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南非語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非語音系和其他西日耳曼語支的語言相似,尤其是荷蘭語

南非語Afrikaans)是一種西日耳曼語,由在南非定居的荷蘭人的口語派生而來,並從18世紀起逐漸發展出與荷蘭語不同的特徵。[1][2][3]南非語的使用人口分布在南非納米比亞以及波札那辛巴威部分地區,約有700萬母語使用者,佔總人口的13.5%,是南非第三大語言。[4]

元音[编辑]

南非語的元音圖。Wissing (2012:711頁)

南非語的元音種類繁多,包括17個元音,其中有10個單元音和7個雙元音;此外還有7個位於邊緣音系的單元音。

單元音[编辑]

單元音音位[5]
不圓唇 圓唇 不圓唇 圓唇
i () y u ()
ɛ ɛː ə (əː) œ (œː) ɔ (ɔː)
次開 (æ) (æː)
a ɑː

閉元音的語音特質[编辑]

  • /y/往往與/i/合併為[i][6]
  • /u/的圓唇程度較弱,可以更狹義地轉寫為[u̜][ɯ̹];有時也被簡略寫為/ɯ/[6]

中元音的語音特質[编辑]

  • /ɛ, ɛː, ɔ, ɔː/介於中元音[ɛ̝, ɛ̝ː, ɔ̝, ɔ̝ː]半閉元音[e, , o, ]之間。[7]
  • 根據一些學者的觀點,[8]/ə/的重讀同位異音事實上比中元音的舌位還高(即[ɪ̈])。[9]然而,其他學者[10]並未區分重讀和非重讀的中央元音(schwa)。本條目統一使用符號[ə],而不考慮元音的確切高度。
  • 不圓唇的央元音/ə, əː/(而非/ɛ, ɛː/)和圓唇的/œ, œː/相互對應。[11][12]從語音上來說,音位/ə, əː, œ, œː/可能被描述為中元音[ə, əː, ɞ̝, ɞ̝ː][12]或半開元音[ɜ, ɜː, ɞ, ɞː][13]
  • /œ, œː/的圓唇程度相當弱,許多語者會將/œ//ə/合併為[ə],甚至在正式談話中。[12]自1920年代以來,就已經能在口語中注意到這種合併。[14]

開元音的語音特質[编辑]

  • 在一些詞彙(如 vanaand /faˈnɑːnt/,「今晚」)中,非重讀的a事實上是[ə],而非[a][9]
  • /a/是開次前元音[][15],但較早的資料將此音位標為次開央元音[ɐ][16][17]和開央元音[ä][18]
  • /ɑː/可以是開次後元音[ɑ̟ː]或開後元音[ɑː]。特別是在重音位置上,後元音可能實際讀成圓唇的[ɒː],而其高度有時甚至能和音位/ɔː/相同。年輕的白人容易將/ɑː/讀成圓唇,特別是帶有北方口音的女性。[19]

其他[编辑]

