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音香港珠江三角洲一種以廣州話表演的傳統說唱音樂,始於末。廣義的「南音」泛指粵調,包括地水南音戲曲南音老舉南音等,由於南音與木魚龍舟粵謳粵調的用韻形式、平仄、結構都有共同的地方,有時會把粵調統稱為南音。

在結構上,一篇南音多數由數段組成,每一段都有起式、正文和煞尾。通常都是從慢板開始,逐漸加快。但一首粵曲之中,板式非常多變,全曲其實夾雜著很多不同曲體,包括有流水南音、木魚,中間又夾雜說白,而速度的變化也較多。粵曲藝人演唱南音時,唱腔亦和傳統南音有所不同。

早期的南音並沒有留下錄音,直到1975年,榮鴻曾研究演出場合對演唱者的影響,在富隆茶樓重建一個傳統的演出場合安排瞽師杜煥錄音,才保留了一些錄音資料。1980年代中期,南音唱片的出版比以往多,當中演唱的多是粵劇藝人。

歷史[编辑]

南音的起源,一說是從粵語曲藝的木魚、龍舟等歌體的基礎上,融入潮曲江蘇浙江南詞,融合而發展出來的新曲體。據蔡衍棻所指,南音、龍舟和木魚從唱詞結構、演唱特色、表現手法和吳語彈詞評彈是屬於同一曲系。南音是在龍舟、木魚的基礎上,吸收相對較北的江南揚州一帶的彈詞的音調而成的。蔡衍棻又說地水南音是受南詞影響,流傳於文人雅士,加工提高以後的品種,而龍舟、木魚則為一般市民和婦孺喜愛的樂種。

陳卓瑩則認為地水南音可能早於木魚出現:「如果承認南音是由外省的南詞入後發展而成的活,則南詞不是像木魚唱腔的那樣自由板的,那南音又先於木魚。」區文鳳則說龍舟、粵謳和南音皆是從木魚直接衍生出來的,並無證據顯示南音曾受到外省南詞的影響。李健嫦參考了各家看法並綜合了對行內人阮兆輝的訪問以後,認為地水南音和南詞的風格沒有很多共通點,關聯不大,故此相信南音是從木魚等樂種直接衍生出來的。

民間藝人一般都同時會唱幾種說唱歌體,如瞽師杜煥,既懂得唱木魚,也懂得唱地水南音。

20世紀初,南音在香港十分流行,藝人主要的表演場所是茶樓、妓院,當時的茶樓老闆為招徠顧客,皆爭相邀請藝人演唱,後來漸漸演變成粵曲歌壇。歌壇最早期以唱龍舟為主,後來民間藝人如瞽師杜煥唱南音,最後女伶取代了瞽師的地位,而變成以唱粵曲為主。

衰落[编辑]

南音在1920年代開始式微,據李健嫦綜合分析:原因是粵曲廣受歡迎,減低了地水南音的吸引力。1932年香港政府實行禁娼政策,使南音藝人們的生計大受影響,而部份妓女轉以歌伶身份演唱,無形中增加了很多競爭者。

到了六十年代,電台的廣播流行,改變了聽眾往茶樓的模式,而電台廣播轉而迎合年青人口味,播放西方流行曲為主,社會風氣轉變,且無後人承繼,傳統演出場合亦逐漸消失,導致南音衰落。茶樓和電台的地水南音,也於1970年代起消失。


類型[编辑]

地水南音[编辑]

地水南音多用13弦椰胡洞簫來伴奏,亦有以清唱加上竹皮為節拍的。字句工整,文雅而口語成分較少,很多時有既定曲詞,曲詞出自文人手筆,作者也能稽考。多由盲眼藝人演唱,男稱瞽師,女稱瞽姬師娘梁培熾認為「地水」本是卦名,瞽師很多都操占卜業,故把卦名轉為盲者的別稱。亦有人認為地水是指廣東沿海以農業和漁業為主的生活環境。地水南音的瞽師是自彈自唱的,用右手彈箏、左手打板。在傳統的南音伴奏裏,、椰胡和板是常見的,有些編制中也會用到簫和三弦,琵琶則較為罕見。

