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通话
区域 中国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南通话通行於江蘇省南通市市区和通州区中西部。地处北方方言和吴语的交界地带,语音和词汇上都有着北方话和吴语的双重特色,对于它属于官话还是吴语,有过不少争议。因为南通话中已经没有全浊声母,所以目前把南通话归入江淮方言通泰片。对于它的起源和形成,也有众多的说法。

南通方言的形成[编辑]

大约从公元4世纪起,在长江口黄海上相继出现了扶海洲、胡逗洲(壶豆洲)、南布洲、布洲、东洲等较大的沙洲。其中扶海洲约在南北朝后期即与江北大陆涨接,这就是今天的如东 县地。胡逗洲(壶豆洲)即是今天的南通市市区、郊区及通州市西部地;南布洲约当今通州市 金沙镇以东至三余镇五甲苴(jiē)一带;布洲则约当今启东市北部吕四港镇迤南一带;东洲 在布洲以南,其地已坍没,约当今海门市东南部和启东市西南部。根据文献记载,六朝梁元 帝承圣元年(公元552年)时,壶豆洲上即有流人煮盐为业。所谓流人,大抵指流放人犯。这些沙洲,隋时属海陵;唐初为盐亭场,属扬州广陵郡。唐开元十年(公元722年)设置盐官,属扬州海陵县,隶淮南道。因此,初期的流人可能来自扬州属地,洲上的方言当为古江淮话无疑。

到了公元8世纪三四十年代,由于军事上的需要,始在狼山驻军,狼山成为浙江西道管 辖下的一个军事据点,胡逗洲及附近岛屿也就成为浙江西道常州辖地了。唐乾符二年(公元 875年),于胡逗洲置狼山镇遏使,设防务机构,属浙西道节度使节制。由于这些岛屿改属常 州管辖,从这时起,流人便多来自江南常州,即今常州、宜兴、无锡、江阴一带了。他们带来了 古代常州一带的吴语,并与原先岛上通行的江淮方言接触、融合,形成了新的具有一定江淮话特色的吴语。公元10世纪初,胡逗洲与南布洲连成一片,始称静海洲,整个沙洲的范围向 东扩展到大致今海门市包场镇一带。唐末,军阀姚存据静海、东洲(东布洲)二洲,为东洲镇 ·347· 遏使。姚存卒,其子廷硅代之。唐亡,姚转向杨吴,姚廷硅任东洲静海军使,长江口上岛屿即 成了杨吴之地。大约即在此前后,静海洲与北岸砂嘴涨接。长江口上岛屿转属杨吴后,引起 了江南地区吴越国的不安。公元908年、913年和918年,吴越和吴(杨吴)两国曾4次进行 了争夺长江口岛屿的战斗,这些岛屿最终为吴所据,东洲、静海洲也就成为淮南海陵郡(治今 泰州市)管辖地了。

公元937年(吴天祚三年)南唐代吴,立静海都镇制置院,姚廷硅子彦洪 为东洲静海都镇遏使。后周显德三年(公元956年)二月,周师克淮南,取南唐长江以北地, 姚彦洪眼看在这儿再无立足之地,便带着家属、军士等一万多人离开静海投奔吴越去了(《十 国春秋》、《资治通鉴·后周纪》)。姚氏为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其军士亦多吴兴子弟,姚氏 三代统治长江口上岛屿长达半个世纪,军士和家属人数逾万,因此,古吴兴方言必定对当时 人数并不多的这些岛上的方言产生过一定的影响。但是,吴兴与常州两地毗连,方言大体相 近,因此,岛上方言并未发生根本变化。

后周显德五年(公元958年),升静海都镇为静海军, 属扬州,旋改为通州,析其地为静海、海门二县。由于静海洲与大陆涨接并改属海陵郡管辖, 静海人与江南入的交往日减,而与江北海陵,尤其是与其毗连的如皋等地的居民交往日渐频 繁,同时也有大量的海陵人来往于两地之间,有的甚至定居这里。海陵,作为这一带的行政、 经济和文化中心,海陵方言自然也成了这一带的优势方言,因而对静海方言产生了重大的影 响,最终导致了静海方言由吴语向江淮话的转化,以后逐渐发展成为今天的南通方言——一 种具有许多吴语特点的江淮官话。而海门岛直至公元11世纪中叶(宋庆历、皇祐间) 始与通州东南涨接,在古代交通相对闭塞的情况下,其居民与岛外来往比较少,因而方言并未发生 根本的变化,始终保持了吴语的特色[1]