  • /iː//uː/只在單詞 spieël(/spiːl/,鏡子)和 koeël(/kuːl/,子彈)作為音素存在。這兩個詞過去分別讀成/i.ə//u.ə/。其他情況下,[][]分別作為/i//u//r/前的同位異音。[20]
  • 同前項,/y//r/前發音較長(即[])。[21]
  • /ɛ//ɛː/的對比只出現在最小對立體 pers (/pɛrs/,按)- pers (/pɛːrs/,紫色)。[22]
  • /rt, rd, rs/前,/ɛ–ɛː/間的對比和/ɔ–ɔː/間的對比會變得不明顯,發音上分別傾向於/ɛː//ɔː/[17]
  • /əː/只出現於 wîe(楔子,複數)一詞,可讀作[ˈvəːə]或帶有弱[ɦ]音的[ˈvəːɦə][23]
  • /œː.ə/的組合可以讀作[œː.ə]或帶有弱[ɦ]音的[œː.ɦə][17]
  • /œː, ɔː/只出現在幾個詞中。[17]
  • /æ/只在部分從英語借入的詞彙以及一些單詞中存在,例如 pêl(/pæl/,朋友)以及 vertrek(/fərˈtræk/,名詞「離開」)。/æ/也作為/ɛ//k, χ, l, r/前的同位異音存在[æ],但此現象為僅出現在部分方言,於川斯瓦省自由邦省最常見。[24]
  • /a/有多種轉寫方式,包括⟨a[25]、⟨ɐ[26]和⟨ɑ[27]。本條目中使用⟨a⟩。
  • /ɑː/有多種轉寫方式,包括⟨ɑː[28]和⟨[29]。本條目中使用⟨ɑː⟩。
  • 在一些詞中(如 hamer),短元音/a/和長元音/ɑː/互為自由變體,儘管拼字法暗示應該讀成後者。在一些詞中(如 laat),短/a/的發音只出現在口語中。在一些詞中-如 aambeeld(/ˈambɪəlt/,鐵砧)-,短/a/的發音已經是標準語言的一部份。[30]/ɑː/的縮短子在1927年就已經被注意到。[31]
  • 正寫法中的ae的發音可以是[ɑː]帶有弱[ɦ]音的[ɑːɦə][30]
單元音的例詞
音位 IPA 正寫法 詞彙 音位 IPA 正寫法 詞彙
/i/ /dif/ dief 小偷 /iː/ /spiːl/ spieël 鏡子
/y/ /ˈsykis/ suutjies 安靜地
/u/ /buk/ boek /uː/ /kuːl/ koeël 子彈
/ɛ/ /bɛt/ bed /eː/ /seː/
/ə/ /kənt/ kind 小孩 /əː/ /ˈvəːə/ wîe 楔子(複數)
/œ/ /kœs/ kus 親吻 /œː/ /rœːə/ rûe 背部
/ɔ/ /bɔk/ bok 山羊 /oː/ /soːə/ sôe 母豬(複數)
/æ/ /pæl/ pêl 朋友 /æː/ /fərˈtræːk/ vertrek 離開(名詞)
/a/ /kat/ kat /ɑː/ /kɑːrt/ kaart 地圖

鼻化元音[编辑]

  • 在一些例子中,若/ns/前為元音, /n/可能被視作前方單元音的鼻化(若該元音為短音,則鼻化的同時也可能使元音變長),此現象在一些說話者的發音中表現明顯,但也有人保留原始的[n]音以及其前方的元音長度。[32]
  • 在 dans(跳舞)等詞中,/ans/的讀音為[ãːs]。此現象對於單音節詞十分常見。[22]
  • 在 Afrikaans 等較常見的詞中,/ɑːns/可以讀為[ɑ̃ːs][ɑːns];而如 Italiaans(義大利人、義大利的)等較不常見的詞中,/ɑːns/通常都讀成[ɑːns][22]
  • 在 mens(人類)等詞中,/ɛns/讀成[ɛ̃ːs][22]
  • 在 guns(偏愛)等詞中,/œns/通常讀成[œns]而非[œ̃ːs][6]對於不分/œ–ə/的人來說,/œns/則通常讀成[əns]而非[ə̃ːs]
  • 在 spons(海綿)等詞中,/ɔns/讀成[ɔ̃ːs][6]
  • Collins & Mees (2003)將出現於/s/前的/an, ɛn, ɔn/視作具有音位地位的/ɑ̃, ɛ̃, ɔ̃/並指出這種鼻輔音消失、並鼻化前方元音的情況也出現在荷蘭語的許多方言中,如海牙方言英语The Hague dialect[33]

雙元音[编辑]

雙元音音位[34][35]
起點 終點
不圓唇 ɪø, əi ɪə
圓唇 œi, ɔi ʊə œu
不圓唇 ai

/ɪø, ɪə, ʊə/[编辑]

