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綠北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00年總統大選
2000ROCPresident-original colors.svg
2001年立委選舉
2001ROCLY by Party.svg
2001年縣市長選舉
2001ROCCounty.svg
2004年總統大選
2004ROCPresident.svg
2004年立委選舉
2004ROCLY by Party.svg
2005年國代選舉
2005ROCNA.svg
2005年縣市長選舉
2005ROCCounty.svg
2008年立委選舉
2008ROCLY.svg
2008年總統大選
2008ROCPresident.svg
2009年縣市長2010年直轄市長選舉
ROC 2011 Local Governance.png
2012年總統大選
2012ROCPresident.svg
2012年立委選舉
2012ROCLY.svg
2014年地方首長選舉
2014ROCCounty.svg
2016年總統大選
2016ROCPresident.svg
2016年立委選舉
2016ROCLY.svg
2018年地方首長選舉
2018ROCCounty.svg

南綠北藍臺灣媒體約於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前後提出的新名詞。意指台灣西部縣市以濁水溪為界,以南的縣市泛綠選舉支持率(又稱「基本盤」)較高,以北則泛藍基本盤較大,該情形並非解嚴後即有,而是2000年後才定型的。後來,亦發展出「(北)藍天(南)綠地」一類意思相近的說法。另外從南綠北藍一詞衍伸出來的「跨越濁水溪」,已經成為民主化政治時代,兩大政治陣營參考獲得選民支持的象徵指標。參見臺灣選舉地理

原因[编辑]

政治經濟發展的關係來看,國民黨政府重北輕南的政策是造成北藍南綠的重要原因[1]。也就是說,南北社會結構的差異、南北經濟發展水準差距與“重北輕南”政策的推行,造成南部區與北部區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區別,從而影響到南部民眾的選舉投票行為[2]

侷限性[编辑]

「南綠北藍」的說法常被認為缺乏準確性。學界認為南綠北藍現象屬於可調整地區單元問題英语Modifiable areal unit problem( MAUP)的陷阱。意即,若一樣的數據細劃為鄉鎮、甚至村里層級呈現,就會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

以近年幾次大選為例:以縣級來看,例如桃園台北北縣(新北)等北部地區被認為是泛藍優勢的地區,但其中的觀音新屋等桃園濱海區;台北士林大同萬華北縣(新北)大漢溪以西的三重蘆洲新莊等區是綠軍佔優勢之處,使得一個縣市因鄉鎮市內族群的不同,產生兩極的政治色彩;又例如高雄整體是泛綠較佔優勢,但其中左營楠梓由於眷村多,外省人口較多,不少選舉中該地是藍軍勝出。

由此可見,「南綠北藍」通常在形容總統和縣市長等單一首長選舉時較具參考價值,但在形容議員選舉和鄉鎮市長、代表等地方型選舉時則參考價值較低。

其他劃分[编辑]

「南綠北藍」的說法被視為非常不精確的劃分,事實上有更多更精確的政治版圖分析法。

  • 族群劃分:「南綠北藍」有很大一部分起源於台灣「南閩南北少數族群」的人口分布。因為包括外省裔、客家裔和原住民在內的少數族群主要分布在北部,而無論南北,以外省人為主體的眷村區和原住民社區投票傾向皆壓倒性的偏向泛藍,而且北部的客家族裔也較偏向泛藍:另外閩南族群則較偏向泛綠,且在南部縣市佔的人口比例較高。台灣一般所謂的四大族群分別為:
    • 閩南族群:在臺灣與澎湖,泛綠稍佔上風,金門的閩南人則壓倒性的傾向泛藍。 非正式統計藍綠比約為4.5:5.5
    • 客家族群:有所謂北藍南綠的說法。桃竹苗地區和東部的客家人一般較為偏藍,南部地區客家人因為人口較少,和閩南裔的同化程度較高,所以投票傾向也和淺綠的閩南裔相近。但就客家人整體而言,投票傾向仍然較偏泛藍
    • 外省人:明顯傾向泛藍
    • 原住民:泛藍佔明顯優勢,以歷屆立委選舉的山地及平地原住民部分的紀錄而言,藍綠大約是7.5:2.5。
  • 選舉層級劃分:
一般來說,地方層級的選舉會偏藍,例如村里鄉鎮泛藍仍然佔據絕對優勢,而縣市議員等級的選舉優勢會少一些,立法委員泛綠就不會輸那麼慘;而在縣市長選舉中泛綠有可能稍勝泛藍(但是若納入無黨籍的泛藍黨友,則泛藍的得票率依然較高):在總統層級的選舉,泛綠則有拚勉強過半的機會。最可能的原因是越地方層次的選舉,地方人際網路的影響越大(尤其是非都會區),而泛藍在此佔據優勢;另一個可能原因是泛綠支持者中有更多人戶籍地與居住地距離很遠,而他們只有在高層級的選舉中願意返鄉投票。
  • 都會化及教育程度劃分
在整體統計數據來看,都會化、教育程度中高者較偏藍,不過教育程度極高與低者多為偏綠。