語言特色[编辑]

南通话保留了较多的吴语底层及有很多特色词汇。

南通话语音上一个很突出的特点是:古全浊声母不分平仄一律读成送气清音。根据这一点把它排除在全浊声母保存完好的吴语之外。这一特点也和附近的泰州、如东、如皋、等地方言类似,所以把这一带方言划为江淮方言(江淮官话)的通泰片。但南通话不能和这些地方通话,南通话的划分仍然存在争议,通常主张将其划分至江淮方言通泰片,但是有人认为将其独立出来,不列入江淮方言,而实际上南通方言是毗陵片吴方言和泰如方言的混合体. 声调有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共7个。

南通话主要特点[编辑]

1、古全浊声母遇塞音、塞擦不分平仄一律送气。而普通话和扬州等地方言(江淮方言洪巢片)仄声不送气。比如在古汉语里面同音不同调的“瓶”“病”和“同”“动”两组字,“瓶”和“同”是平声,普通话就念成“ping”、“tong”,“病”和“动”是去声(属于仄声),普通话就念“bing”、“dong”,和“併(合併的併)”、“冻”同音。但是在南通话里,他们仍然是同音不同调,“病”和“动”也是念成“ping”、“tong”,和“併”“冻”不混。同理,“舅”“就”念成qieu,“毒”念成“toq”,“袋”念成“tae”等等。这可以说是南通话等通泰话最明显的特征。

2、麻开三读a或uo,比如说“车cuo”“遮zuo”“蛇suo”“写xia”“斜qia”“姐jia”等字。

3、咸山摄覃韵以及见组开头一等字也分成an和un两个韵,比如“官gun”“干gun”“卷jyun”“蛋tan”“先xin”“天tin”“欠qin”“现xin”。南通话里“敢gun”和“管gun”同音,而洪巢片(扬州)咸山摄覃韵以及见组开头一等字也读an,所以 敢gaen与管gun不同音。

4、南通方言具有7个声调,除了上声外,其余平去入各分阴阳。而江淮官话洪巢方言一般只有5个声调。

5、南通方言里保留的吴语词汇要比其他江淮官话多。

声韵母目录(崇川区)[编辑]

声母[编辑]

双唇 唇齿 齿龈 龈腭 颚龈 舌根
塞音 p pʰ t tʰ k kʰ ʔ
鼻音 m n ŋ
擦音 f v s ɕ ʃ[2] x
边音 l

颚化齿龈擦音: ɕ ʑ ( [ʑ̩](衣) and [m̩](姆)可单独成音节)

塞擦音: t͡s, t͡sʰ, t͡ɕ, t͡ɕʰ, t͡ʃ, t͡ʃʰ

另有零声母音节

韵母[编辑]

南通话有阴声韵母22个,阳声、鼻化韵母18个,入声韵母14个,共54个韵母[3][4]

高元音音位/i/, /y/ 有擦化、舌尖化变体[5]

韵母/ɜ/有儿化变体 /ɜ˞/.

深、臻、曾、梗四摄在南通话中合流,故而南通话有“不分前后鼻音”之说。这一特点也存在于其他通泰方言当中。[6]

南通话,泰州话,北京话韵母对比
例字
南通话 ɛ̃ ɛ̃ ɛ̃ ɛ̃
泰州话 əŋ əŋ əŋ əŋ
北京话 ən ən əŋ əŋ

声调[编辑]

[一]阴平21、[二]阳平35、[三]上声(清上、次濁上)55、[四]阴去42、[五]阳去(全濁上、濁去)213、[六]陰入42ʔ、[七]阳入55ʔ

中古音調類 清平 濁平 清上 次濁上 全濁上 清去 濁去 清入 濁入
調名 [一] 陰平 [二]陽平 [三]上聲 [三]上聲 [五]陽去 [四]陰去 [五]陽去 [六]陰入 [七]陽入
調值 21 35 55 55 213 42 213 42 55

濁上歸去,陰入和陰去調值相同,上聲和陽入調值相同。按調值算,共5個聲調。

南通话入声调值阴低阳高, 但阳入后接鼻音、边音、浊擦音、零声母字时, 调值变为21。比如“十五”的“十”,单念调值为55, 后跟一个零声母字“五”时,“十”字变为21调[7]

与普通话的参照[编辑]