  • 根據Lass (1987),組成雙元音[ɪø, ɪə, ʊə]的第一個元素是半閉元音,[35]可以更狹義地轉寫為[ë, ë, ö][ɪ̞, ɪ̞, ʊ̞];而根據De Villiers (1976)[ɪə, ʊə]的第一個元素則是次閉的[ɪ, ʊ][36]本文統一使用[ɪø, ɪə, ʊə][ɪ, ʊ]常被用於表示中央化的半閉元音,另請參見次閉前不圓唇元音次閉後圓唇元音
  • 一些資料規定將這三個音位讀成[øː, , ],而這種讀法至少是部分過時的。[35][37]
    • 關於/ɪø/的讀法,當前學者的意見並不一致:
      • 根據Lass (1987)的說法,這個音位可讀成上升的[ɪ̯ø]或下降的[ɪø̯],前者比較常見。以不圓唇音作為音節首則是較新的語音特徵,舊資料並未描述。而單音節[øː]的讀法幾乎不存在。[38]
      • 根據Donaldson (1993)的說法,這個音位讀成[øə]。其音節開頭有時讀成不圓唇音,這可能使其和/eə/合併。[39]
    • 關於/ɪə, ʊə/的讀法,當前學者的意見並不一致:
      • 根據Lass (1987)的說法,此二者有以下四種讀法:
        • 下降的雙元音,可以讀作[ɪə̯, ʊə̯]或音節首較長的[ɪˑə̯, ʊˑə̯][35]
        • 上升的雙元音[ɪ̯ə, ʊ̯ə]。這些變體似乎不出現在字尾。組合/ɦʊə/通常讀成[ɦʊ̯ə],或者更常見的[ɦʊ̯ə̤],其中/ɦ/是雙元音前的氣息聲[35]
        • 不定雙元音[ɪə, ʊə],可能出現在所有語境中。[35]
        • 單元音,包括短音[ɪ, ʊ]或稍微較長的[ɪˑ, ʊˑ]。此讀法出現於不常被加上重音的詞以及多音節詞的重音節。若為後者,則其和另外三種雙元音讀法互為自由變體。若為/ʊə/, 則單元音[ʊ]也出現在非重讀的字尾音節。[35]
      • 根據Donaldson (1993),此音位被讀為[eə, oə][iə, uə][37]
  • /ɪə/也出現在被拼作的詞中,例如 reël(/ˈrɪəl/,規則)。歷史上看,這些音節的發音都是讀作雙音節的/eː.ə/,故 reël 過去的發音是 /ˈreː.əl/[37]
  • 關於博蘭德英语Boland, Western Cape方言對於/ɪə, ʊə/的讀法,當前學者的意見並不一致:

其他雙元音[编辑]

  • 學者丹·維辛(Daan Wissing)認為/əi/不是一個語音上正確的轉寫,而寫成/æɛ/應更為準確。在他的分析中,此音位有65%的場合念作[æɛ],其他35%則念作单元音,包括[ə][æ][ɛ][42]
  • 大多數情況下,/œi/的結尾不為圓唇音。對於某些人來說,此雙元音的開頭也是不圓唇音。這使得/œi/可能和/əi/合併,且這種發音被認為是不標準的。[43]
  • /ɔi, ai/主要出現在外來詞中。[43]
  • 舊的資料來源將/œu/描述為後雙元音[ou][44][45]然而,新的資料來源認為雙元音的起始位置更靠前,例如Lass (1984)指出/œu/的音節首是央元音[ɵu][46]
    • 對於一些英語裡讀成/əʊ/的單詞,南非語中的等價發音是/œu/,而非/əʊ/[44]
單元音的例詞
音位 IPA 正寫法 詞彙
/ɪø/ /sɪøn/ seun 兒子
/əi/ /ɦəi/ hy
/ɪə/ /vɪət/ weet 知道
/œi/ /ɦœis/ huis 房子
/ɔi/ /ˈχɔiəŋ/ goiing 粗麻布
/ʊə/ /brʊət/ brood 麵包
/œu/ /kœut/ koud
/ai/ /ˈbaiə/ baie 許多

長雙元音[编辑]

長雙元音(long diphthong 或 double vowel)在音位上由一個自由元音和一不成音節的/i//u/的等價元素組成,包括[iu, ui, oːi, eu, ɑːi]。其中[iu][eu]都傾向於讀作[iu],但拼法不同:前者寫成ieu,後者寫成eeu[47]

「錯誤的」雙元音[编辑]

在單音節名詞以/ki/結尾的的指小詞中,/u, ɪə, ʊə, ɛ, ə, œ, ɔ, a, ɑː/可讀為[ui, ei, oi, ɛi, əi, œi, ɔi, ai, ɑːi]。在相同的語境下,/ɛn, ən, œn, ɔn, an/亦可讀為[ɛiɲ, əiɲ, œiɲ, ɔiɲ, aiɲ],也就是一組閉雙元音加上一硬顎鼻音。[48]

  • 後綴-aad-aat(音位上分別為/ɑːd//ɑːt/)和小稱後綴/ki/可讀為[ɑːci],而非[ɑːici][43]
  • 實踐上,雙元音[əi]的音位亦表示為/əi/[49]
  • [œi][œ]雙元音化而來,其音節首會和具有音位地位的/œi/有些許不同,但其確切性質並不清楚。也就是說 puntjie(點)與 puintjie(瓦礫)二字聽起來稍有差別。[49]

