离马来西亚砂拉越海岸约100公里。巴丁宜阿里浅滩目前有六个已被命名的珊瑚礁。[1][3]

英文名称 马来西亚使用名称 中国使用名称 坐标 水下深度(米)
Stigant Reef(斯蒂甘特礁) Terumbu Sahap(沙合礁) 海安礁 5°02′N 112°30′E / 5.033°N 112.500°E / 5.033; 112.500 (Stigant Reef Terumbu Sahap) 4.6
Connell Reef(康奈尔礁) Terumbu Dato Talip(拿督打立礁) 隐波暗沙 5°06′N 112°34′E / 5.100°N 112.567°E / 5.100; 112.567 (Connell Reef Terumbu Dato Talip) 1.8
Herald Reef(赫勒尔德礁) Terumbu Saji(沙吉礁) 海宁礁 4°57′N 112°37′E / 4.950°N 112.617°E / 4.950; 112.617 (Herald Reef Terumbu Saji) 2
Comus Shoal(科穆斯滩) Beting Merpati(美巴蒂滩) 欢乐暗沙 5°01′N 112°56′E / 5.017°N 112.933°E / 5.017; 112.933 (Comus Shoal Beting Merpati) 8.2
Richmond Reef(里士满礁) Terumbu Balingian(万年烟礁) 潭门礁 5°04′N 112°43′E / 5.067°N 112.717°E / 5.067; 112.717 (Richmond Reef Terumbu Balingian) 3.6
Luconia Breakers(卢康尼亚破礁) Hempasan Bentin(文丁破礁) 琼台礁 5°01′N 112°38′E / 5.017°N 112.633°E / 5.017; 112.633 (Luconia Breakers Hempasan Bentin) >0
巴丁宜阿里浅滩(South Luconia Shoals)地理位置

领土争端[编辑]

2015年6月2日,马来西亚首相署部长沙希旦卡欣指责一艘中国海警船已经在巴丁宜阿里浅滩锚泊了大约两年时间。[14][15]2016年3月24日,马来西亚政府发现约100艘中国船只入侵巴丁宜阿里浅滩海域。沙希旦表示已下令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部署三艘船只对该地区进行监测,而马来西亚皇家海军也在那里拥有资产。[16][17]

2020年7月14日,马来西亚总稽查署公布《2018年第三系列总稽查司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军警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曾入侵马来西亚水域多达89次,主要集中在巴丁宜阿里浅滩区域,其中有72次是中国海岸警卫队所为,其余17次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马来西亚外交部曾在2017年针对中国军警入侵海域而向中国提出第一份外交照会,随后也在2018至2019年期间5次向中国递交了外交照会[18][19][20]

7月15日,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表示,在他担任外交部长的首100天内,已没有发生中国船只闯入海域的事件。[21]但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根据船艇追踪网站“海事交通”的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卫星监控,却显示中国海岸警卫队长期闯入马来西亚海域内的巴丁宜阿里浅滩附近巡逻,每次巡逻数周,甚至是一次就逗留数个月。[22]马来西亚前外交部长阿尼法也批希山慕丁的说法不实。[23]随后希山慕丁澄清,称只是指当年4月至5月马来西亚国油勘探船与中国船只对峙的单一事件获得解决。[24][25]

7月29日,马来西亚向联合国呈普通照会(note verbale),称中国的主张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且不具法律效力,并逾越中国在公约下规定的海域边界,罕见地强烈反对中国对南海主权的主张。[26][27]

11月25日,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旗下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组织(AMTI)发布文章指,当月中国海警船与马来西亚多首舰船在巴丁宜阿里浅滩附近对峙。中国海警船5402号驶近一个由马来西亚与泰国公司协议营运的钻油台,最近时距离不足2海里。该钻油台距砂拉越仅40多海里,这是 AMTI记录中国骚扰行动中最接近马来西亚海岸的一次。马来西亚也派出皇家海军辅助舰“金银花号”以及“马来短剑级”的濒海任务舰到附近海域巡逻并跟踪中国舰艇。[28][29][30]

2021年5月31日,马来西亚皇家空军在巴丁宜阿里浅滩空域拦截了16台中国军机。当时马来西亚皇家空军侦查到中国军机队伍进入新加坡飞行情报区,较后又转换方向前往巴丁宜阿里浅滩附近。过程中,大马空军多次尝试命令他们联系亚庇飞航情报区的航空交通管制员,但中国空军没有遵守命令,反而继续逼近大马领空,一度抵近砂拉越海岸60海里处。大马空军于是在下午1点33分出动拦截这组中国军机。有鉴于亚庇飞航情报区的空中交通密度,马来西亚表示此入侵事件是对国家主权及航空安全的严重威胁。[31][32][33]马来西亚外交部将提外交抗议,召见中国大使要求解释。[34]中国使馆则称这是中国空军的例行飞行训练活动,中方没有进入他国领空。[35]