南通话单元音丰富,没有普通话的前响复合元音,而且跟普通话存在象上、中古汉语过渡时期发生的推链高化式的元音大转移(参见朱晓农<元音大转移和元音高化链移> 《民族语文》2005年第1期),比如普通话ai韵母在南通话里对应的是a韵母;普通话的a韵母,南通话里音位抬高和收拢口型,对应的韵母有oa [ɔ] 和o [o];普通话里的e [ɤ]和o [o]两个韵母在南通话里对应oe [ʊ]这个韵母,如“屙屎”普通话拼作eshi,南通话拼作oesi,“蹉跎”普通话拼作cuotuo,南通话拼作coetoe;普通话的ei [eɪ]在南通话里对应的是e [e];普通话的ao [aʊ]在南通话里是eu [ɤ]。


  • 中上-----中午
  • 节棍--厉害,来势
  • 相公---老公
  • 新相公----新郎
  • 划边----不上路子
  • 堆咳--瞎说
  • 扎登--长得壮
  • 来头丑--没有礼貌
  • 硬吧老翘--硬的
  • tin〔去声〕——剩下
  • 困告-----睡觉
  • 函----给
  • 昼告-----午觉
  • 里------的
  • NGU----我 ,尼----你,脱----他,候----儿子,男子
  • 交关,没根----非常
  • 弈----贪玩
  • 神之悟之----不懂事理,脑子拎不清的
  • 活泻冒浓-----瞎说
  • 滴子-----放调料的小容器
  • PI ZI-------一种碗
  • TA,TU-----大
  • 烧人-----口渴
  • 拉古(哪个)---谁
  • 么混、么根--非常
  • 渠整-------指人长得美丽
  • 标标--看一看
  • 掐虚--小便
  • 立等火发----马上,等不及了
  • 苦四---糟踏
  • 兜不清----指话表达不清
  • 劳木-----知觉
  • 垒垒----绞拌
  • 垒丝----吵架
  • 来丝----好,不错
  • 雾输----感觉不好
  • 呀呀乌----捣浆糊,敷衍
  • 无立-----小聪明
  • 团------坑
  • 塌----涂,擦
  • 雷兜----话多
  • 雷神---吵架
  • JALI----知了
  • 狠-----聪明
  • 猫儿龙---- 一团糟
  • 猫儿屎 -----鼻屎
  • 猫儿虚------小孩的眼泪
  • 窝西----闪电
  • 昆----壮
  • 中生---畜生
  • WUO----抓取
  • 灵泛----干净
  • 盘谈话 ----- 搬弄是非
  • 谈话盘----话多的人
  • 为奇 ------ 得意
  • 看冷铺 ----- 袖手旁观
  • 化生 ---好吃懒做
  • 不台海 ----不守规矩
  • 脚子----- 沉渣
  • 实骨子---实际上
  • 勒----- 瞪眼
  • WU----戳,钉
  • 孩,吭------ 喊
  • 了子-----不孝之子
  • 咣咣----聊天
  • CE(上声)----踩
  • 和香---蚯蚓
  • 密黑----很黑
  • 王亮----很亮
  • 假猫日鬼----假装
  • 嬉戏---玩玩
  • 摸作-----动做慢
  • 来丝-----很棒
  • 德脚巴天---急死了
  • 哈--蟹
  • 弄本儿---物体间的空隙
  • 活---学
  • 火----下
  • 肯,哈---身上的污垢
  • 朗---希疏
  • 肥---打闹嬉戏
  • 矿----藏
  • QIA------凶
  • 杭不住------做不动,吃不消
  • PON----浮在水面
  • 孟-------密集
  • 促烂乌--做事不认真
  • NANA----老婆
  • 乌子-----傻子
  • 次里----痴的
  • 当仁子----不应该的
  • 不作兴----不吉利的
  • 作兴---吉利的,应该的
  • SAKU-----舒服,痛快
  • 交关---非常
  • 料,多---扔
  • 假 眩----(假模假样)
  • 嚣--- 薄
  • 得-----粘
  • 先头--- 起先。
  • 开年 --- 明年。
  • 姿油 ---- 猪油。
  • 主科---- 家伙
  • 晚娘 ----後母。
  • 打和----和XX在一起
  • 散妇--- 产妇。
  • 写意 --- 舒适。
  • 亮月子--- 月亮
  • 才先-----刚才
  • 裤脚管---- 裤腿。
  • BIMI---密秘
  • LENG ZI---口吃
  • LEI嗓子----高声说话
  • HU----撒
  • 做生窝---- 干活。
  • 做人家---- 节俭;
  • 吃生窝---- 挨揍。
  • 膝头盘---- 膝盖。
  • CEI----吸吮
  • 统-----移动
  • 哈-----物于物划伤
  • 童子--巫师
  • H0---贴近
  • DV----煨 ,道路 颠簸
  • QOK------颠簸
  • HO纸---裁纸
  • 活泻-瞎说
  • 冒生---冷不丁
  • 忒为-----故意的 
  • 旺里旺空-没来由
  • KEN(阳平)----推
  • 窝---指光一闪闪的
  • 晃-----甩
  • 新妇---儿媳妇
  • 水巾------手帕
  • DEN DEN -----待在*地
  • 板冠-----木制锅盖
  • 靠7连三, 靠事-------思维不清
  • 细候----小男生
  • 细背锹--骂小孩
  • 纳坎子-- 骂小孩
  • 洋箱子-- 骂小孩
  • 细怂--骂小年轻
  • 推板-----对什么不好,差
  • 笃B----骂人
  • 带相-----将就
南通话的一些本字
  • 箅子bì zi“铫子”,tiězi ----水壶
  • 滗bìq------去汁
  • 厾dòq-------扔
  • 捅teōn-------移动
  • 搭dòq------粘贴
  • 渧dì-----水下滴状
  • 囥kòn-----藏
  • 隑kàe------靠
  • 掼kuǎn-----摔
  • 繗lín-----缝
  • 绗hón-----缝被子
  • 膯dên----吃得太饱
  • 搨tàq------涂抹
  • 氽tēn------浮在水上
  • 荡tǒn------漂洗,水在容器里晃荡,
  • 佮gôoq------共享
  • 揿qìn-----按住
  • 掮qián------扛
  • 仄zèq------侧身
  • 潽pû-------溢出
  • 斫zòq.------用力砍
  • 轧kòq------拥挤,压
  • 赸sân-------追
  • 睏kuèn------睡觉
  • 睬cāe------理会
  • 攀pán-----爬高
  • 洇yìn-----渗透
  • 鲎hèi----彩虹
  • “龁”ha-----啃咬
  • 篦子pǐzi----齿很密的梳子
  • 甲蠊jiāli-----知了
  • 听tìn--------剩
  • 歪(HUAI)vâe-----歪斜
  • 馓子cānzi------一种油炸食品
  • 潵sàn-------漂洗
  • 搛 jiân-------用筷子夹物
  • 灶马虫zèmō-----蟑螂
  • 烀hôo----蒸
  • 搳huàq------搧
  • 额定ngéqtǐn------肯定
  • 觉察gòqcàq------感觉
  • 仄zèq------倾斜
  • 璺Měn-----缝隙
  • 箸笼cǔleōn-----筷子盒子