輔音[编辑]

輔音音位
齒齦 齦後 聲門
鼻音 m n ŋ
塞音 p t t͡ʃ k
b d (d͡ʒ) (ɡ)
擦音 f s ʃ χ
v (z) ʒ ɦ
近音 l j
捲舌音 r

阻礙音[编辑]

  • 所有在字尾的阻礙音都會被清化英语final-obstruent devoicing。因此,字尾/d/實際上會讀成[t][50]
  • 表中的/p, b/雙唇音,而/f, v/唇齒音
  • /p, t, k, tʃ/為不送氣音。[52]
  • /k/若出現在前元音之前,其發音位置會更靠前一些;這個/k/的同位異音也出現在小稱後綴 -djie 和 -tjie。[53]
  • /dʒ, z/只出現於借詞中。
  • /χ/的發音位置通常是小舌,發音方法可能是擦音[χ]或清顫音[ʀ̥],後者尤其常出現於音節首、重讀的元音前。[54][55][56]小舌擦音也被許多南非白人英語者做為邊緣音素/x/的實際讀法。[56]南非語中,軟顎音[x]也可能用於刻意裝出來的上流口音;偶爾也出現於前元音前,作為小舌音[χ]的同位異音。
  • /ɡ/只出現於借詞中。當位於一曲折詞根的末端、G 前面有短元音和/r/,且後面有中央元音,[ɡ]做為/χ/的同位異音出現。[57]

響音[编辑]

  • /m/是雙唇音。
  • /n/在唇音前和/m/合併。從語音上來說,在/p, b/前的實際讀音為雙唇音[m],而在/f, v/前的實際讀音為唇齒音[ɱ]
    • /n/在齒音前(即/k, χ/)和/ŋ/合併。
  • /l/在所有位置都被軟顎化[ɫ],當/l/不在元音前時此現象尤為明顯。[38][53]
  • /r/通常為齒齦顫音[r]或閃音[ɾ][38]在前開普省部分地區,/r/也讀成小舌顫音[ʀ]或擦音[ʁ];小舌顫音還可以讀作閃音[ʀ̆][53]
南非語輔音的例字
清音 濁音
音位 詞彙 音位 詞彙
IPA IPA 正寫法 詞彙 IPA IPA 正寫法 詞彙
/m/ /man/ man 男人
/n/ /noːi/ nooi 邀請
/ŋ/ /səŋ/ sing 唱歌
/p/ /pɔt/ pot 鍋子 /b/ /bɛt/ bed
/t/ /ˈtɑːfəl/ tafel /d/ /dak/ dak 屋頂
/k/ /kat/ kat /ɡ/ /ˈsɔrɡə/ sorge 關心
/tʃ/ /ˈtʃɛχis/ Tsjeggies 捷克 /dʒ/ /ˈbadʒi/ budjie 虎皮鸚鵡
/f/ /fits/ fiets 單車 /v/ /ˈvɑːtər/ water
/s/ /sɪøn/ seun son /z/ /ˈzulu/ Zoeloe 祖魯
/χ/ /χut/ goed
/ʃ/ /ˈʃina/ Sjina 中國 /ʒ/ /viʒyˈɪəl/ visueel 視覺上
/ɦ/ /ɦœis/ huis 房子
/l/ /lif/ lief 親愛的
/j/ /ˈjiːsœs/ Jesus 耶穌
/r/ /roːi/ rooi 紅色

參見[编辑]

腳註[编辑]