但這也是假象,由於戒嚴時代部分政策和政府資源分配長期重北輕南的歷史因素,外省和客家族群普遍都市化程度較高,並連帶地具有較高的教育程度。實際上,外省族群和原住民無論在都市、鄉村,外省族群無論學歷,都是壓倒性深藍,可見都市化和教育程度更多是作於族群因素的代理。

也有看法認為,如果將各族群獨立看待,則每個族群內部的情況幾乎剛好相反(最多說教育程度中間者偏藍,較高及較低略綠;如醫師律師勞工農民偏綠;軍公教偏藍)。這是因為明顯偏藍的外省族群都會化程度非常高,相較其他族群受高等教育機會也高很多,把台灣人高社經地位者的泛綠及台獨傾向給掩蓋掉。

彰化縣台北市是很好的例子,彰化縣的閩南人族群是全國相當藍的、而台北市則是全台灣前幾綠的,台北市的都會化程度及平均教育程度較高、彰化縣則相反。而事實上,台北市各族群都比其他地方綠很多。
醫師也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由於過去台灣社會醫生地位極高,因此無論男女貧富,只要擁有就讀醫學系的天資,幾乎不會因為家境或性別而放棄學業(通常能輕易找得到資助管道);也造成台灣醫師族群比例最接近台灣實際族群比例,同時台灣醫師界也明顯偏綠。
在2008年立委選舉時,同時舉辦反貪腐公投,由於民進黨支持者視反貪腐公投為立院擴權公投,因此很可能投下反對票,而後統計數據顯示都會區選民在此公投案投反對票的比例較高;因此可以證明民進黨是以都會區本省選民為支持主力。
  • 意識形態劃分:

一般來說,支持台獨者明顯傾向泛綠,支持統一者明顯傾向泛藍。前者以閩南人居多,後者以外省人居多,但投票傾向、意識形態、族群三者間並非絕對相關,縱使前兩者亦無100%的相關係數,這點必須留意。

  • 各陣營支持基礎:
    • 泛藍:軍公教較傾向泛藍,而本省軍公教大多也是出身非都會區居民;其中客家族群因為既有的閩客對抗(一般客家菁英認為民進黨為閩南人的政黨),使得他們比閩南族群藍一點;而外省人大多支持泛藍;原住民也傾藍。其中新黨則是更傾向外省族群、軍公教的特性。
    • 泛綠:民進黨具有小市民及自由派政黨特色;本省族群是以非軍公教的都市居民為主。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閩南族群大多也可能因為對國民黨過去的壓榨不滿而轉向支持民進黨等相關泛綠政黨。台聯則是有機會接收國民黨本土派,但其政治資源只能少量接收。
  • 各政黨努力爭取的選民是以非都會區、晚進移民至都會區及教育程度較低的閩南選民為主;他們被定義為搖擺選民鎖用的明顯例子是2004年總統大選:此次陳水扁能拿到(民進黨)史上最高票的原因在於這些選民在這一次的支持
(因此可以推論出:要與真正的淺色/搖擺/中間選民溝通,使用閩南語比較適合)

二、三次政黨輪替後[编辑]

2008年立委及總統選舉中,國民黨不但在北部大勝 (雲林以北民進黨只得兩席,而且國民黨更在傳統的綠營票倉勝出),在南部亦有斬獲。包括臺南市、高雄市均超過50%選民在總統大選中支持馬英九。然而由於馬政府上任後發生八八水災等一系列施政缺失,使得翌年縣市長選舉國民黨失去具指標性的宜蘭縣。2010年在桃園縣第三選舉區立法委員缺額補選失敗外,同年直轄市長選舉得票又大幅流失,使得媒體認為「南綠北藍」的界線又開始北移。

2012年總統與立委合併選舉結果出爐後,藍綠界線非但沒有變化,還明顯固化,即藍的越藍,綠的越綠。

不過此現象在2014年中華民國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中,中國國民黨慘敗,使得民主進步黨縣市版圖一舉突破濁水溪,還衝破大安溪直達淡水河,傳統的北藍南綠現象面臨結構性的瓦解。

2016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結果出爐後,藍色版圖急速萎縮,主要只剩中央山脈(以苗栗兩席、南投兩席為主)、金馬兩席和泛綠分裂區(台北市三席、新北市一席、台中市一席)以及極端鐵票區 (台北市兩席、新北市一席) 。但是同日舉行的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中,國民黨守住西綠東藍的版圖。

而台灣的藍綠又出現一個分界線,也就是無論在各族群,年輕人明確的比中老年人更綠(更精確的說是支持台獨);伴之而來的是許多年輕人(尤其是年輕的外省人及原住民)不滿父祖輩的泛藍立場。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台北更獨 /南綠北藍 另有真相. 自由時報. [2016-01-10]. 
  2. ^ 北藍南綠的政治版圖 (PDF). [2016-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