参考资料[编辑]

  • 鲍明炜,王均 《南通地区方言研究》 江苏教育出版社
  • Ao, B. X. (1993). Phonetics and phonology of Nantong Chinese (Doctoral dissertation,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 陈信璋. (2009). 南通方言音韵研究. 清华大学语言学研究所学位论文, 1-107.
  • 张璐. (2011). 南通话音韵研究, 苏州大学文学院硕士论文.
  • 顾海洋. (2016). 通泰方言 i, y 擦化研究. 南阳师范学院学报, (5), 31-36.
  • 顾黔. 通泰方言韵母研究. 中国语文. 1997, (3): 192-201.
  • 顾黔. (1993). 通泰方言声调的历史演变. 南京师大学报: 社会科学版, (2), 80-84.
  • 徐铁生. 通东方言与金沙方言归属刍议——兼论两种方言的形成及其与南通方言的关系. 第二届国际吴方言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2001: 343-349.

外部链接[编辑]

  1. ^ 徐铁生. 通东方言与金沙方言归属刍议——兼论两种方言的形成及其与南通方言的关系. 第二届国际吴方言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2001: 343-349. 
  2. ^ Ao, B. X. (1993). Phonetics and phonology of Nantong Chinese (Doctoral dissertation,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3. ^ 陳信璋. (2009). 南通方言音韻研究. 清華大學語言學研究所學位論文, 1-107.
  4. ^ 张璐. (2011). 南通话音韵研究, 苏州大学文学院硕士论文.
  5. ^ 顾海洋. (2016). 通泰方言 i, y 擦化研究. 南阳师范学院学报, (5), 31-36.
  6. ^ 顾黔. 通泰方言韵母研究. 中国语文. 1997, (3): 192-201. 
  7. ^ 顾黔. (1993). 通泰方言声调的历史演变. 南京师大学报: 社会科学版, (2), 8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