  1. ^ Pithouse, K.; Mitchell, C; Moletsane, R. Making Connections: Self-Study & Social Action. : 91. 
  2. ^ Heese, J. A. Die herkoms van die Afrikaner, 1657–1867 [The origin of the Afrikaner]. Cape Town: A. A. Balkema. 1971. OCLC 1821706. OL 5361614M (南非荷兰语). 
  3. ^ Coetzee, Abel. Standaard-Afrikaans [Standard Afrikaans] (PDF). Johannesburg: Pers van die Universiteit van die Witwatersrand. 1948 [2014-09-1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2). 
  4. ^ Census 2011: Census in brief (PDF). Pretoria: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012: 30 [2020-09-12]. ISBN 978062141388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5-13). 
  5. ^ Donaldson (1993),第2–7頁.
  6. ^ 6.0 6.1 6.2 6.3 Donaldson (1993),第5頁.
  7. ^ Wissing (2016),sections "The unrounded mid-front vowel /ɛ/" and "The rounded mid-high back vowel /ɔ/".
  8. ^ 例如Donaldson (1993)
  9. ^ 9.0 9.1 Donaldson (1993),第4, 6頁.
  10. ^ 例如Le Roux & de Villiers Pienaar (1927)Wissing (2016)
  11. ^ Swanepoel (1927),第38頁.
  12. ^ 12.0 12.1 12.2 Wissing (2016),section "The rounded and unrounded mid-central vowels".
  13. ^ Wissing (2012),第711頁.
  14. ^ Swanepoel (1927),第39頁.
  15. ^ Wissing (2016),section "The unrounded low-central vowel /ɑ/".
  16. ^ 參見Le Roux & de Villiers Pienaar (1927:46頁)中的元音圖
  17. ^ 17.0 17.1 17.2 17.3 Donaldson (1993),第7頁.
  18. ^ Lass (1984),第76, 93–94, 105頁.
  19. ^ Wissing (2016),section "The unrounded low-central vowel /a/".
  20. ^ Donaldson (1993),第4–6頁.
  21. ^ Donaldson (1993),第5–6頁.
  22. ^ 22.0 22.1 22.2 22.3 Donaldson (1993),第3頁.
  23. ^ Donaldson (1993),第4, 6–7頁.
  24. ^ Donaldson (1993),第3, 7頁.
  25. ^ 例如Le Roux & de Villiers Pienaar (1927)Donaldson (1993)
  26. ^ 例如Lass (1984)
  27. ^ 例如Wissing (2016)
  28. ^ 例如Le Roux & de Villiers Pienaar (1927)Lass (1984)
  29. ^ 例如Donaldson (1993)Wissing (2016)
  30. ^ 30.0 30.1 Donaldson (1993),第6頁.
  31. ^ Swanepoel (1927),第22頁.
  32. ^ Donaldson (1993),第3, 5頁.
  33. ^ Collins & Mees (2003),第71頁.
  34. ^ Donaldson (1993),第2, 8–10頁.
  35. ^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Lass (1987),第117–119頁.
  36. ^ De Villiers (1976),第56–57頁.
  37. ^ 37.0 37.1 37.2 37.3 Donaldson (1993),第8頁.
  38. ^ 38.0 38.1 38.2 Lass (1987),第117頁.
  39. ^ Donaldson (1993),第8–9頁.
  40. ^ Lass (1987),第118頁.
  41. ^ 41.0 41.1 引自Lass (1987:117–118頁)。Google圖書上的預覽不清楚 De Villiers 的書是《Afranse klankleer. Fonetiek, fonologie en woordbou》還是《Nederlands en Afrikaans》,因為兩者都在Lass的章節末尾引用。
  42. ^ Wissing (2009),第333頁.
  43. ^ 43.0 43.1 43.2 Donaldson (1993),第10頁.
  44. ^ 44.0 44.1 Donaldson (1993),第9頁.
  45. ^ Swanepoel (1927),第44頁.
  46. ^ Lass (1984),第102頁.
  47. ^ Donaldson (1993),第12頁.
  48. ^ Donaldson (1993),第10–11頁.
  49. ^ 49.0 49.1 Donaldson (1993),第11頁.
  50. ^ Donaldson (1993),第13–15頁.
  51. ^ 例如Den Besten (2012)
  52. ^ Donaldson (1993),第14–16頁.
  53. ^ 53.0 53.1 53.2 Donaldson (1993),第15頁.
  54. ^ Den Besten (2012).
  55. ^ John Wells's phonetic blog: velar or uvular?. 2011-12-05 [2015-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1). 僅此來源提到了顫音的讀法。
  56. ^ 56.0 56.1 Bowerman (2004:939頁): "White South African English is one of very few varieties to have a velar fricative phoneme /x/ (see Lass (2002:120頁)), but this is only in words borrowed from Afrikaans (...) and Khoisan (...). Many speakers use the Afrikaans uvular fricative [χ] rather than the velar."
  57. ^ Donaldson (1993),第13–14頁.

參考書目[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