参阅[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Hancox, David; Prescott, Victor. A geographical description of the Spratly Islands and an account of hydrographic surveys amongst those islands (Maritime briefing ). University of Durham, International Boundaries Research Unit. 1995 [2021-06-02]. ISBN 978-189764318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p.2
  2. ^ 广东省地名委员会. 《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 (M) 1. 广州: 广东省地图出版社. 1987: 211. ISBN 80522-023-9. 
  3. ^ 3.0 3.1 SCS Gazetteer (PDF).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Law (CIL),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NUS).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6-02). 
  4. ^ Van Linschoten, Jan Huygen. Exacta & Accurata Delineatio cum Orarum Maritimarum tum etjam locorum terrestrium quae in Regionibus China, Cauchinchina, Camboja sive Champa, Syao, Malacca, Arracan & Pegu.. Barry Lawrence Ruderman Antique Maps Inc. 1596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1). 
  5. ^ Quad, Matthias; Bussemachaer, Johann. Asia Partiu Orbis Maxima MDXCVIII. Barry Lawrence Ruderman Antique Maps Inc. 1598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1). 
  6. ^ Wikipedia: Alexander Dalrymple. [2020-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6). 
  7. ^ Britannica: Alexander Dalrymple, British geographer and hydrographer. [2020-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8. ^ Dalrymple, Memoir of a Chart of the China Sea, printed by George Bigg, second edition, London,1786. 
  9. ^ Pertahan kedaulatan Beting Patinggi Ali. Berita Harian. 2015-11-08 (马来语). 
  10. ^ A portrait of Datu Patinggi Ali. The Brooke Trust. 2016-04-13. 
  11. ^ 吕一燃主编. 《中国海疆史研究》. 四川人民出版社. 2016: 78. ISBN 978-7-220-09913-7. 
  12. ^ Hayton, Bill. The Modern Origins of China's South China Sea Claims: Maps, Misunderstandings, and the Maritime Geobody. Modern China. 2019, 45 (2): 127–170. S2CID 150132870. doi:10.1177/0097700418771678. 
  13. ^ 辛业江主编. 《中国南海诸岛》. 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 1996: 548. ISBN 7-80609-195-5. 
  14. ^ China Coast Guard vessel found at Luconia Shoals. Borneo Post. 2015-06-13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1). 
  15. ^ Malaysia Responds to China’s South China Sea Intrusion. The Diplomat. 2015-06-09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3). 
  16. ^ More than 100 China vessels spotted in Malaysian waters. New Straits Times. 2016-03-24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17. ^ Around 100 China Ships Encroaching Malaysia’s Waters: Minister. The Diplomat. 2016-03-25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18. ^ China intruded into M’sian waters 89 times in last three years, says audit report. The Star. 2020-07-14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4). 
  19. ^ 【稽查报告】89次!中国军警船闯东马海域. 东方Online. 2020-07-14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2). 
  20. ^ ◤审计报告◢ 3年89次! 中国军警船侵东马海域【內附音頻】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7) (美国英语). 
  21. ^ 希山慕丁:任外长100天 无中国船只闯大马海域. 东方Online. 2020-07-15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6). 
  22. ^ 卫星监控显示,中国海警长期闯大马海域巡逻. 当今大马. 2020-07-17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9). 
  23. ^ “没中国船舰闯大马海域” 阿尼法批希山慕丁说法不属实. 诗华日报. 2020-07-16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24. ^ 希山慕丁澄清昨言论  主要针对国油勘探船与中国船只对峙事件. 东方Online. 2020-07-16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8). 
  25. ^ 中国船闯入海域获解决?外长澄清仅指单一事件. 当今大马. 2020-07-16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26. ^ 向联国呈照会 措词强烈·马反对中对南海主张. 星洲网. 2020-08-01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4). 
  27. ^ 大马向联合国呈普通照会,反对中国对南海主张. Malaysiakini. 2020-07-31 [2020-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中文). 
  28. ^ CHINA AND MALAYSIA IN ANOTHER STAREDOWN OVER OFFSHORE DRILLING.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2020-11-25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2). 
  29. ^ 马来西亚与中国南海罕对峙 双方或决心持久对抗.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12-01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30. ^ 马中船舰南海对峙 · 中海警船驶近钻油台. 星洲网. 2020-12-02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31. ^ 16中国军机 入侵大马领域【内附音频】. 马来西亚中国报. 2021-06-01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32. ^ 威胁国家主权 16架中国军机闯大马领域. 东方Online. 2021-06-01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1). 
  33. ^ 迫近领空威胁国家主权,大马空军拦截16中国军机. 当今大马. 2021-06-01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34. ^ 【中国军机闯大马领空】外交部提外交抗议 召见中国大使要求解释. 东方Online. 2021-06-01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35. ^ 16军机逼近大马领空 中国使馆:中方遵守国际法. 东方Online. 2021-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