戲曲南音[编辑]

在清末民初,粵劇出現重大改革,從以往以舞台官話為主,變為運用廣府話唱和唸,並且吸收了南音木魚龍舟粵謳等說唱的曲體。為了區別,通常把瞽師所唱的稱為「地水南音」,粵劇裏的稱為「戲曲南音」、「戲台南音」。而一些粵曲女伶如小明星亦會將南音曲調單獨演唱,但是和瞽師並不相同,女伶很多時不自覺地滲入梆、黃腔口,可以稱為「粵曲南音」。粵曲藝人只是負責唱,伴奏由其它樂師擔任,伴奏的樂器有三弦琵琶古箏椰胡等。

老舉南音[编辑]

老舉南音是廣東、香港當時的妓院煙館茶樓妓女所唱的南音,當時廣東的傳統妓女稱為「老舉」,因而得名。由於是風月場所傳唱,不少歌詞涉及戀愛情色題材,但歌詞仍然較現代情色或色情作品文雅、含蓄。自從香港於1935年全面禁娼後,老舉南音亦開始逐漸式微。

曲目[编辑]

地水南音的著名曲目包括《客途秋恨》、《霸王別姬》、《男燒衣》和《梁天來七屍八命》等。由於不少地水南音的聽眾遭遇坎坷,所以歌曲內容很多都有抒發離愁別緒,而且也是自傷自憐的主題。而部份歌曲不能在良家婦女面前彈唱,因為彈唱者認為這會對她們招致不幸。

老舉南音的曲目有《女燒衣》等。

參考資料[编辑]

  • 中國戲曲志編輯委員會(編)《中國戲曲志廣東卷》。北京:中國ISBN中心出版,1993。
  • 中國藝術研究音樂研究所(編) 《中國音樂詞典》。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1983。
  • 吳瑞卿 「廣府話說唱木魚書的研究」。香港:香港中文大學研究院中國語文及文學部博士論文,1989。
  • 李潔嫦 《香港地水南音初探》。香港:香港中文大學研究院音樂學部碩士論文,1998。
  • 波多野太郎著,譚正璧譯 「論木魚、南音及粵謳」。載《曲藝藝術論》第一期,北京中國曲藝出版社,頁一一六至一一九,1978。
  • 陳守仁 「南音音樂引論:(一)曲式」,載《音樂與藝術》第六期,頁四三至四六,1985。
  • 陳志清 《南音粵謳的詞律曲韻》。香港:香港文學報社出版公司,1999。
  • 陳卓瑩 《粵曲寫作與唱法研究》。香港:百靈出版社,1980。
  • 陳卓瑩 《粵曲寫唱常識》(修訂本)下冊。廣州:花城出版社,1984。
  • 梁培熾 《南音與粵謳之研究》。三藩市:舊金山州立大學亞美研究系,1988。
  • 梁培熾 《香港大學所藏木魚書敘錄與研究》。香港: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出版,1978。
  • 區文鳳 「木魚、龍舟、粵謳、南音等廣東民歌被吸收入粵劇音樂的歷史研究」。載《南國紅豆理論研究增刊》,十一月,頁二九至四十,1995。
  • 新加坡湘靈音樂社,泉州地方戲曲研究社(編) 《南音名曲選》。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2000。
  • 劉王一 「略談廣東音樂的歷史源流」。載《民族民間音樂研究》第二期,頁十五至十六、四二,1982。
  • 榮鴻曾 「重建演出場合:一個實地考察的實驗」,載《實地考查與戲曲研究》。香港:香港中文大學粵劇研究計劃,頁二二九至三一五,1997。
  • 魯金 《粵曲歌壇話滄桑》。梁濤編。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4。
  • 蔡衍棻 《南音,龍舟和木魚的編寫》。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78。
  • 稻葉明子,金文京,渡邊浩司(編) 《木魚書目錄》。東京:好文出版,1995。
  • 黎鍵 《香港粵劇口述史》。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1993。